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小诗公交车最新章节(费可欣)

说着,他连忙又问:“费小姐,您这次来港岛,是受刘先生的邀请吗?”

费可欣轻轻点头:“是的。”

于一伟兴奋的说道:“我与刘先生交情甚笃,从我父亲开始,刘先生在风水运势方面都是由我们操办。”

说着,于一伟又道:“对了费小姐,如果您在风水运势上有什么需求,随时可以跟在下联系,在下愿无偿为您提供最专业的服务!”

 文学

随即,于一伟从道袍内侧掏出一张名片,递到费可欣的面前,恭敬说道:“费小姐,这是在下的名片,上面有在下的联系方式,还请您惠存!”

费可欣本不想跟于一伟说太多,可没想到他一直追着说个不停,于是便打算收了名片赶紧找个借口和叶辰一起离开。

不过,叶辰这时候却对于一伟开口说道:“不好意思啊于先生,我就是费小姐的御用风水师,所以费小姐可能不需要你的专业服务了。”

于一伟没想到,叶辰竟然是费可欣的风水师。

原本,他是想借这个机会,跟费可欣这种大人物套套近乎,争取自己能做她的风水师,但没想到,跟在费可欣身边的年轻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同行,而且他还先自己一步搭上了费可欣这条大船。

心中郁闷的于一伟,忍不住皱眉问道:“这位先生,不知道你师承何人何派?”

风水玄学最讲究传承,一般来说,风水一共有六大门派,这个领域内的人,一定是从这六大门派得到的师承关系。

所以,有明确师承的,才能凸显自己在风水领域的实力地位,若是没有明确师承,在这个领域里,是根本得不到认可的。

这就好像飞行员,想开上飞机,就必须在专业的飞行院校学习并且取得飞行执照,若是没有学历和执照,就算驾驶技术再强,也不会有人愿意坐他驾驶的飞机。

也正是因为如此,风水领域的人一见面,就要先询问对方师承关系。

叶辰此时微微笑道:“我这个人没什么师承,就是早些年经常看看电视、读读小说,学了一些风水方面的知识。”

于一伟听的瞠目结舌,脱口质问道:“你连师承都没有,竟然敢给尊贵的费小姐看风水,你这不是诈骗吗?!”

于一伟这番话一出,叶辰还没生气,费可欣先怒了,她冷着脸厉声道:“于先生,麻烦注意一下你的言辞,叶先生不是你能评头论足的!”

其实,于一伟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提醒费可欣,叶辰是个野路子出身的骗子,实力和名气都远远比不过自己,与其让这样的人来做她的御用风水师,还不如让自己取而代之!

可是,他哪能想到,费可欣如此高高在上的人物,竟然会主动替一个风水师出头,心中顿时嫉妒无比。

于是,他眼睛看向叶辰,冷声道:“我乃玄机堂第八代传人,玄机堂的大名,在港岛、内地甚至整个东亚、东南亚都如雷贯耳,岂是你这种假冒伪劣能比得了的,我劝你趁着自己还没露出马脚,自觉离费小姐远一点,否则如果费小姐的风水运势,因你这种垃圾而出了什么意外,到时候你万死难辞其咎!”

此时的叶辰,眯着眼看向于一伟,饶有兴致的问道:“于先生是玄机堂的啊?不知和于静海是什么关系?”

于一伟立刻一脸倨傲的说道:“于静海是我父亲!他在风水玄学领域名扬海内外,是首屈一指的大师!港岛无数大人物,都是他的拥趸!”

“噢……原来是这样……”叶辰微微笑道:“不知令尊于大师现今人在何处?”

于一伟立刻朝向远方拱手道:“家父去年已经离开港岛,外出寻找得天独厚之处闭关修炼去了。”

“闭关?”叶辰笑了笑,玩味道:“其实说起来,我当初还与你父亲有过一面之缘。”

于一伟惊讶的问道:“你见过我父亲?”

“是。”叶辰笑道:“就是去年。”

于一伟震惊不已,脱口问道:“去年?!在哪里见的?!”

叶辰淡然道:“在金陵。”

于一伟瞠目结舌的看着叶辰,脱口道:“我父亲去年确实去了金陵,当时跟我说是去参加一场拍卖会,竞拍一只绝世砗磲,你难道就是在那时候见的他?”

“没错。”叶辰笑道:“于大师在拍卖会上,那真是威风过人啊,令我印象深刻。”

于一伟心中不由紧张起来。

倒不是害怕叶辰,而是他一直不知道父亲的下落。

父亲自打去了金陵之后不久,便失去音讯,于一伟担心他遭遇不测,曾经找人到金陵调查过,但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可以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为了维持住玄机堂的声誉,于一伟便对外宣称父亲已经开始闭关修行。

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父亲的下落,毕竟,玄机堂的名气,主要就是靠他父亲于静海支撑的,港岛有钱人愿意认玄机堂的招牌,也是看在于静海的实力。

只有对外宣称于静海正在闭关,才能维持住玄机堂的影响力。

否则一旦港岛人知道于静海其实是下落不明了,那玄机堂的影响力也必将一落千丈。

于是,于一伟有些忐忑的询问叶辰:“这位先生,请问你最后见我父亲是在什么地方?他具体在做些什么?”

叶辰笑道:“我最后一次见你父亲,就是在那次的拍卖会上,当时你父亲带的钱不够,没能买下那个砗磲,好像搞的还挺不愉快。”

于一伟脸色微变。

去年父亲参加拍卖会的时候,他曾经在电话里听父亲说起过。

当时父亲非常恼怒,说是半路杀出一个毛头小子,以过亿的天价抢走了那个砗磲,搞得他十分郁闷。

后来,父亲还说要找机会把那砗磲抢回来。

可是再接着,父亲就下落不明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小诗公交车最新章节(费可欣)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