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内裤奇缘畸情~(12)全文阅读 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内裤奇缘畸情~(12)全文阅读 短篇辣文公车轮流许怀文发现,江小鱼似乎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当成了她的私人教师了,只要自己往她面前一凑,她仿佛就有解不完的难题拿出来,一次两次的倒也还正常,可是她最近拿出来的题目越来越刁钻,仔细研究一番,有些已经是高三的内容,这倒好,他还得去翻翻高三的教材再去给她解答。

  江小鱼又一次将数学习题推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许怀文终于忍不住问她:“你要去参加数学竞赛?”

  江小鱼有点心虚,最近每个周末,替小彦补习完功课后,许怀文总是会找各种借口拉着她去他的公寓。而她自从上次意会到他的“目的”后,便总是想躲着他,倒也真让她躲了几回,可后面许怀文直接上小彦家逮人,坐那儿等着她,去了之后,实在无法,她只好找各种难解的习题转移他的注意力,可是他解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以她不得不将各种竞赛题都用上了。

 文学

  “没……没有啊,我只是想着,做些竞赛题能够……能够拓宽思路,有助于……考试。”

  许怀文见她结结巴巴的样子差点咬到舌头,挑了挑眉,还真是个不会撒谎的小姑娘。她一双大眼睛眨巴着,诱得他将手中的习题放到一旁,凑近她耳边戏谑道:“我有没有说过,我替你解答的每个题目,都是要有报酬的?”

  热热地气息忽地钻进她耳里,江小鱼红了耳朵,手里的笔几乎都捏不住了,“什……什么报酬?”

  少年伸手将她的脸扭过来面对着自己,一脸坏笑,“一道题一个吻,难题嘛……”他故意拖着音,江小鱼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他提更过分的要求。

  “—-一个深吻。”还好还好,小姑娘轻轻吁了口气,紧揪着的心算是放松了些。“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失望啊?”许怀文单手撑着桌子,慵懒着神情侧望着她。“要不……”

  江小鱼听他好像有要改变主意的意思,差点蹦起来,急得伸手去捂他的嘴,“没有没有,我觉得这样很好。”

  许怀文真是太爱看她这副着急的小模样了,伸手捏过贴在自己嘴边软软的手指,拿在手里揉了揉,心情愉悦地拿起刚刚被他放在一旁的竞赛题,“既然这样,那我先把这个题解了,等会儿……咱们再慢、慢、算账?”

  江小鱼被他拉长的尾音唬得一愣,她算是知道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脚了,讪笑一声,“这个题……先不急,我……我自己再思考思考,就……不麻烦你了。”说完伸手去扯他手里的书。

  “看来你是急着想跟我计算报酬了,既然这样—-”少年手一挥揽住她的腰,轻轻一提,将小姑娘抱到自己的腿上,凑近她,“—那咱们现在就好好算算?”

  江小鱼脑袋已经混沌一片,呆愣了几秒,反应过来自己是坐在他腿上后,便挣扎着想下去。可是腰被他用力固住,根本动弹不了。

  “难道你刚刚说的话都不算数了?”他坏笑着提醒她。“—如果不算数的话,也可以用别的方式计算报酬的。”

  这样明晃晃地要挟让江小鱼败下阵来,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那这样的话……”少年双目灼灼地看着她,一副等着她的“报酬”的模样。

  小姑娘闭上眼睛,做足了心里建设,终于鼓起勇气凑过去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原本是想蜻蜓点水一下,可是他却霸道地压着她的脑袋不让她逃,少年的温热的舌在她唇边耐心地舔着,江小鱼鼻尖全是他周身的气息,嘴唇被他舔得发麻,因为紧张,牙齿反而闭得更紧。

  “张嘴……”许怀文压着她的唇呢喃,他低醇的声音仿佛带有魔力,小姑娘松开紧咬着的牙齿,少年的舌灵活地滑了进去,极尽缠绵地吮着她嘴里的香甜。

  良久,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沉重, 舌头也不再温柔,长驱直入在她嘴里深搅,修长的手指挑开她的校服外套,隔着里面的T恤,毫不犹豫地摸上她胸前的鼓胀。小姑娘被他亲得脸红耳赤,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亲了会儿,他嫌她大大的黑框眼镜碍事,腾出一只手来替她摘掉,顺便把她身子放正,小姑娘被他摆弄成双腿分开跨坐在他腿上的姿势,没等她好好喘口气,他的唇又重新覆了上来。

  江小鱼被他又亲又摸的,早就软了身子,心里对这种陌生的感觉却还是害怕的,她伸手抓住他在她胸前作恶的手,想阻止他,这点微弱的力量对许怀文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她一直猫着腰往外拱,让他的手根本不好施展,索性单手将她两只手往后一扣,唔……这样就乖多了。

  他的手渐渐地不再满足于隔着衣裳的揉捏,悄悄钻进她的T恤,温热的大手轻轻抚向她的后背,引得她肌肤一阵颤栗,摸到她后背的内衣扣,拨弄了半天却怎么也解不开,大手不甚耐烦地索性摸到前面,将她一只饱乳从内衣里面剥了出来,小姑娘被他霸道的动作弄得一疼,禁不住轻吟一声。

  手掌终于触碰到她细腻饱满的乳肉,他忍不住低叹一声,细细地揉捏起来,尤其不放过掌心凸出来的那一点,在上面又拨又拈,他得了便宜还卖乖,凑到她耳边问她:“舒不舒服?”

  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他揉得半眯着眼,嘴里发出难耐地哼哼声,“……好热。”

  “哪里热,嗯?”他哑着嗓音继续问她,手伸向另外一边,照着刚才的样子将另外一只乳儿也剥弄了出来。俩乳间传来的酥麻感让江小鱼的身子几乎坐不住,整个身子软软地伏在许怀文怀里,被他反扣着的手不适地挣了挣。

  “手好酸……”她迷蒙的双眼求饶似地看着他。

  “可以放开,但是你不许乱动,嗯?”

  小姑娘乖巧地点头,其实他早就觉得一只手不好办事了,于是松开禁锢着她的双手,顺便还把她碍事的外套给脱了。A市初秋的白天还不算太冷,江小鱼的外套里只穿了一件长袖T恤,许怀文轻车熟路地将手钻进她的衣服里,揉捏了一会儿后忍不住将她的衣服往上卷。

  刚刚被他剥弄出来的两只白乳就这么明晃晃地出现在他眼前,未解开扣子的内衣将它们紧紧压在一起,无辜又可怜,许怀文呼吸一滞,身体某处硬得生疼。这样害羞地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他面前,江小鱼害羞极了,伸手想去将衣服扯下来。谁知许怀文快她一步,竟是张嘴含住了一只……

 江小鱼被刺激得手指擦入他的发间,不受控制地发出娇媚的低吟声。许怀文的舌头霸道地在她胸前的蓓蕾上横扫,直到它直挺挺地立起,才又转移到另外一只,两只乳儿被他舔得湿亮。

  陌生的情欲一波又一波地袭击着江小鱼,她感觉被他舔过的地方很舒服,可是只有他舌尖下的那一块皮肤是舒服的,身体别的地方处处都透着陌生的难受。

 “哪里难受?”他的手忽然从她背后的裤子里钻了进去,隔着内裤在她的小屁股上揉捏着,手继续往下,指尖传来的濡湿让他红了双眼,手指隔着湿润的内裤猛地抠向她腿心,粗粗的热气扑向她耳边,继续问她:“是不是这里?”

  江小鱼被他抠得心尖儿都开始发颤,她吓得将小屁股往前移了移,想躲开他作乱的手,不曾想腿心却撞上一根硬物,许怀文被他撞得闷哼一声,咬着牙在她耳边道:“这么着急,是不是下面痒?那哥哥教你怎么止痒……”说完双手托着她的臀,站了起来,往卧室走去。

  被压到床上的小姑娘心慌不已,努力瞪着小腿儿想将身上的少年推开,可是在她身上作乱的双手让她浑身酸软,使出来的劲儿好似欲迎还拒一般,轻飘飘的毫无作用,反倒勾得许怀文心头的火越烧越旺。

  宽阔的大床让他的动作更加肆意,江小鱼身上的T恤早就不见了,上身只歪歪斜斜地穿着一件粉色内衣,两只嫩白的乳儿一只被他捏在手里把玩着,一只被他含在嘴里舔弄。身下的裤子倒是还完好地穿着,可是裤子里面的大手却是毫不留情地在她腿心处搓揉着。

  不一会儿,手指就带起一阵细细的水声,小姑娘羞得恨不得晕过去,偏偏少年还作恶地将手指拿了出来,在她面前晃了晃,在她耳边呵气道:“都湿成这样了,里面是不是很痒?”

  江小鱼哪里经得住这些,体内的快感越是强烈,心里就越是害怕,内心的羞耻感终于让她红了眼眶。许怀文原本还想逗弄逗弄她,瞥见她委屈的神情,心里却是一软,低声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乖乖~”

  说完在她肉嘟嘟的唇上亲了一口,他这样低声哄着她,却好似打开了她眼泪的开关,吧嗒吧嗒像断线的珠子般掉个不停。许怀文炙热的欲望也被这眼泪浇熄了不少,伸手将小姑娘搂在怀里,温声细气地跟她道歉,哄了许久才将这眼泪止住。

  深蓝色的大床上,英气的少年发丝凌乱,赤裸着上身拥着个软白的小姑娘仰靠着床,小姑娘红着一双眼,时不时地抽噎几声,直到怀里的小姑娘彻底地平缓下来,少年才动了动身子,小声凑到小姑娘耳边道:“你看它还硬着呢,怎么办?”说完将小姑娘的手带到某处摸了摸,原本已经平复下来的小姑娘被他身下坚硬地炙热烫得差点跳起来,缩回手别到自己身后,不敢再摸。

  “你要是不帮我的话,它就得一直这么硬着。”他开始吓唬她。

  沉默许久,小姑娘才细声嗡嗡道:“……我要怎么帮你?”

  许怀文捉过她的手往自己身下带,轻轻凑在她耳边道:“来,哥哥教你。”

  江小鱼抖着手捏着他身下的炙热,才抚了两下,就吓得想将手抽回来,却被他的手按住。

  她支支吾吾地开口:“它……变大了。”似是在解释自己收回手的原因。

  许怀文被细软的手摸得闷哼一声,“别怕,它喜欢你,在跟你打招呼呢……”说完伸手带着她的手上下滑动着,小姑娘臊得将脸埋进他怀里,闭着眼睛任他带着自己的手动着……

  良久,江小鱼感觉自己的手都酸了,他下身还没有一点点想要变小的意思,只好委屈巴巴地拿眼去看他,“手好酸了……”

  许怀文看了她一眼,笑得意味深长,“想快点?”小姑娘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他哑着声音凑到她耳边:“那用嘴给我含出来?”

  “这……这怎么可以!”小姑娘头摇得跟破浪鼓似的。

  “那我来,你不许动,也不许哭,嗯?”

  虽然没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她的手真的已经很酸了,所以只好点了点头。

  许怀文将她身子放平,低头吻住她,这一次,他的舌头根本就不容她拒绝,贪婪地吸吮着她,双手揉捏着她饱胀的乳儿,脱掉两人身上碍事的衣物,下身的硬挺就着她的湿润轻轻地滑动着,江小鱼心底有些害怕,到底还是忍不住挣扎着。

  欲望重新被勾起的少年红了眼睛,顾不了太多,单手将她两只乱动的手扣在头顶,喘着粗气道:“再动我就进去了!”

  小姑娘吓得不敢动,许怀文有心要释放欲望,将她双腿紧紧并拢,就这么肉贴肉地磨蹭着,直到最后俩人都浑身是汗,才将欲望释放了出来。

  许怀文抱着已经浑身软成一滩水的小姑娘去浴室冲了个澡,替她将衣服穿好,两个人相拥着躺在床上养神。

  江小鱼回忆起刚刚事情的起末,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瘪着嘴小声抗议道:“你明明说,一道题一个吻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内裤奇缘畸情~(12)全文阅读 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