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总裁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段嘉许把桑稚做哭WRITEAS

我快步离开,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自己对王萌萌是什么感觉,或许只是因为王子的关系我们才走的如此之近,至于确定恋情,那完全是一场带着黑sè幽默的意外。

我闷在卫生间抽了一根烟,才走出,路过一个角落时,隐隐约约传来那熟悉的铃声:“我想我可以一个人生活,我想我可以假装不曾爱过,冰凉的夜里让眼泪温热我,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在记忆里面擦去你的承诺,爱情是个梦而我睡过头”

我的心没有缘由的悸动了一下,寻着声音看去。喧嚣之下,她安静的趴在角落的桌子上,身边歪七扭八的摆了好几个酒瓶。

 文学

几天过去了,我的脑海中总是莫名浮现她的身影,尽管我从未期待过能和她再次见面。

手机铃声还在持续的响着,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闪现“难道是我们之间的缘分还未尽?”

我向她走去,轻轻推了推她,她却没有一点动静,她醉的太狠了!

“先生,您认识这个小姐吗?”一个服务生走过来问我。

我愣了一愣答道:“她是我朋友。”

“那太好了”服务生的话说了一半,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我却明白他的意思,此时莫寒醉在他们酒吧,对他们来说是个麻烦,而我可以帮他们解决这个麻烦,那可不就是太好了嘛!

我对服务生点了点,示意交给我处理,他赶忙对着我鞠了个躬,又对我说道:“她从傍晚就坐在这里喝酒了这么喝酒太伤身体了。”服务生yù言又止,估计是把我当成莫寒的男朋友了,想提醒我照顾好自己的女朋友。

我笑了笑,又点了点头,心里感叹美女的魅力,如果喝多的是凤姐之流,直接扔酒吧外面,或者塞垃圾箱里,管她喝多喝少呢!

我架着莫寒来到王子面前,不顾一十八个好奇的目光说道:“一朋友喝多了,我得把她送回去。”

王萌萌反应激烈,她横在我面前,婴儿肥的脸布满冷峻:“西西,她是谁呀?”说完目光停在莫寒身上,来回打量,却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此时莫寒低着头,一张惊为天人的俏脸早已经被秀发遮住。

“我怎么就这么生气呢?”我面露不悦对王萌萌说道。

王萌萌嘟着嘴看着我,我对王子说道:“摆平你妹妹,哥们儿先走了。”

王子拉过了王萌萌,身后传来了王子的声音:“你妈又不让你嫁给他,你管那女的是谁呢!”

过了那暧昧的一晚,再次偶遇莫寒,尽管心中喜悦,却忍不住好奇:到底她经历了些什么?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酒吧,傍晚到夜晚,没完没了的买醉,这简直是让灵魂在撒野,爱情真的能将人折磨成如此吗?我拨开了她遮住眼睛的发梢,睡梦中她依旧满面愁容,她的情绪感染了我,在没有见到她之前,我一直淡化爱情给我带来的伤痛,这一刻我感同身受,引发了潜伏在体内撕心裂肺的痛。

悲伤泛滥成灾,我来到屋外的露天小阳台,点上一根烟,静听风吟

单身的rì子,我肆无忌惮、狂妄撒野,貌似坚强,却是懦弱,懦弱的不想让身边的人知道自己过的不好,懦弱的不敢直面伤痛,却不知,久而久之,潜伏的伤痛已经变异,这些变了异的伤痛,终于爆发,又一次撕裂了我的伤口

我租的房子是一个单身公寓,我将仅有的一张床让给莫寒,帮她脱掉鞋子和外套,又盖好被子,才在床边打了个地铺躺下。

这已经是我们第二个独处的夜晚了,只是这一次,我却少了上次的那种莫名兴奋,或许是她糟糕的生活状态感染了我,我终于第一次正视自己的生活,和她相比,我的生活也尽是低落,从这一点来说,我们倒是同病相怜。

黑暗中我的思维继续扩散,我很放肆的设想,如果莫寒是我的女朋友,我们的结合会不会产生负负得正的效果呢?我觉得经历过爱情伤痛的我,可以呵护好她,我们会是很好的心灵伴侣。

想着、想着我便笑了,我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仅仅她留在我这里那件黑sè风衣,便抵得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仅仅物质上的差距便足够让我望而却步,很久前我便不期待超越物质的爱情,因为在这个社会,这样的爱情太过于珍奇,我不相信自己有那么好的运气。

我从未让自己的心情在星期天糟糕过,我认为休息rì难得,你愁眉不展,简直是一种亵渎,可是今天我亵渎了这个休息rì。

最近的天气很给面子,我心情不好,它也yīn雨绵绵,莫寒在这个下雨的早晨又一次不告而别,于是我亵渎了这个星期天。

我用手摸了摸被子,里面还有余温,这证明莫寒刚离开不久,我很冲动的想要去追赶她,这一次的见面我们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张字条打消了我要去找她的念头。

“谢谢你收留我,你的围巾和手套我拿去用了,外面真的很冷,有缘再见。”这是莫寒留给我的,她一点也没有对自己为什么置身于我家中而好奇,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有缘再见。”我反复念叨着这神奇的四个字,未来我们真的还能有缘再见吗?有的时候人和人之间,一别就是一辈子,除了莫寒这个名字我没有她的任何联系方式,如果她真的离开了南通,我不相信自己还有那么好的缘分可以遇上她。

我将莫寒留下的那张字条小心翼翼的叠起来放进口袋里,莫寒那件黑sè的风衣依旧留在我这儿,一个上午,我都看着她的衣服,想象她系着我的围巾和手套在雨中离去时的样子,想着、想着又笑了笑,她带走了我的围巾和手套,说明她怕冷了,她不再是那么的不管不顾,这是否是她在向我表达,她会用新的态度去面对生活呢?

我有些失落往那个空荡荡的玻璃瓶看了看,从口袋里摸了一个硬币扔了进去,硕大的瓶子里,小硬币显得是那么的寒碜,那么的形单影只,只是有时候人太在意自己的孤单反而更容易陷进去。

晚上失眠,白天死睡,星期一的早晨,我一觉睡到八点半,想想反正是迟到,又在床上眯了半个小时。

整九点才晃晃悠悠的起床,又晃晃悠悠的来到公司,沈曼早就摆好了臭脸迎接我。

“师姐,这仙人球不错嘛,什么时候买的?”我看着沈曼办公桌上那个已经一年没换的仙人球说道。

“张一西,为什么又迟到?”沈曼手指敲着办公桌说道。

“别提了,最近工作太累,jīng神萎靡的很,早上坐反公交车了,一来一回耽误的可都是时间那。”我表情夸张的说道。

沈曼怒极反笑:“坐反公交车?那班公交车你前前后后坐了一年多,会坐反?你就这么看不起我的智商吗?”

“爱信不信,谁还没有犯傻的时候,上个月你不也一样把红灯看成绿灯,一辆mini被你开的和不明飞行物似的,比我还低级呢。”

“我那是赶时间,要不是你一个劲的催我,我会闯红灯吗?”

我笑了笑,不再说话。

沈曼拿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半天才说道:“整个市场部谁像你这么混蛋,我要不是看你是我的学弟,真想现在就让你滚蛋。”

“我给你泡杯咖啡。”我见沈曼真的生气了,又赶忙讨好。

“师姐,别生气,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以后我保证不迟到了。”我将咖啡递给沈曼,又赶忙走到她身后帮她捏了捏肩。

“别假惺惺的了,和你说正事儿。”沈曼无奈的看着我笑了笑,对于我,她能做的只有忍耐。

我在沈曼的对面坐下,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下个星期别克S弯道挑战赛,会在扬州举行,下个月我们南通也有一场,所以我决定带你去扬州学习一下相关活动经验,到时候南通的挑战赛由你全权负责。”沈曼喝了一口咖啡对我说道,顿时从嘴里吐出咖啡,大怒:“张一西你个王八蛋,又往咖啡里放那么多糖,你是想腻死我嘛!”

“你嘴那么毒,就是欠点甜,给你加些糖补补。”

“滚~~!”沈曼酥胸急颤,指着办公室的门对我吼道。

我立在原地不肯离去:“我没记错的话,扬州的S弯道挑战赛是周六、周rì这几天吧?”

“有问题吗?”

“你和其他人去吧,周六、周rì我想休息。”

沈曼几乎快疯了:“张一西,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知道这个机会有多难得吗,我和上面申请了好几次,才同意让南通站的活动由你来负责,你~~~你真的要气死我才甘心吗?”沈曼一边说,一边给自己点了根烟,这一次她是真的急了。

我小声嘀咕了一句:“周末更难得那。”

“周末、周末、周末,你永远只记得住你的周末,你忘了被人甩的时候,是谁跑到我面前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要努力工作买套房的?”沈曼瞪着我说道,一张俏脸因为愤怒已经一片绯红。

我赶忙做了个打住的手势,道:“我和你去还不成吗?”

“滚~~!”沈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顺手抄起桌上的文件就砸向了我,我一个跳跃躲过,离开了沈曼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打开电脑又开始照例玩游戏,对于工作我算不上很过心,等于混rì子,或者说,我已经习惯了在沈曼的庇护下工作,真的要让我挑大梁时,懒散惯了的我并没有做好活动的信心,我怕辜负沈曼对我的期待,这才是我拒绝和沈曼一起去扬州的主要原因。

“扬州?”我轻念了一遍,关掉游戏,想入非非,我没有去过扬州,但却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源于哪里,我却不清楚,潜意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晚上下班后,我和王子两人约在一个小饭馆里,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那天酒吧里见到那个女人,是你女朋友。”王子很八卦的问道。

“不是。”

“别装B,不是你女朋友,你还把人家往家里招呼,老实告诉哥们,拿下没?”王子身子往我面前凑了凑,一副贱兮兮的表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总裁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段嘉许把桑稚做哭WRITEAS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