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年下调教老师高Hbl 在没人的教学楼里做 啊…学长

如果不是有王振秀作为向导,恐怕任谁来到这里,都会以为是这座小山村中的破落户而已。

谁都不会以为这里居住的,竟然是来自京城的名中医。

停好车,王振秀敲开大门,一名四十岁左右,神色木然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李随心面前。

 文学

这位就是曾经的京城名中医……贺轻舟。

此刻的贺轻舟,肤色黝黑,衣着破旧,头上还挂着几根草叶,颇为邋遢。

乍一看,似乎与这山村之中的山民无异。

可仔细打量,还是能够从贺轻舟眉眼之间,分辨出几分书卷气,以及见识过大世面的泰然。

贺轻舟对这两年一直关照他的王振秀还有几分客气,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涩笑容,微微欠了欠身。

抬头看了看李随心,贺轻舟嘴巴张了张,似乎是想说些客气话,可却最终什么都没说,神色也重又木然。

整个人,了无生气,如同行尸走肉。

王振秀一脸感慨的拍了拍贺轻舟的肩膀,眼中泛起泪花:“轻舟,跟我回市区住吧!条件好点儿,对你媳妇儿的病也有好处吧!”

贺轻舟木然摇头,侧过身子让开门口,算是欢迎王振秀和李随心的到来。

走进院内,立刻景象一新,不复院外看着那番破败景象。

假山,池塘,小桥,流水,几株百年老树,让这个历经岁月洗刷的院落,仍然显得生机勃勃。

老房子,漆面斑驳,木质开裂,但却干干净净,窗明几亮,归置的相当利落。

房间内的大床上,蜷缩着一个神情癫狂的女子。

女子长得颇为秀丽,如果不是因为过于消瘦,脸上又总带着癫狂的笑容,应该是个容颜极佳的美女。

直到这时,贺轻舟才沙哑着嗓子说道:“秀玉不喜欢见人,李神医若无能为力,还请及时离开。

不然贱内定会发狂,损伤物品不是问题,我只怕她会再次伤害自己,到时候我恐怕对两位就没有这么客气了。”

求医问药不止一年,贺轻舟自己本身就是一位名中医,这个房间的书橱内,仍然摆放这很多医书典籍。

看得出来,即便是自己始终沉静在悲伤之中无法走出,贺轻舟也终究没有放弃治愈自己的妻子。

只不过日复一日的失望,让这个男人也变得绝望木然,对治愈妻子不报太多希望。

不放弃,只是因为失去自己,曾经深爱的妻子根本不会活下去。

甚至只有半天不在妻子身旁守候,贺轻舟的妻子就会想尽办法自残。

这次,若不是王振秀信誓旦旦的声称跟随自己前来的是一位李神医,且手段神奇,足以活死人肉白骨。

恐怕贺轻舟根本就不会同意王振秀的拜访请求。

可是,一见到王振秀口中的神医只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贺轻舟在大门口便丧失了说话的力气。

虽然从容不迫,气度不凡,但被奉为神医,大概只是奉承而已。

贺轻舟勉强将两人让进来,多少还是因为病急乱投医的心理推动。

哪怕是个骗子,没准也能歪打正着呢!

没准也能给妻子带来一丝丝痊愈的希望呢!

李随心淡然点头,对贺轻舟的质疑和无礼并不在意,认真的看了一眼蜷缩在床上的女人。

然后似乎漫不经心打量房间的布置和周围的环境,在王振秀和贺轻舟的眼中多少有点儿不着调的样子。

就在王振秀的脸上有了几丝尴尬,贺轻舟木然的目光中也有几分烦躁时。

李随心从容说道:“贺医生,你住回这栋老宅,重新整修的时候,并不是事必躬亲吧?”

贺轻舟微微一愣,随即皱眉说道:“李神医,我必须留在我妻子身边,修整老宅的时候还是请了人的。”

“这就对了!”李随心神情微微一肃,继续说道:“贺医生,我现在可以确定,你的家人遇难,应该是谋杀,而不是意外!”

谋杀?

犹如一道闪电在贺轻舟的脑海中划过,让他木然的双眼突然闪亮了一下。

突然到来的灾祸,让贺轻舟同时失去了父母和儿子,没过多长时间,自己的妻子竟然也因此而发疯。

不幸接踵而至,让意气风发的贺轻舟一蹶不振。

经受痛苦煎熬的贺轻舟一直都以为是意外,是他的命运所致。

李随心抛出的观点,让他的情绪找到了宣泄口,眼神之中也有了一点点光彩,声音沙哑的说道。

“李神医,你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

王振秀见识过李随心的本事,虽不知李随心为何有这样的判断,却莫名觉得可信。

恭谨说道:“随心大师,轻舟这两年一蹶不振,身受失去至亲之苦,还请您为他指点迷津!”

李随心轻轻的叹了口气,认真的看了一眼贺轻舟,淡淡说道:“筹谋这件事的人是个女人!贺医生,你应该能找到答案。”

女人?

贺轻舟眉头紧皱,只略微回想了一下,随即便直接质疑道:“李神医,我让你进来是请你帮我为贱内看病。

可不是让你进来大放厥词,用这种神神叨叨的方式来骗人!中医现在不被重视,就有你们这种人的功劳!慢走不送!”

刚说两句话就被人下了逐客令,这是李随心前所未有的遭遇,尤其是得到神龙道门传承之后。

在南州,好像还从来没有遭遇过,就算是首富林家,也要对他毕恭毕敬。

李随心揉了揉鼻子,淡淡说道:“你这宅子被人布了简化版的噬魂风水阵法,所以你的夫人才会疯癫自残。

我知道,贺医生对我所说并不信任,但我会用事实说话,请立刻请周围山民帮忙,挖开院子东南角落之下三米半,起出下面污泥,里面必然有根奇形怪状的杆状物,锋利的尖部,正好对着这个房间!

找到这根杆状物之后,再挖开后院西北,那棵老槐树正南一米,必然有个样貌可怖的娃娃。

找到娃娃之后,立刻用猛火烧毁,尽焚成灰,随后在院子的正北方挖掘,将隐藏在地下的黑水枯井起出……”

贺轻舟初时嗤之以鼻,并不相信,烦躁的想要亲自动手将李随心驱离,可李随心的表述不但清晰无比,而且表情严肃。

那种神态气质,拥有一种让人信任的气质。

而且,李随心提出的要求,几乎立刻便可以得到验证,贺轻舟便耐着性子听完,并将顺序过程牢牢记住。

这两年,贺轻舟跟周边山民虽然接触不多,却在邻里之间关系尚可。

一个电话打过去,不多时便有十几个古铜色皮肤的山民涌了进来,在贺轻舟的指挥下,在院子东南角落开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年下调教老师高Hbl 在没人的教学楼里做 啊…学长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