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一次比一次深,横冲直撞 总裁在车上隔着内裤摩擦

一次比一次深,横冲直撞 总裁在车上隔着内裤摩擦黎茵一个爆头:“你可闭嘴吧!吃都堵不上你满脑子的黄色作料!”

现在是灯红酒绿夜生活的开始,地点,S市最著名小吃街,正对黎茵的小区。街市上热火朝天,叫卖声不断,烟气四溢,热闹非凡。络绎不绝的人群从一家店流连于另一家,街上的垃圾箱也堆满饭盒、塑料罐,牌匾灯光闪烁,长街在一片通明下熠熠生辉。

对于吃货的两人来说,每周来吃上一顿是极为享受的轻松。

 文学

“他直接把我扛起来带回公寓了”。黎茵灌了一口啤酒,夹起臭豆腐往嘴里送,“然后用我手机发了消息,还关了机”。

易丹和她碰杯:“这么狠的么?估计是听到你要相亲气急了,啊,好有小狼狗的属性呀。话说人家都坚持四年了,校草级的人物就为等你这一朵花,你就没有一丝丝的松动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黎茵眼神迷离,盯着手中的雪花,“我已经分不清楚了,所以还是不要再去耽误了”。

“你说了也没用啊,人家还不是不放手”。易丹啃完肉,再度伸向炸土豆,小嘴上吃的油亮油亮,腮帮子还鼓着没咽下去的食物,“那后来怎么解决的?”

“我报警了”。

“……”

“真的”。

“……厉害了”。

她一脸无语,看了看空的酒瓶,又喊老板上了一瓶:“对了,你妈那边怎么说的?她没找你的事么?”

“是程铮去解释的”。黎茵交代,“他直接和我妈说不用再处了,所以和我没关系了”。

“啊?”易丹一脸诧异,“他都和你没见过怎么得出结论的”。

“我们已经相互坦白了所以根本没事了,本来就不是喜欢的类型也就没必要发展。倒是你,”黎茵突然一脸猥琐,“劳烦你替我白跑一趟,下午感觉怎么样?”

易丹没听出她话里的歧义,还一本正经地分析:“开始我觉得这人没有话,就瞎扯了几句感觉还跑偏了。你发消息后,我想来都来了,午饭都没吃,就干脆吃一顿再走,他也没有意见”。她点着脑袋细细回想,“后来不知怎么就聊到他的生活,他在军队的过往,他和我说了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负,就突然觉得……他很老实,也有点可爱吧”。说完自己轻笑出声。

易丹眼睛亮亮的看着黎茵:“我们后来交换了下联系方式,以后可以一起出去军营玩。你不知道他现在是装修公司的,以后买房子装饰就可以找他帮忙了哎”。她还给了黎茵一个“我是不是很厉害”的眼神。

黎茵扶额,基友这回路…嗯,那还是先不要告诉她好了,只能说旁观者清吧,既然她自己看不清楚,那逗一逗她……感觉也挺不错的。

程铮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下午结束完相亲宴后他临时又接到公司的电话,抽身亲自陪了几个客户参加晚宴,磨磨蹭蹭就熬到这个点。

期间他和黎茵说明了下情况,解释解释清楚,在和老辈们糊弄一下,结果就收到他母亲的夺命催魂的连环call。酒宴上他有理由搪塞过去,眼下他人已经站在大门口,程家还灯火通明的一片,显然是在等他回来。

男人无声叹了口气,脚步沉重的朝前走去。

程家大宅位于城西,属于待开发地段。当初选择这一片主要是程父程母喜欢清静,看中了这里山清水秀,环境极佳,适宜养老。两人忙活了大半辈子,现在只想优哉游哉享享清福,共尝天伦之乐。

可是程铮老早就当了兵,很长的时间就待在军队里四处飘动,回家的时间也是挤出来,少得可怜,日日期盼终于等到他退伍接管父亲的公司,却一直没有对象,急得老两口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事主要还是程母焦虑,一天天看着附近带孙子孙女的老太太,把她想的真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为此,她没少嘀咕当初让程铮当兵的事。

程家祖上都是军人出身,中间到程铮父亲断了节,走了读书之路,考上大学不说还自主创业,成立了自己的装修公司,在业内混的风声水气,本来想一早就让儿子接手,可惜在程铮爷爷的影响下,儿子满腔的热情都献给了祖国,直到而立之年才被迫重返商界。

程母就是因为觉得程铮一直当兵没时间和女人打交道,才至今仍是孤家寡人一个。

程铮打开家门,刚喊了声“我回来了”,程母就匆匆赶了过来。

“你和妈说清楚,什么叫不合适啊?小徐那闺女我可是按着贤惠的标准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不真真按你的需要来吗?怎么说吹就吹了?”

程铮放下公文包,把西装挂在衣钩上:“我需要的是我自己喜欢的,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好,那你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程母气急败坏,“喜欢就快赶紧找个媳妇啊,三十好几的人了,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有,我孙子什么时候能有?”

男人脑海里一晃而过易丹晃动的马尾,带着鲜活的生命力,嘴上却说:“遇到了自然就有了”。

他拿起橱柜上的空杯子,跑到饮水机接了杯水,一晚上的应酬是有些口干舌燥了。

程母见她这幅爱理不理的样子,登时又泄了气:“好不容易寻了个不错的,我瞧见也满意,你这一句话就泡了汤”。说罢愁眉不展坐到沙发上,唉声叹气,“我和你爹都一把年纪了,现在就想盼着你早点安顿下来,又不是成心害你,你看你做的什么事,让你多寻思寻思,回来了整天都泡在公司里,怎么找姑娘啊…妈现在心都要碎了……”顺势伸手往自己脸上抹抹,像是真擦了面上的泪水。

程铮挑挑眉,心道又玩起苦肉计了,之前在部队打电话也是这个手段骗他退伍。他摇摇头,没太留意母亲的哭诉,倒是想着下午的女孩想的入迷。

“好球!”一直躺在沙发上的程父突然喊一声,看着电视里的球赛兴奋地坐起。

程母本来正酝酿的悲情也被这一叫打断,当即咬牙切齿的揪住程父的耳朵:“你说说你干的什么事?小铮就是我一个人的儿子是吧?也不见你上上心想想办法,我伤心着呢你还有心思看球赛?”

“哎哎哎”。程老爹一边哀嚎一边扯开程母的手,“唉你瞎操心也没用嘛,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的情况咱现在也说不清楚…”

“说不清楚你怎么不早说出来?之前不还和我一起求着孙子孙女吗?啊!”

“哎哎,我那不是有原因的……”

“……”

程铮眼见他们吵了起来,轻飘飘丢下一句:“早点睡”。就踏着拖板上楼去了。

正在争执的老两口:“……”

程铮还没有缓过神来,怔坐在床,掀开被子盯着自己睡裤中间出神。

梦里的旖旎是那么不真实,又那么美好。与其说他是在纠结难道自己的内心是这么禽兽吗,倒不如讲还在细细回味。

罂粟一般的感觉,让他难以自拔。

程铮从军多年,之前的生活完全浸淫在男人堆里,单独与女性相处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更多的是训练,汉子们在一起喝酒打诨的日子,平时偶尔有军医处的姑娘来打招呼,每次无非都是点头示意,听朋友说给别人留下的映象不多美好 。

按他损友的总结,就是为人冷淡,不近人情,把女孩吓都吓跑了。

程铮对此不置可否,他是真不到怎么打交道。

不过现在细细回想昨日见到易丹的第一面,整颗心脏都莫名骚动不安,以往的冰山像是被化开,暴露出自己深处的悸动与无措,忐忑与喜悦交织,叫人摸不着头脑。

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这就是…喜欢的感觉?

程铮挠了挠自己的短毛,由于刚刚睡醒,他现在整个人还处于朦胧的状态,睡眼惺忪,慵懒不想动,可是春梦的刺激不小,激的他拿起一旁的手机。

他翻到与黎茵的聊天记录,昨天吃完饭不一会儿他原本的相亲对象就发消息过来解释了原因,他当时脑子一抽,就把自己对易丹的好感说了出来,也不知道她说出去了没。

原以为会被黎茵鄙视一顿,不想她认真问起了几点情况,然后就表示了支持。

程铮手指在屏幕上拨动,翻阅着聊天记录,到某一处时突然停了下来。

程铮:你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么?

黎茵:我给你讲实话,你是符合她的类型,这丫沉迷肌肉男无法自拔,你到她面前秀秀什么腹肌胸肌她保不齐就被迷得晕头转向。

黎茵:不过你别傻傻地直接上去脱啊,会被告性骚扰的。

黎茵:你追她我不反对,不过你要是敢骗她的感情,你就等着瞧吧,虽然我觉得当过兵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

肌肉?程铮甩着胳膊,浑身上下打量一番,应该…比较满意吧……

他苦恼地抓抓脸,思索一会给黎茵发了一句话。

“打扰一下,你知道易丹今天会到哪去吗?”

“就是这样的,你到时候和院长说说就没事了”。带着眼镜一脸祥和的老教授笑呵呵地看着易丹,“把你叫来也是想快到时间了,看你论文完成的怎么样”。

满脸苦涩的易丹:“老师,你相信我,我毕设真的快好了!”

周末的T 大没有多少人,更别说学院楼了,连老师都找不到几个。

昨晚在黎茵家不知道high到几点的易丹一大早就被导师的电话喊醒,屁颠屁颠头都没洗就赶了过来,哪知只是因为院长想借他们系的模型一用,老教授联系不上负责人,托易丹探了下情况。

和导师又闲聊几句后,易丹生无可恋地走出门。

本来还想和黎茵出去看电影的她,又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了,她打电话给室友赵安安,结果小妮子早就旅游玩的欢快去了。

黎茵现在还在睡觉,她一个在学校又没其他事,寻思借机到图书馆查下资料,结果刚走到才发现由于装修闭馆不开。

“我还能说什么”。易丹叼着买的奶茶,原路返回准备再回去,“今天是水逆呀……”

途径校门口的书店时,无意间看到摆的摊子上有最新的《男朋友》杂志,登时从早上堆积的不快一下烟消云散。

《男朋友》,顾名思义,就是满足腐女的一本同志漫画连载刊物,作为资深宅女,平时除了打排球就不想动腿的易丹,看杂志的终极奥义只是为了—-舔身材。

里面的身材好的攻受猪脚都是会被她一一裁下来慢慢欣赏,其变态程度从她房间的壁画就能看出来。

“啧啧”。易丹旁若无人的欣赏着里面内容,满脸陶醉,“这期的质量很不错啊……”

校门前的行人进进出出,有骑车飞驰的少年,亦有成群结伴的女生,来来往往没人刻意注意驻足店铺认真看书的少女。

易丹一页一页的翻动,在外看书不会受到老板的打搅,这是叫她很满意的一点。她来来回回反复的比较对比,完全没有留意身后慢慢靠近的身影。

“易丹?”熟悉的男声打断女孩的思路,她吓得叫了出来,慌慌张张把手中的杂志合起来放下。

女孩转过头,僵硬地看到穿着休闲装的程铮面露疑惑的站在身后。

“你走路怎么都没声音的……”

“我、我喊了你几下了”。程铮有点愧意,暗道怎么就把她吓到了。

易丹笑着呼了口气,以后一定要注意,也不知道他看没看到刚刚的画面,嗯…那么香艳不清楚看后会不会给他留下阴影。

“对了,你怎么在这?”易丹看他的样子,好像是专门在等她,不对啊,昨天也没留下什么问题啊。

程铮还是有点拘谨:“我…是公司有点事,我在这附近处理一下,看到有点像你,就过来看看是不是”。

“处理公事…你怎么穿的这么随意?”易丹指指他的体恤短裤,突然从昨天西装的转变,禁欲系也变成阳光派,就是身材的完美还是不减,让她看得又想入非非……貌似比漫画上的还有料。

程铮不知道易丹在无下限的yy自己,还慌忙想圆回自己刚刚的谎言:“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就没穿正装…对了你下周有空吗?”

他转过头假装咳嗽一下,不愿让易丹发现他已经微红的脸颊。

“有啊,怎么啦?”易丹喝着奶茶,随意道。她都闲的快疯了,如果大佬想找她,她不介意联络联络感情。

“就是下周的海滩嘉年华要不要去,”程铮小心翼翼看着她,“我这里刚好有票,要不要一起?”

“你也可以喊上黎茵一起,都是朋友”。

“嗯…”易丹吸着塑料管,晃了晃杯子,这个嘉年华她和黎茵也是肖想已久,听说会有大牌明星到场助威,沙滩上还会有各种活动,只可惜没有弄到票,现在有现成的话……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不会麻烦吗?”易丹问。

“不会不会”。男人罕见地露出笑容,没被拒绝让他也是松了口气。

“那到时候我们在联系?”

“好”。

一阵清风带过,卷起阵阵芬芳。

“所以…我就这样被你卖了?”黎茵面无表情地翘着二郎腿,坐在某购物中心泳装区的座椅上,看着易丹在琳琅满目的泳装中四处转悠,东摸摸西瞅瞅,快活似神仙。

“唉,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不就是出去看看海,那门票好难弄得你又不是不知道”。易丹完全不心虚,神经大条地还在看款式,举起一件冲黎茵喊道:“茵茵你看这件这么样?”

黎茵自动忽略那件衣服:“去看把我拉上像个什么鬼?那好歹是我前相亲对象好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一次比一次深,横冲直撞 总裁在车上隔着内裤摩擦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