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扶着娇妻的腰上下猛烈冲刺 不顾她的哭喊撕裂

 扶着娇妻的腰上下猛烈冲刺 不顾她的哭喊撕裂刘诗吓得直打哆嗦,顿时止住了哭泣。

  刀疤脸从刘诗身上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刘诗哭着坐起来,想起自己刚才被这个邋遢的刀疤脸强暴时的情景,顿时感到一阵恶心,有一种想呕吐冲动。

  淡淡的月光透过木条窗户照进这间柴火房。

 文学

  刘诗赤luǒ的身体在月光下显得非常诱人,她的眼神呆滞,满脸泪痕,头发蓬乱夹杂着几根稻草。

  呆坐了半天,刘诗勉强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提着行李箱,拖着沉重的步伐,摇摇晃晃地朝自己家小区那幢楼的方向走去。

  回家后,发现丈夫刘建刚不在家,女儿刘诗曼也在她那间闺房里熟睡了。

  为怕女儿发现自己这副狼狈相,她没有前去女儿的房间里将她叫醒,而是将行李箱放在客厅里,走进自己和丈夫那间主卧室.

  随后,她将身上那件被刀疤脸用刀子划破的连衣裙脱下来藏在衣柜里,拿上一套睡衣走进浴室。

  打开水龙头,调节好水温,站在喷洒下,让散发着热气的水柱,冲刷自己被刀疤脸糟蹋过的身体。

  她本打算将自己被刀疤脸强jiān这件事告诉丈夫,但想起他是和自己乘

  坐一趟火车从燕京市回到蓉城市的,知道她在火车上发生的事情。

  她心里清楚,一旦刀疤脸被抓获,他在车上与老李之间发生的事情就会被老公知道,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只好咬咬牙,吃下这个哑巴亏。

  洗完澡,刘诗回到卧室,将手机从手提包里摸出来。

  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丈夫刘建刚还没有回家,本想给他打一个电话,又怕他在外面执行任务,也就没有将电话拨打出去。

  于是,她静静地躺在床上,脑海里反复闪现出自己这两天在列车上发生的事情。

  不知为何,想到老李的时候总会想起他那庞大的宝贝,这让刘诗的身体变得火热起来。

  一丝丝晶莹的水珠开始在刘诗的神秘处云集……………

赵雯雯起床的时候,刘诗已经将热气腾腾的早餐摆上桌。

  一见到母亲赵雯雯心里就是一喜,急忙上前问:“妈妈,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刘诗回答说:“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两点钟,见你已经睡着了,就没有叫醒你,快去洗脸漱口吃饭,要不然,你去上课,就会迟到了……”

  “耶!”

  赵雯雯向母亲扮了一个鬼脸,走进卫生间。

  吃早餐时,赵雯雯见家里只有她和母亲二人,便问道:

  “老妈,我爸呢?”

  “你爸一大清早就出去了。”刘诗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脸幽怨地说:“别管他,吃饭吧,吃完饭好去上学!”

  “哦!”

  赵雯雯并没有注意到目前的表情,津津有味地吃起了早餐。

  早餐过后,赵雯雯与母亲告辞一声,便背着书包离开家门,前去她家附近的一个公jiāo车站,乘坐公jiāo车去学校。

  赵雯雯是蓉城一中高三的学生,在班上的成绩平平,却继承了母亲的优良基因,长相十分出众,是一个标致的小美人:

  她有一头一头长长的秀发,瓜子脸上有一双明媚的眼睛,一副高挻的鼻子,一个xìng感的嘴唇。

  特别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那一对丰满挺立的胸部。

  就好像是天神的恶作剧一样,从小学开始就一直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到现在已经是F罩杯的等级,还有再继续成长的趋势,完全无视于地心引力的丰美胸部,

  同学们给她取了一个“大rǔ牛”的绰号。

不光是来自同龄朋友之间的嘲弄;尤其令赵雯雯感到难堪的,是周遭成熟男xìng的异样目光,不管是学校的老师,公车上的乘客,或者是隔壁的邻居。

不知不觉中,赵雯雯逐渐被上车的人给推到最后排的位置,“咦啊!?”双 间一阵异样的触感打断了赵雯雯的思绪。也许是太过拥挤的缘故,一位站在赵雯雯身后的中年男人,他的公文包尖端紧紧地压迫在赵雯雯的校裙上,位置正好就在两片丰满  的中间。“讨厌,怎么刚好顶在那种地方……”重要的部位被物品紧密压迫的羞人感觉令赵雯雯满脸通红。

  赵雯雯一时没有猜想到陌生异xìng的下流企图,只是稍稍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躲过这个令人尴尬的场面。后方的中年男人似乎没有察觉到前方少女羞耻的窘态,手上的公文包非但没有移开,反而毫不放松地随着赵雯雯的动作更加往前推。

  整个公文包塞到了学生裙的下方,从侧面看过去的话,就好像赵雯雯骑站在公文包上面一样。正在赵雯雯对眼前的状况感到手足无措的时候,仿佛要将某种下流的目的传达给眼前的少女。

中年男人开始以微妙的力道向上提起公文包,轻柔,却稳定且执拗地持续挤压赵雯雯未经开发的部位。

当时在赵雯雯羡慕的心中幻想的,是如同童话故事中王子和公主的情结,像公车色狼这样直接大胆,充满侵略xìng的下流行为是她想也不曾想过的。赵雯雯青涩迟钝的反应似乎鼓励了男人的侵略yù望,手上公文包的力道逐渐加大,变换不同的角度,隔着单薄的内裤布料,无情地攻击纯洁的少女隐私部位及逐渐挺立的 芽,下流的意图溢发明显。赵雯雯曾经瞒着父母,偷偷在百货公司买过几件俏丽可爱的内衣裤,但是始终没有勇气穿上,平常上学的时候,制服的百褶裙底下,个xìng朴素的赵雯雯穿的,是一般棉质的白色内裤。棉质内裤虽然舒适保暖,对于陌生男人的猥亵行为却没有丝毫防御作用,随着公文包的顶压挤迫,内裤陷入了少女羞耻部位。

  本来是亲密的贴身衣物,变成了一件黏附在少女娇躯上的道具,不停地随男人的挤压动作摩擦着主人柔软敏感的地方,将情yù的官能信号送进青涩女中学生的身体中。陌生男子的猥亵动作虽然让赵雯雯感到厌恶和惊慌,但是紧接而来的感官冲击使赵雯雯陷入一阵迷惘与困惑,软化了刚刚萌芽的抵抗意识。

  未经人事的少女隐私部位在下流的玩弄下逐渐渗出温热蜜液,象征清纯女中学生的纯白内裤紧密黏贴在身体上。

  从隐私部位传来的快感电流顺着脊髓传遍全身,逐步侵蚀

从下流动作所得到的快感余韵还残留在体内,到底刚才是不是真心希望色狼住手,这一点现在的赵雯雯自己也无法肯定。“呼……不管怎样,好像没事了……”正当赵雯雯以为结束了的时候,一只厚实粗大的手掀开了学校的百褶裙,贴上了自己的 部;执着的猥琐男并没有放弃到手的诱人猎物,反而继续采取更进一步的大胆行为。与之前利用公文包轻柔摩擦的手段不同,男子以粗暴的方式揉捏赵雯雯的双 ,强而有力的五根手指深深地陷入  之中,就好像是要测试少女 部的弹xìng一样,恣意将手中柔 捏挤变形。

  女中学生兼具青春弹xìng与丰盈 感的美 ,变成了这个公车色狼的玩具。

  虽然刚才确实尝受到了官能愉悦的感觉,但是突然遭到一个陌生异xìng如此放肆大胆的侵犯,还是处女的赵雯雯无论如何也吃不消,危机感使得她下定决心要做出反击。正当斥责的言语要脱口而出的时候,赵雯雯的耳边响起了一句蕴含戏谑语气的嗓音:“刚刚,很舒服吧!有感觉了吗?” “你别来烦我了,我要下车了。”

  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赵雯雯,一心只想要尽快的逃离这个男人的身边,挤开了人群,走向了车门。

  谁知,中年男人竟然紧追不舍,立马又跟了上来。

  “距离到站还有几分钟的时间,难道你就不想要再试一试刚才的感觉吗?”

  中年男人凑到赵雯雯的耳边,那低沉的话语犹如恶魔低语一般,侵入了赵雯雯的耳朵。

  一想到刚才的奇怪而舒服的感觉,赵雯雯的下身忍不住一颤,夹紧了大腿。

  虽然很是羞恼,但是在她却发现自己竟渴望着那男人的手能够再次的放到她的大腿之间来。

  这种矛盾的心理,令她没有立刻反驳中年男人的话。

  而就在下一刻,那宽大而有些粗糙的大手,又贴了上来。

  “嗯……”

  肥美的软 在一瞬间被粗暴的挤压变形,赵雯雯只觉得仿佛有一股燎烧心扉的烈焰,陡然从底部直冲而上,令她下意识的想要呻吟出声。

  然而,就在她即将忍不住快要喊出来的刹那,中年男人却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巴。

  “呵呵,看来你还真的是喜欢大叔我呢!那大叔让你体验一下上天的感觉吧。”

   紧接着,她脚下一软,难以自制的倒向了中年男人。

  谁知这一倒,更是让那一根粗暴的手指,朝着更深处挤压了进去。

  更强烈的冲击随之而来,赵雯雯突然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分明倒在中年男人的身上,却有一种漂浮在云雾中的感觉。

  一闭上眼睛,就感到天旋地转,可是她却惬意的想要往更高处迈进。

  这就是他说的上天的感觉吗?

  赵雯雯回想着中年男人所说的话,竟然连最初的羞涩都抛去了,她只想全身心的投入到这种漂浮在云雾里,浑身都无比放松的感觉中。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赵雯雯,真的是你!你这是怎么了,脸这么红,是不是不舒服?”

  赵雯雯豁然睁开双眼,发现同班的李小柱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冲自己打着招呼。

  李小柱,是班里的体育委员,人长得高,又带着一种阳刚的帅气,再加上篮球打得好,很受班里女生的欢迎。

  赵雯雯也不例外。

  她虽然没敢像其他女生那么主动的写情书表白,但是却暗暗的喜欢着这个高大的男生。

  要是平时,如果和李小柱偶遇,李小柱还主动跟她打招呼,她一定会兴奋得小鹿乱撞。

  可是现在,她的心中却泛起了一种背叛的负罪感。

  要知道,现在她正毫无抵抗的,让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给玩弄啊!

  “啊……”

  赵雯雯因为羞愧犹豫了片刻,还没来得及回应李小柱,却没想到那站在她身后的男人,竟然又加重了力度,使她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居然在李小柱面前兴奋的喊出了声,赵雯雯顿时变得有些手足无措。

  可她后面的那人,依旧不老实,趁着她叫喊之际,竟拨开了她的内裤,将手指放在了那神秘的门户之上,似乎下一刻就要冲刺进去。

  “不!”

  她下意识的捂住了下面,虽然她有些沉溺于这刺激的感觉了,但是

  她还是处女,绝不可能让那手指进去。

  然而,因为她捂住裙摆的关系,双手脱离了扶手,公jiāo车一个晃dàng,让她一个站立不稳,扑到了李小柱的身上。

  “赵雯雯,你没事吧?”李小柱扶着赵雯雯的双臂,关切的问道。

  “没……没事,就是肚子有点疼。”赵雯雯俏脸含羞的慌忙应道。

赵雯雯只感觉羞愧难当,可她却鬼使神差的没有将翘起的 部收回来,而是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甚至把肥 翘得更高了一些。

  “呃……哼……”

  赵雯雯的口中,不断的发出嘤咛的声音,她没有再抗拒身后的男人,因为她发现,男人并非是想深入进去。

  他只是停留在了表面,用手指捻住了那一颗粉红的花蕊,时轻时重,旋转往复的揉捏着那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这种感觉,令她yù仙yù死,比之前的任何动作,都还要来得舒服。

  她根本无力控制自己那不自觉发出的呻吟之声,只能深深的将头埋入了李小柱的怀中,企图不让声音扩散出去。

  “赵雯雯,你坚持一下,马上到站了,下车我就送你去医务室。”

  李小柱却不明所以,只以为赵雯雯肚子疼得厉害,没有多想,一个劲的鼓励道。

  “嗯,啊……真舒服……”

  车子一阵晃dàng,赵雯雯将李小柱抱得更紧了一些,双目痴迷的看着李小柱,轻声哼道。

  “舒服我就一直抱着你。”

  李小柱闻言,英俊的脸上划过一抹红霞,他只以为是赵雯雯觉得他的怀抱舒服,才露出如此表情,虽然羞涩,但是更多的却是自信与骄傲。

  殊不知,让赵雯雯失态成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却在看着他的表情偷笑。

  他不再将手指伸向赵雯雯的花心,转而往前挪动了一步,将他那早已兴奋的撅起脑袋的宝贝,顶在了赵雯雯高高翘起的肥 上。

  对于未经人事的少女,男人的玩物触碰到自己的私密之处,绝对是一种开启生物基因大门一般的体验,和手指的触碰,简直是天壤之别。

  在那一个粗大的东西顶到花蕊上的刹那,赵雯雯只觉得体内仿佛有一股潮水即将喷涌而出。

  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她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却把中年人的那玩意也紧紧的夹在了中间。

  所幸的是,因为反应及时,预想中的危机并没有出现。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中年人居然借助公jiāo车的晃动,直接在她的双腿之间磨蹭了起来。

  一收一缩。

  虽然没有进入,但是却给予了赵雯雯一种类似于初尝禁果的体验。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种按摩,但却并不是普通的按摩。

  这种按摩,仿佛能够在一瞬间从脚底推拿到百会,然后又从百会,推回脚底,令人的全身上下都麻酥酥的,似乎要融化似的。

  赵雯雯意外的发现自己越发的难以抗拒中年男人的侵犯,甚至开始主动的享受了起来。

  但是,要是再这样下去,刚才那类似于火山喷发似的饱胀感,又将再度重现。

  如若她的下身真的喷出了水来,这周围的人,还有眼前的李小柱,会怎么看待她?

  她还怎么去学校上课?

  想到这里,赵雯雯终于鼓起了勇气,想要转身去警告身后的中年男子。

  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她站起身来,男子竟突然将他的那玩意收了回去。

  紧接着,粗糙的手掌,再度嵌入了她的翘 之上,揉捏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中年男人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打着电话。

  “哦,你可以去星海酒吧找我,我每天晚上都在。”

  中年男人说完这句话时,公jiāo车刚好停了下来,男人在他们学校的前一站,下车了。

  当那只大手从赵雯雯的屁股上离开的刹那,赵雯雯的心中,竟泛起了一丝不舍的情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扶着娇妻的腰上下猛烈冲刺 不顾她的哭喊撕裂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