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精选美文】隔着校服住她的双乳肆意揉

两个人一块儿走到了一个半开放的公园里,已经过了晚上十点,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多半都已经撤退回家。

整个公园都静悄悄的,还有几丝凉飕飕的感觉。

“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呀?”孙磊一眼就看出刘敏不对劲,但又觉得她好像不太想说,便只能旁敲侧击地问了。

“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刘敏突然哽咽,婴宁的声音里夹杂着几分委屈和无奈,倒让孙磊忍不住泛起了一阵心疼。
 文学
孙磊动情地抚摸着刘敏额头的鬓发,说:“怎么会?你是金宇的好妈妈,还是我的好……”他突然一顿,觉得不好再继续往下说了。

“从试衣间出来之后,我就有一种沉重的负罪感,觉得我和你……我有时候真的会很自责。”两行泪不自觉地从刘敏眼里夺眶而出。

“虽然我早就知道,他有其他女人,一直都有!”她的语气瞬间转为一种愤慨。

果然,女人啊!不管什么年龄,都最不能忍受丈夫出轨。

孙磊把刘敏紧紧搂在怀里,宽慰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我还以为……倒也真是委屈你了。要不然你就直接和他掰了吧,我……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他突然鼓起勇气,觉得是时候向刘敏表白心迹了。没想到刘敏却挣开孙磊的怀抱,眼神躲闪地选择了逃避。

她不是对孙磊没有感觉,而是顾及的东西太多。再加上金宇已经盯上了妈妈的那笔财产,肯定不会轻易同意和她离婚的。

“你在迟疑什么?金宇他根本就不是个东西,敏敏,你不能再把自己的下半辈子都赔进去了呀!”

孙磊一想到那个金宇的所作所为就气得发狂,他不仅不爱自己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就连丈夫的基本责任都没有尽到。

刘敏抹了一把泪,硬是把一肚子的委屈都给咽了下去,回过头说:“时候已经不早,我要回家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

“不,你为什么要选择逃避?!”孙磊还是不服气,觉得刘敏不该过这种日子。

“对不起,孙老师我现在还不能接受你。我要回家了,拜拜!”

刘敏不想和孙磊再不依不饶地谈下去,直接伸手拦了一辆自行车就走了,孙磊心里虽然又气又急,但也无计可施。

一整个晚上孙磊都在床上辗转反侧,总觉得刘敏是在自己面前吞吞吐吐的,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难道是和那笔财产有关系吗?孙磊怎么也想不通。

既然查那就得从头查,查个彻底,从哪儿知道的就去哪儿查。

医院!

第二天一早,天才刚刚大亮孙磊就跑去了医院。

“你好,请问你挂什么科?”医院的前台小姐彬彬有礼地问道。

看样子是才上班,前台小姐刚把工作服换上,连里面穿的性感蕾丝紧身衣也险些露了出来,让孙磊心里差点儿为之一颤。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挂什么科。”孙磊有点犯难地回答说,“肾不好,该挂什么科?”

“那就是肾内科啊!不对,你不会是票贩子吧?”那前台小姐立刻叉着腰站了起来,生气的样子还有几分可爱。

“你看我的样子这么正直,哪里像个票贩子了?!”

孙磊气鼓鼓地回答,然后转身就坐电梯到肾内科去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当时王芹的主治医师姓刘,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她长得不算好看,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睿智的光芒,是那种会对症下药、一针见血的精明人。

“喂,你在这里干嘛?你找谁?”一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护士妹妹怒嗔道,她竟然还动手揪起了孙磊的耳朵。

这护士妹妹虽然长相也很一般,但禁不住身材好啊!

那双白嫩长腿真不是盖的,而且裙子还特别短,那纤细的柳腰带动着屁股一摇一晃,怪不得那些成人小电影里总有那么多的制服诱惑。

“我……我找刘医生,她在吗?”孙磊虽然对那护士妹妹的身材垂涎不已,但也不能把正事儿给忘了。

“找刘医生要挂专家号,你手里的这个是普通号。没挂上号你来干嘛?赶紧走。”

护士大概看人体也是看多了,毫不避讳地就用手推着孙磊的后腰,一心想把他推搡到电梯口,等排上了专家号再来。

孙磊往下一看,刚刚还冷冷清清的挂号大厅现在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而且自己刚才挂的也还只是一个普通号,这会儿要是再去排个专家号不得耗上一个早晨的时间?!

不行,机会只留给聪明的人。这护士妹妹虽然凶巴巴的,但看起来资历应该不深,不如略施点诡计,看能不能投机取巧地把她给骗倒。

“哎哟,姑奶奶那你可别碰我的后背,我的肾痛着呢,你这么一用力又开始扯痛扯痛的了……”孙磊装模作样地呻吟了起来。

这护士毕竟涉世未深,一听孙磊喊疼便也慌得不知所以然了,生怕会闹出什么医疗事故来。

孙磊见这招果然奏效,心下真有点小得意。他连忙捂着后腰上一直被他默认为肾的地方,整个人摊倒在地,装出一副疼得不行的样子狠命呻吟。

“不行不行啦,刘医生呢?赶紧把她叫过来给我看一看病啊!”

“你……你等一等啊!刘医生刚刚查房去了。”那护士一紧张起来连说话都结巴了。

护士见孙磊脸上冒出了细小的汗珠,便随手掏出一张餐巾纸来给他擦擦。这不擦还好,一擦就在俯下身子的瞬间把胸前的春光都泄露了大半。

原本那件宽大制服套在她娇小单薄的身躯上就不大合身,像挂在了衣架上一样。现在倒好,整件衣服都像是走位了一样,被拉扯得横竖不成样子。

孙磊忍不住从制服滑落出的间隙里瞅进去,原来她是童颜巨乳啊,两团肉球够得上少妇的那么大,而且中间那颗凸起处还粉嫩多了,像是小女孩的樱桃小嘴一样娇俏可爱。

“你……你真的没事吧?”护士给孙磊又是搓背又是拍脸的,急得脸都红了。而且她身上的劲儿还挺大,孙磊整边后背原本没事,现在也被揉搓得发红发痒了。

一个性感俊俏的护士妹妹在自己的后背“上下其手”,这诱惑对孙磊来说简直就是不能忍啊!连他的那里也亢奋得鼓起了一座小山,借着“疼痛”的名义扭动身躯,一边有意无意地在护士的身上摩擦着,好不畅快!

“啊——”孙磊感觉这种摩擦实在是太爽了,自己前几天一直都没有把心底里的兽欲发泄出来,今天这个机会真是天助我也。

护士不知道是因为过于着急还是未经人事,竟然也没有躲开或者制止,全然不觉孙磊的那根大棒自己在自己的玉腿上用力摩擦。

“喂,你们在干嘛!黄玉珍,你给我起来!”一个中年女人突然厉声喝道。

原来这个护士的名字叫黄玉珍,她连忙爬起来,三魂不见了九魄地不停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刘医生。是这病人一开始说想找您,但又没挂上专家号,半路就病发了……”

“哦?是吗?刚才还好好的,患个肾病能突然疼得满地打滚?”刘医生冷然说道。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孙磊这点不入流的小把戏哪能用来诓诓小姑娘还行,哪能逃得过刘医生的法眼。

这下好了,眼看就要穿帮了,孙磊紧张得手脚冒汗。别的不怕,他就怕会被当成医闹下大狱啊。最近时运不济,回回都能摊上坏事。

“是……是,我一早来为的就是找您看病,一直听说刘医生您医术高明、流芳百世……”孙磊急得语无伦次,连说话都利索不起来。

“呵呵……流芳百世,我还没死呢!”刘医生走近一瞧,第一眼就看见孙磊下身那凸起的庞然大物。

“哎哟!”孙磊这下真疼得眼冒金星了,因为刘医生竟然在他的那里踢上了一脚。

男人的这种痛女人永远体会不到啊,这一脚像把孙磊的整个下身踢得七零八碎一样。

刺骨的疼痛感“哗啦”一下就飞窜进入了孙磊的五脏六腑,就差没有眼前一黑,看见黑白无常了。

“看样子这下是真疼了,行了,把他扶进来吧。”刘医生依旧是面无表情地说。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孙磊一听能被刘医生“召见”也就来了精神,觉得挨这一脚也算是值了。

做戏做全套,他总不能高兴得马上一蹦三尺高,也就只能那么捂着这里、护着那里,一瘸一拐病恹恹地跟着进入了诊室。

“哪里不舒服?”刘医生看看手表,傲然说,“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没挂专家号,我这已经是破例了。”

这些分秒必争能把病人从阎罗王手里拉回来的医生,果然没有一个好惹的啊!

孙磊只能开门见山地说:“没什么,我身上的都是小事儿。刘医生您还记得王芹吗?之前在手上治疗过、约莫六十岁左右的肾病患者。”

“记得,怎么了?”

“没怎么,我就是见她最近脸色有点发沉,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老人家的心思嘛,总不愿往医院里跑,我们几个小辈放心不下,就只能瞒着她偷偷过来问诊了。”孙磊话一出口连自己都在心里赞叹,这编谎能力杠杠的,什么都能圆。

刘医生听后脸更阴得像个包公,一边目视着电脑屏幕。

“嗯……我在翻电子病历。不对,你到底是她的什么人?这里记录病人只有一个女儿。”刘医生警觉地问。

一个女儿?那刘静呢?莫不是非亲生血缘关系王芹就干脆不提了?

“我是她……她女婿啊,一个女婿半个儿嘛。她到底是怎么了?真的只是一般肾炎吗?”孙磊继续不依不饶地问道。

刘医生摇摇头,唏嘘万分地感慨说:“不成了……不中用了,毕竟不是自己的肾。”

“刘医生,请您再说清楚一点,什么叫‘不是自己的肾’?”

这对孙磊来说无异于一个惊天大发现,看来自己今天的这趟是来对了,背后说不定还会有更大的秘密。

“你连这都不懂吗?不对,你到底是不是王芹家属啊。医院有规定,我们不能轻易向外人透露病人病情,你还是请回吧。”刘医生毅然决然地站起来,眼看就要把孙磊给赶走。

“不不,我真的是她家属。不信你看?”

孙磊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王芹生日时的全家福,幸亏当时金锦拉着自己入镜,急急忙忙按下快门之后还摔了一跤。

但不管怎样,自己有在那照片上露面就是了。

“你看,我和我老婆多有夫妻相呐!我要不是她女婿还有谁是呢?”孙磊一想到刘敏心里跟抹了蜜似的,笑眯眯地说。

“这事儿你真不知道?王芹的肾是移植过来的,看样子少说也有二十来年了。她现在的病情基本是朝着尿毒症的方向发展,但这么大年纪了,我们也只能采取保守治疗,活多久也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刘医生说。

孙磊连连点头,沉着脸掩饰自己内心的巨大惊异。

“我听说这种肾移植之后都会发生器官排斥,但这么多年来好像也没见我那丈母娘服用这类药呀!也就是最近才开始说不舒服的。”孙磊决定刨根问底。

“难道是……”

“没错,只有在同卵双生双生子之间进行移植器官的排斥性会降低,患者恢复健康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刘医生点点头说,“像王芹的这种情况已经算是非常乐观了,我给你开点药拿回去吧。我很忙,后面已经有很多病人在排队了。”

孙磊见后面排队的病人已经快涌进门口来了,便也不得不悻悻地走了。

原来王芹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是这个妹妹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啊!

但即便是这样好像也不能说明什么,也不能和那笔钱之类的一连串事情联系起来,所以孙磊心里还是觉得不知所措。

这年头的医院真是比赶集还热闹,排队拿药竟然也得花上一个小时,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在不知不觉间溜走了。

“哦?这么巧,竟然在这里碰上你了。”人来人往中,有个妩媚的女人在轻笑着朝他招手。

孙磊抬头,原来金宇的那个情妇,连云梦。

她今天身穿一袭鹅黄色的古风刺绣连衣裙,发髻用一根古铜色的簪子高高挽起,再配上一个竹藤编的小巧手提包,和之前孙磊在夜场里看见的风尘小姐简直判若两人!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果然不假,孙磊真差点儿没认出她来,这前后反差确实也太大了点吧!

“怎么?你不记得我了吗?”连云梦睨着眼睛问道。

“不可能!我老孙又不是脸盲,只不过惊叹,这可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古典美人啊!”孙磊赞叹道。

“呵!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看不起我们,谁还不是个良家妇女?你以为我们自己愿意啊!”连云梦一脸鄙夷地说。

“哪有的事,你别瞎想。”

孙磊见她手里拿了整整两大包药,莫不是患上了什么久治不愈的妇科炎症了吧?看来这种小姐也就是外表光鲜,内里早就不知道被糟蹋成什么样儿了。

“既然碰上了也是有缘,不嫌弃就上我家坐坐吧?就在楼上。”连云梦笑吟吟地说。

孙磊心里是千万个不愿意去,这种女人,家里指不定是什么淫窝呢!他孙磊虽然好色,但也还不至于饥不择食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精选美文】隔着校服住她的双乳肆意揉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