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我被老师在办公室c到爽(好大好深好涨好爽还要)

“怎么样,你还想说什么,这酒也是我自己在外面买的,找不到话柄了吧?”楚峰冲着老赵扬了扬手里的酒。

“我管你那么多呢,赶快开了满上。”老赵急忙催促道。

“小舅子,你不知道,他现在可是我们医院的债主,我们现在还欠他几百万呢”楚峰向着副镇长说道。

“小舅子?”
 文学
老赵听到楚峰这么称呼副镇长,顿时傻眼了,这小子不声不响地攀了高枝,自己还蒙在鼓里呢。

“你不知道吗,这次小峰是特意找我过来和你聊聊,要不是他出马,我还真的不会管到这么多事。”副镇长认真地说道。

“副镇长,你有什么事找人来叫一声,我就过去不就得了吗!”老赵说道。

“工作是工作,私事是私事,两个不能混到一起,必竟我找你还有点私事。”副镇长说道。

“请问是什么事?”我问道。

副镇长看了眼楚峰见他点头后,才对老赵说道:“我母亲得了一种怪病,怎么检查也检查不出来,昨天他跟我说你或许会有办法,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去看看。”

“哦,这样啊,副镇长,什么时候去你说一声,但是我不敢保证我就能治好。”老赵说道。

“这个我知道,只是想看看你能不能有办法!”副镇长微笑着。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先吃饭,吃完饭咱们一起过去看看不就完了!”楚峰说道。

在他的话音落了以后,饭菜便端了上来。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其实大家都没有怎么吃,完全是在探讨着灵芝采购和扩大生产的问题。

饭后副镇长便让司机开着车把刘珊送回村里,而我们坐着楚峰的车去了副镇长的家中。

“小赵啊,这是我的母亲,已经在床上睡了七八年了!”副镇长显得很是伤感。

老赵走到床前,为他母亲把起脉来。

“老赵,这是她的以往病例,几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突然就晕倒了,各种检查都显示正常,就是查不出原因。”楚峰说道。

老赵放开副镇长母亲的手,微笑地看向他们两个:“楚峰,难道你就没有考虑到那点吗?”

“你是说那个,嗨!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你怀疑是那个?”楚峰惊讶地问道。

老赵点了点头。

“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呀?”副镇长不解地看着我们。

“小舅子,你就放心吧,你妈有救了,都怪我,如果早几年让这个家伙来看,你妈早就该醒了,也不用拖到现在。”楚峰有些歉意地看着自己的小舅子。

“家里有银针吗,我的没带!”老赵说道。

“有,我这里有!”楚峰连忙从包里掏出一盒银针递给了老赵。

老赵接过银针,掀开副镇长母亲身上的被子:“你把阿姨的衣服全解开吧,我要给她针灸一下。”

她得的这个病属于神经性疾病,是大脑例的某种神经受损造成的,让老赵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她伤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幸亏不幸中还有万幸,她只是一直在昏迷状态中。

副镇长将他母亲身上的衣物脱掉后,老赵便快速地施起了针。

“嗯!”

十几分钟后,这老人家便有了明显的反应。

“妈,你能听见吗?”副镇长急忙蹲在床前,在他母亲的耳边叫着。

“副镇长,没有那么快,还要施半个月的针左右,阿姨才能完全苏醒。”老赵说道。

“谢谢你,赵医生!”

“应该的,明天开始我每天都会过来一下,您放心,半个月后我保证阿姨一定会清醒。”老赵看着副镇长笃定地说道。

“我送送你。”副镇长连忙起身,眼眶居然湿润了。

“楚峰,这老人家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呀!”在车上,老赵忧虑地说了一句。

“是呀,我看出来了,你说的那些,也是为了安抚副镇长吧?”楚峰转头扫了老赵一眼。

“嗯,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解决,等我回去看看医术或许就能找到办法,现在先想办法稳住病情吧。”对此老赵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谢了,赵哥。”楚峰诚恳向老找道谢。

“呵呵,没事,只要你没事多请我吃饭就行了。”老赵大笑地说道。

“没问题!”楚峰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回到家时已经九点多了,吴雅穿着吊带睡衣半卧在沙发上看电视。

“赵叔,你回来了。”

见老赵进屋后,吴雅飞快地起身扑到了他的怀里。

“晚上吃饭了吗?”老赵抱着她关心地问道。

“吃了,我男朋友请我吃的!”吴雅突然就变了脸色。

老赵抱起她向着沙发走去:“怎么了,闹别扭了?”

“没有,赵叔,我总感觉他有事瞒着我,而且这段时间他总想办法向我要钱。”吴雅趴在老赵的怀里,一脸的担忧。

老赵也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但是他却不能直接去管,必竟这是吴雅自己的私事。

“对了,赵叔,今天王有财和王雪回县城了。”吴雅直起身认真地说道。

“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不知道?”老赵连忙问道。

“傍晚去的,走之前王雪才跟我说,看她的样子好像很无奈。”吴雅翻了个身,躺在老赵的大腿上。

老赵皱着眉,大脑不断地思考着,王雪他们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而且也不跟自己说一声。

“赵叔,别想了,我猜呀,王雪回来后,一切就都有结果了,不过这个结果可能对王雪不好呀!”吴雅的闭着眼睛,悠悠地说着。

“算了,等她回来了再说吧,我的小妖精,穿这么诱人,是不是又想被弄了?”

老赵抱起吴雅,大手开始挑逗起来。

“每次都是和王雪平分你,好不容易就我自己一个人了,我不得好好享受啊,你准备怎么弄我呀?”吴雅扬着头,小手不停地在老赵胸口画着圈圈。

“你说怎么弄就怎么弄,今天你是女主人!”老赵大笑着说道。

吴雅没有再说话,那香艳的红唇吻了过来,整个人缠在了老赵身上。

“好了,宝贝,我先去洗个澡,一身的汗味和酒味!”

唇与唇分开后,老赵微笑地看着吴雅。

“不要,我喜欢你现在的味道和气息,这才够男人!”吴雅用迷离的小眼睛看着老赵,勾人心魂一眨一眨。

老赵愣住了,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这是越来越骚浪的情况啊。

既然她不介意,老赵就更加不会介意了。

老赵抱起吴雅向着卧室走去,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感受着她娇嫩的肌肤,欲火已经彻底燃烧起来。

“赵叔,等一会,我换件衣服,给你个惊喜!”

吴雅推开伏在她身上的老赵,神秘地笑了笑。

老赵半靠在床头,吴雅则快速起身向着客厅跑去,看样子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过了一会,吴雅穿着一件情趣内衣扭着猫步,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

她的头上戴着一个猫耳朵,一件连体的内衣包裹着她那纤瘦的娇躯;胸前的高耸呼吸着新鲜空气,随着走动上下起伏。

翘臀上的小猫尾巴一扭一扭着,偶尔吴雅还会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两手双叠在两腿微屈的膝盖上,侧着身体扭头看着我,嘴角扬出的笑容,十分妩媚。

她的小腹下方洁白细嫩,曾经的杂草丛居然被刮得干干净净,与整个娇躯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通透,魅力十足。

老赵再也压制不住心中那团烈焰,从床上跳起直接扑向了吴雅。

“猴急什么,时间还长呢,再说了,你不说今晚我才是主人吗。”吴雅推开了老赵,小手指挑着他的下巴,妩媚地笑着。

“我不管了,你个小妖精已经把我的火点燃了,现在我要消火。”

说完,老赵便按住吴雅,奋力驰骋起来。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老赵和吴雅都没有起来,主要是昨晚疯狂的太晚了。

谁知却在迷糊中听到外面有人在吵。

老赵隔着窗户往外面一看,顿时心惊不已,原来是吴雅的男友在外面堵着,还带了不少人。

这要是被当场抓奸,老赵可是百口莫辩了,于是急忙把吴雅叫醒,让她从后面离开。

也亏得老赵早有准备,在后院还有个谁也不知道的备用出口,否则今天这一劫就很难避过去了。

老赵快速穿好衣服走出门,便皱眉看向对方。

“大清早地堵着门,你想干什么?”

这家伙难道知道了吴雅昨晚是在自己这过夜不成?

想想也不太可能,吴雅不可能这么傻,留着这种把柄让对方抓。

随后,老赵就看到了上次这家伙带来的那个女人,原来他们两人还没分呢,这他娘的都叫啥回事。

“关你屁事,识相的就赶紧把吴雅给我叫来。”他嘴上非常硬气地说着,可是他的身体却在颤抖。

估计这家伙也就是装腔作势,第一次做这种惹是生非的勾当。

“呵呵,你找吴雅,来我这里做什么。”

老赵抬头向四周看去,旁边已经围满了村里的人,有看热闹的,也有不怀好意想看笑话的。

吴雅男友带来的十几个小混混,个个身上都有刺青,一脸凶相。

“老东西,闭上你的狗嘴!”那个女的掐着腰,指着老赵大骂。

老赵看着她就来气,但又不好打女人,只能拿吴雅男友来出气了,几个耳光扇过去,惊得围观的人都大眼瞪小眼。

“都他么一群废物!”老赵不屑地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这时主角才算是出场了,哟呵,这个人老赵居然还认识。

“豹哥,你来了就好了,这老东西打我男朋友,你可得替我做主!”女人朝着这人说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我被老师在办公室c到爽(好大好深好涨好爽还要)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