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用力一沉挺进她体内军婚 军人粗大挤入娇妻体内

用力一沉挺进她体内军婚 军人粗大挤入娇妻体内华莹醒来时,模糊的视线里元宸的身影渐渐清晰,对上他那双冰冷的眼睛,她下意识的又闭上了眼睛,这一夜彻骨的痛,痛在身也更痛在心。

他,应该是知道了吧?

“喝药吧,太医说女子失胎是大事,需好好养着,往后才能再孕育。”

他的声音淡漠的一起一丝波澜,华莹紧紧的闭着眼睛,直到他将独山玉的小羹匙递到了她嘴边,浓浓的药味几乎能闻到苦,他也不等她张嘴,就着惨白的唇瓣抵着喂来,温热的汤药顺着嘴角淌向耳畔,入了口中的少许苦涩,让华莹清醒了几分。

“你姑母说这个孩子没了不要紧,以后我们还能生很多的孩子,你觉得她说的对吗?”

 文学

他不曾停手,一下一下的将给她喂着,不管有没有入她的口。

颈间都是药汁的湿热,华莹蓦然睁开了眼睛,泪光闪动,恨恨的看向元宸,虚弱又决绝的说道:“你的孩子,我一个都不会生!”

珰!

元宸拿着玉羹匙的手一颤,低敛的眸骤然抬起,那里面是难言的怒意和悲怆。

“才一个多月,好小的一团,血肉模糊的可怜……”

华莹知道他在说什么,登时整个人都慌了,怀疑自己怀孕的时候她又恨又怕,一旦被他发现,必然是各种威胁,她只能生下他的孩子,她不敢想象到那时自己会是什么样,与他一起养育孩子?将元善的一切都忘记?将他做的一切都忘记?

不!不!

“你住口!”

无视掉她的尖叫,元宸笑的诡异可怕,低声说着:“那么小,还来不及成型,还未知男女呢。”

“啊!不要说了!不要说!”

啪!

剩着半碗药的玉碗砸在地间,元宸长臂一伸,扣着华莹的肩头将她拽了起来,她瘦弱的身体直在颤抖,看着她惶然落泪,他却恨的咬牙切齿。

“为什么不敢听?你敢那么做,为什么就不敢听了!你恨我,怎么伤我都可以,为什么连孩子都容不得!”

那是他的孩子,可到底也是她的。

“阿莹,你怎么如此狠心呢?”他最后这一句,无力的颓然。

“我狠心?那也都是你逼的!”华莹渗满了泪光的眸幽幽看着元宸,倾城的容颜惨败,清声说道:“我容不得你,也容不得你的孩子。”

一字一句异常清晰,元宸竟是久久愣怔。

他之前究竟还在期待什么……

扣在华莹肩头的手渐渐松懈。

“原来他早把一切都算准了,我却不信,呵呵……元善,好一个元善,为了他,你要恨我一辈子,为了他,你连我的孩子都不要。”

华莹狼狈的转过头去,那个让她害怕的孩子没了,她也不曾背叛了元善,而元宸也受到了惩罚,可不知为何,此时此刻她丝毫都高兴不起来。

她变了,良善如她,何时变的如此心狠了?

元宸蓦然发笑,笑的扭曲,倏地用最锐利的目光看向华莹,嘴唇微动:“一命偿一命,你用朕的孩子给元善报仇,很好,你现在应当高兴的。”

他声音低的沙哑,透着丝丝寒意和嘲讽。

华莹咬紧了牙关,对,她应该高兴……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连笑都变得困难了!越来越多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元宸用手捧住了她的脸,一下一下的替她擦拭着,冰凉的指腹揉的用力。

“哭什么?笑啊,你哭什么!”

女人的低泣渐渐变成了大哭,元宸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死死摁在了怀中,怒吼着。

“不许哭了!”

晨间太医仔细嘱咐过,失胎的一月内女子须精养,不能动气,不能见泪,一旦动气郁结,极容易留下后症,伤及妇体。

华莹哭的凄然,她从没想过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会这样没有了,她无数次的幻想过和元善的第一个孩子,最好是个男孩,和他有着一样的眉眼,一样的英俊,她一定要将所有的爱分一半给他。

可是,等了那么久,第一个孩子却是另一个男人的,不被她半分期待,反而憎恶害怕,勾诱元宸的前一刻,她是有过迟疑的,可惜她放不起恨,她要让他自己将孩子弄没,也算是对他的惩罚。

仅仅在她腹中孕育了一月的脆弱生命——阿/茶/整/理——,就这样没了……连男女都未知,何其无辜。

她这辈子,怕是都不能释怀了。

“都是你!都是你!为什么不放过我!呜呜!”

元宸由着她在怀中捶打,一贯阴鸷冷漠的眼睛,红了。几次抬起手想安抚她,却又颤着落下,最后紧紧的环住了她。

“你死心吧,朕不会放过你,永远都不会。”

放过了她,余生他又该怎么办,就这样苦苦纠缠吧,至死不休。

……

一月后。

宫人将莲花形的白玉缸移到了锦榻旁,几尾小小的金鱼藏在无根莲下游的欢畅,华莹倚着隐囊,身上盖了一方薄衾,将养了这些时日,颊畔恢复了血色,粉润不艳,昳丽雅媚。

坐在另一侧的柏云芝轻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笑的温雅,她亦是个美人,连说话的声音都是袅绕如乐。

“前日里我去了承恩公府,世子膝下那一对龙凤胎生的真好,两个长的一模一样,小嘴大眼乖的让人喜都喜欢不及。”

华莹微微一愣,元宸不让她出宫,她嫂子生的龙凤胎她并不曾见过,这几日华家的人来,都只当是她不小心落了胎,便避开不说孩子,怕伤了她的心,这柏家小姐,今日却是三番两次的提。

前面她不曾回过味,还笑着与她说话,这会儿却明显觉得不对了。

柏云芝对她有敌意。

早在柏云芝说完这话后,侍立在华莹身侧的尚宫就知这人不能留了,还不待华莹说话,就冷冷说道:“娘娘身子也乏了,柏二姑娘先跪安吧。”

话音一落,就朝两个宫婢使了眼色,这明华宫中的人皆是皇帝精挑细选来的,会了意便双双上前,半搀半掐着将柏云芝从榻上扶了下来。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放开,啊!”

柏云芝怒起,看向两个宫婢便挣扎不休,倏地被踢中了小腿,吃痛的被按跪在了地上,鬓间的珠花落下,簪不住的青丝散乱了大半。

华莹坐起了身,微微皱眉,正要吩咐尚宫放人。

“就你也配为妃为后?陛下不过是喜你一时的容貌罢了,不知羞耻……”柏云芝骤然抬起头来,长发遮蔽了半边娇容,藏不住的嘲讽扭曲,双目里浓烈的嫉恨幽怨,哪里还有半分方才那温婉端淑的姿态。

“柏氏失心疯发作了,还不快将她拖下去。”

尚宫厉声一喝,几个宫婢甫上前,捂了柏云芝的嘴就将人拽了出殿去。

殿中刹那静极,华莹久久愣怔,潋滟的美目低垂,白玉缸中影影绰绰映着她清冷的脸,与柏云芝并不相熟,未出阁前她是皇后的侄女,侯门贵女,而柏氏不过是官家千金,本就是两路人,哪怕是行宴相会时,也不过是点头之交罢了,由何招来她如此敌意?

仔细想想,她忽而想起了什么来。

“赵尚宫,不用难为她,着人送她回府去吧。”

清声婉转的悦人心,赵尚宫收敛了方才严肃的神情,恭声说道:“柏氏对娘娘如此出言不逊,怕是心中更藏恶恨,须由宫规处置,以作惩戒,奴婢知娘娘心慈,还请娘娘放心,不会伤及她性命的。”

那到底还是燕王的未婚妻。

“你们都下去。”华莹低低叹了口气。

她想起前两年似乎有人曾说过,柏家的二小姐是喜欢三皇子元宸的,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阴差阳错,柏云芝又被赐婚给了二皇子元启。

小小的金鱼游的畅快,可终究是困在了那不大不小的玉缸中,华莹出神的看着,手指渐渐触向水中,涟漪微荡,丝丝凉沁乱了心绪。

目间余光闯进了一双金龙靴,她弯翘的长睫轻轻一颤。

她不抬头,元宸却忍不住用手捻住了她小巧的下颚,微微用力便迫的她仰起了脸,泛着淡红的颊畔如脂娇媚,便是那双疏离瞪视他的眼睛,水泱泱瞪得他心痒。

“朕让人割了她的舌头。”

龙袍金冠,乌发黑眸,俊美近妖的容颜,格外霸然凌厉,只他看向她的眼睛,柔情的不似话。

柏云芝尚未出阁,将来是要做燕王妃的,没了舌头,她这一生也差不多是毁了。华莹惊诧不已,胸中愤懑即起:“你!她不过只是多说了几句话,凭何要……元宸,你身为皇帝怎可如此残暴无良!”

元宸松了她的脸,也不急着说话,且看着她生气的样子,漫不经心笑着。

“幸好她也只是说了些不中听的话,阿莹,朕不能容忍任何人对你不敬,谁都不可以。”

华莹瑟了瑟身子,讥讽的看向他,声音颤颤:“那你呢,从始至终你都伤害我,不敬重我,又该如何?”

“阿莹,不要总是要惹恼朕。”冷肃的语气陡然生寒。

不想再理会他,华莹下了锦榻,连凤履都不穿,赤着脚就往殿外的方向走,将从元宸的身边经过时,他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她还来不及说话,整个人被扯了回去,强劲的大掌扣住了纤腰将她抱了起来。

“啊!元宸!”

他一松手,她被重重的抛回了锦榻上,后腰撞在柔软的隐囊中,手忙脚乱才将身子撑住,仓惶的看向逼近的男人,她就知晓不妙,大声的唤着人来。

她惊惧的叫喊让元宸玩味一笑,大手擒住她一只脚,炙热的指腹缓缓摩挲着纤细的踝骨,温柔的徐徐说到。

“朕问过了太医,现在可以行房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用力一沉挺进她体内军婚 军人粗大挤入娇妻体内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