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小yin娃的浪荡生活(暴露女友给老头玩)

他很不环保的把烟丢到边,抬脚踩灭,感慨道,“积怨已深啊,这野人从小就那张狂妄脸,谁他妈看了能爽。”

陈喋收回视线,没理会他。

没人理会也不影响陈邵自嗨,他指了指自己脖子那,说:“看到这疤没,在小爷我这金贵脖子上留疤的畜牲玩意儿就是闻梁。”

走到车库旁,陈邵指着自己的车:“我送你回去?”

 文学

陈喋的确累的很,道了谢上车。

她靠在车背上,歪着脑袋,盯着窗外穿梭而过的景。

幢幢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街道高架,她在这生活的六年,都是和闻梁起度过的。

陈喋看了会,平静扭过头。

陈邵叨叨路,把陈喋送到她说的小区,缩着脖子探头看了会儿,挺鄙夷的:“你就住这儿啊?”

夏樱住的小区也不差吧?

陈喋淡声:“嗯,谢谢你送我回来。”

“等会儿。”陈邵拉住她,倾身从后座拿了份件扔在她腿上:“之前跟你提的那个节目。”

陈喋拿起来。

是档户外美食综艺,她作为飞行嘉宾去,只参加期最终收官。

节目固定嘉宾共五人,三个是如今正火的流量爱豆小花,另两个个著名综艺咖,另个是以脾气差著名的老演员。

掌中娇第24节

陈喋目光定在个名字上――齐丞。

“这个不是……”

“对,你那部电影的男主角人选,反正以后也要合作,提前认识下。”陈邵说起工作倒是正经许多。

“好。”

陈喋认真跟他道了谢,下车。

周后,陈喋坐上飞机去节目录制地。

陈邵给她安排了个经纪人兼助理,叫方阮,比她长几岁,长了张娃娃脸,不过做事倒是很认真。

“你之前看过《野外厨神》了吗?”方阮问。

“前两天补完了。”

方阮陷进商务舱座位里,抻着腿伸了个懒腰:“昨天公司开了个关于你的研讨会,定位就是你四年前那组清冷校花形象,咱们爱惜点羽毛,刚出来就不走黑红路线了,进节目组后注意言行,新人最忌讳的就是过于谄媚,放屏幕上大家眼就能看出来。”

陈喋心想原来这陈邵的公司运作起来还挺正规的。

下飞机,坐大巴路到拍摄地。

方阮又嘱咐了几句,陈喋下车进入拍摄范围内。

她穿的很清爽干净,短袖浅蓝铅笔裤,漂亮但不张扬。

节目组大家都已经提前知道她今天会来,在镜头下自然表现地非常热情友好。

陈喋做了自我介绍。

大家正准备去做饭,节目以野外原生态以及慢生活为卖点,每天需要的食材都是自己通过捕鱼摘野菜获得的。

“那这样吧,云熙就去旁边捡石头捡点柴火,咱们晚上做鹅卵石烹饪。”年纪最长的何晟说,“咱们新伙伴陈喋和齐丞块儿去抓鱼,其他人去后山摘菜去。”

“行。”齐丞率先应了声。

陈喋抬眸看了他眼。

上次见他还是《簪花》剧本研讨会上,那次他带着口罩帽子,全素颜,今天上节目则化了淡妆,头发也剃得很短。

众人分头行动。

齐丞把旁的小背篓递给陈喋。

“谢谢。”陈喋斜挎在胸前,“我们去哪里抓鱼?”

“前面小溪。”齐丞又拿上两幅鱼兜过去,“抓鱼应该是最好玩的了,走,我教你。”

这儿带环境极好,盘旋的山路和梯田,黄绿相间,溪流从两山之间流淌出来,很像陈喋从前生活的那个小镇。

两人穿着人字拖,卷起裤腿。

齐丞率先爬下小溪,朝陈喋伸出手。

陈喋扶着他手臂也爬下小溪,溪水冰凉,淹及脚踝,在这样的夏天还挺舒服。

溪流清澈见底,可以看见穿梭而过的小鱼。

“你看,捕鱼得这样慢慢拿兜到起,不能心急。”齐丞边说着边给她示范,拿着兜缓慢迈步靠过去,紧接着迅速铲。

鱼跑了。

陈喋笑了声。

齐丞搔了搔头发,笑说:“这就尴尬了,刚还教你呢。”

陈喋目光扫到条,朝齐丞嘘声,从他手里接过兜伸出手臂靠近。

跳动的小鱼飞快摆着尾巴,激起片水花打在陈喋脸上。

“厉害啊陈喋!”齐丞睁大眼,抓起鱼尾放进陈喋的背篓里,“你还是这么多期嘉宾里唯个下河这么快能抓到鱼的,太牛了吧。”

陈喋笑了笑,边把又看到的条鱼往齐丞那边赶:“我小时候父母是渔家人,以前抓过,没想到现在还会。”

这个回答超出齐丞意料。

他在娱乐圈待久了,看人的眼光也慢慢锻炼出来。

陈喋身上的气质显然不是个朴素的小渔村能养出来的,他原以后她是富家千金来娱乐圈体验生活的。

“难怪呢,那我也不算太丢脸了。”齐丞打趣道,“甘拜下风。”

因为有陈喋在,这次的抓鱼任务完成的很快。

两人打道回府时其他人都还没回来。

齐丞算是东道主,去厨房冰箱里拿了两罐饮料出来。

陈喋刚洗完手出来,道了谢接过饮料。

齐丞:“对了,你刚才见到云熙没?”

“嗯。”

王云熙,个唱跳女团队长,性感著称。

“《簪花》里,她演蓓珞。”

陈喋回忆了下剧本,蓓珞在《簪花》里是女二,和她的角色对手戏颇多。

可她记得之前和她对手戏的不是王云熙啊?

陈喋皱了下眉,问的很含蓄:“研讨会的时候她是没来吗?”

齐丞回答的也很含蓄,朝屋里的摄像头轻描淡写地扫了眼,平静说:“换了个人。”

陈喋意会到,大概是资本运作导致的。

她也没多大反应,点点头就过去。

夜色渐沉,大家满载而归开始做晚餐。

因为是收官季,整个氛围都被营造的很伤感,陈喋便安静坐在边喝牛奶。

她不是个热络的性格,也不会主动搭话,好在大家也颇为照顾她,除了王云熙都会跟她聊天缓解尴尬。

第二天,正式收官。

节目组还特地配上他们个个离开的镜头。

方阮坐在商务车里等她,见她就问:“相处得怎么了?”

陈喋昨天没休息好,打了个哈欠:“还行吧。”

“你还真是当去旅游的?”方阮无奈道。

陈喋想了想昨天发生的,不难猜出剪辑会往什么方向展开,又说:“和齐丞相处得还行。”

方阮满意地点头:“没和谁相处的不好吧?”

“王云熙吧。”

陈喋停顿了下,昨天晚上休息时她们两个女生自然是屋的,女生卧室内没装监控,王云熙就完全露出真实模样了。

下巴都快抬到天上去了。

方阮皱了下眉,大概是清楚王云熙的作风,没多说:“我会儿联系下节目组,别恶意剪辑这块。”

后面几天陈喋参加了公司安排的表演课。

和学校的表演课不同,公司的表演老师是直接根据《簪花》的剧本引导她掌握人物形象和历程。

《野外厨神》周播周录。

周后便播出了收官季,因为有三个流量明星的加入,节目收视率直很好,而最后期也早早就做足了宣传工作。

还没播出就已经占据三个热搜。

不得不说,陈邵给她的这次机会的确是难能可贵。

节目播出,大家就关注到了陈喋。

【等下,这位姐是谁啊,以前好像没见过?】

【娱乐圈有这号人物吗,这长相简直是我的取向狙击!!】

【这是什么神仙?!】

【我想起来了!是不是之前出过个各高校校花评比拿冠军的那个电影学院校花啊,好几年前的事了,我就记得那校花名字里也有个喋字,长得也漂亮的人神共愤。】【我觉得还是云熙欧尼更符合我审美点,舞台上真的a!】

【小声说,我觉得这个新人的气场完全不输王云熙。】

……

这是节目刚开始的弹幕,到后面在陈喋和齐丞抓鱼片段时就不样了。

陈喋猜到了节目组在那部分的剪辑上肯定会有导向,但没想到居然能导向得这么过分,恋爱bgm,配上手动鬼畜反复播放,把两人整个氛围都营造的洋溢着粉色泡泡。

她明明记得他们那天连话都没说几句,却硬是被剪出了非常协调热络默契的关系。

【?怎么回事,来蹭我齐神的热度的???】

【劝节目组做个人,都收官了还要搞这种幺蛾子出来?】

【我收回这新人比云熙欧尼更好看的话:)】

【这人什么背景啊,之前从来没听说过,直接野外厨神出道附带吸血齐神?】

【纯节目粉,其实真的还蛮有cp感的啊,这节目cp乱炖又不是第次了,看着养眼不就不好了。】

【不可,我的齐神没人可以染指!!!】

随着节目播出,陈喋那个长草多年的微博粉丝数开始迅速增长。

签约公司后,她那个微博号就交给公司打理,节目播出前小时还转发了《野生厨房》官博的宣传博。

微博底下的评论数也在不停增长。

毕竟不是所有节目粉都是齐丞的粉丝,还是有不少颜狗迅速拜倒在陈喋的碎花裙下的。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姐姐看我!!

掌中娇第25节

-姐姐长得真的太好看了,又欲又冷,朝我心上开枪啊啊啊!

-视觉上的失语了。

-陈喋姐姐我前戏自己来,剩下的您可以随意践踏我!!!

-姐姐的锁骨真的能装水吧,我要是喝了这个水定可以千年万年都不老。

陈喋:“……”

个个的彩虹屁都拍的非常溜。

另边,大家都听闻了闻梁被甩的全过程。

直以来只听说闻梁金屋藏娇,他也从不把人带出来给大家伙认识认识,但是感情似乎真的不错。

偶尔也能听到闻梁给那位“灵灵”打电话,声线都和平时不样。

他们这群人爱玩儿,多多少少都有点不婚主义。

闻梁身上那股子气质,似乎也是和“结婚”这样的词格格不入,尤其现在还拿到了温远集团的实权,更不用担心以后被家里安排联姻。

他们原以为他俩就这么恩恩爱爱过下去。

纵使哪天闻梁厌了烦了,这些年家里那位捞到的好处也已经足够了。

但是从来没想过闻梁会是被甩的那个。

女人容貌精致光彩夺目,坦荡又洒脱,说了再见。

尽管最后闻梁也没表现出任何挽留的意思,不过那女人模样实在太洒脱,便愈发显得闻梁是被甩的那个。

大家在后面几天都不敢在闻梁面前多说什么,生怕触及这位大佬什么惹他生气。

不过渐渐也发现了,闻梁似乎也没当回事。

吃喝玩乐照常,脾气也依旧是老样子。

所以金屋藏娇这么多年又能算什么?

晚上,肖轼叫上闻梁块儿去吃饭。

闻梁这几天都没回西郊别墅,就近住在公司旁边的公寓,也没人准备晚餐,便同意了。

张嫂原本提过,她可以去公寓给他准备饮食,但闻梁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依旧让她留在别墅。

肖轼把他亲妹也带来了,肖家很宠这个小女儿,前段时间刚大办了场成人礼生日会,闻梁见过次。

“闻梁哥哥好。”肖宣逸见他便挥挥手给他打招呼。

闻梁淡淡应了声。

他这几天忙得天昏地暗,当初从陈科手里抢来的那个项目也要立马准备开工。

他坐下,随便点了几道菜,捻开衬衫扣子,又扯了把领带,整个人都疏懒下来。

“冰淇淋不要,另外西瓜汁换成常温的。”肖轼对旁侍从说。

肖宣逸立马就恼了:“凭什么不要冰淇淋,这么热的天饮料也要我喝常温!”

肖轼把把肖宣逸按回座位,点头示意侍从点完单了,侧头说:“谁昨天还感冒流鼻涕了,脏死了。”

肖宣逸辩驳几句也没能改变,于是气咻咻地坐回去,拿出手机玩。

闻梁和肖轼随口聊天。

忽然,闻梁听到个熟悉的声音,来自肖宣逸的手机。

他神色微敛,抬眸看过去。

那张熟悉漂亮的脸出现在屏幕那端,在阳光下透着白莹莹的光,神色柔和谦虚地跟其他人问好,自我介绍说:“我叫陈喋。”

肖轼余光也扫到。

那女人的样貌是能让人眼就不忘的惊艳,肖轼认出来,也是愣。

肖宣逸偏头看了他眼,笑道:“你是不是看人家漂亮喜欢啊?”

这罪名可太大了。

肖轼立马说:“我喜欢个屁。”

“不漂亮吗。”肖宣逸没觉出什么问题来,兀自想了想,鄙夷道,“你们男的肯定都喜欢王云熙那种性感尤物,但我觉得她可作了,长得就是张耍大牌的脸,点都没这个漂亮姐姐讨喜。”

这都什么跟什么。

肖轼压根就不知道她说的那个人名。

他抬眼朝闻梁看过去眼,他已经收回视线,看着兴致缺缺。

要不是那天亲眼看到过陈喋,还就真以为两人压根就不认识了。

上了菜,肖宣逸便捧着自己那盘意面继续看。

结束了自我介绍后,便是齐丞带着陈喋块儿去小溪边捕鱼的场景。

于是,餐厅包厢内便不断盘旋着“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因为我拥有爱情的勇气”的甜蜜bgm,以及同样扎得人眼睛疼的画面。

bgm每播放次,肖轼的心就往下沉分。

对面那位阎王的脸色逐渐沉下来,方才那些仿佛不认识的淡定也都消失了。

终于,在又次bgm响起时,肖轼把把手机关黑屏了。

“多大人了!吃个饭还看视频!看视频还外放!肖宣逸你有没有素质!”肖轼指着她通骂。

“……我忘带耳机了。”

“那就回去再看!”

肖宣逸是个十足的节目粉,刚才看着郎才女貌的幕姨母笑都压不住,最后妥协道:“那我静音看行了吧。”

肖轼:“……”

行吧,静音至少刺激还少点。

闻梁余光里能看到肖宣逸手机里的画面。

陈喋穿着宽大的防水捕鱼服,裤腿卷起截,干净利落的马尾,跟那个叫齐丞的男人有说有笑的。

闻梁在还没静音前就听到陈喋那句“我小时候父母是渔家人”,他有瞬间的恍惚。

他是个几乎不会去回忆从前的人,对陈喋的印象似乎也停留在如今这面,而那句话却把他瞬间拉回到了六年前。

陈喋是从个小乡镇里来的。

闻梁第次见她时,她还不是这样的光彩夺目,走到哪都能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那时候的她也同样漂亮,但这种漂亮是怯生生的,不带攻击性。

当闻梁走到她面前问她跟不跟他走时,陈喋睁着双清凌凌的鹿眼看着他,茫然又有几分怯弱,然后点头说“要”。

像只可怜巴巴的流浪猫。

闻梁几乎忘了从前的陈喋是什么样的,但那眼却始终烙进了他心里。

潜意识里,他的确是认为陈喋从第次见时就毫无戒备心的跟他走了,这么多年也都乖乖在他身边。

怎么可能真能离开了他生活。

所以他把张嫂留在别墅,高高在上的等着陈喋哪天过不下去了,再次像只流浪猫来求他的原谅。

直到这刻。

他才终于明白她那句“我不想做那只被你养着的猫了。”

陈喋从来就不是什么娇弱的猫咪,也不需要依附主人的宠爱与欢心。

从那次在火车站,她用了两秒钟的时间就敢抛弃身后那群所谓血缘亲人,跟着他这个陌生人走,他就该知道,16岁的陈喋就已经不是猫咪,而是只伤痕累累而收起利爪的豹子。

这六年来,这只小豹子就在他身边伪装成只猫。

可她不是离开不了,她有豹子的利爪,只要哪天她想离开了,她也同样拥有不回头的资本。

比如现在。

她同样能在离他那么远的地方闪闪发光。

吃完晚饭,闻梁回了趟西郊。

张嫂自己有孩子,平日里也不住在这,做完晚饭就走,如今陈喋不在闻梁也不回来,她每天只例行把别墅上下打扫一下。

闻梁回去的时间她早已经不在了。

偌大的房屋空荡荡的,客厅内东西倒是都摆得整整齐齐的,和平时一个样。

陈喋这六年来都住在西郊,可走了以后家里入眼看过去却没什么两样,想到这,闻梁才轻轻皱了下眉。

他回忆了下。

从前陈喋在这个家里拥有的东西似乎就只有衣柜里那些衣服鞋包、浴室洗手台上的瓶瓶罐罐,以及学生时代的教材书。

现在只剩下了衣柜里闻梁从前送给她的昂贵名牌,她没拿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小yin娃的浪荡生活(暴露女友给老头玩)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