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木瓜黄 玩弄陆珏人妻

 她大力掰开了那女人的手,忙上前抓住了陆珏的胳膊。
  “你没事吧。”
  嗓音都带着颤抖。
 文学
  手机里还能隐约听到一个男人用英文在焦急地问,陆总,发生什么事了,没事吧。

  “没事。”
  陆珏也不知道是在回答宋折意,还是手机里的人,然后径直挂了电话。

  陆珏从宋折意手中抽回了手,淡然地说:“就衣服破了,没受伤。”

  宋折意已经看到落地的刀锋上沾着血。
  根本不听陆珏的鬼话,倔强地还想去扒拉他的手臂,看看他伤得多重。

  陆珏忽然单手就抓住了她的两只不安分的手腕,颇是无奈地看着她。
  “宋折意,大庭广众之下,你要耍流氓吗?”

  两人离得很近,陆珏说话时的呼吸打在耳根上。
  宋折意一怔,顿时像被定住了。

  这时,街上传来了警笛声。
  宋折意吐出口气,冷静了下来,小声说:“你……放开我。”

  警察来了。
  瘦子和女人都被带走了。

  陆珏和宋折意跟着去做笔录,从警局出来,已经快十点了,灯光模糊的连成一片,城市安静了许多。
  宋折意微垂这头,一直没说话。

  刚刚在等警察的时候,她看到陆珏的胳膊,在左手胳膊侧面横亘着长长一条血痕,羊毛衫都被血染红了。
  只是看着都触目惊心。

  做完笔录,警察催着陆珏赶紧去医院处理伤口。
  陆珏答应得好好的,其实不以为意,在警局时稍微处理了下,血差不多止住了,这点伤在他眼里根本不够看的。

  “现在去医院。”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没几天宋折意就将这话原封不动地送还给她,表情还特严肃。
  陆珏笑道:“不用,小伤。”

  “都流血了!怎么不用!”
  宋折意拨高了声音!
  在空旷的大厅,显得有些突兀。

  值班的警察都朝她看来,宋折意却恍然未觉察。

  陆珏原本还恶趣味地想,哟,兔子发火了,真是稀奇。
  但看到她渐渐红了的眼圈时,漫不经心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宋折意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转过脸,不看陆珏。
  兔子生气了胡萝卜哄就能好,但哄人……陆珏还没什么经验。

  没经验就遵循本能。
  陆珏走近宋折意,不由放柔了声音,“不用去医院,这伤口也不深,就不给人医务人员添麻烦了,而且我车上有医药箱,这点伤可以处理。”
  因为经常户外,容易受伤,医药箱急救包这是常备物品。

  宋折意没说话。
  陆珏又轻哄:“先去看看,如果不行,我们再去医院,你看行吗。”

  *

  之前警察到时,路上已经疏通,陆珏是自己开车来警察局做笔录的,车就停在外面。
  他迈着大长腿,朝着那辆越野车走去,拉开门就要上去时,宋折意拦住了他。
  眼睛的潮红淡了,但声音依旧闷闷的:“钥匙给我,我来开。”

  陆珏眉毛挑了下,“你会。”

  “我会。”
  她早就拿到驾照了,只是比起开车,她更喜欢坐车,那样在车上可以分出精力做别的事。

  坐上副驾后,陆珏先拿出医药箱。
  确实如他所说,品类很齐全,堪比一个移动的小型药品库。
  宋折意也没再坚持去医院。

  陆珏伤在左臂上,自己不太好操作,全程都是宋折意在帮他处理伤口。
  他微侧着身体,直接将外套脱了,将里头的浅灰色毛衣卷到了大臂之上。

  宋折意首先看到了陆珏手上个有些年代的复古腕表。
  以前伦大小分队讨论过,好像说是某个大师的作品,本来就价值不菲,十多年前大师去世了,更是炒至天价。
  陆珏很爱惜,从不准人碰。

  宋折意小心避过,然后视线才落到小臂上的那道旧伤上。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连缝过针线后,留下的痕迹都清晰可见。

  陆珏这人有种割裂感,平时没有一点做派,生性放浪不羁,好似和谁都能合得来,哪里都能随遇而安,但是细节处又处处彰显了贵公子的身份。

  见她盯着看自己旧伤发呆,陆珏随口解释:“这是以前爬山不小心留下的。”

  宋折意嗯了声,目光移开,落到了另外一条新鲜的伤痕上面。
  她低头,很小心地用碘酒帮他擦拭伤口,又裹上一层药粉。
  然后用绑带细细缠了起来。

  动作娴熟,又仔细。

  宋折意低着头,垂落的头发,反复在赤/裸的胳膊上扫过,很痒。

  陆珏视线落在宋折意的红透了的耳根上。
  心也跟着瘙痒起来。
  这么红,看起来和兔耳朵也差不多。

  陆珏鬼使神差就伸手就摸了下宋折意耳尖。

  突如其来的触碰,让宋折意一愣,手下动作也跟着乱了套。
  那一下没控制住,绷带勒紧了伤口,陆珏轻嘶了声。

  宋折意反应过来,忙松了手,耳根被陆珏触碰过的一小块地方,烫得像是烧了起来。
  她却顾不得,忙小声为弄痛了陆珏而道歉。

  一向对待女生游刃有余的陆珏,这一刻,竟也觉得有些不自在,将视线从宋折意身上挪开,望着寂静的长街,不由开始反思自己。

  以前那么多女生对自己示好,是不是真的他无意之中做了什么不妥或者暧昧的事。
  比如刚才那样。
  摸耳朵尖什么的。

  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这荒唐的念头。
  不可能!
  哪怕是对Ashley,他也没有过这么亲密的举动。

  车里静悄悄的,陆珏打开了密闭的车窗后,觉得呼吸顺畅了些,才若有所思地用余光扫过宋折意白皙的脸颊。

  看来他就是对兔子这种白白的、毛茸茸的小动物,没什么抵抗力。
  不论是真兔子,还是假兔子。

  宋折意抑制着一百八十迈的心跳,处理完陆珏的伤后,就快速拉开了距离。

  陆珏已经恢复如常,抬头看了眼自己的胳膊上缠着的绷带,笑道:“还挺专业的,学过?”

  “嗯。”
  宋折意熟悉了下车,发动了车。
  轰鸣的车声里,陆珏的声音也依然清晰:“你是护理专业吗?”

  “不是,以前学过些护理。”宋折意直视前方,快速说,“我好久没开车了,怕分神,我们还是……还是不要说话了。”

  “……”
  陆珏:“上次开车是多久。”

  其实上周还碰过车,宋折意却故意:“不记得了。”

  陆珏:“……”
  那一刻陆珏想说,我这点伤不影响开车,还是我开吧。
  但视线落在宋折意微咬唇,略显气闷的侧脸上,想到刚才自己的轻浮举动,怕是将人惹得不高兴了,还是将话咽了下去,默默捆紧了安全带。

  夜已经很深,路上车少了很多,陆珏观察了一会儿宋折意,发现她很专注,车也开很平稳,遂放下了心。

  陆珏低头查看手机。
  刚刚在警局时,手机就没停过。

  周文源发了好多消息来。
  他都没看,捡了最后一条回复。

  周文源:【珏哥,对我的道歉满意吗】
  陆珏:【你的道歉就是请我去火锅店吃饭】

  周文源秒回:【怎么,那家火锅店不合珏哥胃口,那可是我精挑细选,在XX点评网上最好的一家】
  周文源:【珏哥不满意,我去打个差评】

  陆珏:【别找事】
  周文源:【嘿嘿,珏哥真是菩萨心肠】

  陆珏不想理他,打开助理发来的新拟合同,仔细看了一遍,确定满意后,回了个OK。

  周文源的消息又弹了出来:【珏哥,我还有一件事想和你说】
  紧接着,就直接发了条语音过来。

  陆珏点开了。
  “我今天遇到Ashley了,她还问起你呢……”

  陆珏并没听完,忽然车一个急刹,他手指不小心按下去,语音断了。

  陆珏看着前面的车,车头几乎挨着了前面车尾巴。
  是前面车突然急刹车导致的。

  宋折意幸好踩刹车及时,才没追尾。
  但她还是被吓得不轻,双眼圆睁,浑身紧绷,转眸担忧地看着陆珏的手,“你没事吧。”

  陆珏胸口被安全带勒得有点痛,安抚地笑了下,“放心,我不是什么瓷娃娃。”

  前面车重新启动,宋折意开得更小心了,到陆家别墅时,已经很晚了。

  陆珏下车,朝自家别墅看了眼,是几日来难得的灯火通明。
  宋折意站在车边,视线落在他手臂上,嘱咐,“你这几天不要碰水。”

  “好。”

  月光很好,落在山林间。
  宋折意看着陆珏的脸,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点点头,转身要走,“那我先回去了。”
  陆珏倏然拉住她胳膊。

  感受到宋折意绷紧的身体,立刻松开手。
  看了宋折意一会儿,他无奈道:“你怎么这么呆啊。”

  “……”

  “这里都在市区外了,打不到车,你是要走路回去吗?”陆珏似笑非笑看着他,月光下看起来很温柔,“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车开出去后,宋折意才反应过来,贴在车窗边,看回去。
  陆珏正好转身,闲庭信步地往那座大别墅里走去。

  月光淡淡洒在他修长身姿上,像是他本身就在发光。

  她回眸,看了眼手中憨态可掬的网红玩偶。
  这是陆珏刚刚给她的,说她看样子好像很喜欢,就送给她了。

  她不过多看了一眼,陆珏就察觉了。
  宋折意轻轻捏了捏玩偶的脸,低声说出了那句憋在心中许久的话,“你可以不要靠近我吗。”

  玩偶长了一张笑脸。
  好像在说——
  不可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木瓜黄 玩弄陆珏人妻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