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男主要女配h|好疯狂,好久没有放松

“找事吗兄弟?我这里的人没有招你吧!说都不说你就把人给打了,今天你要么赔钱,要么就让我的人打回来!”老板一瞅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上去就是一通数落,连带着准备敲诈一笔。

孙耀光彻底傻眼了,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盲人,看了看一脸凶恶的老板,气不打一处来却是不敢发泄,扔了一叠钱骂了几句落荒而逃。

这一幕被马路对面的李文文和老马看的真切。
 文学
“哈哈哈,真是太搞笑了,我表哥真的够给力的,这个男人也真是窝囊!”李文文捂着嘴巴偷笑,摸着兜里的钱更是激动不已。

“多事之秋!”老马看着屋里的一切,却是皱了眉头一脸苦相,朝着老板走去。

老板想什么,老马心里清楚得很,上次提的那件事情怕是要出头去帮忙了。

果然,老马刚进门,老板就凑了过去,不但没有邀功,反而是一脸的关怀:“老马,你没事吧!”

这不是废话吗?我被你保护的好好的哪!老马心想,翻了一个白眼,可嘴上却客气的说了句:“没事,还真是多亏了老板。”

“那你也帮我一个小忙呗!”老板一听老马的语气,顿时喜上眉梢乐呵呵的捉住了老马的手。

一听这话,老马的脸越发的沉的厉害,像是阴云密布的天空,即将就要有阵阵惊雷一般,黑压压的可怕的很……

他知道这个小忙一定不小,可是今天欠了他一个人情也是必须要还的,早还晚还都是一样的还。

想到这里,老马只能释然的叹了口气,点点头。

“好嘞,我这就给你安排车,好好干,回来我给你包一个大红包!”老板如释重负,像是脱掉了一个包袱。

“我去收拾一下东西。”老马木讷的说了一声上楼洗了个澡换了一声衣服这才下楼。

只是直到上车,老马的一张脸都是紧绷着的,满脸的阴霾。

李文文看的不解,在老马的车子消失后终于是一脸疑惑的问了出来:“哥,这个人很难伺候吗?”

“何止是难伺候,黑白两道通吃的大总裁的亲娘,只有半条命了,想要享受享受,这如果出个差错,我们的这个店子就开到头了!”

“什么?那你还让马师傅去?”李文文听到这里顿时一阵恐慌,在她心里老马就像是她的亲人一样,关心她,教她东西。

“没办法,我也是被逼的,到了日子我要是弄不到人就会要我自己去,不过你放心,我觉得老马一定没事,你可能不知道老马原来是做什么的。”

……

老马从车上下来,勉强装出一副会心的笑意跟在一个身材高大的墨镜男人身后,挺直了腰杆的往里走。

在前面是一座很大的别墅,看着像是一个公园,里面站着几个保安,还有几个穿着保姆服装的女人。

老马的嘴角抽动了几下,没有想到来的地方竟然是这里,这里可是在别人口中听说过的大哥大的地方。

只是还来不及多想,前面的人已经领着他进了别墅的大门朝着屋里走去。

一进屋,老马闻到一股浓烈的药香味顿时皱了眉头心头的不安越发强烈了起来。

“马师傅,就是这里了。”保镖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礼貌的说了一声之后倒退着离开了。

老马轻轻推开门,屋子里面有一张摇椅,阳光透过米黄色薄窗帘照到摇椅上面,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圆形光斑。

在椅子里面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身上盖着一张厚厚的毛毯,闭着眼睛一脸痛苦的皱着眉头。

老马本来是想打个招呼进去,喉结滚动了几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轻手轻脚的走到老人的身后一双手附了上去,捏住老人肩膀和脖子交接的肌肉轻轻的捏了捏。

老马刚一用力,老人就尖叫一声,大骂:“啊痛死老娘了!给我滚!不要碰我,没用的家伙!”

她边叫着身子边往回缩,拱起身子想要摆脱老马的双手。

外面的人听到动静往里冲。

老马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是更加用力的按了起来。

外面的人已经冲到了屋子里,看到老人一脸的痛苦,纷纷去拉还在卖力按摩的老马。

几个保安扯住了老马的胳膊,抱着他的腰往外拖。

“等等,再给我几秒!”老马满头的大汗,闭上眼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老人疼的啊啊的大叫起来,手脚乱挥,长长的指甲在老马身上挠出一道道的血痕。

“啊~”老马闷哼一声,终于是架不住几个大汉的拖拽,被扯着王门外走。

“等等!”

就在老马被人拖到门边即将扔出去的时候,屋子里面传来一声尖细的声音。

听到声音,几个保镖顿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不解的朝着老人看过去。

“你过来!”老人睁开眼睛,一双细长的眼睛眼珠子微微有些昏黄,伸出一根涂抹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指往前一指,那最前端彷如尖刀一样,看的让人心寒。

几个保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向老马投去怜悯的眼神。

这个小可怜,这会不知道会被老太折磨成什么样子。

老马咽了口唾沫,心里七上八下的没有着落,摸不清这个老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刚刚的疏通,也不知道有没有起作用。

老马胡乱的想着,慢吞吞的走到老太跟前,温声的问道:“老夫人,您觉得好些了吗?”

好些?那几个保镖憋着笑意,要不是在老太太面前,他们肯定好笑出大牙了,刚刚老太太叫的那么难听,会是舒服?

老太太脸上的褶子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比老马脸上的皱纹多了几倍不止。

“你做这个多少年了?”老太太慢悠悠的坐回椅子里面,轻轻的耸了耸肩膀,抬起手晃了晃,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没看错吧!

几个保镖楞在那里以为看错了,老太太大半年没有笑过了,今天这是抽的什么风?

“老夫人,我做这个二十几年了。”老马看到老太太的神情,一颗心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你说谎!”老太太的声音忽然间变得尖利,双眼瞪着,冷冷的看着老马,看得他心里发毛。

这个老太太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马心里有些不安,只得老实的说:“老夫人,我以前是医生,后来才做的这个。”

“行了,你们都出去吧,你留下。”老太太打了一个哈欠,眼睛微微眯起来,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难受。

几个保镖一个个面面相觑的离开,屋子里面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老太太身上散发出来一种淡淡的药香味,老马吸了吸鼻子,心里面有了一个大概,脸上也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担忧。

“你过来!”

老马正想着的时候老太太伸手招了招,老马只好温顺的走道老太的跟前毕恭毕敬的等着老太发话。

“刚刚你按的时候是故意算好了时间的吧,你故意不打招呼就进来,就是想要为了自己拖延一些时间是不是?”老太太的声音清冷,听着有一股子的威严。

老马点点头,说了声是,语气很是温和,不敢太大声的说话。

“那你刚刚是怎么准确无误的找到我在哪里的?据我所知你是一个盲人按摩技师是不是?”老太太的眼睛里面闪过一抹疑惑,被老马捕捉了一个正着。

“太太,我习惯了听声音辨别方向,刚刚我也是在门边的时候听准了方向这才过来的。”老马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开口解释。

“嗯,没事了,你不要紧张,接着帮我按吧,不过这一次轻点!”老太太闭上眼睛,眼皮子发沉,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舒服过了。

老马看着老太太脸色渐渐好转,呼吸声也慢慢的平稳,一颗心终究是落了地。

他轻轻的帮老太按摩着,心里面虽然还是有一些疑惑,可是也不敢吱声,只是专心的按着。

随着老太太的呼吸声越来越平稳,老马这才松开一双已经酸胀不已的双手,歪倒在地上。

这时,外面的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猫着身子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在见到瘫坐在地上的老马和睡得正熟的老太太时又轻轻的退了出去。

老马休息了一会,起身小心翼翼的开门出去。

刚出门就被站在门口的保镖带着去了走廊的另外一边。

房间里面赫然坐着就是刚刚悄然从老太太房间里面离开的年轻男人,此刻的他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桌子上面是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

老马进去的时候被安排在男人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全程都是保镖在后面扶着他走动。

看样子他们不知道他的眼睛可以看得到。

“不错!”

老马等了一会,男人忽然间抬头说了一句,然后目光在老马身上上上下下扫视了一番,对着身后的一个男人使了使眼色。

当即就有个男人送上来一叠红色的毛爷爷放在他手心,应该是一万块的样子。

“这是你的报酬,拿好了,以后随时开机,保持联系,以便我们在第一时间可以找到你!”送钱过来的那个男人温声的说了句,然后缓缓的退下。

“好了,没事了,你可以走了,记住随叫随到。”

“好的,谢谢老板。”老马当做什么也没有看到,摸索着起身缓缓的离开,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不敢斜视。

刚刚那个男人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和威严,应该是这里的主人没错了。

老马回到按摩店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路边的七彩灯已经亮起来,闪耀着彩色的光芒。

老板涂山和李文文看到衣服口袋鼓鼓囊囊的老马两个人的眼睛都直了。

老马出门的时候没有带包,只有衣服上面有一个口袋,此刻那个袋子里面鼓鼓囊囊的显然是装了不少的钱。

“老马呀,老马,我早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涂山起身相迎,眼睛瞥了一眼那些红票票心里有些发痒,可一想到那个人的势力顿时什么心思都没了,让开一条路让老马先走。

老马一句话也没有说,径直的上楼,只留下涂山一个人站在那里意味深长的笑着。

不过李文文可不怕,偷偷的跟着老马上楼,进了房间,一脸兴奋的问道:“师傅,你跟说说说呗,今天都发生了什么?怎么我哥说的神神忽忽的?真的有那么难伺候的人吗?”

对于李文文,老马心里还是认可的,想了想,喝了一口水靠在床头讲了起来……

“师傅,也就是说那个老太太是受了很严重的伤,所以肩膀才会痛的是不是?”李文文听了以后若有所思。

“没错,老太太身上的伤很重,以前是靠着药物养着,可是我直接帮她疏通了经脉,里面的淤血散开,她自然就不痛了。”老马想到先前的一幕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差一点就没能成功的除去淤血。

这要是真的失败了,现在回不回得来都还是个问题。

一想到这里,老马不由的觉得心里一阵发凉,倒吸了口凉气,觉得全身酸疼的厉害,晃了晃脖子。

李文文跟在老马身边那么久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一眼就看出来老马浑身酸疼,也不说话,直接上手,捏住了老马肩头的两块肌肉轻轻按了起来。

“恩,不错!”老马咧嘴一笑,微微闭上眼睛享受着李文文那双柔软小手的揉搓,觉得全身都放松下来没有多久一阵鼾声响起,沉沉的睡了过去。

李文文看见老马睡了,好奇的打量起老马兜里的一叠红票票来。

师傅今天这是收了多少?李文文想着,好奇的种子一旦埋下,再也收不了了。

反正就看一眼,等下我给放回去就是了,李文文心里想着一双手已经轻轻的探进了老马的衣兜里。

她拿出一叠钱一张张的数了起来兴奋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咦?这是什么?李文文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间发现里面有一张奇怪的纸币。

这一张纸币竟然只有一半,另外的一半上面竟然写的一些极小的字迹。

“这是什么?”李文文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顿时脸色一僵,一双眼睛瞪大着难以置信的看着手里的这一张纸币,浑身微微的抖了起来。

她看了很久,颤抖着手将这一张纸塞进自己兜里,然后慌乱的将那一叠钱弄得整整齐齐的重新放回老马怀里,匆忙忙的离开,衣服上面的一颗扣子挂了下来也不自知……

老马累的厉害,这一觉睡的很香,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这才发现手机上面有一个未读短信。

这是?

老马心里一紧,不自觉的想到了张淑芬。

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眼睛可以看得见,那些知道的还没有出来,除了张淑芬以外老马想不到还会有谁。

点开来,还果然是张淑芬发过来的。

“老马,我知道这些事情找你不太好,可是我也不知道要找谁。”

接着还是张淑芬发过来的,距离上一条隔了半个小时左右,看样子应该是犹豫了一阵。

“我有些不敢相信孙耀光,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老马看到这里顿时心里一暖,发了一个信息过去:“那你相信我吗?”

原本想着这个时候天还早,张淑芬应该没有那么快回复,可是刚刚发出去,手机就收到了张淑芬的短信。

“信,如果我不信你,我就不会找你了。”

老马看得心里暖洋洋的,刚想回复,张淑芬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喂!”老马捏了捏衣角,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他脸上此刻闪过一丝紧张来。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老马不安的起身,踱步到窗前朝外面看了两眼,心里面略微有些浮躁。

“你在店里吗?”张淑芬的声音听着很平静,没有任何波澜,像是在和一个老友叙话,语气不轻不重,不急不缓。

“在,当然在,你什么时候来。”老板也算平静的回了句,扯了扯窗帘,遮住了那窗外射过来的阳光。

窗台上面种着一株仙人掌,老马不知怎的突然之间觉得有一丝失望,那仙人掌似乎没有按照想象中的样子生长,显得有些颓然,就连那上面的细针都枯萎了小半。

怎么会这样呢?自己明明时常浇水,它却还是长成了这个样子。

老马手里拿着电话脑子里面飘飘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张淑芬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这才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我现在过去,这几天腰酸背疼的厉害,想让你帮我按按。”张淑芬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轻,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的,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几乎都听不清楚。

“好,我等你!”老马不等张淑芬回答,匆忙挂掉了电话,倒了杯水,咕咚的喝了几口,这才发觉自己对张淑芬似乎有些异样的情绪。

老马闯荡江湖数十年,见过的人经历过的事情也多了,有些事情自然就看得通透。

这样子的情绪,是在多少年前才有过?可能是初恋那会,也有可能是结婚那会?老马有些记不太清了。

张淑芬来的时候,老马正靠在椅背上面休息,旁边的小台上还放了杯没喝完的开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男主要女配h|好疯狂,好久没有放松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