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浸了药的玉势放到她下面 片场H文

徐倩的脸色终于好了一点,穿着半截丝袜的美腿在我的裤子上蹭了蹭,“都湿了,好难受……”

她这副模样让我想起了早上白雅把水泼在自己腿上的样子,不禁食指大动,不过我也没勇气在这小隔间里,和徐倩再来一次。

这被人发现了我的她的名声就全毁了,搞不好她老公还在公司,要和我真人k。

“我腿发软,你扶着我。徐倩咬咬牙,虽然不哭了,眼睛里还是水汪汪的。

我伸手扶着她的肩膀,她刚站起来,高跟鞋就一歪,身体向下倾,左手正好抓住了我的当下发硬的东西。

我还不容易恢复正常的心跳再次加快,倒吸了了一口凉气,“快松手,你抓错地方了。”

“是你不肯不老实。”徐倩红着脸道,松开了手掌,去抓自己的丝袜,“你和白总也是这样吗?”

“别提她,提了我就生气。”我没好气道。

“那你跟我乱搞,你就不生气?”徐倩反问道。

“你和她哪能一样!”我急忙辩解。

 文学

“男人还不都是这样……”徐倩的眼睛又红了,抽泣了一下,快速的穿好了丝袜,“走吧,出去。”

我先出去打探了下,没人了才让徐倩快速出来,她却闪身进来女卫生间,让我先去看看她老公有没有离开。

我在公司转了一下,就看见白雅在走廊上,和徐倩的老公聊天。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还挺亲热,不愧都是变态。

“王亮,你看到徐倩没有?”白雅看到了我,问道。

我摇头,一拳打在徐倩老公的脸上,“你妹的,刚才我上大号,就是你在外面大喊大叫吧?”

徐倩老公被我这一拳打蒙了,还没缓过来,我就又补了一脚。

这种把自己妻子送给别人的男人,和白雅的老公一样,都是绿毛乌龟,打死都不为过。

徐倩老公反应过来,骂道,“你就是蹲在马桶间里看片的那个?”

听到“看片”两个字,白雅望着我的眼神变得非常的猥琐,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给我抛了个媚眼。

然后白雅拉住了徐倩老公,让他不要和我计较。

我还没打过瘾,徐倩老公就被白雅拉进办公室了。

他么得两个贱人正好配一对,最好一辈子都在办公室乱搞,永远不要出来。

我骂了两句,然后给徐倩发了信息,叫她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溜,别让她老公抓住了。

我看着徐倩老公从白雅办公室出来,再次给徐倩发信息通风报信,然后我才去打卡下班。

走到办公室门口,就被白雅拦住了。

“进来!

她指着自己的办公室。

我说自己是下班时间,她却抓住我的衣领,一把将我拉了进去,丢在沙发上。

“你看片?”她一边拖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扭动身体,舔着嘴唇道。

“看片怎么了,哪个男人不看片?”我骂道,“总比你那个绿毛乌龟的男人要强!”

白雅嘻嘻一笑,白上衣脱了下来,下面的短裙也解开,身上只留下性感的蕾丝胸衣和连体丝袜。

这个女人在拉我进来之前,早把小内内脱掉了。

看着那具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诱惑与魅力的身体,我就想不通明明可以做女神的,为什么偏要去做贱货!

白雅做了几个性感的姿势,我下面自然不争气的支起了帐篷。

“憋了一天,怪难受的。”

白雅在自己身上抚摸着,然后坐在了老板椅上,“爬过来,昨天我传给你的教材上面怎么教的,你现在就怎么做。”

那什么鬼教材,我看了一眼就给烧了!

我哪知道写了什么!

白雅就个一头饥饿的母狼一样,我这头大白羊是逃不出她手心的。

除非我真能跟徐倩说的那样,辞职不干了。

眼一闭,心一横,她说爬过去,我就四脚着地,屈辱的爬了过去。

白雅的丝袜小脚一只踩在我的胸膛上,一只踩在我的脸上,轻微的汗味混着香水味,让我不由得产生了奇怪的快感,握着她的脚又揉又捏的。

心里好像还挺爽快。

靠,我该不是被她调教了,也成变态了吧?

在她动人的小腿上摸了几把,我越来越兴奋,快要忍不住想和她滚床单了。

特别是在这办公室里,她又是我的老板,活脱脱我刚才看过的岛国片的翻版……

眼看着我的身体变得主动,我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不能这么贱!

“怎么,心里还是不服气?”白雅看见我的动作,呵呵笑道。

贱女人!我脸上笑哈哈,心里,想到了岛国片,倒是有了灵感。

我先全心全意的在白雅的一双腿上费足了功夫,白雅浪叫着抓住我的头发,一直夸奖我舔的好。

趁她舒服的闭上了眼,我解下了皮带,抽了一下,我打死你个贱货!

白雅听到了声音,猛然睁开了眼。

被她看到了手上的皮带,我正想找个理由掩饰一下,白雅却眼睛发亮,“王亮,这个是不是你刚才看片学的?”

“是啊,怎么了,你要不要玩?”我顺势笑道。

“要,你这种第一次玩,下手不知道轻重的,我最喜欢!”她穿着高跟鞋,趴在了办公桌上,撅起了肥嫩的大屁股,“别害怕,使劲打,打坏了就背我到你家睡!”

这么贱?我自然是满足她的愿望!

啪啪啪几下抽上去,白雅又白又大的屁股上起了一道道红印,她流了更多的水,爽的乱喊乱叫。

他么的,这个女人真的犯贱!

不过,即便是我心里讨厌白雅到了极点,也不得不承认,她全身上下没有一


点瑕疵,屁股白的跟新剥开的煮鸡蛋一样,在黑丝的包裹下异常的美丽,几乎让我流出鼻血。

不行,我得忍住,我要抽死这个臭婆娘。

“就这样,用力呀,加快速度!”

皮带抽打上去,不一会儿,白雅的大屁股就变成了触目惊心的红色,她却扭着小腰,不断的高声喊着加速。

她两腿间的沟壑,就跟小溪流一样,不断的在向外面冒水,看样子贼爽贼爽。

我抽她,她却在享受!

我气得从饮水机里接了两大杯冷水,泼在了她的屁股上,然后又狠狠拍了几巴掌,坐回了沙发。

“手也可以,用力打上去!”

白雅喘气叫到,见我没了反应,回过头来催促,“王亮,快呀,别停!”

“我打累了,休息会儿。”我找了个借口,“你来呀,你主动一下。”

我下手比岛国动作片里都要重,白雅却一点不喊痛,反而更爽?

我他么的爽了别人,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早知这样,我还不如就睡在沙发上,让白雅自己动,好歹我能幻想下骑在的人是女神苏薇薇。

“你表现的好,我给你涨工资。

白雅一扭一扭的走到沙发跟前,丝袜上面流着水,紧紧粘在她的腿上,看得我又是一阵火气。

白雅走这几步路,眉头一跳一跳的,脚下也不怎么稳当,嘴里不停的哈着气,看来我终究是把她打痛了。

可惜的是,她脸上还是一副爽翻天的表情。

“就会拿钱要挟我!”我话还没说完,白雅就趴在了地上,丰满的胸部下垂成了倒竹笋,屁股撅的更高,显得圆润无比。

我一时没忍住,在她的屁股上和胸口上狠狠的抓了几把,满手的嫩ròu,太美妙了。

白雅也发出了母狗一般的叫声,“用手使劲拍,用皮带抽!”

听到她浪叫,我又清醒了一点,继续在沙发上躺尸,“要么你自己上来动,要么答应我一件事!”

我算准白雅现在应该不满足于自己上来动,她这个贱货,肯定要让我继续打她。

果然,白雅跪在地上,把裤子的拉链解开了,一边拼命揉着自己的胸,一在我的敏感地带亲来前去,“你要多少钱,好说!”

我倒是开口要个几十万,然后摆脱白雅,可她也不傻,肯定不会答应。

“我想请你帮个忙,把徐倩掉到外市的分店去上班。”

“你和徐倩有矛盾?”白雅一边舔着一边抬眼瞟着我,满含春情的目光简直让我受不了,“不对呀,你们怎么可能有矛盾?你是在帮她?”

我下面感觉一痛,白雅使劲的咬住了我,含糊不清道,“你对她这么好,是不是和她有奸情?”

“靠,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那么贱啊!”我骂道。

“王亮,公司里的女人你随便搞,我不管你的。今天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答应你。”白雅送开了我的下面,“刚才是不是很爽,从来没有感受过吧,我等会儿让你飞上天!”

贱人就是贱人,就跟狗吃粑粑吃多了,以为粑粑是美味。

抽死你个贱货!

我把白雅重重推到了地上,甩起皮带噼里啪啦一顿抽,打的我手都酸了,她疯狂的叫喊了起来,喊道最后嗓子都哑了。

我停手的时候,对自己战果还是挺满意的。

白雅屁股上已经没有一块白的地方了,连附近大腿上的皮肤,都红了一大片,她的脸杵在地毯上,眼泪和口水流的到处都是,喉咙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就跟在哭一样。

我有点害怕,该不会把她打坏了吧?

“不准停,不要停,我什么都答应你,快!”她却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腰部和臀部拼命的晃动,催促着我快一点。

我再也不敢像刚才那么猛,只能抽一下停一下,每打一下,白雅就发出一声嘶哑的叫声

这样打了十几下吧,白雅全身上下开始拼命的抖动起来,手脚在地毯上乱刨,她几乎是哭着喊了出来,“用手使劲捏,大力,使劲捏……”

我被她这疯狂的样子吓得有点懵,下意识的按照她的话,大手捏上了她的臀ròu,用力的抓。

白雅的屁股拼命的朝我手上凑,喉咙里发出连续不断的嘶鸣,一道急促的水箭射了出来,居然穿过了丝袜的阻挡,喷在了我的手上。

她向后猛拱了几下腰,好一会儿才停下里,爬在地上一动不动,就跟死了一样。

我目瞪口呆,还能爽成这样,我真是长见识了。

白雅休息了一会儿,费劲的爬上了我的大腿,继续吃雪糕,吃的吧嗒吧嗒作响。

我还没缓过神来,她就又坐在了我身上,“王亮,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真厉害。”

她湿湿的丝袜贴在我的脖子上,大腿间那朵花出现了我嘴边。

“舌头伸出来,舔进去!”

白雅命令道。

可能因为她刚才流了很多水,那里闻起来没有什么味道,我心里有些反感,却不是不能接受,“你刚才答应我的话,别忘记了!”

“放心,明天我就把徐倩调到分店去上班。”白雅痛快的说道。

她的被我打过的屁股肯定很痛,坐在我胸口上的时候,她不停的变换着位置,最后干脆趴在我身上,又开始浪叫。

我故意拍打了下她伤痕累累的腿部,她却叫的更欢,还有一点水在往我嘴巴里流。

“你是不是和徐倩搞过?”白雅一边浪叫,一边问道。

“没有,都说了,她和你不一样。”

“搞过也没关系,以后我可以把她叫到办公室来,三个人一起,还有她老公……哦!”

一听白雅这么不要脸的话,我就气愤无比,而且她还要叫上徐倩的老公,我推了她一下,“你答应我就行了,不要再搞其他的。”

“好。”白雅稍微坐起来了一些,腿滑向了我的胯部,“等会儿也要像刚才那样用力哦,小宝贝!”

我一阵恶心,挺了挺腰。

这几天,我那里老是被挑逗,现在也有了几分冲动,便宜白雅这个贱货了。

也不知这个贱货哪来的力气,我要像她那么爽,早就去洗澡睡觉了。

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扶住白雅的腰,为了我的老爹,儿子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我做好了出卖ròu体的准备,反正我现在也接受了,却被另一个女人阻止了。

“王亮,你出来!”

一个动听的女声在办公室外面响起,义正言辞的就跟来抓奸一样。

白雅听到这个声音,奇怪的盯着我,“你结婚了?”

“我倒是想!”我也纳闷。

“王亮,出来


!”

很好听的声音,我打了个激灵,不就是苏薇薇在喊我吗。

昨天在她家里占了她的便宜,现在她打上门来找麻烦了!

我屏气凝神,不停的给白雅使着颜色,让她帮忙应付一下。

白雅却诡异的冲我笑了笑,一瘸一拐的从我身上爬起来,捡起地上她的衣服穿起来。

这个女人是要出卖我啊!

我急得跳脚,从后面搂住白雅的腰,用下面的铁棍捅她。

她轻轻叫了几声,又发浪了。

可惜她已经把丝袜穿了回去,我这几下,撞到了她腿间柔软的地方,就是没能进去。

她用丝袜美腿夹了我几下,扭着腰去开办公室的门。

我衣服都没穿呢,抱起衬衣裤子就躲到了白雅办公桌下。

“你是王亮的什么人?”

白雅看着漂亮的苏薇薇,眼里闪过一道异彩。

苏薇薇也打量了一下白雅,似乎是嗅到了一点奇怪的味道,脸一下就红了,“你是王亮的妻子?”

“对呀。”白雅的回答叫我直骂娘,“你找他?他正好在办公室。”

特么的这个臭娘们真是太贱了,她把苏薇薇带了进来。

我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钻出办公桌,尴尬的对苏薇薇笑了笑,“苏小姐,又见面了。”

“是的,又见面了!”苏薇薇看到我,脸都气白了,咬着牙恨恨道。

白雅的目光在我和苏薇薇之间打了几个来回,“我先出去吧,办公室给你们,谈好你们再出来。”

“哎,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浸了药的玉势放到她下面 片场H文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