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老汉扛起娇妻玉腿进 他的手抓住了我的小兔子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这里怎么连这种东西都有!”鹦鹉又啄了一口腐尸,嘴里还有蛆虫散落掉在地上。

我忍耐着恶心,捂住鼻子朝着那个背包走,这鸟的话太惊人,可我还是不太敢相信,而且现在物资紧缺,我需要找一找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

我翻到背包,里面放着一把斧头,一部严重掉漆的手机,一只用光墨水的笔,一本明显经历不少风吹日晒的本子,还有一个很高级的金属制防水手动发电电筒,还能用。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带着把柄的锥子,还有个V型漕配着,都是铁质的,不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星柏我们快走吧!”姜洛神拉着我,我能看到她娇嫩的肌肤上都起了鸡皮疙瘩,事实上这种恶心的画面还有种腐臭味,我也忍不住。

 文学

我把东西全都丢进背包里,我甚至在想,要不要带走这只鸟,我总感觉,这只鸟藏着秘密,可这鹦鹉吃的人肉和蛆虫,想想就好恶心;可没带走这只鸟,成了我后来一直后悔的错误。

我和姜洛神离开了这恶心的尸体,鹦鹉还在人叫着,姜洛神还有些惊恐地样子都萎靡了不少。

可这时,天空突然隆隆隆地传出雷声,姜洛神惊得“啊!”了一声,娇躯颤抖,面色都被吓得一阵煞白。

我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受那种温软,一道破空而来的亮白色的闪光划破了整个夜空,照亮了我们附近的一整片树林,可我却头皮发麻地看到,几十层楼高的树顶黑了一大块,好像有一只什么大东西!

“啪啦——隆隆隆!”

更强烈的雷声仿佛铺天盖地地席卷,整个大地都跟着震动一样,感觉这雷电劈落的地点距离我们格外的近,这简直就是一种近距离接触大自然、令人畏惧的力量。

“我们快走吧。”

我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姜洛神嗯嗯地连应着,手一直搂着我,不敢放开似的。

只是我们走的没多久,这时候,随着轰隆轰隆的雷声和闪电,开始沙沙沙的雨点打着树叶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越来越大,本来树叶很厚雨没有淋下来,可随着雨越下越大,雨水不断地开始朝着我们身上滴,我和姜洛神被淋湿,她玲珑有致的线条完全被贴着她身子的衣服展现了出来,我若隐若现地仿佛全都看到她的身子了!

雨有些凉,可我心里却在发热,我一边看着她,她挺害怕的,并没有发现我在偷看她,那时候,她白白的胸脯鼓胀得我都看到那颗草莓了,真的好想捏一下。

我们一路走,因为她一直搂着我,胸一直在我手臂上蹭,这时候,她也发现了我不轨的目光,她脸颊上带着娇愠。

“你怎么又偷看我。”

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搂着她,我感觉脸皮都厚了一些说:“现在雨水淋得你身子差不多什么都看到了,你这么漂亮,身材又好,我有男人正常的反应不奇怪吧?不过你放心我只是过过眼瘾,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姜洛神娇哼一声,捏着小粉拳撒娇一样地锤了我一下,眼眸流转着嗔道:你可真会哄女孩子开心,我们快点找到地方躲雨吧,凉了。

那时候,雨越来越大,我们不仅是湿透了,而且开始发冷了,姜洛神还是很害羞,知道我偷看她之后她就很矜持地搂着身子和我拉开了点距离,我也不好再看她的身子了,我担心自己把持不住。

过了一会儿,我们找了一颗歪斜的大树树根,勉强能躲雨,虽然还是有雨水滴落,也算是好的了。

雨沙沙地下着,透着丝丝冰凉。她脸色发白地蜷缩着身子坐在旁边,我身子也有些冻,然后我就问她,她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直到她告诉我我才知道,她是个护士,毕业和几个姐妹一起进来玩散散心的,可是困在这里。

我看着她涨涨的胸,线条完全被勾勒出来了,她要是穿着护士装,胸不是都要被涨出来了?我想着都眼热,她脸蛋身材都非常极品,现在雨水下我完全能看出来,她裙摆下的翘臀的完美丰润形状让人恨不得从后面和她那样,一双嫩滑白皙的长腿真让人按捺不住。

姜洛神轻咬贝齿,声音里带着颤抖:“我,我有点冷。”

她嘴唇已经有些发白了,双手就那么抱着胸,似乎没察觉到我的目光。

大雨来的更加猛烈了,树根有雨水顺着流下来,不时朝着我们身上滴落,冷冰冰的,我也感觉体温在下降,这么下去我们都会撑不住。

“要不我们靠近一点吧?或许这样会暖一些。”我倒是没有占她便宜的意思,说真的,这时候我真的希望有火种,树下这点枯叶也没有彻底湿透,如果拿来点火,一定会很温暖,只可惜在这丛林里,看见火焰都是一种奢望。

“嗯。”她悄悄应了一声,雨水几乎都掩盖了她的声音。

姜洛神挪动了一下翘臀,这回又和我挨在一起了,我仿佛一下子就感觉到一阵温软,她淋湿的头发贴着光洁的额头,有种楚楚动人的味道。

只是我忍不住在想,林若梁韵那边,这样的夜晚她们会怎么渡过?当沉默下来的时候,我不敢去想这些现实,尤其是这一路的所见所闻,都在告诉我,我只是在骗自己,我们能走出去。

姜洛神抿着嘴唇,眼眸颤动地看着我,“我,我还是冷。”

我想了想,说:要不我抱着你吧?

姜洛神现在浑身湿漉漉的,裙子还薄,要是我抱住她,这不差不多是零距离接触?

她苍白的脸颊一下子就红了,小声说:我们、我们这样不合适吧?

“那——你往里面坐一点,我替你挡风吧,这样应该会暖一点。”

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难为情,而且她也不是我女朋友,其实我抱住她,这会不会有点乘人之危。

她小脸发烫地嗯了一声,悄悄挪着香喷喷的身子,那时候,不时有一阵香气钻进我鼻子里,害得我有些心跳加速,这么一个活生生的美女虽然只是躲在我身后,却让我有种心弦撩动的欲望感,让我心里痒痒的。

我们就这么悄悄坐着,时间流逝,雨点好像都打不破我们之间那种安静的气氛,总感觉空气里好像泛起了几分暧昧的味道。

这时候,她红着脸颊忽然羞涩地小声说:要不你搂着我的肩膀吧,这样我们靠近一点,你也不冷。

她说着,居然主动朝着我靠过来,脸颊还烫烫的,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呢?还是怕冷呢?但是我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搂着她软绵绵的身子进怀里,这感觉真是爽死了。

雨点伴随着雷声和闪电不时照亮着树林,姜洛神柔软还泛着淡香的身子被我搂着,我偷偷瞄着,由上而下地我更轻易看到她胸口挤压的浑圆雪白,水珠在那令人血脉偾张里缓缓流动,嫩滑而诱人。

而且她一双美腿伸展着,有点破的丝袜漏出的肌肤那种白皙细腻的程度、还有这双腿的线条和还是那种视觉上、都仿佛能感觉到摸着一定很舒服,这简直堪称完美却又动人的艺术品。

眼前这双美腿,绝对可以所有女人都羡慕,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本来发冷的身子胸口都好像堵着一口灼热,要是我以后的老婆能有这双超级美腿,我感觉这双腿绝对让我迷死到神魂颠倒了。

姜洛神的羞涩始终没有褪去,一阵阵香气不时打在我脖子,痒痒的。她不安分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忽然抬着脑袋,红着脸蛋带着一些担忧说:“星柏,你说若若她们那边,今晚怎么办啊?现在这雨好冷啊!”

本来搂着她还是非常有感觉地,可她这话,几乎一下就提起了我心里的担忧,这种大雨,一时半会根本停不下来,而且她们没有避雨的地方,没有火种;现在树林里明显降温了,她们一群女人……能撑得下去吗?

姜洛神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心里带着一种浓郁的沉重,我想骗自己我们能出去的,可是种种迹象都在告诉我,我们迷失了,而且迷失的地方是那么地古怪。

“洛神,我们看看那个死人身上的笔记本写了什么。”背包在姜洛神那边,我想她帮我拿一下,这时候,我们如果能找到一条线索都是好的。

她应了一声,挪动着身子从背包里拿了笔记本过来,似乎是想到那个腐烂的蛆虫场景还恶心得发寒一样。

我打着电筒,姜洛神的身子和小脑袋都不自觉凑了过来,我们头贴着头,她背靠着我怀里,有种酥软磨人的舒服感,而外面的大雨,还在哗啦啦地下着,山风吹得更冷了。

笔记本里一开始记载的时间、他来到这片丛林是八个月之前了,令人吃惊的是,他生前是个特种兵,而且他和他的战友是为了保护秘密考察队出发的,可是这个很专业的团队里面,他这最后一个人,也死了!

“你看这里,是不是和我们一样!”姜洛神指着里面,说的是这个队伍秘密出发进了丛林之后,就开始失去方向,并且无论怎么走,虽然不一定一离开就迷失,但是结果都只会往深处;依照他的话,他们只要失联超过三天,一定会有搜救队出动,照理说他们这么重要的人员国家肯定拼了命地找,可现在呢,八个月了,他们这个野外经验极度丰富的团队,所有人全死了!

我心都凉了,如果说辨别方向,不说我和马泰这些人,但是这个团队的人,最起码区分方位比我们强太多太多。

翻着纸张,里面的情绪从绝望到了兴奋,说翻过山之后,有一片令人神往的山林,而出去的希望就在山林里;只是往后的内容被撕掉了,仿佛断层一样;翻到最后一页,他记载了一片死人皮拔下来的文字,可看着那古怪的文字,却感觉仿佛有股尸臭味一样恶心。

我不知道他说的翻过山是哪里,但看完这些内容,我和姜洛神心情都蛮压抑的,因为我们本来就不确定能不能走出去,现在更有些信念动摇了一样的感觉。

可还不等我们说话,姜洛神忽然发出惊恐的尖叫声,猛地抱上我的脖子,绵软的身子和那涨涨软软挺挺的胸脯毫无防备地进了我怀里,酥软得我都感受到了一颗小草莓。

“有,有东西碰我!”她吓得还要进我怀里,我手下意识地托在她腰肢上,软的爽死了,这女人胆子真小,不就被什么碰一下嘛?

可当我看到她腿边是什么的时候,别说她了,我心都凉了!

树上一条比人还粗的蛇正在树上倒挂盘旋着,蛇头好像大半个窗户一样大,猩红色的蛇信子伸得老长,偏偏这大雨一直下着,导致我们都没有听到蛇吐信子的“滋滋”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老汉扛起娇妻玉腿进 他的手抓住了我的小兔子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