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多肉的枕美文 阳台间的逗弄

陶晰跟老板很熟的样子,敲敲柜台,叫沕声掌柜的。掌柜的拿出一对儿珍珠耳坠递给陶晰——那珍珠极其饱满,在熹微的晨光下沕liú着灿灿的光芒。陶晰小心地给陶玥戴好,“还行,显得白。”

“你哪儿来的钱?”

“酿给我的体己,我攒下的。”

二人溜了一圈,拎着不少好好吃的好玩的回了家。

到了二门口,陶晰才偷偷拉着陶玥说,“可别告诉大姐,我没给她预备。”

 文学

陶玥心说,完了。

她抬头一看,面前可不就是,她大姐——

还有陈靖杰。

陶晰脚下抹油,拿过陶玥手里的东西,说着我帮姐姐送回屋,说走就走。

陶玥:“呃你别跑啊,我也跟你去。”

大姐叫她,“过来坐会儿吧妹妹,重活让他个男孩子去做。”

陶玥:“不,不了吧,我去后厨瞧瞧。”

陶大姐过来握住她的手,“昨天到现在,咱还没怎么说过话呢,你嫌弃姐姐了不是?”

我没有。

我没有嫌弃姐姐。

我只是怕眼睛比鹰还尖的陈靖杰。

“耳环挺漂亮。谁送的吗?”

“没,我自己打的。”

陶玥偷瞄陈靖杰,陈靖杰望着院子,也不看她。

大姐满头的珠翠,富贵得不得了。她其实大不了陶玥几年,也正是好年纪,可陶玥就显得像个孩子,大姐更像是个贵妇沕人。

“靖肖不在了,你还在陈家撑什么呢?这么苦苦地守着,换个牌坊,不值的。咱们爹酿都不是在乎那个的人,如今,”大姐顿了顿,“时机也恰当,是不是?”

陶玥眼睛瞬间放大,甩开她大姐的手,“恰当什么啊姐姐!你说什么呢!”

“liú襄舟,姐姐说liú襄舟,”大姐推她一把,“你们从小就好,不是吗?”

陈靖杰笑吟吟的,望着陶玥。

陶玥红着脸,“大姐,咱们不提这个了吧。我心里,我心里……”

陶晰这时候又冲将回来,自以为在给二姐解围,“二姐,咱们去找田田玩吧!”

陈靖杰一口茶呛到气管里,边咳边笑。

陶玥恨不得自己是个虫子,钻到地缝里,不要见人。

她挤眉nòng眼地问陶晰,“田田是谁?”

陶晰完全没收到,“liú家哥沕哥的孩子啊!姐姐你这就忘了!”

陈靖杰还在咳嗽,陶晰过去给他拍后背。

“陶晰你别管他!咳sǐ他!”

陈靖杰喘匀气,跟陶晰说:“你瞧瞧你姐姐,她肯定巴不得我sǐ,好赶紧嫁到liú家去。”

大姐跟陶玥当然都反应过来了。

陶晰脑子慢,“陈二哥这是什么话呢?姐姐就算嫁人,也要听我父母的话呀!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陈靖杰就噙着笑看着陶晰,“怎么跟我没关系,跟我关系很大的。”

“陶晰别问了。”

陶晰:嗯?怎么了呢?二姐你怎么走了?大姐你为什么也走了?

陈靖杰站起来,把着陶晰的膀子,“走。你们这儿有什么好玩的地儿,哥沕哥带你去,哥沕哥全请了。”

陶玥走了,liú襄舟来了。

陈靖杰坐在正厅里嗑瓜子,liú襄舟大步走进来,两人相视一笑,都十分自然。

liú襄舟只觉得陈靖杰笑得熟悉,并不是笑里zàngdāo,而是带着一种熟悉的餍足。

熟悉,能不熟悉吗。

就像之前的陈靖肖,也像靖肖之前,二十岁那年,在陶家huā园里的自己。

他很想知道陈靖杰要是听说了——当年陶家人设计他哥沕哥陈靖肖,在酒里下沕yào,只为了早早地把已经被人破了身沕子的女儿嫁走。

他陈靖杰,还能不能这样气定神闲?

他看见陶玥,还能不能爱得动。

陈靖杰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稳。

他其实特想把茶水都泼到liú襄舟那张虚情假意的脸上。

liú襄舟实在是太假了,假得令沕人沕发沕指。

陈靖杰看过这么多张假脸,似乎都比不上眼前这张这样令人作呕。

陈靖杰说,liú兄吃了吗?

liú襄舟笑容都不变,“吃了,昨天的晚饭。”

“嗨,您那叫什么吃啊,那顶多就是个点心。”

“看这意思陈兄吃得好?”

陈靖杰坦诚地点点头,“是呗。”

陈靖杰心想,看你什么时候露沕出尾巴来。

俩人就这么僵着。

陈靖杰咔叽咔叽地嗑瓜子,liú襄舟就这么看着他。

陈靖杰笑了,说liú兄也来一口吗?陶晰mǎi的,我抓了一把。

liú襄舟没心思跟他绕了,就说你知道陶二,十四岁那年,曾碰见过一件大事吗?

“liú兄,”陈靖杰看着他,似笑非笑,“具体的咱们不谈,我只想告诉您,我们家不是吃素的。至于我和靖肖什么名声,您大可以去打听。您若觉得真有什么事瞒过了靖肖,那可真是错了。”

liú襄舟也笑了。

他说你哥沕哥怎么想我才不在乎呢。

我就是想告诉你,那时候陶二啊,可nèn了。又nèn又润,她一慌,就又很紧。你试没试过bī着她做什么事?她那人啊,放松的时候才不好玩呢,就是要用强的。

陈靖杰表面上不动声sè,暗里却已经抓紧了杯子。

他说,这事儿,陶家人都知道?

liú襄舟摇头,陶晰不知道,他是个小孩子。大姐是知道的,只是后来设计嫁给你哥沕哥,不是她出的主意。她只是怕事,这次要是没有你,估计陶二也就被推到我那儿去了。

陈靖杰有点心凉了。

陶玥那么心心念念想要回的家。

那么心心念念的家人。

就这样算计她。

靖肖是知道这事的,他也曾和陈靖杰提过。

陈靖杰,当时打了陈靖肖一个嘴巴。

“该和离就和离!只是你这么对她!不算男人。”

liú襄舟道,“很震沕惊?”

陈靖杰点头,“可不是么,没想到你们读书人,”他顿了顿,笑起来,“也这么不沕要沕脸。”

“二少yé大好的青春,仪表堂堂又wēn柔体贴,何必在这样一个人身上耗着?”

陈靖杰一时间想起好多的事来。

想起他溜进新房,看到盖头底下带着羞怯的一双眼;想起她起了大早去厨房给大哥做吃的,而他宿醉回家,缠着她也要讨口甜的;想起她一心一意地想沕做个好妇沕人,只是开头的第一天,给公婆敬茶时候,就被公公趁着别人不注意,多mō了一下手。

陶玥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陈靖杰这才明白她当时心里有多难过。

陈靖杰看着liú襄舟说,“我乐意。”

“什么?”

“做这一切,都纯属我自己乐意。而且我现在,要打你,你太讨厌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陶玥到家的时候,陶夫人正给陈靖杰冰敷着右手手腕。

陶玥赶忙想把嘴里这口糖葫芦咽下去,却怎么都嚼不完,急得满头是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多肉的枕美文 阳台间的逗弄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