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我把姪女开了苞 他猛地将她腰一沉扣在

我把姪女开了苞 他猛地将她腰一沉扣在老赵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后背也没有了那种凉飕飕的感觉,看来就算不用灵泉水,药效也还是有的,只不过差很多就是了。


“这是正常反应,毕竟要想真正药到病除,就必须清除掉你体内病变的细胞。”


 文学

毕竟寻医问药好几年了,这点兰姐的心里还是清楚的,她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追问。


又泡了二十来分钟,老赵瞧见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抓着浴桶边缘的双手像是要把它捏碎似的。


担心继续下去,她会吃不消,老赵只能及时喊停:“时间到了,起来吧。”


兰姐如获大赦,长舒了口气想站起来,不料周身的力气都似被疼痛抽空了,双脚连支撑身体平衡都做不到,险些摔坐了回去。


不过,虽然如此,她却觉得自己周身清爽了许多,尤其是那里异常的舒服,对于这个治疗效果她还是很满意的。


“能不能提前下次药浴的时间,我想尽快好起来。”


老赵吓得连连摆手,接着端起了医生的架子,严肃的道:“欲速则不达,药浴对人体细胞的损伤确实没有化疗那么大,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影响,短时间里进行太多次,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所以还是间隔五六天为好。”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一顿,像是担心她还不死心般,想了想又补充了句。


“而且下次药浴的配置需要看上次的情况如何,所以药材需要更替,我准备那些东西也是需要时间的。”


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兰姐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最后只得同意下来。


将人扶出诊所,野狼瞧见她脚步虚浮,接过人时恶狠狠的撞了老赵一下。


老赵本以为他今天又要威胁自己一通,不见他开口,疑惑的看了眼他,就瞧见野狼嘴角阴狠的笑容。


当时他的心里不适了下,隐隐觉得有事要发生,不过因为惦记着另外的事情并未多想,谁让野狼几乎每隔段时间都会来找他的麻烦呢,他都快习惯了。


送走了一行人,老赵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些吃的,准备去学校看看唐娜再走,一来呢是想叮嘱她多加小心,再则就是担心她在学校受了委屈。


学校在城区附近,老赵付钱下了车,还没到唐娜教室,就被校长连拖带拽的带到了办公室。


被迫在椅子上坐下,老赵还没反应过来,院长已经接了杯水,双手递到他面前。


老赵被他弄得莫名其妙,一阵腹诽,难不成,他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自己帮忙?


一想到这个,他的眉头就皱起来了,要是平时他肯定毫不在意,但他眼下可没时间去操心其他人,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耽误太长时间小娜会着急的。”


校长听到他的话怔了下,接着笑了笑,道出了目的:“您是我见过医术最高明的人,恰好最近我们学校的校医离职了,不知您愿不愿意来这里工作?”


老赵办诊所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并非为了其他,乐趣跟安定相比,当然是前者更重要,人生要无趣了,还有何意义?


“多谢校长的厚爱,不过我个人还是喜欢自由些,所以您还是另外找人吧。“


预料中的回答,还是让校长惋惜不已,本想再劝说下,可见他神色笃定,似深思熟虑后的回答,也就打消了念头。


他虽有心将他收归己用,但也不能强人所难,万一跟他交恶了,那岂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那真是可惜,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推介你到大医院工作,凭借你的能力肯定能成为数一数二的名医,不过如果你哪天改变了主意也可以来找我,这个承诺依然可以兑现。”


老赵笑着说了句感谢,就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走到唐娜教室门口时,正好赶上下课,小丫头看起来在学校过得还算不错,半点都没有伤心难过的样子,脸蛋儿还比以往圆润了许多。

老赵对此很是欣慰,笑着冲她招了招手:“小娜过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唐娜侧身看到他,先是一愣,接着小跑到他跟前,一头扎进了他怀里,“赵叔,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看我,我还以为你要把我丢下了?”


这个年纪的孩子变化总是很大,短短几天不见,唐娜的身材又丰满不少,眼下这样紧贴着,老赵难免有了反应。


唐娜感觉到有东西顶着自己,俏脸绯红一片,手上却抱得更紧了,甚至还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娜娜是赵叔的媳妇,赵叔对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老赵简直是哭笑不得,他压住她的头,往后退了几步,无奈的道:“你这个丫头怎么就这么固执呢,你有大好前程,老想着我做什么,赵叔已经老了。”


大抵是担心他生气,唐娜这次难得没有反驳他,只是扁着小嘴不说话。


老赵也舍不得他难过,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误入歧途,那样他的良心必定会遭受谴责。


长叹了声后,他将东西拿到她的面前晃了晃,“你看这些是什么?”


唐娜内心终究是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当下就被那一包零食吸引了注意力,这些东西以前在家,她连看都几乎没看过,因为就算有也都分给了哥哥弟弟,根本没有她的份。


“这些都是给我的吗?”


见老赵颔首,唐娜觉得他的形象越发高大,完全就是妈妈说的那种好男人,如果老赵这会儿知道她的心思话,一定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嗯,小娜我打算回你老家一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一起回去。”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唐娜在这件事情上格外懂事,她很想念自己的家人,但她也明白他们并不希望她再出现。


她垂着头闷闷的说了声不要,一股脑的把零食全塞回了老赵怀里,“这些,我都不要,可以麻烦赵叔帮我带回家给我弟弟吗?他们想吃这种零食已经很久了,可是家里一直满足不了他的心愿,我想让他也能开开心心的。”


老赵又欣慰又心酸,多好的一个姑娘,偏偏因为父母的愚蠢被剥夺了回家的权利,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声音哽咽的道:“这些都是赵叔买给小娜的,我会再买一份给你弟弟的。”


唐娜觉得自己已经给老赵添了很多麻烦,哪里肯同意?


“不行,我不喜欢吃零食,赵叔不用重新买。”


“小娜忘记答应过要听赵叔的话了?”


这话一说,唐娜立马乖乖接过零食,老赵跟她道了别,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再次来到这座算是熟悉的小村庄,老赵的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万千,之前发生的种种如同昨日之事,清晰无比。


一进村子,住在最靠外的胖女人就扭着腰走了出来:“呦,这不是带着唐娜那个贱蹄子跑了的老东西吗,怎么还有脸来,就不怕老唐砍了你?”


老赵对她的警告根本不放在心上。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冷笑着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说三道四了,你的肥胖应该已经有十多年了吧,而且你平时应该从来不注意自己的饮食,你的身体早就亏空了,所以多给自己积点口德吧。”


听出他的话外意,胖女人的脸涨成了猪肝色,胸膛也剧烈的起伏了起来,像是要气晕过去似的,好半晌她才断断续续的说出一句话来。


“你少在这里吓我,你死了我也会活得好好的。”


老赵充满怜悯的看了眼她,没有回答,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胖女人心中更加烦闷,眼睛瞪得极大,像马上要掉出来似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尖锐的声音在安静的山村里回响,老赵踏着清晨的阳光往废墟走去,还没等走过去,他就知道自己此行要无功而返了。


他们离开后,有人放过烧了这里,门前的大树只剩下了树干,废墟更加残破,只剩下了院墙,其余的都烧成了灰。


这并不正常,村子对这里避讳极深,连靠近都不愿,更不要提放火烧毁了,老赵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说不定还跟当初他家族搬离这里有关。


掉头下了山,老赵直接去了村长家,村长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到来人是他,眼中没有半点的惊讶,似乎早就料到了。


“我想知道后山的废墟是怎么回事。”


村长坐在椅子上抽了好几口旱烟,用苍老而浑浊的双眼看着他。


“本来这些事情不应该告诉你这个外地人的,不过我听守义说你跟搬走的赵家有关系,那这些事情也确实应该让你知道,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老赵早料到对方不会好心告诉自己,神色很是平静。


面对他的询问,村长更沉默了,整赵脸上像是蒙上了灰尘,越发显得苍老:“我知道你会治病,你们赵家的人都很擅长医术,我要你帮我给个人治病,我带你去见她。”


老赵跟在他身后,原以为他要带自己去房间里,没想到村长竟然带他去了地窖。


还没进去,老赵就听见里面传来了铁链在地上拖动发出的声音,还有沉闷的咳嗽声,里面锁着的是个人……


老赵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村长,问道:“这里面锁着的是什么人?”


“你进去就知道了。”村长似乎并不希望有多余的人知道地窖里锁着人的事,说完,谨慎的扫视了周围一遍,打开门走了进去。


地窖一般是农村里的人用来存放东西的,味道并不好闻,可老着实没想到会难闻到这种地步。


刚往里走了两步,浓郁的腥臭味迎面扑来,饶是老赵也差点没忍住吐了出来,他挥挥手把气味扇开些,扭头看着村长。


“你不会把人锁起来后,就再没让她出去过吧,这里面臭得,比厕所的味儿还重。”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你只需要给她治病就行了。”村长面色一沉,冷冷的说了句,点燃了一边的煤油灯。


昏黄的火苗照亮了下狭小的空间,老赵才看清被锁住的是个大概二十三岁的年轻女人,她背对门口蹲在墙角,时哭时笑,有时还会狠狠咬自己的手,像是在撕咬自己的仇人似的,明显已经精神失常了。


这是大多数被拐卖的女人都会患上的疾病,她们几乎都是被迫离开自己的亲人,强制性的被人贩子卖给山区里的男人做老婆。


在这种偏僻落后的地区,她们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因为只要她们有那个念头,就会遭到毒打,甚至会跟眼前的女人一样被链子锁在漆黑的屋子里,直到认命才有出去的机会。


老赵无声叹了口气,心中对她充满了怜悯,却没有立刻出手相救的念头,倒不是他冷漠,而是贸然动手只会让他们陷入危机。


毕竟女人的脑子坏了,做事没有理智可言,全看她当时的心中所想,这种情况下想要悄无声息的从村子离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再则他眼下还有问题需要村长为他解答,现在搞出点动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对不住了。”望着女人在心里无声的向她道歉后,老赵清了清嗓子,面色如常的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我把姪女开了苞 他猛地将她腰一沉扣在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