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我好难受快点进来好不好 受不了了…快点用力

只是谁也没想到,调研结束之后,南淮和徐陵两地的卫生局长,相继被拿下,而且还连带着牵扯出不少其他问题,牵连的人也不少。

这也使得原本没有什么悬念的排名,如今又恢复了神秘,尤其是那些原本只是重在参与的城市,也开始极力的想要表现自己。

毕竟没有人愿意一直做那个最差的,也不愿意每次开会的时候被点名批评,尤其是眼下整个安皖医疗卫生系统都处在风口浪尖之上。

 文学

原本这次大会各市卫生局长需要到省城参加会议,但考虑到经费以及一些偏远地区,过来一趟路上可能就要两天时间。

经过厅里的商讨,朱立诚最后还是决定采用视频会议的形式,只有肥城卫生局的几个人来到了会场。

到了会议开始的时间,作为代理办公室主任的蔡世强,先是进行了点名。

由于这次是视频会议,所以不单单要听到对面的声音,还需要每个人出现在视频里,这也是朱立诚强调的原则。

类似的视频会议以往倒也开过几次,但经常有人只是将视频开着,然后人却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所以这种会议后来也就很少再启用。

相反,朱立诚觉得这样的视频会议非常实用,不仅大大缩短了会议的周期,同时也能提高效率,至于一些人所担心的问题,只有在不断的使用中去解决,才能更好的实施。

确认所有人都到齐了之后,蔡世强这才宣布这次会议正式开始。

朱立诚作为卫生厅.长,当然不让的做了开场白,不过他倒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是向大家通报了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几件事,另外就是向大家再次强调排名的初衷。

在朱立诚刚提出要推行排名这个制度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仅仅只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中的一把火,排名也不过是走走过场,形式主义的流程而已。

可是谁也没想到,朱立诚这一次并不是所谓的形式主义,而是要将排名制常态化,以此来调动各市医疗卫生系统的积极性。

在朱立诚讲完话之后,开始轮到各市的自我介绍,排在最前面的则是省会肥城市,紧随其后的则是南淮和徐陵两市。

这一个轮回,差不多就用了一个小时,从朱立诚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刚刚过去的这一个小时,他对这些城市的一个自述,还算比较满意。

接下来便是今天这场会议的重头戏,各市的排名制度,之前厅里都已经下发,每个参会代表届时都会拿到一张评分表。

朱立诚这一次充分的利用了信息化时代的便捷性,所有的评分表随时电脑随即派发,这也意味着每个代表可能抽到的都不是自己所在的城市。

这样的一个评分制度,其实之前也遭到了厅里一些人的反对,认为这么做没有任何的意义,毕竟每个城市的情况不一样,而且各市对自己的情况或许比较了解,对其他城市未必能够了解的那么透彻。

可朱立诚最终还是坚持这么做,一来全市的医疗卫生系统应该拧成一股绳,毕竟大家是一个团体,要有足够的凝聚力,这样才能更好的发展安皖的医疗卫生事业。

另外,朱立诚也想通过这样的一个评分制度,对各市卫生局的负责人做一次考核,看看到底有多少人会睁着眼说瞎话。

另外,这样的随机性,也避免了所谓的作弊,也就是相互之间提前打招呼,让自己城市的评分能够好看一点。

此时,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面前的电脑上,都出现了一个二维码,大家只需扫一扫,手机上便可以出现一张评分表。

每个人按照上面的内容评分,随后确认提交,卫生厅这边的电脑上将自动进行汇总,整个过程还有专人进行监督。

这样出来的结果也不至于会有太多人提出质疑,这一点朱立诚早就有所考虑,所以在会议开始之前,便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

就在卫生厅这边进行着各市医疗卫生系统排名会议的同时,省纪委针对全省的清查行动,也在紧锣密鼓的部署着。

从卫生厅调过去的陈国培和黄玥两人,并没有直接前往省纪委报到,他们接到的通知是在肥城和南淮交界处的一个宾馆里。

当两人赶到的时候,看着宾馆破旧不堪的外表,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认为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直到李云标从楼上走下来,他们这才确定没有走错地。

走到宾馆里面,黄玥这才发觉人的第一印象有多么的可怕。

外面破旧不堪的宾馆,里面的装修却一点也看不出任何破旧的痕迹,相反不仅非常的干净,而且还还让人感觉非常的舒适。

被带到三层,也就是这家宾馆的最顶层,走到尽头的一间客房门口,李云标笑着说道:“进去吧,陆书记在里面等着你们。”

这一路走过来,陈国培左右环顾着,此时他感觉这里应该就是他们的临时落脚点。

可等门从里面打开之后,映入眼帘的景象着实惊掉了两人的下巴。

里面根本就不是想象中的房间布置,完全就是一个办公大厅,而且从房间的大小来看,这应该是两间房打通的,否则不会有这么大的一个空间。

两个人一番错愕之后,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当然,这也让他们顿时有了一种紧迫感。

这次的清除行动,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行动也会非常的隐秘,很多调查都是在暗中进行,这也是陆兆丰为什么一定要选信得过的人。

一旦这次行动有半点风声走漏,那行动的成功性会降低不说,也会失去这次行动的基本意义。

“陆书记,我们到了。”两个人进门后很快便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异口同声的说道。

陆兆丰此刻正在查看手头的文件,听到两人的声音,随后放下手中的工作,道:“欢迎你们二位加入,先熟悉一下环境,一会我安排人给你们都介绍一下。”

陈国培点了点头,尽管来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此刻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尤其是在看到这里的环境之后,这种紧张感油然而生。

两个人一时间显得有些局促,陆兆丰笑着上前说道:“不用紧张,这里很多都是和你们一样,从各个部门抽调过来的人。”

点了点头,陈国培和黄玥两人轻舒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一种平静。

卫生厅这边,评分结果已经出现在了朱立诚面前的电脑上,对于这个结果,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既然结果已出,朱立诚倒也没有再去纠结,直接开口说道:“蔡主任,你来宣读最后的结果吧?”

众人此时对于排名还是比较期待,因为厅里已经明确的说了,这次排名前三的卫生局,将会拿到一笔专项资金,正是因为如此,大家才会对这件事更加积极。

蔡世强毫不犹豫的走上前,看着电脑屏幕上最后的评分,开始宣读起来,顺序则是从后往前,这在无形中也让会场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

当蔡世强第一个说出南淮市的时候,整个会场顿时议论纷纷,参加会议的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南淮市居然在这次的排名中垫底。

“大家先不要议论,都静一静。”朱立诚适时的出面阻止了大家的议论。

其实在看到最终的结果之后,朱立诚也很诧异,南淮市医疗卫生系统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也不至于排名垫底。

这也让朱立诚联想到当初刘夏杰带队过去,南淮提前得到消息做了准备,即便后来自己亲临南淮,可能有些问题也已经被隐藏了起来。

片刻过后,等着众人都安静下来了以后,蔡世强接着说出了徐陵市,随后一口气说出了几个城市。

这些排在后面的卫生局负责人脸上的表情也是相当的丰富,有些人表现得遗憾,而有些人的脸上则是流露着一种欣慰。

排在后面的结果已经全部出来,下面便是最为紧张的时刻,仅剩的三个城市到底是什么样的排名,大家也都非常期待。

蔡世强卖了一个关子,随后才开口说道:“排在第三名的是肥城市。”

显然,这个结果更加的出人意料,作为省会城市,肥城居然只排在了第三名,显然让在场的人有些难以置信。

说实话,蔡世强在说完肥城的名字之后,自己也是有些诧异,不过他还是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接着说道:“第二名宣城。”

随着这两个城市被公布,第一名自然也就揭晓,作为整个安皖发展最落后的一个城市,秋浦市居然在这次的排名中力压群雄,排在了第一。

结果公布结束,蔡世强适宜的退了下去,而此时朱立诚则是站了起来,道:“这次的排名是各城市之间互评,结合省厅的调研结果,综合得出的分数,相信大家很多的质疑,也有很多的疑问。”

停顿了一会,朱立诚没有给众人说话的机会,接着说道:“但我相信这个结果是公平的,如果谁对此有疑义,可以提出来。”

说完之后,整个会场静的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没有人站出来反驳,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个结果不是省厅做出来的,而是全省各市卫生局的负责人综合评分评出来的。

足足等了四五分钟,朱立诚见没有人站出来反驳,继续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疑义,那这个结果稍后会正式的对外公布。”

会议结束之后,几家欢喜几家愁,南淮和徐陵两市,由于卫生局一把手的落网,还处于混乱期,很多事情根本就没有及时的去处理,人员的安排也还没有到位,这也是导致两市排在最后的原因之一。

另外就是之前朱立诚心里所想的那样,南淮和徐陵两市可能真的还有很多隐藏的问题没有在省厅的调研中被发现。

而这些问题,可能下面的人知道的更清楚,所以在评分的过程中,多个卫生局长对两市都打了低分。

随着排名的结束,卫生厅眼下最重要的一件事算是彻底落下了帷幕,结果也让朱立诚非常的满意。

从会场离开回到办公室的朱立诚,便接到了来自南淮打来的电话,很显然,在刚才的会上没有发表意见的副局长,此时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倒。

“朱厅.长,我认为这次的评分,大家对我们南淮都有误解,即便南淮市的医疗卫生系统存在一些问题,但也不至于排在最后。”

听到对方的抱怨,朱立诚笑着说道:“我觉得这个结果没有任何的问题,你们南淮为什么会排在最后,你们自己心里应该非常的清楚,而且这次的评分过程,你们全程参与。”

“可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南淮也不至于落到最后,我觉得这是大家合起伙来针对南淮。”

“你如果这么说,完全可以向省里投诉,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我认为你们南淮还是应该总结总结自身的原因。”

朱立诚心里非常清楚,南淮这次排在最后,与他们之前的张狂不是没有关系,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

曾经的南淮,不可谓不风光,压根就将其他市放在眼里,而如今,随着何传宏这个局长的落马,整个南淮卫生局可以说是一片散沙。

当然,南淮的人还是觉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还有高副省长这个大靠山,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形势会急剧下降。

没有继续和南淮的人在这件事上纠缠,朱立诚冷声说道:“你们好自为之。”随即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显然,南淮的人并没有打算就这样,告状的电话直接打到了高昌汉那边,向省里投诉卫生厅的不公平。

这就如同小孩子打架,以前有个大哥给他们撑腰,永远都不会输,可如今大哥没有了,打架又打不过了,只能找家长来帮自己撑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我好难受快点进来好不好 受不了了…快点用力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