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戏里戏外(现场h) 女人跨坐在总裁腰上

两人都沉浸在了那种强烈的刺激之中,谁也没有发现,卫生间门锁上的三角阀,正在慢慢的转动着。

林雪做为朱惠最好的闺蜜,,一起在这趟列车上做列车员,看到现在都快一点了,没什么事,有些睡不着的林雪来到了朱惠所在的车厢,准备找朱惠聊聊天。

但让林雪没有想到的是,朱惠竟然不在服务室里,顿时有些失望,再加上有些尿急,来到了卫生间想要方便一下。

在看到卫生间的锁上显示着红颜色以后,林雪下意识的以为里面有人,所以就一直在外面等着。

但等了好久看到里面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以后,林雪有些急了,直接走了过去,就想要敲门。

但手还没有敲到门上,林雪就听到门里隐约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声音,同样身为过来人的林雪,马上明白了这是什么声音,眼中顿时有精光一闪而过。

“你们在里面偷欢,却害得我在外面等了这么久,我现在就抓你们出来,看看你们究竟有多饥渴,竟然会在这里做这样的事情。”
 文学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林雪直接掏出了列车员特有的钥匙,将门打了开来。

当看到自己平时最好的闺蜜,平时视男人与无物的朱惠,此刻竟然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了一起,一只脚给男人托着,短裤也无力的垂在了膝盖处以后,林雪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但林雪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在朱惠和刘峰身体的结合部位扫了一眼,当看到那几乎能将女人撑裂的粗大以后,林雪的眼中忍不住闪过了一抹惊艳。

林雪呆住的同时,刘峰和朱惠也同样呆在了那里,最后,还是朱惠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了刘峰,拉住了林雪:“林雪,你听我解释。”

“你解释什么,有本事你回去跟我哥解释吧。”林雪气得满脸通红,猛的甩了一把,想要甩脱朱惠,但却没有甩脱。

“林雪,你真的一点解释都不听。”听到林雪的话,朱惠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水汪汪的大眼睛深处,也闪烁着一抹yīn沉。

“我不听,我不想听。”想到自己的哥哥对朱惠一向宠爱有加,朱惠却在这个地方背着自己的哥哥偷人,林雪就有了一股想要杀人的冲动,自然不会听朱惠的解释。

“砰……”朱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抓着林雪的胳膊猛的往里一拽,将林雪拽进了卫生间以后,直接将门反锁了起来。

刘峰直到现在,才仿佛跟反应过来了一样,连忙上前想要劝解。

“刘叔,我的清白不能泄露出去,为今之计,只有你也上了她,这样,我们就扯平了,她敢告诉我老公,我就敢将今天的一切告诉她老公。”朱惠的脸上闪烁着一抹歇斯底里。

刘峰的脸一下子黑了起来,和朱惠在一起,那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如果自己真的按朱惠所说的做了,那自己成了什么了,强jiān犯么。

“林雪骚得很,她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耳垂和胸,你只要重


进攻她这两个地方,就可以将她拿下。”朱惠却有些不管不顾的叫着。

刘峰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身体也缩在了墙壁上。

“你个老东西,你敢那样做,我一定会杀了你,不,切了你。”林雪却冲着刘峰喊着,同时扬起了巴掌,想要煽刘峰。

刘峰没有想到林雪竟然如此凶悍,一时间不禁微微有气,在林雪的巴掌扬过来的时候,一把抓住了林雪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列车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正在挣扎着的林雪,自然保持不住身体的平衡,扑入了刘峰的怀里,头也猛的撞向了车厢。

刘峰吓了一大跳,这种惯性再加上林雪的体重,如果真的撞上去,怕真的会撞个头破血流。

刘峰根本来不及多想,一把搂住了林雪,但手忙脚乱之下,手却无巧不巧的盖在了林雪的胸口。

“你个老流氓,你个王八蛋……”林雪更加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一边挣扎着,还一边扯着嗓子叫着:“来人呀,强jiān了,抓色狼呀!”

看到林雪竟然如此纠缠不清,刘峰在一把捂住了林雪的嘴的同时,心中也不禁升起了一股怒意,现在还好,是深夜,而且车轮滚动的声音,恰到好处的掩盖住了林雪的叫声,要不然,自己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吧。

想到林雪竟然将那么多顶帽子强加到了自己的头上,刘峰不禁有些恶从胆边生,还盖在了林雪的胸口的手,猛的一用劲,林雪如同给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叫声嘎然而止,软软的倒在了刘峰的怀里。

刘峰听到朱惠提示过,林雪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就是耳垂和胸,但却绝没有想到林雪竟然敏感到了这样的地步,一时间有些恶作剧心起,又在林雪的胸上重重的捏了两把。

“嗯……”林雪的眼中喷出来的怒火虽然似乎要将刘峰一口吞下去,但随着刘峰这两下,林雪的嘴里却忍不住发出了dàng人心魄的呻吟声。

“老王八……”刘峰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又不想真的当强jiān犯,自然就想要松开林雪,但却没有想到,林雪却在这个时候又扬起了巴掌。

刘峰只能又重重的对着林雪的胸一捏,林雪这才闷哼了一声,扬起的手软软的垂了下去。

连续捏了林雪好几下,那种柔软而弹性的感觉,深深的刺激着刘峰,再加上刚刚和朱惠大战正酣,并没有fāxiè出来,刘峰心中突然间升起了一股躁热,一低头,就吻在了林雪的耳垂上。

“哦……”林雪的身体直接缩成了一团,手也死死的抓住了刘峰的胳膊,眼底深处更是闪过了一丝妩媚。

“反正你放过她,也脱不了干系,不如收了她,我和她一起侍候你。”朱惠在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按住了林雪的双手。



刘峰虽然玩过一次这种刺激的游戏,但那一次毕竟是中了迷香,而且王凤三个人也是人尽可夫的女人,刘峰并不觉得有多刺激,但现在想到林雪和朱惠都是良家,这两个风情各异的美女如果一起侍候自己,一定会妙不可言,顿时有些意动。

一旦升起了这样的想法,刘峰就直接化身为了一只洪水猛兽,他用舌头绕着林雪的耳垂打着转,同时不停的捏着林雪的胸脯。

不到一分钟功夫,林雪就如同一团软泥一样的瘫倒在了刘峰的怀里,嘴里也发出了动人的娇吟。

林雪的娇吟,就如同是一首催情的乐曲一样,让刘峰有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心中着慌之下,更是移动着嘴唇,吻向了林雪的嘴巴。

林雪自然不甘心就这样就范,猛的一甩头,刘峰只吻到了林雪如白玉一样的脖子。

林雪的反抗,自然也激起了刘峰的凶性,刘峰有些蛮横的瓣过了林雪的脸,又一次吻了上去。

林雪唔唔唔唔的叫着,剧烈的晃动着脑袋,似乎想要甩开刘峰,但因为下巴给刘峰固定了,怎么甩都甩不脱。

渐渐的,林雪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迷离,嘴巴也慢慢的张了开来,刘峰兴奋了起来,舌头直接钻了进去。

但是当看到林雪眼中一闪而过的戏谑以后,刘峰却暗道了一声不妙。

“啊……”刘峰刚刚想要将舌头缩回来,林雪的牙齿就重重的落了下来,那种钻心的疼痛,让刘峰不禁怪叫了一声,一把推开了林雪。

林雪得到了自由,一把推开了按着自己手的朱惠,就想要冲出卫生间。

刘峰顾不得去检查自己舌头伤成了什么样子,一把扯住了林雪,恼羞成怒之下,更是狠狠一拳砸在了林雪的肚子上。

林雪呻吟了一声,捂着肚子慢慢的蹲了下去,但是却一脸仇恨的看着刘峰。

林雪的目光,深深的刺激了刘峰,刘峰又抓住了林雪的头发,慢慢的往上提,林雪有些吃痛不住,只能顺着刘峰站了起来,但看向刘峰的目光,却始终仿佛在择人而噬。

刘峰一脸狰狞的冲着林雪一笑,一把掐住了林雪的脖子,林雪感觉到了一阵窒息,伸手去瓣刘峰,但刘峰的手却如同铁钳一样,林雪根本瓣不动。

慢慢的,林雪感觉到肺里的空气越来越不够用了,慢慢的张开了嘴巴,刘峰趁着这个机会,又一次吻住了林雪。

林雪的嘴巴是张开的,刘峰的舌头很轻易的钻了进去,顿时就感觉到了满嘴的香甜。

林雪的眼中闪烁着浓浓的不甘,嘴巴一动,似乎又想要来吻刘峰,但这一次刘峰却早有防备,掐着林雪的脖子的手猛的一用劲。

那种强烈的窒息感,让林雪不禁身体一僵,牙齿下落的动作也缓了缓。

感觉到刘峰的目光越来越凶猛,手上越来越用劲以后,林雪感觉到了深入骨髓的恐惧,膀胱中一阵收缩,竟然直接尿了出来。

从林雪下面散发出来的骚气,和卫生间里特殊的骚气混合在了一起,刺激着刘峰的神经,刘峰的喘息开始变得越来越重。

“林雪,你看看你,都尿湿了短裙了,我来帮你吧。”朱惠看到这一幕以后,竟然吃吃的笑着,伸手去脱林雪的裙子。

林雪又一次挣扎了起来,但是在刘峰越来越大力的手下,林雪终于明白,如果自己不顺从这个老男人,也许这个老男人真的会将自己活活掐死。

林雪终于选择了臣服,不再妄想去咬刘峰,捶打着刘峰胸口的手也慢慢的垂了下来。

“好漂亮的毛……”当将林雪的短裙连同短裤一起脱到了膝盖处以后,朱惠看着林雪那团乌黑发亮的毛发,眼中忍不住闪过了一抹惊艳。

林雪能感觉到,随着朱惠的嘴距离自己的私密越来越近,那种火热的呼吸已经扑打在了自己娇嫩的皮肤上。

林雪不想同样身为女人的朱惠来侵犯自己只有老公才有资格享受的地方,剧烈的扭动着身体,但在刘峰和朱惠的合击之下,林雪的反抗显得那么柔弱无力。

“嗯……”当感觉到朱惠不但含住了自己的私密,而且还伸出舌头往自己身体深处钻以后,林雪一下子绷直了身


体。

刘峰感觉到林雪白不再反抗以后,手上减了一点力度,不至于让林雪窒息而死,又不至于让林雪挣脱自己。

林雪受着朱惠和刘峰的双重夹击,丝丝异样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私密处有一股甘泉流了出来。

这种感觉让林雪很羞耻,反复的提醒着自己,她是被bī的,不能有这么羞耻的反应,但在感觉到甘泉还是不管不顾的往外涌以后,只能下意识的夹紧了腿。

朱惠很快就觉得这样不满足了,开始伸出了手,分开了那条缝隙,找到了中间的那颗晶莹透亮的小豆豆以后,开始用舌尖在上面挑了挑。

“哦……”那种如同触电一样的酥痒感觉,吞噬着林雪的理智,再也顾不得娇羞,直接呻吟出声。

“看,你还说你不骚,都湿成这样了。”朱惠又舔了舔林雪的小豆豆,这才伸手在林雪的下面一掏,然后将带着一丝水丝的手指,凑到了林雪的面前。

在这一刻,林雪觉得无地自容,她闭起了眼睛,不去看让自己的羞耻大白于天下的手指。

但他不看,不等于刘峰会放过她,刘峰在林雪的嘴巴里搅动了一阵以后,马上转移了进攻的重点,将头埋进了林雪的脖子,在那里温柔的拱动着。

朱惠也没有闲着,她又一次在林雪的面前蹲了下来,先是舔着林雪的毛发,等到林雪的毛发完全给自己的口水舔湿了以后,就才一路向下,如dú蛇一样的舌头,在林雪的雪白大腿上,留下了丝丝水线。

刘峰能感觉到朱惠的举动,觉得今天这一幕,比起上次在酒吧里的那一幕,又要刺激了十倍百倍,气喘如牛之下,一边在林雪白玉一样的脖子那里拱动着,一边开始解林雪的制服纽扣。


“求求你们,饶了我,我保证,不会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林雪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带着一丝口腔,哀求着刘峰和朱惠。

刘峰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的情绪,被林雪这一声带着一丝口腔的声音拉了回来,看着泪水汪汪的林雪,刘峰有些犹豫,自己究竟要不要放过这个可人的少妇。

“刘叔,林雪的话信不得的,你倒好一些,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但我呢,你得想想我。”朱惠看到刘峰的样子,顿时有些急了,一脸幽怨的看着刘峰。

刘峰呆了呆,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对一个怜香惜玉,对另外一个来说,却等于是一场灾难,更何况,林雪现在虽然表现得很温顺,但谁知道她获得了自由以后,会不会告诉自己个流氓罪呢。

刘峰暗自潮笑了自己一句,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再也没有了当年那种杀伐果断的气质了。

知耻而后退,本就是刘峰的强项,所以刘峰又一次伸出了手来,解着林雪的纽扣。

林雪很想反抗,但刚刚的经历却让她意识到,在朱惠和刘峰的面前,反抗就等于是自取其辱,所以只能靠着车厢壁,双目有些空洞的任由刘峰和朱惠在自己身上为所yù为。

但胸果然是林雪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当刘峰将头埋进了林雪那如rǔ鸽一样的胸膛以后,林雪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吟,身体仿佛没有了力气一样,开始往地上滑。

刘峰连忙搂住了林雪的腰,这才固定住了林雪的身体,而这个发现,更是让刘峰欣喜不已,他使出了浑身解数,撩拨着这个可人的少妇。

很快,林雪的脸上就泛起了一阵潮红,终于,在刘峰一脸兴奋的叼住了一颗葡萄的时候,林雪歇斯底里的怪叫了一声,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一大股又湿又骚的液体,从她的身体深处喷射了出来。

潮喷这种境界,刘峰只在岛国小电影里看过,一直以来,刘峰都以为女人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达到那种境界的,但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艺术来源于真实,因为林雪真的喷了,而且喷得又急又多。

刘峰很想尝尝喷出来的东西,和尿有什么不同,在这种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刘峰在林雪的面前蹲了下来。

直到这个时候,灵魂仿佛才回到了林雪的身体里,林雪推着刘峰,一脸哀求的看着刘峰:“求求你,不要。”

朱惠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看到林雪到了现在还在做着无所谓的反抗,一时间不禁恶从胆边生,学着刘峰的样子,直接将头埋入了林雪的胸前。

胸前传来的那种异样酥痒的感觉,刺激着林雪的神经,林雪有些茫然的看着朱惠,在想到如果不是朱惠拉住了自己,如果不是朱惠怂勇刘峰,自己也许就不会面对这一切。

林雪突然间升起了一股报复的冲动,这种冲动越来越强烈之下,林雪突然一把抓住了朱惠的头发,将朱惠提了起来以后,狠狠的吻向了朱惠。

朱惠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雪,这个平时里一向一本正经的小姑子,今天怎么会这么疯狂。

看着朱惠眼中的不可思议和震惊,林雪的报复心理得到了一些满,在和朱惠吻了好久以后,这才对还在自己下面不停吻着自己的刘峰道:“大叔,如果你今天能将这个骚货弄得起不了床来,我就让你做任何想要做的事情,而且绝不反抗。”

刘峰抬起头来,同样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雪,在看到林雪一脸认真的样子以后,刘峰不禁心中一喜。

但刘峰却并没有按照林雪所说的去做,而是又一次捧着林雪雪白的臀,将头凑了过去。

“我……要我弄……朱惠……不是弄……我……”林雪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体,提示着刘峰。

朱惠看着林雪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咯咯轻笑了起来,笑声中,她一把勾住了林雪的头,将林雪按向了自己如rǔ鸽一样的胸膛。

满嘴的光滑细腻,极大的刺激了林雪的神经,林雪忍不住伸出舌头来,在朱惠的胸前舔了一舔。

咸咸的,似乎并没有什么味道,但想到自己身为女人,竟然对同样身为女人的朱惠做出了这么邪恶的事情,而这种邪恶,就算是自己的老公都没有体会过的,林雪就没来由的一阵兴奋。

三人就那样纠缠在了一起,十多分钟以后,林雪已经是媚眼如丝,身若软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戏里戏外(现场h) 女人跨坐在总裁腰上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