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在钢琴上要你 公交车上迎合我摩擦

在钢琴上要你 公交车上迎合我摩擦这种事哪里用得着我教,应该是王姨教我才是,王姨只是一时半会还放不下她作为我姨的尊严,可是在我的威逼下,她又能如何呢?于是,王姨低着头,乖乖用手给我弄了起来。


 文学

这个画面,不自觉就让我想起了小电影里的剧情,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成为电影里的男主角,哈哈……


进行了几下后,我又开始不知足了,总觉得少了点味道,于是我大胆提议道:“我要你用嘴伺候我。”


“不行。”王姨坚决地说道。


“你没诚意,那我还是要进去。”我一双手搭在王姨的香肩上,又假意要把她转过去,从后面进去。


“收手吧,小海!”王姨语重心长地劝道。


“是你勾引的我,我不管!”我说着,稍稍一用力,就把王姨给按蹲了下去,王姨没有反抗,那事因为她别无选择。


可王姨还是没那么容易妥协,垂着头。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拖起她的下巴,说:“看着我,我要你看着我,亲爱的。”


“不,不要……”王姨倔强地把头扭开。


“那没办法,是你逼我的。”我就假意要去扶她起来。


王姨害怕了,赶紧抬头凝望着我,那眼眶中的泪水还在打转,不知为啥,王姨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在我看来简直是无与伦比的诱人。


我摸着王姨的脸,说:“乖,你也会很舒服的。”


我的手指在王姨润滑的双唇上来回拖了几下,掰开了王姨的嘴,然后心急如焚地把宝贝放了进去……


“呜……”王姨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温热与柔软直击我的灵魂深处,我也发出了“呜”的声音!这,这也太舒服了吧!我俯视着王姨,一双手不自觉地就抱住了王姨的头。


可就在我准备抱住王姨的头加速的时候,张子枫又敲门了:“妈,李海呢?你看到李海了吗?”


王姨一双手推在我的大腿上,想要挣脱开回答张子枫,但我才懒得理会,还是那句话,反正张子枫进不来,我管他在外面怎么折腾呢!至于我去哪儿了,等明天水边编个理由便打发便是了。


我抱住王姨不放,王姨的挣扎带动了步骤的加快,忽然,一股冲劲亢奋地从我的宝贝里释放了出来……


“哇……好,好舒服啊!”我松开了王姨。


王姨赶紧捂住嘴,朝房间里的浴室冲去,接着就听到了花花的流水声和王姨咳嗽的声音。


我有些责怪自己,这也太特么不争气了吧!不过,我也听说了,男人第一次都是这么快,唉……


就在我唉声叹气,准备离开时,王姨的手机响了起来,我走过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老公”。王姨赶紧从浴室里冲出来,脸上的水珠都还来不及擦,王姨羞愧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接起了电话。


“老公,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怎么了?”王姨问道。


隐隐的,我听到她老公张辉年在责问她干什么。


“我在睡觉啊!张辉年,你什么意思啊?你怀疑我?要我现在开视频给你看看吗?”王姨很生气地说道。


王姨好像直接把一旁的我给忽略了,于是我就悄悄靠过去,听到电话里张辉年说:“子枫他说听到你房间有异样的声音,你又不肯开门,这我肯定会担心你啊!”


“那孩子的话你也信?他花钱如流水,我说不给他钱,他就大晚上来烦我。”王姨狡辩着说道。


张辉年马上笑呵呵地赔礼说:“老婆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担心你身体不舒服,我就知道这个臭小子在那胡说八道,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他,不过老婆,我已经有差不多半个月没跟你那个了,我们开视频,你让老公解解馋好吗?”


听到她们夫妻两的交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啊!原来是张子枫怀疑他妈妈房间里有别的男人,打电话告诉了张辉年。而我又突然不见了,张子枫会不会怀疑他妈妈房间的人是我啊!还有,我的外套还在张子枫的房间呢!


都怪我一时太兴奋了,竟把这些细节给忘了……


“嘴上说的这么好听,看样子不跟你开视频,你是不会相信我的了。”王姨的话拉回我乱糟糟的思绪。


跟着,王姨就跟张辉年开起了视频,并挪到了床头靠了下去。


“老婆,你,你怎么没穿衣服?”张辉年惊讶地问道,“把摄像头切换一下,让我看看房间周围。”


张辉年这话把我吓得够呛,我盯着王姨,王姨也盯着我……

“张辉年,我就知道你不信我,好,我这就给你看。”王姨说着,就要切换摄像头,仿佛他这句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我赶紧迈步走到窗台边,捡起之前被我丢在地上的被子,顺带把脱下的裤子提到了床底下,然后直接在王姨旁边躺下去,假装打个哈欠,把被子一蒙,就假装睡着了。


“张辉年,看到野男人了吗?”王姨没好气地问道。


“老婆,我,我没那个意思,可你大晚上干嘛不穿衣服啊?”张辉年仍旧不死心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你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我是个女人,我也有需求好不好,所以就自己安慰一下了,那你说我能给儿子开门吗?”王姨道。


“是是是,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到,是我多想了,老婆对不起,明天我就回来陪你,但是你都这样了,那也让老公舒服舒服吧!”张辉年的语气贪婪至极。


躲在被子里的我本来直冒冷汗,听到王姨和张辉年这样的交谈,我便又宽心了起来。


王姨和张辉年两个人隔着视频开始亲热了起来,在张辉年的指导下,王姨开始抚慰自己,根本不在乎躺在她旁边的我,她肯定以为我梦游劲过了,彻底睡死了过去。


接下来,激起我心跳加速的事情又发生了,王姨竟然把一双玉腿直接伸进了我的被子里,一只手也跟着探进来,在两腿之间的位置上下运动着,昏暗的灯光从被子边缘钻进来,足够让我看清楚王姨那手在两腿之间的美妙动作。


看到王姨那里很快又润泽了,我下面的宝贝竟然又生龙活虎了起来……


“嗯,老公,好,好害羞。”王姨对着手机说道。


“老婆,你真美,不要停,继续,继续,呜……”张辉年喘着粗气。


在张辉年的引导下,王姨一双玉腿不断的加紧。


可就在王姨来劲的时候,张辉年却说:“好了,老婆,时间不早了,明天我还要去谈生意,今天先这样。”


“张辉年,你混蛋,怎么就结束了,你只顾你自己。”王姨很不开心。


“好了老婆,回来再好好伺候你,我先挂了,你也早点睡。”张辉年亲吻了一下王姨,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王姨很愤怒地就把手机一甩,好巧不巧,手机刚好甩到了我的那个起来的位置,痛的我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要死,小海还在呢!”王姨轻声念了句,然后掀开我的被子,我假装打呼噜。


王姨长长叹了口气,说:“看来这孩子刚才真是梦游。”


王姨又重新把我的被子给盖上了,但她却并没有关灯睡觉,而是一双手都放到了两腿之间,一只手开口,另一只手游走……


天哪,王姨这个动作未免也太诱人了吧?咕噜噜,我暗自连吞数口口水,然后假装转身,一下子就抱住了王姨那内白的美腿。


王姨吓了一跳,轻声喊了一句:“小,小海……”


我没有理会,王姨就试图把我推开。


“嗯,别吵,睡觉。”我假装说梦话,同时身子往上移动一下,让自己的脸正好对准王姨两腿之间的位置。


顿然间,我就感觉到了从王姨那里散发出来的热气,真香,真想买进去吃上几嘴。


王姨的那儿也感觉到了我呼出去的热气,仿佛发出了嗡动的声响,这更使我瞬间着魔,我就又挪动身子,把脸直接卖上去,并咀嚼了一下嘴巴,假装睡得正香。


砰砰砰……我的心跳在加速,我祈祷着王姨不要把我强行推开,不要把我叫醒……

这种事哪里用得着我教,应该是王姨教我才是,王姨只是一时半会还放不下她作为我姨的尊严,可是在我的威逼下,她又能如何呢?于是,王姨低着头,乖乖用手给我弄了起来。


这个画面,不自觉就让我想起了小电影里的剧情,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成为电影里的男主角,哈哈……


进行了几下后,我又开始不知足了,总觉得少了点味道,于是我大胆提议道:“我要你用嘴伺候我。”


“不行。”王姨坚决地说道。


“你没诚意,那我还是要进去。”我一双手搭在王姨的香肩上,又假意要把她转过去,从后面进去。


“收手吧,小海!”王姨语重心长地劝道。


“是你勾引的我,我不管!”我说着,稍稍一用力,就把王姨给按蹲了下去,王姨没有反抗,那事因为她别无选择。


可王姨还是没那么容易妥协,垂着头。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拖起她的下巴,说:“看着我,我要你看着我,亲爱的。”


“不,不要……”王姨倔强地把头扭开。


“那没办法,是你逼我的。”我就假意要去扶她起来。


王姨害怕了,赶紧抬头凝望着我,那眼眶中的泪水还在打转,不知为啥,王姨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在我看来简直是无与伦比的诱人。


我摸着王姨的脸,说:“乖,你也会很舒服的。”


我的手指在王姨润滑的双唇上来回拖了几下,掰开了王姨的嘴,然后心急如焚地把宝贝放了进去……


“呜……”王姨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温热与柔软直击我的灵魂深处,我也发出了“呜”的声音!这,这也太舒服了吧!我俯视着王姨,一双手不自觉地就抱住了王姨的头。


可就在我准备抱住王姨的头加速的时候,张子枫又敲门了:“妈,李海呢?你看到李海了吗?”


王姨一双手推在我的大腿上,想要挣脱开回答张子枫,但我才懒得理会,还是那句话,反正张子枫进不来,我管他在外面怎么折腾呢!至于我去哪儿了,等明天水边编个理由便打发便是了。


我抱住王姨不放,王姨的挣扎带动了步骤的加快,忽然,一股冲劲亢奋地从我的宝贝里释放了出来……


“哇……好,好舒服啊!”我松开了王姨。


王姨赶紧捂住嘴,朝房间里的浴室冲去,接着就听到了花花的流水声和王姨咳嗽的声音。


我有些责怪自己,这也太特么不争气了吧!不过,我也听说了,男人第一次都是这么快,唉……


就在我唉声叹气,准备离开时,王姨的手机响了起来,我走过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老公”。王姨赶紧从浴室里冲出来,脸上的水珠都还来不及擦,王姨羞愧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接起了电话。


“老公,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怎么了?”王姨问道。


隐隐的,我听到她老公张辉年在责问她干什么。


“我在睡觉啊!张辉年,你什么意思啊?你怀疑我?要我现在开视频给你看看吗?”王姨很生气地说道。


王姨好像直接把一旁的我给忽略了,于是我就悄悄靠过去,听到电话里张辉年说:“子枫他说听到你房间有异样的声音,你又不肯开门,这我肯定会担心你啊!”


“那孩子的话你也信?他花钱如流水,我说不给他钱,他就大晚上来烦我。”王姨狡辩着说道。


张辉年马上笑呵呵地赔礼说:“老婆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担心你身体不舒服,我就知道这个臭小子在那胡说八道,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他,不过老婆,我已经有差不多半个月没跟你那个了,我们开视频,你让老公解解馋好吗?”


听到她们夫妻两的交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啊!原来是张子枫怀疑他妈妈房间里有别的男人,打电话告诉了张辉年。而我又突然不见了,张子枫会不会怀疑他妈妈房间的人是我啊!还有,我的外套还在张子枫的房间呢!


都怪我一时太兴奋了,竟把这些细节给忘了……


“嘴上说的这么好听,看样子不跟你开视频,你是不会相信我的了。”王姨的话拉回我乱糟糟的思绪。


跟着,王姨就跟张辉年开起了视频,并挪到了床头靠了下去。


“老婆,你,你怎么没穿衣服?”张辉年惊讶地问道,“把摄像头切换一下,让我看看房间周围。”


张辉年这话把我吓得够呛,我盯着王姨,王姨也盯着我……

“张辉年,我就知道你不信我,好,我这就给你看。”王姨说着,就要切换摄像头,仿佛他这句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我赶紧迈步走到窗台边,捡起之前被我丢在地上的被子,顺带把脱下的裤子提到了床底下,然后直接在王姨旁边躺下去,假装打个哈欠,把被子一蒙,就假装睡着了。


“张辉年,看到野男人了吗?”王姨没好气地问道。


“老婆,我,我没那个意思,可你大晚上干嘛不穿衣服啊?”张辉年仍旧不死心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你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我是个女人,我也有需求好不好,所以就自己安慰一下了,那你说我能给儿子开门吗?”王姨道。


“是是是,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到,是我多想了,老婆对不起,明天我就回来陪你,但是你都这样了,那也让老公舒服舒服吧!”张辉年的语气贪婪至极。


躲在被子里的我本来直冒冷汗,听到王姨和张辉年这样的交谈,我便又宽心了起来。


王姨和张辉年两个人隔着视频开始亲热了起来,在张辉年的指导下,王姨开始抚慰自己,根本不在乎躺在她旁边的我,她肯定以为我梦游劲过了,彻底睡死了过去。


接下来,激起我心跳加速的事情又发生了,王姨竟然把一双玉腿直接伸进了我的被子里,一只手也跟着探进来,在两腿之间的位置上下运动着,昏暗的灯光从被子边缘钻进来,足够让我看清楚王姨那手在两腿之间的美妙动作。


看到王姨那里很快又润泽了,我下面的宝贝竟然又生龙活虎了起来……


“嗯,老公,好,好害羞。”王姨对着手机说道。


“老婆,你真美,不要停,继续,继续,呜……”张辉年喘着粗气。


在张辉年的引导下,王姨一双玉腿不断的加紧。


可就在王姨来劲的时候,张辉年却说:“好了,老婆,时间不早了,明天我还要去谈生意,今天先这样。”


“张辉年,你混蛋,怎么就结束了,你只顾你自己。”王姨很不开心。


“好了老婆,回来再好好伺候你,我先挂了,你也早点睡。”张辉年亲吻了一下王姨,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王姨很愤怒地就把手机一甩,好巧不巧,手机刚好甩到了我的那个起来的位置,痛的我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要死,小海还在呢!”王姨轻声念了句,然后掀开我的被子,我假装打呼噜。


王姨长长叹了口气,说:“看来这孩子刚才真是梦游。”


王姨又重新把我的被子给盖上了,但她却并没有关灯睡觉,而是一双手都放到了两腿之间,一只手开口,另一只手游走……


天哪,王姨这个动作未免也太诱人了吧?咕噜噜,我暗自连吞数口口水,然后假装转身,一下子就抱住了王姨那内白的美腿。


王姨吓了一跳,轻声喊了一句:“小,小海……”


我没有理会,王姨就试图把我推开。


“嗯,别吵,睡觉。”我假装说梦话,同时身子往上移动一下,让自己的脸正好对准王姨两腿之间的位置。


顿然间,我就感觉到了从王姨那里散发出来的热气,真香,真想买进去吃上几嘴。


王姨的那儿也感觉到了我呼出去的热气,仿佛发出了嗡动的声响,这更使我瞬间着魔,我就又挪动身子,把脸直接卖上去,并咀嚼了一下嘴巴,假装睡得正香。


砰砰砰……我的心跳在加速,我祈祷着王姨不要把我强行推开,不要把我叫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在钢琴上要你 公交车上迎合我摩擦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