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啊…别㖭哪里 可欣别夹了会断掉的

于一伟眼看叶辰与费可欣都要离开,顿时脱口说道:“费小姐,您最好离这个人远一些,我看他今日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当心他到时候连累了您!”

费可欣有些厌恶的说道:“于先生,如果你有自知之明的话,就请不要再来叨扰我们,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于一伟却信誓旦旦的说道:“费小姐,在下从小研习风水玄学,对面相也有很深的造诣,此人今日必有大灾,为了您的安全,我建议您最好还是离他远些为妙,这可都是在下一片赤诚的金玉良言啊!”

费可欣有些忍无可忍,正想说话,一旁的叶辰却率先开口,笑着问道:“于大师不简单啊,竟然能看得出我有血光之灾,不知可否指点一二?”

 文学

于一伟轻哼一声,满脸倨傲的说道:“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我们这种风水师,向你泄露天机都是有损功德的,况且你这灾祸十分严重,大有性命之虞,若不做一场法事,很难彻底破除,你若是真想我替你破除的话,就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好好求求我。”

叶辰不由笑道:“现在就求你出手的话,那岂不是尝不到教训了?不如这样,我先等着看看,看看血光之灾来不来,要是真来了,再求你也不迟。”

于一伟冷笑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也罢,既然你不信我,那我们就走着瞧!等你尝到教训,再来求我救你也不迟!”

叶辰笑着点了点头:“好,我等着。”

恰好这时候,刘家辉的助理阿民从别墅里走出来,见到叶辰与费可欣,立刻恭敬的上前说道:“叶先生、费小姐,刘先生吩咐我先安顿你们到别墅里稍事休息,他和阿钟一家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叶辰微微点了点头,与费可欣一起迈步走了进去。

霍家别墅空置多年,所以装修整体保存的非常好,因为当初也是请了知名设计师来操刀设计,所以许多经典元素即便现在看起来也并不算过时。

而且,刘家辉连夜撤换了别墅里几乎所有的软装家具,所以又让这别墅整体提升了一个档次。

阿民招待叶辰与费可欣在客厅沙发上坐下,便恭敬的问:“叶先生、费小姐,二位需要喝点什么吗?我让人准备一下!”

叶辰摆摆手,淡然道:“你先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们。”

阿民点了点头,忙道:“好的叶先生,那在下就先去忙了,有事您随时招呼我。”

说着,阿民便毕恭毕敬的离开了客厅。

客厅里只剩下叶辰与费可欣,于是费可欣便问他:“叶先生,那于静海真是被人引天雷劈死的吗?”

叶辰淡然一笑,问她:“你之前在金陵的时候,不是已经把我调查的很清楚了吗?怎么这件事情你没有听说吗?”

费可欣尴尬的说道:“叶先生……当初私自调查您的决定确实很唐突,好在我悬崖勒马的早,所以没有查的过于深入……”

叶辰笑道:“你不要误会,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是客观的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你在金陵的时候,应该已经把跟我有关的很多事情都调查清楚了,其中也包括于静海那件事。”

费可欣连忙摇头道:“不瞒您说叶先生,于静海的事情,我还真的没有耳闻,如果方便的话,您能不能跟我说一说?”

叶辰点点头,坦然道:“没什么不方便的,不过这件事情也很简单,当初于静海到金陵,在拍卖会上跟我起了些许争执,于是就对我怀恨在心,后来他想利用自己在风水玄学上的一点造诣,一统整个玄学界,甚至还在玄学大会上意图把我杀掉,所以我就顺手把他给劈死了。”

费可欣惊呼道:“真有能引天雷把人劈死的玄学术法?!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叶辰嗯了一声,道:“这种事情没什么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的,其实就是利用一些特殊的法器,来得到一些特殊的目的,无非就是玄学层面的能量转化。”

说着,叶辰随口道:“如果给古人看到飞机,他们肯定也会觉得不可思议,可你如果在现代随便问一个初中生,他都能答出来飞机的原理,无非就是把燃油里的热量,转化成喷气动力,再借由机翼产生升力,玄学术法也是一样,只不过玄学术法的能量转换,普通人看不懂而已。”

费可欣听的惊骇,随即又道:“这么说来,那于静海也有几分真本事,这个于一伟刚才说您有血光之灾,有几分可信?”

叶辰笑道:“他的道行还是差了点儿,我看今日有血光之灾的,是他不是我。”

……

此时,别墅院中。

于一伟表情十分阴毒的低着头,从自己的道袍之中,取出一个拇指般大小的细长圆瓶。

这圆瓶周身并不透明,看不出其中究竟装了什么。

于一伟小心的将圆瓶上方的盖子打开,一股腥臭味道顿时从中冒了出来。

原来,这瓶子里装的,竟是腐败臭烂的血液。

紧接着,无数细小的蠕虫从血液之中钻了出来,露出一根比头发丝还要细、如针尖般的口器。

这种蠕虫,便是于一伟用死人的血液豢养的血蚊。

当初于静海在玄学大会上,也曾经放出自己豢养的黑色蚊虫,但凡是被那种蚊虫叮咬过的地方,必然发生腐败溃烂,成百上千只蚊虫一起攻击,就算是一头牛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死亡,并且化成一堆腐肉。

不过,于一伟的血蚊,与他父亲于静海的黑蚊有些许不同。

于静海的黑蚊,是专为夺人性命培育的,和宣丰年的本命蛊虫一样,都属于杀人越货的武器。

而于一伟的血蚊,杀伤力相对要柔和一些。

这种血蚊经过特殊培育之后,会完全受于一伟意念的操控,而它们在叮人的时候,不会从人的体内吸血,只会向人体内分泌一种经过培养的特质毒素。

这种毒素大量存在于血蚊生存的腐败血液之中,所以血蚊体内富含这种毒素,它能让人浑身的肌肉酸软无力、大脑昏昏沉沉,反应能力与判断能力也会比平时差上许多,甚至还会让人高烧不退、神志不清。

若是剂量足够大的话,这种毒素也能置人于死地。

一般情况下,于一伟不用这种血蚊杀人,而是专门用这种血蚊,来给目标客户做一个杀猪盘的圈套。

于一伟会先选择一个目标客户,然后先以看相作为切入点,声称对方有血光之灾,甚至有恶鬼俯身。

不过,对方身体如果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自然会对他的话持怀疑态度。

于一伟也不怕对方怀疑,对方不信,他就会择机悄悄放出血蚊,让血蚊叮咬对方。

对方被血蚊叮咬过后,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状态,甚至走路都会双腿发软、眼前发黑。

这种情况很像所谓中邪,或者鬼上身的感觉。

如此一来,对方自然会联想到他之前的话,对他所说的内容开始逐渐相信。

而且人在这种状态下,也极容易发生磕碰、摔倒、滚落,或者车祸,而且如果在外的话,也容易被其他行人、车辆剐蹭撞击。

如果客户受了伤,很容易就会见血,所以也就能对应上他之前所说的血光之灾。

经过亲身体验之后,一般客户都会慌不择路,认为于一伟确实是个大师,并且选择对他的话无条件信任,不惜代价的找他帮忙破解。

而于一伟针对血蚊体内的毒素,也有专门的解药。

一旦客户求他帮忙,他会先收取巨额的酬金,随后做一场假模假样的法事。

法事进行到最后,他会让客户自己取一杯水来,然后现场引燃一张他亲手所写的符篆,再将符篆烧成的灰,撒入客户自己准备的水里,让他喝下。

在他像杯中撒符灰的过程中,会利用魔术师常用的障眼法,悄悄将解药放入水里,如此一来,客户只要喝下这杯水,所有的不适都会药到病除。

可是,客户并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他设下的圈套。

客户因为亲身体验了从好到坏、从坏到好的全过程,会自然而然的以为,此人果然是神乎其神的大师,自此对他尊重有加、推崇备至。

于一伟利用这种方法,在港岛骗了不少有钱人,早就赚的盆满钵满,而如今,他便打算用这个方法,给叶辰设一个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啊…别㖭哪里 可欣别夹了会断掉的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