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紧了 好大,好涨水快不要

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有差不多的想法。

李随心也曾经穷过,小时候也曾经偷偷的盯着别人家的美食吞口水。

这时候,看着这些山民质朴的脸庞,简单的愿望,李随心大手一挥,笑道:“都来,让家里人都来凑个热闹。

大家伙不用担心不够吃,今天我请客,等下按照这个标准,再送上三份过来,一定让大家吃好喝好!”

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众人客气两句之后,一哄而散。

 文学

李随心和王振秀面面相觑,这些家伙倒真是实在啊!

王振秀讪讪笑道:“随心大师,等下这些人带着媳妇孩子来,一定非常嘈杂纷乱,咱们还是先对付一口吧!”

这个观点,李随心深以为然。

不过,在吃饭之前,他还是吩咐道:“王老,还得麻烦您,原样再来三份,让大家伙吃的尽兴。”

说着话,李随心左手收在桌下,一弹大拇指,然后捧出几沓红票子放在王振秀面前。

“这些钱等下您用来买单,千万不用跟我客气,您也知道,我不喜欢推来让去。

顺便,您去看看贺轻舟贺医生,他妻子体弱,需要补充能量,告诉他赶紧过来。”

王振秀伸手想要推拒,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手上却直接的多了几沓红票子。

好像是他主动伸手从李随心手里接过来一样。

听到李随心的叮嘱,王振秀也不好再说什么,再加上他也知道,这点儿钱现在对于李随心来说,也的确不算什么。

看了看手里的钱,王振秀点点头,笑道:“随心大师放心,我一定办理妥当。”

李随心摆了摆手,趁着这会儿比较安静,拿起筷子碗,直接开饭。

贺轻舟家的老宅,迎来了十几年来最热闹的时候,刚刚过来帮忙的山民携家带口陆续到来。

桌子椅子不够,便铺了一次性桌布席地而坐。

贺轻舟扶着妻子出来,很快也被这轻松快乐的气氛感染,开朗了不少。

若不是想看看李随心口中的布置阵法之人是否真得会来,贺轻舟甚至想喝点小酒儿,然后大醉一场。

当远远传来大排量汽车的巨大轰鸣声的时候,山民们正好酒至半酣。

李随心手指飞快掐动,有看了看时间,嘴角露出笑容,对身旁的王振秀和贺轻舟淡淡说道:“来了!”

来了?

贺轻舟紧皱眉头,心中其实对李随心这种“不科学”的说法还是有些质疑。

这又不是影视剧,哪里来的料事如神的活神仙?

王振秀则颇为期待,陪笑说道:“随心大师真是料事如神,只要抓住布置噬魂阵的家伙,没准就能顺藤摸瓜,查明到底是谁害了贺老兄。”

汽车发动机轰鸣的声音移动的非常快速,很快便到了老宅大门外。

贺轻舟心中一动,难道真的来啦?

一想到自己的妻子一直处于疯癫当中,险些香消玉殒,哪怕贺轻舟此刻对来人的身份仍然存疑。

却也不禁怒气勃发,直接跳起来,抄起一把铁锹冲了出去。

如果来的真的是凶手,他拼了!

王明宙跳下车,手里那根小旗不管怎么触发,周边都依毫无反应。

阵法失灵了?

带着这个想法,王明宙来到老宅大门口附近,刚想要动手试一下,立刻听到了院子里的喧闹声。

刚想探头向里面看看,就见贺轻舟拎着一把铁锹冲了出来。

他当然认识贺轻舟,确切的说,贺轻舟和妻子这几年在南州一直都处于王明宙的严密监控之下。

有时候,他还需要用手机和专用拍摄器材拍下贺轻舟的颓废生活,传到京城的雇主那里。

这是他的工作,也是这几年赚取大笔资金的收入来源。

但此刻贺轻舟的形象与平时大相径庭,好像不再是个名中医,而是一个粗鲁的村夫。

而且,在敞开的大门往里望去,看到了缓步而出的李随心,王明宙立刻一哆嗦,转身就想跑。

当初听到王明宇堂哥消息的时候,他特意打听了一番,意外的听到了李随心的名字。

略微一打听,王明宙很快就大吃一惊,当时就知道了李随心的厉害,唯恐殃及自身。

连探望堂兄一下都放弃了,直接离开南州市区,跑回附近的山村,与土地苗苗继续监控贺轻舟。

期待着解决了贺轻舟之后,就离开南州前往京城发展。

现在,从贺轻舟家里看到了李随心,王明宙亡魂皆冒,再也顾不上其他,只想上车离开。

只可惜,他刚刚转过身来,便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冒出,瞬间占据全身,立刻让他感觉到如同被冰封其中一样。

随即,他眼前便出现了贺轻舟警惕愤恨的眼神,嘶哑的嗓音好像从地狱而来:“你是谁?

你为什么跑到我家门口,我家里面的噬魂风水阵,是不是你这个家伙布置下的?

你为什么要害我妻子?告诉我,你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快说,你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

贺轻舟一边有些歇斯底里的嘶吼,一边威吓一般举起手中的铁锹。

似乎王明宙一个回答不对,就会给迎头来一下。

若在平时,王明宙怎么可能会惧怕贺轻舟,以他武师境巅峰的实力,想要对付王明宙的话。

只需要一巴掌而已。

如同一个壮汉对付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一般容易。

可现在,王明宙的身体被奇寒冰冻,举步维艰,连伸出一只手都感到有些困难。

面对有些疯狂的贺轻舟,他只能强忍彻骨冰寒,颤抖着嘴唇勉强说道:“我们……不认识!你,你别冲动!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这时,李随心淡然的声音传来:“老实交代吧!这样你应该还能保持一个武道人士的尊严而死!”

王明宙一个哆嗦,这,这就给他判了死刑嘛?

他眼泪都要出来了,武道世界更为残酷,私斗而死的人比比皆是。

如果他死在李随心的手里,有顾云清等大佬给李随心撑腰,恐怕连浪花都溅不起一朵。

而且,在能够将堂兄布置的阵法破除的李随心面前说谎,大概也是作死的行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紧了 好大,好涨水快不要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