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娇妻跪下屁股撅起来含着(娇妻放荡肉体生活)

林筌搂着陈舒媛肩膀,没再分给陈喋一个眼神,带着她往外走。

陈喋看着两人背影,轻轻舒了口气。

她去叫服务员把地上倒翻的咖啡拖干净,又道了个歉,回来拿包时刚才那个男人还在。

陈喋这才认真看了他一眼。

 文学

他身上是板正的西装,但不刻板,还透着非常贵气的随和,又显出几分吊儿郎当。

注意到陈喋在看他,男人转过头来:“我叫陈邵。”

陈喋对陈家那些人都没什么兴趣,淡淡点了下头。

陈邵说:“那公主很讨人嫌吧?”

陈喋听出来他指的是陈舒媛。

他继续说:“她妈也是,就两个真把自己当成公主的傻逼。”

陈喋推门走出咖啡店,他也跟着出来。

阳光刺眼,她抬手挡着眼回身看了他一眼:“刚才谢谢你。”

“不用谢。”他散漫道,“毕竟你也算是我血缘上的堂妹。”

陈喋真怀疑她这位陈家表哥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你现在去哪,需要我载你一程吗?”他熟络得很快。

可惜陈喋性子冷:“不用。”

她说完就往另一边走,懒得再叫司机来接,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回西郊别墅。

上出租车。

陈喋坐进后座,额头贴着车窗看着窗外飞快闪过的风景。

她神色安静又专注,有些事情过去太久,现在再想起来已经不会觉得难以接受了。

她被养父母领养后带去小镇,陈喋小时候从来没觉得养父母对她不好过,虽然无关溺爱,但也不错,可他们却非常爽快地把她“卖”给了陈家人。

最后被带走的那天,陈喋看了眼旧屋墙上挂着的一家三口合照,什么都没说,跟陈家人走了。

一边是为了钱就不要她的养父母。

另一边是从没见过面、只会用钱解决事情的生父生母。

陈喋心底哪边都不愿意跟。

到堰城,她走出车站,入眼的就是她从来没见过的高耸入云的大厦建筑,以及盘旋错杂的公路。

繁华和冷漠是她对这个城市的第一印象。

第二印象就是闻梁。

那个突然出现、一脸不可一世的张扬,站在她面前宛若神明的少年。

他问,跟我走吗?

陈喋毫不犹豫就点头。

司机把车开进西郊别墅区,停在门口。

陈喋道谢下车,推门进屋张嫂正在做晚饭,除了菜味还有一股清甜的水果香味,混着奶香,刺激味蕾。

“呀,小姐回来啦。”张嫂一回身就看到她,忙从厨房里出来,抹了抹沾着面粉的手,“是现在就吃晚饭……”

她一顿,忽然快步走过来,拉起陈喋的手,“这是怎么啦?怎么这么多血啊?”

陈喋才发现自己手受伤了。

应该是被林筌推的时候手心在咖啡店墙上的画框上擦到的。

她那时候心底的情绪汹涌,竟然这一路过来连受伤了都没发现,殷红的鲜血沾红了半个掌心。

张嫂紧皱着眉,很快去储物间拿来了医药箱。

“来,先包扎一下,可别感染了。”

陈喋抽开椅子在她旁边坐下。

张嫂处理得很娴熟,一边轻轻吹气一边拿酒精消毒,最后从医药箱里翻出一捆纱布。

“不用弄纱布了张嫂,也没那么严重。”陈喋说。

“这得包着。”张嫂难得态度坚硬,“不然万一又碰到什么会感染,也多少能起点防水的作用。”

陈喋抬眼看了她一眼。

她已经年近50,平时疏于保养,眼角皱纹很多,发梢泛着不那么健康的黄色,正专心低着头将纱布一圈一圈绕过她手掌,厚重的斜刘海挡着半边眼睛。

陈喋沉默了会儿:“你包扎的还挺娴熟。”

张嫂笑起来:“我儿子小时候天天给我惹事,今天磕这明天磕那,都是我给他弄的。”

“几岁了啊?”

“都比你大啦,还在读研究生。”张嫂说到这脸上便不由浮起些骄傲,“也不知道是像谁,我和他爸初中都没毕业,他就这么一路读上去了。”

陈喋笑了笑:“聪明。”

她吸了吸鼻子,看向厨房方向,“厨房里做什么呢?”

张嫂把医药箱收起来,进厨房给她夹了一块出来:“苹果派,你尝尝。”

酥皮的,上面洒了芝麻,外面还裹了层金黄的鸡蛋液,两边一掰开就是融着黄油的苹果粒,香味清甜。

“你还会做这个呢。”

陈喋咬了口,温热的酥皮便掉下来,她忙伸手兜住了。

“第一次做。”

张嫂挠了挠头发,有几分不好意思,“原本是我小女儿说想吃,我家里又没有烤箱,就想着在这儿做一下。”

陈喋屉着餐盘很快吃完一个:“好吃。”

张嫂笑起来:“幸好我多做了好多,我给你装起来可以当点心吃。”

“不用不用,你都给您女儿带去吧,我减肥吃不了这么甜的。”陈喋说。

“这么瘦减什么肥呐?”

“我马上要进组拍电影去了,上镜得瘦点才好看。”

张嫂第一回听她说要拍电影的事,顿时睁大眼,很快又笑起来:“真厉害啊。”

陈喋看了眼时间:“你先给你女儿送去吧。”

张嫂连连应了两声,换下围裙把那厨房里的苹果派装进盒子,最后还是给陈喋留了一盒。

从厨房出来时正好接到电话,是她女儿打来的。

“来啦来啦,你这祖宗真是催债的,学校好好的食堂不吃非要吃什么苹果派。”张嫂一边抱怨一边忍不住漾开笑,“我这不是马上过来了吗,肯定让你吃到热的。”

张嫂挂了电话,跟陈喋说了再见便出门。

陈喋看着她背影,收回视线还是忍不住又拿起一块苹果派。

晚餐已经摆在餐桌上,两幅碗筷。

闻梁还没回来。

从前两人也不是经常一起吃晚饭,更多时候闻梁回来都很晚,有时就直接在外面吃了。

可今天陈喋莫名不想这样。

偌大的客厅安静无声,就连空气中温暖的苹果派味道也渐渐消散开去,长方形的餐桌上只有她一个人。

她忽然觉得非常烦躁。

陈喋右手缠着纱布,拿东西都不方便,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闻梁的号码。

嘟了两声,那头接起。

两人这么多年,每次陈喋给他打电话,他接通后都不会主动出声,而是等陈喋说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

闻梁笑了声,语气轻慢:“想我?”

陈喋用力压了下唇角,坐在餐桌边,抬手压在眼皮上,很轻地“嗯”了声。

“今天会晚,不用等我。”他说。

陈喋又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掌中娇第20节

她百无聊赖地看着餐桌上的饭菜一会儿,餐盘精致漂亮,可她忽然完全不想吃了。

那种说不上是烦躁还是厌恶的情绪一下子蹿到了嗓子眼。

最后她从橱柜里翻出一盒之前去超市时随手拿的拉面,加了热水后拿着上楼。

西郊这一带环境好,没有高楼大厦,望出去就能看到远处亮起的灯火,藏在漫无边际的静谧夜色中。

再次醒来,已经是夜里十点,身边没人。

睡前又吃了块苹果派,连牙都忘了刷,现在这会儿喉咙被甜味糊得难受。

陈喋起床,刷牙漱口后又下楼拿了瓶冰水。

冰凉的水顺着喉管往下,终于是冲干净了喉咙里的腻味儿,舒服多了。

躺回床上。

陈喋忽然又想起白天林筌说的。

“陈喋,我希望你搞清楚,你不是我们陈家的人,我的女儿只有媛媛一个人。”

虽然陈喋也从来没把林筌当作妈,可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是忽然觉得太没意思了。

被陈家带来堰城闹成这样没意思。

跟陈舒媛吵了这么多年也没意思。

继续再和闻梁在一起下去似乎也没意思。

后天就是毕业典礼,也就到了合约到期的日子。

陈喋不确定闻梁是否还记得那份合约,但大致能猜到,如果她不主动提,闻梁大概也不会提及这件事。

她对于闻梁而言,是足够养眼的花瓶,性格能契合他,也不会限制他或要求他更多,很适合留在身边。

但这些都无关喜欢或爱。

闻梁那种性格,似乎是天生不会爱人。

离合约到期的日子越近,她心中动摇的也就越频繁。

在那天从派出所出来闻梁带她去吃饭,还有那天两人坐在台阶上听演唱会时闻梁柔和下来的侧脸,以及他因为许志燃对她扬巴掌而特地让人去查信息。

都让陈喋产生过动摇。

想着,是不是再过几年,也许闻梁就会真的喜欢上她了。

可她这一身傲骨是闻梁亲手塑造出来的,也正是因为这些傲骨让陈喋决定离开他。

陈喋躺在床上,能闻到身侧闻梁枕头上的淡淡的洗发水味,萦绕在她周围。

陈喋翻了个身,背对着。

闻梁是这个时候回来的。

楼下响起锁车的声音,没一会儿卧室门被打开。

他没开灯,走到床边,床面往下陷了下,紧接着有一个温度从陈喋身后拢过来,他手臂揽在她腰上。

“洗澡了没?”陈喋问。

“还没睡着啊。”闻梁摸了摸她脸。

他原是担心现在洗澡会吵醒陈喋,见她没睡便起身走进浴室。

很快就冲完澡出来。

床垫又是一陷。

闻梁俯下身,变得有些灼热的唇一下下吻着她,手指勾着她耳朵玩儿,动作磨人。

对这种事,闻梁向来是绝对掌控。

“闻梁。”

陈喋偏头躲开他的唇。

在黑暗中看进他眼睛里,缓声说,“你还记得我高考结束那年签的那份合约吗?”

闻梁动作没停,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亲着她,只含混地“嗯?”了声。

陈喋抬脚挣扎几下,闻梁这才啧了声,双臂撑在她身侧直起身,低头看着她:“怎么了?”

“我马上就毕业了。”陈喋看着他轻声说。

闻梁沉默片刻,起身捞过烟盒点燃一根,懒散的斜在床背上,似笑非笑:“然后呢。”

她回得很快:“然后合约就到期了。”

闻梁呼出一口烟,眉眼都笼在青白烟雾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娇妻跪下屁股撅起来含着(娇妻放荡肉体生活)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