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不顾她的哭喊猛烈撞击着 宝贝这么紧水这么多还不要

我可以看到她上身的全貌,那平坦的小腹,那两个大甜瓜又大有白,竟然没有穿胸罩。


勾引,赤裸裸的勾引……


难道昨晚她是故意的?

 文学


对了,她昨晚想摸我的话儿,难道真的是因为太寂寞,所以才来我的房间?


“华子,你慢慢吃,别噎着!”


她又给我递过来一杯水,我只看到两座肉峰正在朝着我靠近。


“啊……好好……”


我望着两座肉峰有些发呆,甚至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由于紧张,我端起碗的功夫,把筷子碰掉了。


“不好意思!”


我低下身子去捡筷子,可是一蹲下身子,我就看到了岳母又白又嫩的大腿,巡着腿上的风光,朝上看去,我的心脏病马上就要犯了,这也太诱人了。


岳母竟然没有穿内裤,腿根处,稀疏的毛发下,肉缝处,溪水潺潺,私处上泛着光泽……

“华子,你捡个筷子怎么这么久?”


岳母的一句话吓了我一跳,可是下一刻,她的腿竟然不是夹紧,而是张开着的,使我看的更清楚了,她这是在暗示我,还是在勾引我?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后舔舔发干的嘴唇,双手雨鞋颤抖,现在就想使劲掰开她那丰满的翘臀,把我的话儿塞进去。


脑袋里的理智渐渐地小事,也不知道岳母有没有察觉我看到她没穿内裤的事,她继续扭动着大腿,中间的私处显得更好看了。


“我……我没事……这筷子哪去了?怎么找不见了?”


我咽了咽口水,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啊……没事,你慢慢找,别慌……”


我清楚的看见,她的那只手竟然还调皮的摸了摸自己的黑色毛发,下身一阵骚痒,竟然还抖动了一番,看得我有点儿走火入魔了。


刚才我还只是有点儿控制不住,可是这个举动,就好像一把机枪扫碎了我的心理防线。


我脑袋瓜子嗡嗡的,竟然还往前蹭了几步,看的更加仔细了。


“在这儿呢!”


我拿着筷子,轻轻的拨动着岳母下面的小豆粒,那唇瓣一张一合,简直诱人急了。


“妈……你没事吧?”


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可是,她竟然没有戳穿我,而且还配合着我笑道:“没事……啊……慢慢找,我……我没事!”


我心中狂喜,一边用筷子轻轻拨动着她的小豆粒,一边问着那花瓣所传出的诱人香气。


胯下的话儿更加膨胀,几乎要把我的内裤顶穿。


“华子……我怎么感觉这么痒,是不是蚊子在钉我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着下身,那声音仿佛像勾魂一样娇媚,紧接着,她的把手伸下来,扒开她的私处给我看,那唇瓣上沾着丝丝水渍,简直美极了。


这回我终于确定了,她就是在诱惑我,而且是赤裸裸的诱惑。


岳父老了,不能满足他了,所以她可能打起了我的注意。


这种扒灰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就像是昨晚那样再来一次的话,那得多爽啊!


不过,这种事,不能草之过急,我真怕她会突然反悔。


我扒开了她那正在扣弄的手,把我的手搭了上去,还笑呵呵的问着她:“妈,我抓到蚊子了吗?”


“可能……可能在里面,你再试试……”


岳母的声音有些颤抖,果然,她是个敏感的女人,要不然的话,昨晚也不会连续高潮七八次,把自己活生生的折腾晕过去。


“里面,这里吗?”


我一根手指摸在她的小豆粒上,轻轻地波动,而另一根手指,则是试探性的摸了进去,那种温润的潮湿感然我感觉很熟悉,昨晚就是这些嫩嫩的骚肉包裹着我的话儿,那种感觉简直爽极了。


“是这里吗?”


我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对对……你再动动……再深一点……”


收到她的命令,我简直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我的中指和无名指已经完全没入其中,随着我指尖的波动,g点上的骚肉包裹的越来越紧,岳母真不像生过孩子的人,竟然可以这么紧。


“妈……是这吗?”


“对,大力……大力一点……蚊子就在里面……”

听到岳母那瘾荡的声音,我越发的卖力起来,最起码,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咕叽,咕叽……”


我清楚地感觉到手指上水渍越来越多,最后,甚至传出了“咵叽咵叽……”的声音,我手指越发的灵动,热浪更是一浪接一浪。


“要死了……啊……要飞起来了……”


岳母情不自禁的浪叫起来,幽径内溪水潺潺,只听“噗呲”一声!


我的手指感觉到一大股热浪涌了出来,竟然生生的把我手指拱出来,热浪从她的唇瓣间喷洒出来,喷了我一脸,咸咸的,涩涩的,还有那么一点儿小骚味,这是来自岳母的味道,真美味。


再一看,岳母的小腹疯狂的抖动,唇瓣一张一合,简直美极了。


“妈,蚊子死了没?还痒嘛?”


我捂着嘴偷笑,既然知道丈母娘就是个骚货,那以后的事就好办多了,我相信,我很快就能得到她,不如,趁热打铁?


有了这个想法,我的话儿就更硬了。


想到昨晚那白花花的肉体就在我身下承欢,甚至那痛苦的娇吟,我更加性奋了。


“不……不痒了,华子,你慢慢吃,我去卫生间!”


岳母看见我从桌子下面坐起来了,我们俩脸对着脸,她的脸很红润,像是十八岁含苞待放的大姑娘,竟然还知道害羞了。


去卫生间?是去清理腿上的水渍嘛?


嘿嘿!


眼看着她诱人的背影,我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岳母果然再冲澡。


如果岳母昨晚是故意来我房间的,那就说明她是个欲求不满的骚货,现在岳父不在家,正是她勾引我的好时候,她如果真想和我这个乖女婿发生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那肯定会给我留门。


想到这儿,我咽了咽口水,又整理了一下衣襟,轻轻压下了门把手。


“咔嚓!”


门真的开了,只见岳母那奶白的身子正在淋浴下,雾气蒙蒙,可掩盖不了岳母诱人的身子。


“华子,你……你怎么进来了?”


岳母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但却并没有用手遮住自己的身子,反而落落大方的洗着澡。


她还是保留着矜持,我不能主动,我要演下去,我要等她堕落。


“我……我刚才抓蚊子的时候,手上沾了粘乎乎的东西,我想洗洗手!”


这蹩脚的理由,我笃定任何一个理智的女人都不会信,但是岳母偏偏就信了,她羞涩的点着头,还应道:“那……那你洗吧!”


她背过身子,继续用淋浴冲着背部。


“妈!”


“啊?”


岳母明显有些紧张,痴男怨女,本该知道怎么回事,可就是捅不破这层窗户纸,我在等,我等岳母放下矜持,等她主动投怀送抱,等她娇滴滴的跪在地上求我草她。


可是,岳母明显还是理智的,再这样下去,我可就一点机会没有了。


“我帮你搓背吧!”


这该死的理由,岳母如果真的很寂寞,那她一定不会拒绝我。


“好啊!”


岳母把澡巾递给了我,说明她已经答应了。


看着我眼前那晃晃悠悠的甜瓜,我真想上去摸一把。


岳母慌张的背过身去,我也不客气了,带上澡巾,我轻轻地抚摸着她嫩滑的后背,她都已经四十多岁了,可这身材究竟是怎么保养的,怎么会这么好?


“妈!力道怎么样?”


一边占着她的便宜,一边又贱兮兮的问道。


“还……还好,帮我搓搓屁股,我不太方便!”


如果岳母正过身子,我一定能看到她羞红了的脸,她很紧张,她的身子都在颤抖,可我依然不能太主动,占便宜可以,可我若把她推倒,那我可就是畜生了。


“妈,你的屁股怎么这么嫩?”


我抚摸着岳母的屁股,亲眼看到我刚刚料理过的私处。


依然那么好看,不黑,反而很整洁。


“啊……”


又是一声娇吟,岳母的双腿开始打颤了。


这是我的功劳,她应该还沉浸在刚才餐桌下高潮的余韵当中,不然的话,她不会这么敏感。


“华子,我……我好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不顾她的哭喊猛烈撞击着 宝贝这么紧水这么多还不要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