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 好爽⋯好紧⋯宝贝…别夹

我认为全天下最漂亮的女人莫过于我师娘了。



她的美貌就如画中走出来一样,娟秀的脸蛋一双杏眼水灵灵的,那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小,绝对是多一分显胖,少一分显瘦。

 文学



特别是那一双腿,修长美白,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心动。



那一年我18岁,她23比我要大5岁。



初中辍学,我爸托人让我跟着我表叔到省城打工,我表叔是包工头,家里有点钱,对于我这个小学徒压根没放在眼中,带我到了工地,直接安排我跟我师傅,师娘一起住宿舍。



头一次出远门,我心里别提多怕了,一个人提着帆布包缩在一角,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我的师娘,她的美貌顿时吸引住了我。



美的让我都不敢直视她。



反倒是她,亲切对我说:“娃儿,别怕,坐着休息一会。”



她温柔慈祥的脸,瞬间让我心里涌起一股暖意,心里头想以后自己也要娶她这样的媳妇。



我师傅在门外不知道跟我表叔说了啥,回头进来就骂骂咧咧道:“这王八蛋金三顺,明知道我们刚结婚一段时间还给我们宿舍安排个人,这不是刁难我们吗?他家亲戚怎么不往自己宿舍领,靠!”



师傅骂着还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吓得浑身一颤,师娘看我模样,呵斥道:“你干嘛呢?吓到孩子了,人家孩子以后跟你学手艺,也算帮你忙,住我们这不也合理。”



师傅一看师娘就没脾气,只是还是带着怨气,叹道:“合理是合理,可屋子就这么大,哪方便呀!”



师娘黛眉也是微微一蹙,看了看她的床道:“我待会拉一块帘子挡一下不就成了,你别虎着脸吓着孩子。”



师傅听师娘这么说也没再说啥,带我去工地转了一圈,熟悉环境后,因为刚来也没开工,加上也晚了,就转了一圈就回宿舍了。



说是宿舍,其实就是木板房搭的,一整排过去起码也有个20多间,一下班男男女女都回来了,一个个跟我师傅打招呼,调侃师傅说是不是不行,找个人帮忙。



都被我师傅给哄回去了。



还有人跟我打荤话,说什么我师娘那么漂亮,我有福气了。



说实话,那时候我还没太懂,而且怕生,是师娘把我拉进屋子头,跟我说别让我听那些人胡说,他们都是粗人,让别跟着学坏了。



我更觉得师娘好,比我师傅好一百倍。



因为坐车累了,吃过饭后,我在师娘安排了床铺后,就躺上了床,这床铺就在师娘她床的旁边,仅仅隔了一米远的距离。



初来乍到,有的吃,有的住,我也没多想。



然而晚上时候,我就被一道声音给吵醒了,那是师娘发出的声音,她好像很痛苦一样,我吓了一跳,睁开眼睛往师娘的床铺看过去。



那上头虽然挡了帘子,可师娘那美白的腿露在外头,在月光之下显得格外迷人。



她显然害怕我听到还一直压抑着。



这却让声音显得更加销魂迷人。



因为床铺不大,又隔档了帘子,激情之下,师傅师娘就又有些受不住了,一把抬起师娘那美白的大腿,刮到了帘子。



师娘那美白的腿翘着露了出来,在月光之下显得格外迷人。



师娘的娇喘声也变的越来越粗重。



甚至因为帘子被扯开了一条缝隙,我可以看到师娘那一张因为舒服而痛苦扭曲在一起的脸蛋。



她轻咬着的嘴唇,极力让自己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



她根本没想到其实床铺的咯吱声更大。



情动之下,师娘终于憋不住了,嘴巴一松发出长长的哼声。



她更是激动的一把拉在帘子上。



被打开了一大半的帘子,她浑身白肉我都看的一清二楚,师傅贴在她身上如同老牛一样忘情劳动着,根本没注意到我一直趴在被窝一角偷看着。



师娘身躯扭动着,她一只手抓着帘子,一只手还时而捂着自己的嘴,又时而放下,黛眉皱着又分开,嘴里头不断发出喘息声。

那时候因为社会发展慢,就连电话都没普及,更别说电视了,说起来我对男女情爱事情还处于懵懂状态。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师娘那痛苦的脸色。



看着她那妖娆性感的娇躯,看着她那露出布帘外的白花花大腿,我就感觉到浑身一片燥热。



见到师娘微微睁开眼睛,看向了我。



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子闭上眼睛不敢继续看,只是那满脑子里头却都是师娘白花花的身子。



身子变的更加燥热,底下更是难受要死。



我想到今天那些工人打趣,有些明白了怎么回事,忽然又想到师傅今天的生气。



那这要被师傅知道我是不是就要被赶回去了。



还有老人说看了女人的身子是要长针眼的,我这么一想就觉得眼睛好像有些疼,心里头怕的一阵委屈,趴着被窝就小声抽泣起。



因为不懂事也不怕吵到人,小声抽泣着,就被师娘给听到了。



师娘走了过来,轻声问道:“铁柱,怎么了。”



她的声音很柔,很细腻。



我一听她的话,心里就更委屈的,哭的更大声了。



师娘眉头一蹙,嘘声道:“别哭了,有啥委屈跟师娘说,待会吵醒你师傅了。”



我听到我师傅吓的不敢哭了,看了那床方向那布帘拉着,还能听到师傅传来雷鸣般的呼噜声,显然已经睡死了。



眼睛回头过来,见到师娘,看着她慈祥的脸,我又一阵委屈,却憋着不敢哭。



师娘坚持,温柔的伸手摸了摸我额头:“铁柱,是不是想家了。”



她说完,拉开我被子一脚还跟我一起躺着。



那身上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那柔软的身子碰触在我身上,让我身子又一片燥热,只是心里头还担心长针眼的事情,趴着又哭了。



师娘见我这样,紧张道:“铁柱是怎么了,告诉师娘好吗?”



我也不敢大声哭,呜呜着看着师娘慈祥的脸,才委屈的说道:“师娘,我会不会长针眼呀!”



师娘听到我话,楞了一下,跟着亲昵的捏了捏我耳朵:“谁……谁告诉你会长针眼的。”



师娘说这话时候明显有些紧张的样子。



我却不解道:“村里老人都这么说。”



“别听他们瞎说,不会的。”师娘显然不愿意跟我在这问题多探究,摸了摸我额头道:“快点睡,明天还要跟你师傅去开工呢?”



“嗯。”我点了点头,把头埋在师娘的手臂上。



师娘也没说啥,搂着我一起睡。



闻着她身上气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特别是想着刚才那一幕,我就特别想再看看,而且师娘说了不会长针眼,这就让我放心了。



我睁开眼睛看着师娘微眯着眼睛,那妖艳的红唇,吞了吞口水问道:“师娘,那如果不会长针眼,以后……以后我还能看你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 好爽⋯好紧⋯宝贝…别夹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