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带着跳d上学学长开到最大(学霸把跳d放在老师)

带着跳d上学学长开到最大(学霸把跳d放在老师)陈喋拨开袋子咬了口,薄皮和着汤汁,的确好吃。

“学长。”她被汤汁烫到,抬手扇了扇,平静问,“你真的只是为了提前过去准备场地吗?”

陆川一顿,随即笑了。

“学妹。”他学着她的腔调,“你也太不懂得装傻了。”

陈喋没回答,陆川偏头看她,便注意到她视线落在花坛边那散落着几枚烟蒂的角落上,疑惑道:“怎么了?”

 文学

“没。”陈喋收回视线,“你刚才说什么?”

“说你太不懂得装傻了。”

陈喋扯了扯嘴角:“我挺会装傻的,但是对你没必要,都认识这么久了。”

“好吧,我不是去准备场地的,就是为了跟你一块儿去剧组。”

陈喋在酒店门口看到陆川时就猜到了。

她提前两三个小时去剧组是为了化妆,再怎么准备场地也不需要陆川这个地位的这么早亲自过去。

“我现在真没想到谈恋爱的事儿。”

“我知道。”陆川说,“我也没想让你马上就给我一个答复,从前我们认识四年都是当作朋友相处,想要转换角色没这么快,但我也希望不管你从前的情感经历是怎样的,别封闭自己,尝试着给我一次机会试试。”

陆川作为一个导演,的确是擅长观察人。

陈喋什么都没说,就把她摸得清清楚楚。

她笑了笑,没说话。

日出前后的影视城很安静,空气中飘散着从犄角旮旯传来的淡淡花香,隐约的弯月轮廓还悬挂在天际。

剧组里已经有几个工作人员在了。

陈喋吃完早餐去外面洗手。

路边还停了辆黑色轿车,景区内不允许车辆开入,看着很是突兀。

陈喋洗完手,旋紧水龙头,下意识朝车内看了眼,全黑的车窗玻璃,看不清里面。

她也没放在心上,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转身走了。

只是在转角走进剧组时,余光瞥见了从黑色轿车里下来的女人,身材优越,凹凸有致。

王云熙。

随即车窗摇下来,一个男人探头出来,王云熙笑着环着他脖子亲上她嘴唇,声音似娇带嗔。

陈喋:“……”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王云熙是走粉丝经济的爱豆,而刚才那个男人没认错的话也是最近一个选秀节目出来的小爱豆,知名度不如王云熙,但粉丝很能打。

要是两人之间的事被爆料出来,估计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陈喋没多看,很快回了化妆室。

“你这个妆啊,连你这点黑眼圈都不用给你遮了。”化妆师姐姐啧啧两声,样子惋惜,“简直暴殄天物。”

王云熙这时候走进来,目不斜视:“小汪,先来给我化妆。”

化妆师一顿,看着陈喋一时为难。

掌中娇第30节

还是陈喋拍了拍她肩膀:“没事,让别人给我化吧。”

方阮这时候到剧组,背对着王云熙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挪着椅子坐到陈喋旁边嘀嘀咕咕:“耍什么大牌呢,谁不知道她微博粉丝一半都买的,真以为自己多红似的。”

“她以前就这样吗。”

“看人呗,势利眼,你倒是看看她在齐丞面前敢不敢这样,也难怪她这么讨厌你了,上回《野外厨神》那节目,不是好多人把你俩作比较夸你了么,王云熙最记恨这种事了。”

方阮越说越气,捏了捏她肩膀,道:“反正我们不怕她,咱们背后可还有陈总呢!”

陈喋翻了个白眼:“我和他真没关系。”

“我不信,你们都信陈!”

“姓陈的人多了去了,都是陈邵的妹妹?”

陈喋是在第二幕正式开拍才真正知道王云熙是个什么样的人。

――啪!

剧本中有一幕她被女二扇巴掌的戏,陈喋脸侧向一边。

她这辈子虽说也算命途坎坷,被抱错被领养又被找回然后逃跑,到现在重新回到一个人生活的状态,可被扇巴掌却是头一次。

何况王云熙完全不是在演戏,而是借此泄愤。

“抱歉啊导演。”王云熙接过助理递上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我再来一次。”

“好好演啊,集中注意力。”导演自然也能看出来,皱着眉警告一声。

再次打板。

随着“啪”一声,比之前几次都更响,陈喋脚下没站稳,踉跄一步。

王云熙佯装道:“哎呀,这剧本里可是不能挪步子的,这不是又要再来一次了嘛。”

就连向来好脾气的陆川也沉下脸,越过拍摄机器问陈喋:“没事吧?”

“没事。”陈喋摇头。

“王云熙。”陆川看向她,“好好拍,我不希望你把个人感情掺杂到表演中来。”

有了陆川这句话,再次拍摄总算是过了。

方阮立马拿着毛巾过来给她敷脸,紧张兮兮地看着她的脸:“不会肿了吧,我下面看着都觉得疼,那声音也太响了,疼不疼啊?”

陈喋叹口气,接过毛巾自己敷脸:“你说呢。”

“她他妈真的有病吧,要不是陆导说话,不知道她还要作妖到什么时候。”

方阮气得不轻,甚至还偷偷去给陈邵打了个电话汇报情况。

原以为是一出感人肺腑的哥哥为妹妹出气的兄妹情谊,结果陈邵只是淡淡“哦”了一声,说:“你都带这么多人了,这点事儿还没见惯?”

方阮相信了,这两人的确不是什么兄妹关系!!

温远集团。

“闻总,陈小姐今天早上4点半就从酒店出门去了影视城剧组,中午吃的是统一盒饭,晚上剧组要代表出席慈善晚宴。”

朱奇聪一一向闻梁汇报,到最后停顿了下,犹豫道,“另外还有一个事。”

闻梁写着字,头也没抬:“什么?”

“陈小姐在剧组似乎和一个叫做王云熙的女明星相处不融洽,今天在拍摄过程中陈小姐被打了好几个巴掌。”

朱奇聪汇报完,正想着那叫王云熙的女明星也真是作死,惹谁不好偏偏去惹陈小姐,明眼人一看便知,陈小姐那气质就不是什么好惹的。

他试探着问:“需不需要我……”

“不用。”闻梁恢复了平静的神色,十指交叠,“正好长个教训。”

“……那那个慈善晚宴,您还去吗?”

“去。”

今晚的慈善晚宴由著名时装杂志总编开办,娱乐文化行业不少人都会参加,也按例给堰城上层名流发去了邀请函。

当晚,晚宴厅内灯火通明。

长长几十米红毯从门外台阶平整铺展进来,红毯周围围着不少记者,闪光灯闪烁频繁。

《簪花》是根据一个真实历史人物改编,而那支“簪花”古董也将会在此次慈善晚宴上展示。

此次剧组一行人一同参与也算是一次提前预热宣传。

来参加的娱乐圈明星不少。

剧组主演同坐一辆车到红毯前。

原本陈喋和齐丞应该作为男女主角一同入场,可下车时王云熙率先起身,硬是把陈喋挤开,而后挽上齐丞的手臂,对着镜头扬起得体的笑。

陈喋:“?”

什么毛病???

她也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从一早上化妆室开始到现在,就屡屡因为王云熙窝火。

方阮瞬间不满震惊的睁大眼,仗着车里没人肆无忌惮道:“我他妈?这傻逼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陈喋淡淡:“我去打回来吧。”

“可以!”方阮说完,忽然察觉到不对劲。

陈喋这语气太平静了,方阮眨了眨眼,“啊?”

陈喋没再说什么,紧跟着下车。

她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对刺眼闪烁的闪光灯还不能完全适应,只觉得一截红毯路走完后眼都要被照瞎。

入场。

齐丞和王云熙在娱乐圈认识的人多,到了这样的场合也是如鱼得水,陈喋却几乎没有认识的同伴。

好在她本身不是个怕独处的人,安静站在一旁。

没一会儿,冯致和陆川便从另一个通道入场了。

“怎么样,还能适应吗?”陆川走到她旁边问。

“有点困难。”陈喋实话实说。

她不是很习惯于名利场的氛围。

陆川笑了笑:“没事,反正这里面就没有记者了,想怎样就怎样,也不用担心会被外界议论。”

陈喋抬眼:“里面不会有记者吗?”

“嗯,这次慈善晚宴相对封闭,记者只在外面拍摄,不能入场。”

陈喋看向王云熙的方向,后者正站在几个打扮华丽的女星旁边,捻着高脚杯捂嘴说笑着。

陈喋莫名笑了声:“那正好。”

“嗯?”

陈喋耸肩:“没什么。”

与此同时,侧门打开,男人一身西服,缓步入场,模样清贵高傲。

主办这次慈善晚宴的主编一见他便迎上去,招呼侍从拿了杯香槟递过去:“我这儿真是吹了春风了,这次还把闻总也给请来了。”

闻梁接过酒杯,和主编碰了下,浅饮一口。

而后,他抬眼,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陈喋身上。

陈喋也正看着他。

闻梁平静地收回视线,不吃惊也没其他情绪,像是完全不认识,跟主编说了话后便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马上开始了,先入座吧?”陆川说。

“嗯。”陈喋跟着他走到指定座位。

闻梁也已经入座,他的位置在首排,面前还摆着姓名牌。

他点了支烟,清隽又疏懒,漫不经心跟旁边人说着话。

陈喋看了眼他背影。

不用说,经过昨晚,以闻梁的脾气大概以后都只把她当陌生人了。

不过这样也正好。

很快,主持人上台。

陈喋没怎么听清主持人的声音,原因全在于旁边的王云熙叽叽喳喳的不停在和身侧另一个女人说话。

全然没有外界塑造的高冷尤物形象,全是谄媚逢迎。

“看见那个男人没?”王云熙身旁的女人朝闻梁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温远现在真正的掌权人。”

王云熙伸长脖子:“闻家大少爷长这么出众啊?”

“可不是,而且手段也厉害,真要是能被他看上啊,那也算是后半生无忧了。”

王云熙问:“他还没结婚吗?”

“没,我瞧着他像是不婚主义的人,闻家的实力也没有联姻的必要,不过我之前听说他家里倒是养着个女人,就是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王云熙托着腮,新做的磨砂酒红的指甲,轻轻敲了敲脸颊,悠悠道:“这样的男人,肯定不会长情啦。”

“说的也是。”旁边的女人附和道,又撞了撞她肩膀,抛了个媚眼,“不过要是咱们这人间尤物云熙上的话,肯定一拿一个准。”

王云熙笑的花枝乱颤:“姐姐你就别拿我开涮寻开心了。”

陈喋被扰得头疼,抬手按了按眉心。

掌中娇第31节

陆川注意到她动作,侧身靠近,在她耳边问:“没不舒服吧?”

“没啊。”

陆川看向她脸颊,尽管被粉扑盖住,但还是能隐约看清右脸颊上微微有些肿,他忍不住皱眉:“脸还疼吗?”

“还好,看着夸张而已,其实没那么疼。”

身侧响起椅子划过地砖的声音,王云熙起身,跟旁边那女人说了声“去卫生间”,便从后面走出去。

“王云熙的脾气我之前也听说过传闻,没想到会这么过分。”陆川说,“你放心,之后拍摄我会提前去跟她交涉好,她还是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不用。”

陈喋忽然笑了,一双狐狸眼弯着,带着点不怀好意的狡黠,一字一顿说,“我得自己去给她交涉交涉。”

说完,她也起身,跟着王云熙出去。

外面走廊上黑漆漆一片,随着高跟鞋一下下磕在地面的声音,感应灯也随之一盏盏亮起。

王云熙上完厕所从隔间出来便看见陈喋,她倚着墙,双臂抱胸站在她面前。

王云熙一见她就烦,没好气:“别站这碍我的眼。”

陈喋歪了下脑袋:“算个账?”

王云熙这才脚步一顿,回身看她:“我跟你有什么账好算的,别瞎跟我套近乎。”

陈喋脸上笑意不变,她笑起来的确是漂亮,即便这会儿笑的让人一阵阵窝火,王云熙越看越烦,又想起那次节目播出后网上弹幕上成片的议论比较。

还有不少营销号专门下场,踩高捧低。

她认定了这肯定是陈喋干的。

可她还未来得及讽刺出声,陈喋已经慢悠悠踱到她跟前,直接扬起手,一个巴掌猝不及防地重重落下来。

“嗡――”一声。

那一巴掌力道很大,王云熙有片刻耳鸣,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她居然被一个小小的新人打了巴掌?

她捂着脸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陈喋:“你敢打我?!”

陈喋甩着手腕,模样放松:“你上午打我这么多下,我打你一巴掌不过分吧?”

王云熙尖叫一声,张牙舞爪地朝陈喋扑过去。

可她到底不是个会打架的人,无非也就是女人打架时那些抓头发挠人的招数,可陈喋从前跟闻梁待久了,有些东西大概也是潜移默化的。

王云熙都还没碰到陈喋,就又被她甩了一个巴掌,穿着高跟鞋在地板上打滑,踉跄着差点摔倒。

狼狈不堪。

“陈喋!”王云熙气疯了,眼都整个憋红,“你敢打我!”

陈喋真诚的问:“你还有别的词儿吗?”

“你信不信我让你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陈喋不蠢,之前也已经考虑过。

王云熙背后没什么势力,公司愿意捧她不过是因为粉丝力量可观,再怎么折腾也没有那封杀她的本事,何况她背后还有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陈邵。

“怎么,打算去跟你的粉丝哭诉被我打了?”陈喋好笑问,“这儿连个监控都没,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打你了?”

“早上拍摄的时候大家倒是那么多人都看着你针对我。”陈喋撩了把长发,睁眼说瞎话也丝毫不脸红,“我经纪人那儿还有完整的视频,到时候可以给大家一起欣赏一下。”

王云熙气得说不出话,胸腔剧烈起伏。

可陈喋刚才那两巴掌实在太干脆利落,简直像是疯子,吓得她没再动。

与此同时,卫生间外的走廊响起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王云熙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声喊着人过来。

陈喋心里咯噔了下,这样的名利场,这事闹开后恐怕最后她也占不得上风。

脚步声不断靠近。

再靠近。

然后是“砰”一声,卫生间门从外面被关上了。

陈喋:“……?”

这是给她提供优良“作案”空间?

王云熙也同样难以置信,这走廊上也没风,不存在风把门甩上的可能,完全是被人给关上的。

难不成是没认出她的声音?

“我是王云熙啊!这打人了!”

陈喋:“……”

这降智操作,估计说出去粉丝都不会信这是王云熙做出来的事儿。

陈喋没再动手。

毕竟甩人巴掌的动作也实在不算美观。

她理了理衣服,最后警告王云熙:“管好你自己的事,你要是再敢惹我,我倒是真有办法让你混不了娱乐圈。”

陈喋说完,便转身走出卫生间。

只是在门口忽然闻到了一股熟稔的烟味。

一周后,陈喋接到电话,通知她通过了《簪花》的女主角试镜。

接到电话时已经日上三竿,陈喋刚起床在浴室洗漱,湿着手接起电话对方开口就是这一句。

陈喋足足怔了三分钟才反应过来,电话那头都已经挂断了。

居然,真的面上了。

尽管后来导师和陆川都跟她说过希望很大,但真正拿下这个角色是完全不同的心境。

她,的确,有点受宠若惊。

换了一身简单的白t和牛仔裤下楼,张嫂刚刚把中饭做好端到饭桌上,抬头见她下楼道:“正要去叫小姐吃饭呢。”

“嗯,今天不小心睡过头了。”陈喋把长发束起成高马尾,脖颈纤细,坐到餐桌前。

张嫂看着她笑说:“小姐今天心情好像特别好。”

陈喋勾勾唇:“嗯。”

“今天少爷还特地嘱咐我中饭多做点小姐爱吃的菜,说您太瘦了呢。”张嫂说。

陈喋拿着筷子的手一顿。

现在听到这样的话是完全不同的心境。

独立,能够去开始自己的事业是陈喋告别闻梁的第一步。

她高考结束那年和闻梁签订合约,这种关系保持到她大学毕业结束,如今已经悄然而至。

陈喋简单吃了些便出门,也没让司机送,打车到地铁站,又坐地铁到制片公司楼下。

嘉娱制片是老牌电影公司了,近几年口碑票房双手的不少电影都是从这家电影公司出来的,一毕业就能接到它抛出来的橄榄枝很不容易。

陈喋深吸一口气,走进嘉娱大门。

前台接过她递来的名片,很快扬起标志性的笑容:“您跟我来。”

靠着冯致给她的名片一路畅通无阻。

前台把她带进执行总办,里面坐着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一身浅灰西装:“陈喋吗?”

“嗯。”

助理拿了两杯茶进来。

“你现在有签经纪公司吗?”执行总监问

“还没。”

“难怪今天是一个人过来的,娱乐圈不签公司单打独斗的倒是很少。”她喝了口茶,“不过等这部片子出来,肯定有的是公司抛橄榄枝的。”

执行总监效率很高,没一句废话,很快从身后打印机里拿出一份合同,放到陈喋面前。

“这是我们对新人演员的统一合同。”她说,“你可以看看,能不能接受。”

陈喋“嗯”一声。

她更年轻一点,大一的时候,闻梁刚刚开始着手温远集团的事,她在西郊别墅看过闻梁处理合同的模样。

当时她还非常非常喜欢闻梁,完全抱着小女孩的崇拜倾慕情愫,关系变的暧昧不清也让她非常欣喜。

乖乖坐在他旁边,脑袋挤过去看。

闻梁拎着她衣领往后拽:“看的懂么你。”

“这有什么看不懂的!”陈喋对受到轻视很不满。

闻梁轻笑,索性把人抱到自己腿上,也不管那合同涉及商业机密:“那你看看,这合同合不合理。”

陈喋很认真地看,一点没找出毛病:“挺合理的啊。”

闻梁嗤她:“一边玩去。”

“不合理?”

他难得耐心,居然还真搂着她给她讲清楚那份合同里埋下的十几处坑,而后说:“就你这样的,被卖了还帮人数钱说的就是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带着跳d上学学长开到最大(学霸把跳d放在老师)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