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上课女羞耻揉捏 我想要那个那个

然而,无论是我三流大专的文凭,还是自己的工作经历,都不能令面试公司满意,所以找了一天,除了卖保险和厂里普工的职位,居然没有哪家公司选择要我。

我心情郁闷的回家,因为人才市场离家不是很远,所以我选择跑步的方式,这样也可以锻炼身体。

不过在路上的时候,我心里却总有一种后面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的错觉。

每次,我回头看,却根本没人,搞的我有点精神恍惚,估计是今天在人才市场转了一圈,太累的缘故吧。

我回到家,卢欣彤不在家,估计又是去卖艺了。
 文学
我随便煮了碗面,吃过之后,也留了张纸条,写道:“丫头,我去武馆练武了,因为武术比赛的事,最近都要补课,可能会晚点回,我把饮料从冰箱拿出来了,你要喝饮料的话就喝冰箱外的吧,太冰了对身体不好。晒好的衣服我都收了,回来记得给我发条微信。署名:臭驴。”

虽然完全可以用发微信的方式告知对方,但是在桌上贴便签留言已经成了我和卢欣彤一种独有的交流方式。

是心灵之间默契产生的结果,而且二人乐此不疲,都感到很有趣,所以延续至今。

随后,我便去了武馆。

哪知道刚到武馆楼下,便和一个只顾低着头走路的青年撞了个满怀。

那家伙被我撞得踉跄着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连忙上前把他扶起,关切的问道:“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青年人连忙说道。

“没事就好。”我并没有在意,转身刚走出几步,哪知道却听到身后有人叫了一声:“等一下!”

我愣住了,停下脚步回过头去,叫我的正是刚才被我撞倒的青年。

“还有什么事吗?”我疑惑的问道。

“我刚才下意识的摸了自己的口袋,发现我的钱包居然不见了!你是不是故意撞我乘机偷了我的钱包!”青年有些恼怒的说道。

我顿时错愕道:“我怎么可能拿你的钱包,可能不小心掉在什么地方了吧?”

“不可能!明明刚才我的钱包还在身上的,和你撞了一下之后,钱包就没了,你还说不是你偷的!”青年面色通红,随即便扯开嗓子叫道:“大伙快过来看看啊,这个小偷偷了我的钱包,还死不承认,你们说怎么处理?”

经过青年这么一叫,很多路人便上来围观。

他们还特意将我和青年围起来,似乎害怕我趁机逃跑。

有的还对我指指点点,所一些难听的话。

“年纪轻轻怎么就出来偷东西啊?”

“我最讨厌小偷了,应该立即拉去派出所!”

“小偷,快把他的钱包交出来!”

我气极反笑,这家伙钱包丢了,居然赖上了我。

“兄弟,你误会了,我真没拿你的钱包。”我竭力解释道。

青年冷哼一声;“你说你没拿我的钱包,好啊,让我来搜身,如果没有的话,我就放过你!”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凭什么要让我搜你的身,你自己把钱包弄丢了,反而赖我,你还真是个无赖!”

刚才撞倒青年的时候,还觉得他挺好说话的,现在才发现,似乎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哟,我还以为这么多人围在这里怎么回事,原来是有小偷偷了别人的钱包。钟皓,你不会真的是小偷吧?”

我看向来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被我在酒店房间揍的谢南。

因为楼上便是武馆,谢南出现在这里很正常,不过他说的话却让我十分恼火。

“我是不是小偷,用不着你这个想要强女干良家妇女的手下败将来说三道四!”我冷冷说道。

“草泥马,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自己偷人家东西,居然还振振有词!哥们,你告诉我,你的钱包什么样的,里面有什么,我今天就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小偷!”

“我的钱包是黑色的,里面有我的身份证,我叫李全海,还有三张银行卡,分被是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和一张建设银行的信用卡,除此之外,还有一千块的现金!既然你说你没有偷,敢不敢让我搜身?”青年冷冷说道。

“搜身就搜身,明人不做亏心事,不像某些小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在这里强词夺理。”我平静的说道。

这话无疑是说给谢南听的,哪知道听到这话的谢南非但没生气,嘴角反而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这让我心里一跳,突然有一种很不妙的预感。

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裤子口袋,心中一惊,我摸到了一个钱包。

我平时出门基本不带钱包,然而这个钱包却莫名其妙的到我口袋里,到底怎么回事?

再看谢南的阴笑和青年一脸愤然的模样,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自己好像被这两个合起伙的家伙给栽赃陷害了!


看到我手伸入口袋的动嘴,谢南嘴角咧开了,终于掩饰不住得意的神色。

而那青年人也走上前来,要对我搜身。

我情急之下一把推开了他。

青年人大怒:“你干嘛推我,不是你自己说要搜身吗?”

“要搜也轮不到你来搜!”我冷哼道,心里却格外着急。

现场这么多围观群众,还把我围了起来,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将钱包取出偷偷扔掉,实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青年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说道:“那好,轮不到我搜,我报警让警察搜,总能令你满意了吧?”

说完,他就拿出手机拨打110。

我心里一沉,万一警察来了,搜到我身上的钱包,恐怕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明知道这个青年人是谢南一伙的,而谢南一定是因为前两次被我打一直心怀怨恨,设计了这一出,可偏偏我却没有任何应对策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青年人报警。

面对周围群众的指指点点,和谢南得意的嘲笑,我心里愤怒却也无可奈何,急的冒出一头冷汗。

没想到就在这时,人群中挤进来一个人,说道:“小钟,怎么回事,我老远就看到你们在这争吵。”

来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黄教练。

“黄教练,你来了!”我诧异的同时,露出了一丝欣喜之色,像是看到一根救命稻草。

这时候离上课还有几分钟,估计黄教练也是刚到,所以在楼下看到了我们的争吵。

黄教练微微点头,说道:“原来谢南也在,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黄教练好。”看到黄教练来,谢南面色微变,不过立马有恃无恐的微笑着打招呼。

我对黄教练还是比较佩服和尊重的,立马说道:“这个男人不小心撞了我,结果说我偷他的钱包。”

“大家都可以替我作证,没偷钱包干嘛不肯让我搜身!”青年人大声道。

他这么一说,群众们也跟着附和起来,显然绝大多数人不相信我没偷钱包。

而事实上,他的钱包就在我口袋里,我当值百口莫辩。

“那你有没有偷他的钱包?”黄教练问我道。

“当然没有。黄教练,我的为人难道您还不清楚吗?”我着急的说道。

黄教练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青年人,随即走了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肩膀,说道:“既然没有偷钱包,干嘛留在这,跟我上课去。”

黄教练不由分说的拉我离开,急的青年人叫道:“不准走!他就是偷了我钱包的小偷!”

“是啊,黄教练,您可不要被这小子的外表给欺骗了,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是等警察过来为他搜身吧,这样真相不是大白了吗?”谢南立即说道。

他的话马上引起了围观群众的支持,还特意将出去的路拦起来,不让我们离开。

“这样啊。”黄教练叹了口气,松开了抓住我肩膀的手,说道:“小钟,看来你只能等警察来了再处理了。马上上课了,我得去武馆了。等警察检查完,就上来上课吧。”

说完,他转身便走。

我却急了,本来还以为黄教练是救命稻草,没想到被一群吃瓜群众拦住了。

“黄教练,你帮帮我!”我急着说道。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白天不做亏心事,夜晚不怕鬼敲门,既然没做过,那怕什么?安心的等着警察过来吧。”黄教练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便离开了。

众人没拦他,任由黄教练离开。

我心里却生出一丝绝望。

他最后;临走前说的一番话和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恐怕是和群众一样,相信我是个小偷了吧?

也难怪,我的种种行为,确实像小偷才会表现出来的。

第一不让搜身,第二很紧张,还担心警察过来。

黄教练刚走,就有人叫道:“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一胖一瘦,面色严肃。

“到底怎么回事,刚才谁报的警,说是这里有小偷偷钱包?”瘦警察冷冷问道。

青年人立即站了出来:“我,是我报的警!就是这个家伙,偷了我的钱包还死不承认,我说搜身,他也不肯,说要等警察来。”

胖警察看了我一眼,让我站过来一些,然后说道:“你们两个,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一遍。”

青年先说,说是我故意撞得他,然后钱包就没了,怀疑钱包在我身上。

这时候,一旁的谢南附和道:“对,警察同志,我可以作证!”

“你看到了?”瘦警察问谢南。

谢南立即点头,说看到了。

我心里一沉,到了这时候再骂谢南已经没用了。

关键时候,还是得想办法洗清自己的嫌疑才对。

可钱包就在我身上,我心里还有点侥幸的心理,希望两个警察是老手,有丰富的查案经验,听到我说的能够发现其中的漏洞。

“警察同志,不是这样的,是他先撞得我,然后就说我偷了他的钱包!”我马上将细节一五一十的告诉两个警察。

胖警察问道:“那你有目击者看到你的行为吗?”

我求助性的看向周围群众,希望有人挺身而出站出来,结果一个没有,反而一个个幸灾乐祸的样子,显然已经把我当成偷钱包的小偷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只能对你搜身了,如果有的话,你就什么也不要说了。”

瘦警察让我双手抱头站在原地。

我的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但是这个时候却没法违抗两个警察的命令。

不然当成不愿配合,罪加一等就糟糕了。

“谢南,我知道这是你耍的诡计陷害我,你等着,总有一天会让你付出代价!”我露出绝望的神色,看向谢南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么说等于承认钱包就在我身上。

谢南眯着眼笑道:“喂,臭小子,你胡说什么呢?自己行为不检点,居然还把过错归咎到别人身上,你就等着在看守所好好反省吧!”

我无奈之下只得举起双手抱着后脑勺,站在原地。

瘦警察上来对我进行搜身,然后取出了我的手机,对胖警察说道:“只搜到手机,并没有钱包。”

什么?

我一下子傻眼了,我的钱包就在口袋里,瘦警察居然没搜到?

难道他是为了替我隐瞒吗?不可能啊!

到底回事?青年人的钱包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呢?

一系列的问题在我脑海中浮现,在我惊讶万分的同时又是一阵欣喜。

不光是我,连青年人和谢南都目瞪口呆,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谢南马上看向青年人,眼神格外凌厉。

“怎么可能没有!明明就在他身上,他是不是刚才偷偷给扔掉了!”青年人急着说道。

谢南也急着说道;“警察同志,您是不是没搜仔细,我明明看到这家伙偷了他的钱包!”

瘦警察皱了皱眉:“你在怀疑我的办案能力?”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奇怪。”反应过来的谢南赶紧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看到这个小伙子偷了他的钱包?”瘦警察追问,“你可要想清楚,作伪证的话也是犯法的行为!”

谢南面色微变:“我的意思是看到这位兄弟被他撞了,然后他又说自己的钱包没了,所以觉得一定是他偷了这位兄弟的钱包。”

“我搜过了,的确没有。我们在到来之前,你们是不是至始至终看着这个小伙子,他并没有离开或者消失在你们视线的机会?”瘦警察认真的说道。

谢南和青年人都说不出话了。

我却喜出望外,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一个人来。

“谢南,还有你这个家伙,你们是一起串通起来想要陷害我吧?可惜,我行的正,坐得端,不怕被警察同志搜身,所谓白天不做亏心事,夜里不怕鬼敲门,所以你们还是死了心吧!”我冷笑一声说道。

“那……那我的钱包到底去了哪里?”青年人迷茫的问道。

“你问我我哪里知道?”瘦警察翻了个白眼。

围观群众们下意识的低头寻找。

其中一个人突然叫道:“这里有个黑色的钱包,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

他将钱包捡起来,走上前递给了警察。

胖警察问道:“这是你的手机?”

青年人露出了见鬼的神色,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里面有什么?”警察问道。

青年人如实告知,最终警察确认是他的钱包,说道;“钱包一定要保管好,自己丢了还怀疑别人,这种行为是很不对的,也给我们办案造成了很大的困难,以后要记住,明白吗?”

青年连忙点头,说以后不会了。

警察就这么走了。

围观群众则也跟着纷纷离开,有的还向我露出歉意的目光。

我看了青年人和谢南一眼,淡然笑道:“谢南,你的如意小算盘在我身上恐怕不能生效,还想耍什么鬼花招就放马过来吧,我会一一击破的。”

说完,就看到谢南咬着牙,面色铁青,说不出一句话。

我得意笑了笑,冷冷看了二人一眼,然后转身离开,进了商场。

上了二楼,进了武馆,黄教练已经开始在上课了。

这次居然他居然是教学员们练剑。

只见他在武馆中央武剑,行走如风,挥剑如电,飘逸流畅,气势十足。

三尺长剑或刺、或挑、或劈、或撩、或剥等等动作,不但有极高的观赏性,还透着凌厉的攻击性,把学员们都看傻了,纷纷鼓掌叫好。

他在武剑的时候看到进来的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我回到了自己位置,旁边的梨紫陌忍不住问道:“钟皓,你怎么又迟到了?小心又被教练骂?”

也难怪梨紫陌不知道,因为黄教练严厉的个性,导致学员们都不敢迟到,所以早就来了,自然错过了刚才楼下我被人群围住的一幕。

我笑笑,没有多作解释,其实心里很清楚。

原本青年人的的钱包的确在我包里,但警察搜身的时候却不见了,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黄教练暗中帮了忙。

因此我心里对黄教练格外感激。

当黄教练演示一遍后,就让我们没人到旁边的武器架上拿一把剑,然后开始将招数一个个分解,慢慢的仔细的教我们。

期间,黄老也来了,指点我们的动作。

黄教练一边教一边说道:“这次全国武术大赛是个很难得的机会,比赛中有赤手空拳的博弈,还有刀、枪、剑的比试和表演,综合多项项目来评分。所以光是练散打还没用,你们要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尽可能将各种武器招式也学会。”

梨紫陌有些兴奋的问道:“黄教练,那我们有没有希望通过入围赛啊?”

黄教练只是说了四个字:“一切未知。”

我心里其实很清楚,他是不想打击我们。

全国各地的武术家都会参加,可想而知我们训练了不到两个月的武功有多么的弱小了。

虽然,我很想当面感激黄教练,但现在是上课的时候,所以我还是全身心的投入练剑之中。

黄老几乎没指点我什么动作,而是站在一旁,朝我不时微笑着点头。

我心里其实很高兴,我的动作很标准,才会得到黄老的认可。

晚上,我们多补课两个小时,等到下课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了。

我将练功服换下,第一时间找到了黄教练。

黄教练骑着电瓶车,正要载黄老回去。

见到我追上来,他便问道;“小钟,什么事啊?”

“今天我被冤枉成小偷的事,真是多谢黄教练了。”

黄教练淡然说道:“小意思,我也看得出你是被陷害的。”

“那你怎么知道,钱包就在我口袋里的?”

“因为你向我求助的时候,不时往自己口袋张望,而且你的口袋鼓囊囊的,我猜那钱包就在里面。你和谢南楚天的过节我也清楚,看他得意的嘴脸,我估计你就是被陷害了,以后要小心点,别被这种小人害了。”

“谢谢黄教练,我知道了。我能请你们吃顿夜宵吗,来表示一下我的感激之情?”我连忙问道。

“不用了,谢谢。作为一名武术学员,而且即将参加全国武术,我劝你不要吃夜枭,喝酒抽烟之类的也不允许,这样才能让身体保持最好的状态,来面临各种挑战。”

听到黄教练的教导,我点了点头,再次表示感谢。

二人骑着电瓶车离开了,我看着车子离去的背影,心里对黄教练有一种特别的崇敬之情。

以前当过特种兵,执行过非常危险的任务,现在却甘愿选择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会发扬国家传统武术不停的做着贡献,这种人值得别人的尊敬。

而于此同时,我所不知道的是谢南看着自己的跑车到了医院。

躺在病床上的楚天看到谢南的到来,便兴奋的问道:“结果怎么样了?”

“吗的,那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居然让他给躲过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上课女羞耻揉捏 我想要那个那个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