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 宝贝我会慢慢的不会疼

 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 宝贝我会慢慢的不会疼她联想到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羞辱短信,就忍不住自我反省,难道她真的是那种不正经的饥渴女人吗?

  因为她对沈琛安的接近和报复,居然并不是那么的排斥。

  甚至她觉得,如果这个报复羞辱她的人真的是沈琛安,那他是否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和她一样,并没对当年的感情忘怀?

  不过很快宋晨光就否定了这个猜测。

 文学

若是在乎,当年又怎么会一声招呼都不打的出国了,至此了无音讯。

而这边,林白光拿着手机然后若有所思的摩挲着下巴。

  几乎下一刻,沈琛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林白光故意等了一会才接电话,“大忙人,怎么突然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林白光,说实话,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在我的酒里动了手脚?”

  林白光皱眉说道,“这话怎么说起,那酒我可是和你一起喝的。我没事啊,你怎么了?”

  沈琛安总不能说自己中招了吧,这种事情也算是黑历史,林白光要不承认他也没办法,他就是想弄清楚昨天进包间的那个女人是谁。

  不过现在他肯定是不能从林白光这里了解什么,他只能让人私下调查。

  好在这事情也不是什么难事,很快助理就带了沈琛安想要的东西,一段不是很清楚的监控录像。

走廊的灯光也很暗淡,即便那个进入包间的女人只有一个模糊不清的侧脸,可他还是认出了对方是谁。

“林白光,宋晨光,很好!”沈琛安意味不明的低喃了一句。

  “阿嚏!”

  “怎么了宋姐,感冒了?”旁边同事递过来一张纸巾。

  宋晨光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就起身去了洗手间。

  她从盛隆回来之后,就一直都心不在焉的,一想到沈琛安,她这浑身上下都好像不对劲。

不过还好那骚扰短信到是没有再发过来。

宋晨光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本打算早点回去休息,谁曾想林白光突然一个电话把她叫去了办公室。

  “昨天可是答应了,要和我一起吃饭的。你不会忘了吧?”林白光笑着问道。

  宋晨光脸上闪过一抹心虚,她还真的把这事情给忘了。

  “没忘,你忙完了吗?如果下班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

“已经差不多了,你等一下。”林白光说完就开始收拾,五分钟之后两个人坐电梯下楼。

在电梯里的时候,林光白忍不住想要亲一口宋晨光,但被她躲开了。

林白光一脸不解的问道,“晨光,你这两天怎么了?感觉你的状态有点不对。”

  宋晨光有些心虚,“不是,我就是为合作案的事情费神。要不然你还是考虑换人吧。我真的担心如果不成功,会给你和公司都带来不小的损失。”

她付不起这个后果,也不确定自己这么频繁接触沈琛安,最后会不会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林白光仿佛没发现宋晨光脸上那一闪而逝的复杂之色,伸手拥着沈晨光的肩膀,凑到她耳边低语,“你今天穿的可真漂亮。”

  宋晨光很不自在,但林白光也没做错什么,夸奖自己的女朋友,这本来就是一种情趣。

  好在电梯门这时候打开了,宋晨光先一步走出去,躲开了林白光更亲密的动作。

两个人去了附近一家口碑不错的酒店餐厅,点完餐之后,林白光坐了一会就去了洗手间。

宋晨光坐的有些无聊,四处张望的时候,她竟然看见了沈琛安,神色冷清地走在众人前面。

那一瞬间,宋晨光的心‘咯噔’一下坠入了深渊,又是他!

林光白很快就回来了,语笑宴宴,他就好像没注意到宋晨光的反常一样,喝酒吃饭神态自若。

就在宋晨光坐立难安的时候,手机响了。

一条信息弹窗出来,当她看到那短信内容时,宋晨光立刻慌张的将手机拿起来,避免被林白光看到。

  “怎么了?”

  “哦!朋友发过来的信息。”宋晨光撒了谎。

  她的手指有些颤抖的点开了手机屏幕,里面只有一句话,“你真美。”

  但是这里面却附带了一张照片。

  点开看清楚照片之后,宋晨光的脸色骤然变得很苍白。

  若是之前她对沈琛安一直都只是怀疑,那现在她几乎可以确定了,发那些骚扰短信的人就是沈琛安。

  瞧瞧这张照片,里面的背景恰好就是之前她去的沈琛安的酒店房间,而照片画面正好就是她不小心扯掉沈琛安腰间白毛巾的一瞬。

  这画面足够刁钻,至少乍一看不像是她不小心为之,更像是她主动饥渴的扑过去要对沈琛安投怀送抱。

  没多一会儿,照片下面冒出来一条新内容。

  “瞧瞧你,真是急不可耐了啊。听说你都有男朋友了,不知道这张照片要是落在你男朋友手里,他会怎么想。”

宋晨光呼吸一瞬间变得急促起来,她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对面坐着的林白光,发现他正低头玩着手机。

宋晨光颤抖着指尖回了一条短信,“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想……弄……你。”明明就是一段文字,却莫名让人觉得羞辱。

  宋晨光迅速关掉了手机,心里乱成了一团,她现在脑子里已经被刷屏了,满满都是三个字。

  沈琛安,沈琛安……

  “晨光,你脸色好苍白,不会是不舒服吧?”就在这时候林白光关心的话语传来。

  宋晨光心里有鬼,听到这话不免有些惊慌失措,这说话也有点语无论次。

  “我没什么啊,我好的很。啊不是,我就是觉得有点头疼。”

林白光站起身,一脸严肃的说道,“身体不舒服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样我就不会硬要拉着你来陪我吃饭了。走,现在我就送你回去。”

宋晨光坐在副驾驶位上,十分不安的看着林光白,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无时无刻她都在忍受着神秘短信的骚扰,可偏偏,这种折磨还不能和别人说。

“晨光,我看你的脸色真的很不好,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宋晨光摇摇头:“我没事,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

到家后,她什么话也没说,打开车门就上了楼,留下林光白一个人坐在车内,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一晚上的时间,宋晨光整个人就像是被放在烤炉上一样,一颗心无处安放,她洗完澡出来后坐在沙发上发呆。

安静的客厅内偶尔传来闹钟滴答滴答的声音,细微地几乎听不清,但就是这样的声响也让宋晨光一惊一乍。

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的宋晨光差点就要睡着了,就在这个时候,突如其来的声响惊醒了昏昏欲睡的她。

手机屏幕上细微的光芒一闪一闪的,宋晨光伸手,颤抖的手指出卖了她不安的内心。

又是短信!

宋晨光把手机关机,整个人抱着小抱枕蜷缩在沙发上,这样还不够,她坐起来把手机藏在了沙发垫下面,整个客厅一片漆黑。

可是客厅越安静,宋晨光的内心就越不安,就在这个时候,放置在客厅长久不使用的座机突然响了。

见鬼了见鬼了,宋晨光扑到座机前面,接起来就是一通乱骂。

“你是不是有病啊,神经病变态,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电话那边有一瞬间的沉默,再然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晨光?怎么了?”

是林光白,宋晨光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地开口说道:“光白……不好意思啊,你找我有事吗?”

“没,就是给你发信息一直没回,担心你。对了,你方便看看手机吗,我给你手机上发了一份合同。”

“好的。”

两人没聊几句,电话就挂了,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宋晨光只好把手机开机。

手机刚开机,林光白说的合同她没看到,倒是信息记录第一时间弹了出来,鬼使神差的,宋晨光点开了信息。

“看看你那放浪形骸的样子,真是骚的不得了,对了你男朋友还不知道这些事情吧,来找我,要不然……我就把这些照片发给他!”

信息后面还附带了几张照片,宋晨光和沈琛安在酒店的互动。

因为角度刁钻,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人发生了很多不可捉摸的事情一样。

宋晨光一脸怒火地看着信息,手指颤抖,眼眶渐渐变红,漆黑的客厅内只有手机一点零星光芒。

阴暗处就像是藏了会吃人的鬼魅,让她的心底弥漫出一阵阵恐惧。

“你还不动手,是想让这些照片公之于众吗?”

信息接踵而至,宋晨光‘蹭’的一下站起来,手机被她紧紧捏在掌心中。

她抿着唇,眼角藏着浓浓的怒火,这个人是算准了她一定会去吗!

如果她就是不去,又会怎么样?宋晨光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固执的神情藏着一股子倔强。

凭什么,那人说什么她就要去做!她偏不去,那人又能怎样呢。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宋晨光看着安静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一脸平静,就在这个时候,沉寂了许久的手机又亮了。

“真的不来?这个是你男朋友的号码吧,给你三十分钟,如果三十分钟后我没看见你,我就亲手把这些照片发给他。”

宋晨光已经洗漱好了,穿的也是睡衣。

在收到这条信息后,她迅速换上外穿衣物,出门的时候她看了眼漆黑的天幕,如影随形的恐惧反而让她多了一份孤注一掷的勇气。

大不了……她就和那个人鱼死网破!

骚扰信息上给了一个地名,宋晨光知道那个地方,是本城有名的高档小区,里面住的人非富即贵。

她站在小区门口,看着奢华的建筑,默默把眼前高档的环境和沈琛安高贵的身份画上了等号。

直到现在,她还在心里面有一丝期盼,不会是沈琛安,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肯定不会!

一路走到指定的房间号,宋晨光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门。

‘叮咚’!

清脆的门铃声在整个楼道里都格外清晰,光洁的瓷砖上是她的倒影,楼道里空无一人。

站在门外的宋晨光甚至清楚地听到了房门内传来一阵阵脚步声,她攒着拳头,低头看向地面。

门开了……

吱呀的门声从她头顶传来,宋晨光抬头,楼道里的感应灯在这时候突然暗了下来,借着屋内的灯光,她清楚地看到了男人的面部轮廓,是他!

楼道里,沈琛安的侧脸显得格外幽深,他眯了眯眼睛,不满地说道:“怎么又是你?”

宋晨光看到他这个反应,真的是被气炸了,叫她过来的人是他,现在装傻的又是他!

她压抑住怒气说道:“这话应该是我问沈先生才对吧!”

“什么意思?”沈琛安测了测身子,示意宋晨光进屋,毕竟他这会没穿上衣,站在门口和一个女人说话,的确是不合规矩。

“沈琛安,你究竟想干什么,你一次性说清楚,这样子揪着我不放有意思吗!”宋晨光站在他前面,大声吼道。

“有病。”沈琛安白了她一眼,自顾自回房间换衣服。

一个人站在客厅的宋晨光也逐渐恢复了理智,看这房间的布置,应该是他住的地方,空气里面还充斥着一股酒味。

宋晨光看和放在茶几上的酒杯,冷哼了一声,这人真是有意思,把自己叫过来,竟然还在喝酒!

沈琛安出来后,看到的一幕就是宋晨光坐在地上,拿着酒杯慢吞吞地喝着,看她脸上的红晕,喝的不少了?

他走过去,拿起地上的酒杯,冷冷说道:“真是荒唐,不请自来就算了,这会还敢喝酒?”

感觉到身侧有人,宋晨光眯着眼睛,然后再看到是沈琛安后,崩溃地说道:“又是你!你为什么总是欺负我,我不干了行吗,我不干了,你想干嘛就干嘛,我把我这条命给你好嘛……”

后面的话她说的不甚清楚,沈傅琛是越听越迷糊,到后面,他索性坐在了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看她耍酒疯。

不知道是谁先放纵的,反正到了最后,沈琛安已经是抱着她躺在沙发上,衣服散乱了一地。

这时候宋晨光已经清醒的差不多了,在看到男人深沉的眼眸时,她暗暗惊呼,刚才她真的是疯魔了,竟然坐在他家地板上喝酒!

“放开我……”宋晨光挣扎着身子,怒吼。

“送上门的女人,我为什么要拒绝?”

女人的眼睛湿漉漉的,带着一丝惊恐,更多的是抗拒,不知道为什么,在沈傅琛眼里,厌极了宋晨光的抗拒。

他要她臣服在他的身下!

似乎是要惩罚她一般,沈琛安咬了她的脖颈一下,稍微用了一些力道,那尖锐的刺痛让宋晨光终于老实了一会儿。

沈琛安略略松开了宋晨光一些,让她可以看清楚他此刻的表情。

一双深不见底的漆黑眸子,像是两个巨大的黑色漩涡,能把人的灵魂吸进去直接万劫不复。

  “宋晨光,记住这一晚,这是你自找的!”沈琛安说完这句话,就猛然身体朝前一挺。

  一股钻心的疼痛直接把宋晨光的眼泪逼了出来。

  她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沈琛安的双臂,想要将人推开。

  可这样却激怒了沈琛安,反而让他接下来的动作更加粗鲁不留情面,快速的运动可以让一个人感到畅快,却让另一个人痛苦的想要死掉。

  宋晨光忍着泪想要挣扎,后来因为沈琛安来势汹汹,她的力气被一点点的消耗,最后只能无力的贴靠在镜面上,任由沈琛安对她为所欲为。

  事实证明,身强体壮的男人持久力是可怕的,宋晨光最后都不记得自己被对方折磨了几次,只知道从浴室到床上,她是生生被这个她一直都不能忘怀的男人给做晕过去的。

等到宋晨光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下意识的想要起身,可浑身的酸痛和无力感,让她仅仅是动了一下,就疼的不敢再动了。

  就在这时候,一只手臂突然横放在了她的腰上,下意识的收紧,宋晨光整个人都被这个男人给搂到了怀里去。

  宋晨光偏头,目光对上的就是一张她光看着就觉得心痛的脸。

  为什么会这样呢?

  睡着的男人眼睫毛颤了一下,似乎是要苏醒过来了。

当时宋晨光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手下意识的摸到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在脑子反应过来之前,她的动作先落了下去。

她把烟灰缸直接敲在了沈琛安的额头上,慌乱间用的的力道还不小,她当场就砸的对方头破血流。

  等到理智回归,宋晨光吓得手一抖,烟灰缸落在了枕头上。

  她苍白着一张脸,跌跌撞撞的下了床。

  这会儿宋晨光身上什么衣服都没有,但是身上却布满了青紫的痕迹,可见昨天晚上两个人的战况是有多激烈。

  宋晨光下了地才发现双腿无力,要不是及时扶住床沿,她估计都坐地上了。

  本来已经要苏醒过来的沈琛安,因为挨了那么一下,人就直接晕了过去。

宋晨光她慌张的去了浴室,连澡都顾不上洗,穿好衣服就离开了公寓。

为了遮掩那些痕迹,她偷拿了沈琛安一件衬衫,虽然穿着裙子披着衬衫有点不伦不类,但总好过把那些不堪的印记露出来要好。

  宋晨光迅速拦了一辆车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 宝贝我会慢慢的不会疼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