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爽⋯好舒服⋯浪货|你湿透了夹得我好紧

爽⋯好舒服⋯浪货|你湿透了夹得我好紧HH晓慧躺在床上,打完点滴后,气色看起来稍微好了一点,但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晓慧,你也真是的,生病了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呢?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了,如果你真出了我什么事,我这个当哥哥的心里哪里过意得去?我走过去坐在床边,一脸关切的对晓慧说道。

平时我们两个一直相处得不错,关系也是相当的好。但自从发生了这些事情后,两个人之间明显发生了一些隔阂,每次见面的时候,总是感觉怪怪的,甚至我的目光都变得大胆起来,老是下意识的盯着晓慧身上的某些部位。

 文学

哼,我死了你才开心的吧?晓慧翻了一个白眼,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接着,她看到我一脸的落寞,口气又软了下来:哥,其他的事情暂时不说了,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我们就算再苦再穷的,你也不能再那样任性了,万一就连你也走了,那我可真是没办法活下去了!

晓慧说着,好看的脸蛋上很快流下了两行清泪,其中包含了她很多很多的委屈。

这时,我才明白过来,在弟弟去世后,晓慧的心里一直都在强撑着。也就是因为我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使得她有了依靠,才没有去做傻事。

当然这也怪我,一直只是想着干晓慧,倒是忽略了这些问题。

晓慧,你放心好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拿那种事情开玩笑了。还有,你的身子骨弱,等回头我去城里买点营养品回来,给你好好的补补身体,等回头给我们胡家也留个种,生一个大胖小子!我点了点头,但最后说出的那句话绝对是真心的。

家里就只有我这个一根独苗,传宗接代是肯定的,而且晓慧一看就是一块上好的良田,等回头娶进门后,我好好的耕种一番,肯定会大有收获的。

听到这话,晓慧顿时气乐了,她狠狠的剜了我一眼,但跟平时不同的是,却带着一种浴拒还迎的味道。

这时,我再也忍耐不住,低下头狠狠的亲在了晓慧的樱桃小嘴上。柔软甘甜,那种美好的味道,只要亲上一次,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同时,我的一双手也变得不老实起来,悄悄从被子里攀上了晓慧的那两座,并且大力的揉了起来!

晓慧在突然遭遇到这样的情况,下意识的是想要反抗的,但她的那点力气哪里能跟我相比,再加上生了病就更加没有办法反抗了,只能暂时由着我。

可我哪里是那么容易满足的话,很快就松开了手,从晓慧的衣服缝隙里摸索了进去。

入手柔滑的肌肤顿时让我舒服不已,慢慢的又往晓慧的裤子上摸了过去!

眼看着我就要得手了,只要脱下了晓慧的裤子,她今晚就再也逃脱不掉,只能成为我的女人了。

正在这个时候,晓慧好像突然惊醒了一样,猛的一口狠狠咬在了我的嘴唇上!

晓慧这一口,咬得非常用力,等她松开牙齿后,我嘴角处的鲜血立刻滴答滴答的淌了下来!

哼,别忘记我说的话!你要是再乱来的话,我马上死给你看!晓慧眼神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明显不是在开玩笑。

我当然知道了,但是在娶你之前,先给点好处总行吧?我看着晓慧,毫不退让的说道。

晓慧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认准了的事情,就算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不过这也是我最欣赏的地方,只要把她娶进了家门,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我。

你想都别想,如果急了的话,你就去找其他的女人呗!晓慧别过头,一副懒得再跟我废话的模样。

你给我等着,早晚我要把你弄得跪地求饶!我看着晓慧,心头火气,在她胸口狠狠抓了一把后,接着转身出了屋子。

这时,晓慧一脸强硬的神色顿时变得疲惫起来。在村子里这种地方,一向人言可畏,她就算再怎么想要跟一个男人好,都得先掂量掂量。

我回到屋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心里一个劲的在想着怎么才能对付刘老棍子!

这是最开始的一步,最关键的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但就算在睡梦中,我都还在想着这件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我做好早饭给晓慧端过去后,很快出去在村子里转悠了起来。

刘老棍子现在最大的靠山就是找了两个壮实的徒弟,大虎和二虎两兄弟。

说不好听的,什么师父徒弟的,不过是一些掩人耳目的名头而已。只是我相信这两兄弟不是那种看重利益的人,一定是有着特殊的原因。

所以在真正跟刘老棍子较量之前,我要先摸清楚这些情况,将他们逐个击破,到时候剩下这老流氓一个,那就好对付了!

有人在家吗?

我手里提着一篮子鸡蛋,站在大虎家门口喊道。

来别人家里,空着手总是不好的。算起来,虽然差了一些岁数,但我跟大虎两兄弟的父母倒是同辈。

谁啊!

一个弯着腰,面容有些憔悴的男人很快走了出来,看到我站在门口后,他顿时一愣,表情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这人是王新山,大虎和二虎的老爹!

看到王新山的神情有点不对劲,我立刻反应过来,昨晚的事情怕是已经慢慢传开了,很快村子里都会知道我要跟刘老棍子那个老流氓势不两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大家的反应。

山哥,好久不见了,不请小弟进去坐坐吗?我心中冷笑,表面上却一脸平静的说道。

王新山跟大虎两兄弟虽然是父子,但绝对不是一类人,表面上看起来很老实,背地里也是很能折腾的主儿。

平时这家伙看到我都是衣服非常热乎的模样,现在却显得这么冷淡,绝对是古怪。

哦,今天不太方便,等改天吧。

王新山犹豫了一下后,很快转过身走进去,想要重新关上门。正在这时,我伸手一挡,直接卡在了门缝上!

山哥,咱们这么多年乡里乡亲,到了你家的门口都不让我进去,难不成是看不起我胡江龙?我眯起的眼睛里,很快闪过了几抹的寒芒说道。

看到我有点生气了,王新山这才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接着请我到了堂屋坐下。

哥们,有什么话直接说好了,咱都是明白了,我也不想万一搞错了什么,影响到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系!王新山给我倒了一杯水后,接着神情冷漠的说道。

可能是因为大虎两兄弟跟了刘老棍子,王新山说话的口气明显不同了!

既然山哥开口了,那我也直接说了!以后在咱们村,我跟刘老棍子只能活下来一个,所以你最好劝劝大虎两兄弟,不要跟着那个老流氓一条路走到黑!我甩了甩膀子强硬的说道。

按照我的猜测,大虎两兄弟跟着刘老棍子的事情,王新山这个当老爹的肯定出了不少的点子和力气,而且在背地里肯定得了什么好处。

想到这里,我抬起头四下看了看,王家还是跟从前一样,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当然我家里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村里出了名的贫困户!

看了好一会,我也没看出来什么,突然当我的视线转到王新山的身上时,我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王新山不但身上的衣服皱得很,就连裤子的拉链都没有拉好,联想起之前他的反应,还有早就过世的老婆,我心如明镜,突然笑了起来!

胡老弟,你笑什么呢?他们两兄弟长大了,翅膀硬了,想要跟着谁,我也做不了主,也管不着。行了,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王新山说完,下意识往旁边的屋子瞅了一眼。

行,你忙,我先走了!我二话不说的站起身,很快离开了院子。

但是我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附近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王新山的家门口。

如果没猜错的话,刚才肯定有女人躲在王新山的屋里!

说白了,我要模样有模样,要个头有个头,要力气更是不在话下,所以村子里才有很多的女人在暗地里喜欢我!

但王新山就不同了,他都一把年纪了,还穷得叮当响,哪里会有女人愿意跟他好呢?

原因只有一个,跟刘老棍子有关!

哼,刘老棍子倒是有几把刷子,难怪大虎两兄弟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不过苍蝇不叮无缝蛋,等我搞清楚了你们在背地里的那些事,到时候一个都别想跑掉!我冷笑着,心里发狠的说道。

大概几分钟后,果然不出我的预料,一个头发有些凌乱的女人从王新山的家门口跑了出来!

我不动声色的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接着悄悄跟了上去。就算没有看清楚正脸,单单从女人走路时扭动的那股子浪劲儿,我都可以看得出来,正是住在村东头的李寡妇!

李寡妇的本名叫李云香,三十多岁的年纪,在当年那可是附近十里八村响当当的漂亮姑娘!

当时提亲的人,几乎踩坏了她家里的门槛,后来嫁到了我们村,可惜好景不长,没过一年半载男人就得急病死了,从此成为了村里有名的俏寡妇。

正所谓寡妇门前多是非,李云香当然也少不了这样的麻烦。但后来这些麻烦很快就消失了,原因就在刘老棍子的身上!

我记得很清楚,刘老棍子当时对村子里的人声称,李云香认了他当干哥哥,如果以后再有人敢欺负李云香的话,那就是跟他刘老棍子过不去!

什么哥哥妹妹的?刘老棍子是什么德行,我可是一清二楚。他对别人那样说,只不过是为了方便独占李云香罢了!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李云香又成了王新山的相好,这关系可真是够乱的……

跟着李云香一路回到了家后,我在门口又等了几分钟,才走上前轻轻敲了几下门。

说真的,以前我对李云香也是有几分想法的。女人到了她的这个年纪,可以说完全成熟了,不提那丰满的身材,就连走起路来,都带着一股子诱人的味儿。

谁啊,这大中午的!李云香很快走了出来,一看到我满脸笑意的站在门口,脸色唰一下子变了。

是我啊,嫂子,你这大中午的还匆匆忙忙的,应该还没吃饭吧?我嘴里说着,提着那一篮子鸡蛋递了过去。

刚才从王新山家里出来的时候,我把鸡蛋又带了出来,反正差不多都撕破脸皮了,也没必要便宜了别人。

哦,进来坐吧!李云香回过神后,脸色很快恢复了正常,热情的说道。

谢谢嫂子!我点点头,很快走进去。

有女人的屋子就是不一样,到处透着一股子的香味,更何况李云香本来就是一个爱打扮的女人。

可能是刚到家换过衣服的原因,李云香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半透明的蕾丝睡衣,露出了一双光洁白净的大腿。

再加上饱满的胸口和妖娆的腰肢,成熟的味道十足,看得我不禁瞪大了眼睛,下方很快起了反应,鼓起了一大片!

李云香也注意到了我身体的变化,她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惊呆了的杏眼还是瞒不过我的眼睛。

胡兄弟,大中午跑来嫂子这里,不会是家里没人做饭,想要在嫂子这里蹭一顿的吧?李云香在我对面坐下后,一边整理着蕾丝睡衣的下摆,一边说道。

蹭饭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蹭点其他的东西?嫂子,你这一天天挺忙的,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碰着了你在家呢。我看着李云香,一脸坏笑的说道。

屋子里没什么外人,再加上我们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说起话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老弟,你今天可不老实哦。说吧,找嫂子到底什么事,能帮上忙的话,嫂子就答应你了!李云香白了我一眼后,痛快的说道。

其实我看得出来,李云香表面上一脸的平静,但心里却跟猫抓得似的,坐立不安。

她刚刚才从王新山的家里回来,我接着就找上了门,再加上说话时似有似无的暗示,她肯定猜到了一些。

嫂子,你可不要答应得那么快,万一等下我开口了,你又做不到可怎么办?我叉开腿坐在沙发上,一脸悠哉的说道。

说起来,李云香家里的沙发很软很舒服,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在这里跟别的男人搞过!

老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平时也不怎么来嫂子这里窜门,今天既然来了,肯定是有特殊情况的吧。再说了,都是乡里乡亲的,有什么不好开口的。李云香说着,站起身从对面走过来,在我的旁边坐下。

说话的同时,她一双柔软的手不停在我的大腿上滑来滑去的。感受到这样直白的挑逗,我下方再次变得茁壮起来,很快撑起了一片。

看到这样的情形,李云香不禁张大了嘴巴,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渴望,只是我的身体虽然起了反应,但并太想跟李云香发生什么。

不为别的,她是刘老棍子的相好,而我现在跟那个老流氓已经撕破了脸,早晚都要大打出手!

但仔细想想,如果想要把大虎和二虎两兄弟争取过来,王新山无疑是一个最好的突破口,而当中的关键可能就要落在李云香的身上了。

嫂子,看来你很寂寞啊,难道那两个老男人都满足不了你吗?我强忍着升腾而起的邪火,笑呵呵的说道。

听到这样直接的话语,李云香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接着叹了口气说道:我就知道,有些事情肯定瞒不过你们这些明白人。但你更加应该知道,嫂子一个人在村子里孤苦伶仃的,连个依靠都没有。刘老棍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有他在,至少别人不敢随便欺负我。

停了一下,李云香抬起头,眼角带起了几分的泪痕:之前刘老棍子找到我,说是让我帮他一个忙。我哪里知道那个老流氓是让我去陪王新山几次!当时我不从,他就跟我说要把我卖到另外一个偏僻的村子里,嫂子我心里苦啊……”

说完了这些,李云香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满脸的泪痕很快打湿了我胸前的衣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爽⋯好舒服⋯浪货|你湿透了夹得我好紧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