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女主是高干的小说 男主儒雅城府极深的现言

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文学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老马年龄相仿的男人,只是长得过于着急了点,人到中年头发就掉光了,这个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马单位上的老同事,两人同期内退下来,经常在一起休闲娱乐。



见到老马,牛大江嘿嘿一笑,“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家里干啥?走,钓鱼去!”



老马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担忧的说,“这快两点了,还钓得到鱼么?”



牛大江闻言,瞥了瞥屋内的邱兰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钓不到,又不是钓美人鱼!”



老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声说,“别老不正经!”



这会儿,邱兰馨从沙发上站起来叫了声,“牛叔叔你们聊,我先休息了。”说完就红着脸去了卧室。



牛大江回应了一声,眼神刻意在邱兰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才又催促老马道,“快点收拾下来,我去车上等你,地方都联系好了。”



牛大江下楼后,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老马年龄相仿的男人,只是长得过于着急了点,人到中年头发就掉光了,这个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马单位上的老同事,两人同期内退下来,经常在一起休闲娱乐。



见到老马,牛大江嘿嘿一笑,“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家里干啥?走,钓鱼去!”



老马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担忧的说,“这快两点了,还钓得到鱼么?”



牛大江闻言,瞥了瞥屋内的邱兰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钓不到,又不是钓美人鱼!”



老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声说,“别老不正经!”



这会儿,邱兰馨从沙发上站起来叫了声,“牛叔叔你们聊,我先休息了。”说完就红着脸去了卧室。



牛大江回应了一声,眼神刻意在邱兰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才又催促老马道,“快点收拾下来,我去车上等你,地方都联系好了。”



牛大江下楼后,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赵雅婷经验十足,动作麻利,弄得老马都有些精神恍惚了,他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等不及。



见赵雅婷已入状态,老马终于压抑不住自己那颗狂躁的心了,他两手撑住沙发靠垫,咬着下嘴唇,准备一鼓作气的大展身手。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窸窣声,赵雅婷猛的推开了老马,穿好衣服,理顺了长发,给了老马一个警惕的眼色,老马连忙正襟危坐,端起茶杯装模作样的品茶。



原来,牛大江的儿子牛江波放学回家了,一进门,牛江波把书包丢给了赵雅婷,看见沙发上的老马,喊了声,“马叔叔好。”



老马佯装醉醺醺的回应道,“哟呵,小伙子刚下晚自习啊,今天没去你妈那里?”



牛江波腼腆的笑了笑,跑去餐桌上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老马趁机和赵雅婷打了声招呼,就一溜烟离开了。



“这小子和他老爹一样,来的可真巧!”老马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无奈的摇摇头。



回到家后,老马居然发现餐桌上的饭菜原封不动,邱兰馨也不在家里。



“咦?人跑哪儿去了?”老马心里嘀咕着,把桌上的饭菜收拾进了厨房。



在家里又晃悠了半个多小时,邱兰馨还没有回家,此时已是夜晚十点半,老马不禁有些焦急了。



他在寝室里坐卧不安,觉得是不是要给邱兰馨打个电话,思来想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邱兰馨的电话号码。



“呀!糊涂!”老马自嘲的笑了笑,他的通讯录里只有张小军的号码,看来是自己多情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张小军”三个字,老马突然想起张小军临走前交代的一句话,心里顿时有了点眉目,直接拨通了张小军的手机。



话筒里响了两声,就变成忙音了,老马不禁纳闷,都这么晚了,张小军难道还在学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女主是高干的小说 男主儒雅城府极深的现言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