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摄影让我张开腿(穿旗袍坐在他身上)

 叶燃稍稍敛眉,嘴角一沉,立马恢复了七分冰冷,“那那两块手表呢?也不要了?”


  弄月停下脚步,回身惊诧道:“表真在你那里?”

 文学


  “在我这儿。”


  那天弄月不仅留下了一百块和字条,还在他车里留下了别人送给她的礼物。


  以及他们在一起一周年时的纪念礼物。


  可以说,是那块情侣手表,给他带来了和好的希望。


  弄月咬牙,她说她怎么找不到那个纸袋,敢情是在叶燃这边。一开始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叶燃,要怪就怪四年前叶燃的耿直和漠然太过深入人心,怀疑的苗头刚出来就被她掐断,她觉得叶燃不可能会扣着她的东西还不告诉她,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他的风格。


  找不到表,弄月也有想过再买只新的来赔。偏偏她没见过表的款式,又不好直接问廖岐杉,加上要下工地,干脆就将这件事搁置了下来。


  “你现在把表还给我。”


  叶燃坦然:“我今天没带在身上。”


  弄月维持了那么久的冷漠终于被打破,她气急败坏地抓乱了头发,显露出几分原来的个性:“叶燃,你就是故意的!”


  “是。”叶燃轻轻地帮她把头发用手梳好,“我就是故意的。”


  不等弄月避开,他自觉收回手,又说:“弄弄,我说我要追求你,是认真的。”


  弄月怔忪。


  这样的叶燃,变得多让人心动啊。


  完全,就是她当时最渴望见到的样子。


  可惜太迟了。


  二十四的江弄月对此不为所动。


  “叶燃,我说我们不可能,也是认真的。”

 “我说我们不可能,也是认真的。”


  可能是弄月回应的态度太决绝,也可能是叶燃不习惯热脸贴冷屁股的路数,他沉吟片刻,越过了话题,说:“我先送你回小区吧。”


  弄月本来也没打算去公园,她知道叶燃这是妥协的意思,不禁感叹,当年的自己可真是没脸没皮。叶燃冲她摇头的次数不胜枚举,她可丁点退缩的意思也没有。现在身份对调,她不过回绝几次,他就放弃了。这种我不接受却看不惯你不坚持的念头实属霸道,弄月自诩过来人,她还是有资格评价一二的,只是不会说出来罢了。


  “行啊,麻烦你了。”


  停在小区门口,弄月止了叶燃要继续往里送的动作,“到这里就好了。至于那块表,就拜托你到时候放到保安亭,或者看你怎么方便……”


  叶燃打断她,“我会送来给你。”


  “……”弄月一时如鲠在喉,“随便你吧。”


  没了表,他们就彻底没有瓜葛了。


  接下来的双休日,弄月索性闷在家里蒙头大睡,其余时间高兴就下厨,不高兴就外卖,再玩玩手机,一天就过去了。


  饶是如此,还是没能躲过叶燃对她生活无处不在的渗透力。


  周六晚上,弄月失眠,秉着多年来的习惯,她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叶燃。


  出差之前,唐嘉莉曾问过她:“为什么不和好呢?”


  她反问:“那又为什么要和好呢?”


  那天夕阳将天色染得通红,映在她眸中,恰好融化了瞳孔里的凉度,“就凭我忘不掉他吗?”


  唐嘉莉嘴唇翕动,到底没出声打断。


  想起过往,她自嘲地笑了一下,声音却是苦的。


  “嘉莉,我累够了。”


  她是真的累够了。


  仔细想想,她和叶燃相处还算愉快的时光,竟是他还是她家教的那段时间。


  苦苦追求大半年的日子,倒比在一起之后要快乐一些。


  那时候的她,最擅长的就是将叶燃的冷淡转化成无限动力。哪怕是特别小的一个细节,叶燃只是多看了她一眼,她都能反复回味很久很久。


  有一次,叶燃被笔划到脸,短短一道黑色墨水横在他的面颊,很突兀,为他的冷峻平添了一份亲和。


  房间里的纸碰巧用完,她自告奋勇,跑去给他拿纸。那天地板刚拖过,湿漉漉的滑,她太急,溜出一大步,狠狠摔了一跤。


  怕叶燃看到自己的窘迫,她硬是一声没吭,呲牙咧嘴地爬了几步,抓住纸盒时,下半身的力气都快要用完了。


  在厨房里忙碌的阿姨探出头来,“哎哟没事吧,这地板刚拖过的!”


  “没事,您忙去吧,我坐一会儿就好了。”


  靠着矮几坐了坐,弄月捧着一盒纸,脑子里鬼使神差地冒出了一个想法。


  当想法疯狂滋长,她回过神来时,手已经不受控制地抽出一张纸,然后,脸一低,将嘴唇轻轻地印了上去。


  “只抽了一张?”


  叶燃接过纸后,问得无心,弄月却心虚地拦了拦,“等、等一下,要不还是,把纸叠一下,再擦吧,太太薄了。”


  现在回过味来,她总觉得暗戳戳让人用自己亲过的纸,很像变态做的行为。


  叶燃淡淡地瞥过她一眼。


  “不用。”


  说完,他直接拿纸在脸上用力地蹭了蹭,蹭掉了剩余的笔墨,也蹭出了一点粉红。


  废纸用完就掉,他抬头,见弄月满脸绯红,又多嘴问了句:“你很热?”


  弄月连忙摆手,屁股上的痛都忘了,“没没,就,有点闷。”


  叶燃若有所思地点头,“你刚刚是不是摔了?”


  “啊?”


  “有听到声音。”


  “哦,没事,已经好了。”


  “嗯,还是得注意一下。”叶燃公事公办,“别影响教学进度就好。”


  弄月莫名从这份正经里挑出了一丝关心,她受宠若惊地说了三声好,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脸色。


  许是当时一腔孤勇,这个隔了纸巾的亲吻让她记了好久。


  在一起之后的每次亲吻,都不如那个隔了纸巾的亲吻让她心动。

周一,廖岐杉向下分发覃州特产,送到弄月手里的,和别人没什么两样。


  还没等她放下心来,下班时廖岐杉赶在电梯关上前叫住了她,“弄月。”


  下班时间,弄月又将“廖总”换成了“学长”,她顺手帮他摁了负一层,“学长今天走得挺早。”


  电梯里只有他们俩人,廖岐杉撤了上司的架子,“因为要跟上你的步伐。”


  弄月故作惶恐:“感觉是在损我工作不积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摄影让我张开腿(穿旗袍坐在他身上)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