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好大 早晨被肉醒

 秦可闻言,目光落在外面。

  霍重楼坐在客厅破旧的沙发上,与这狭窄环境格格不入。

  她不敢多言,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啪!”

 文学

  一耳光猝不及防落在秦可的脸上。

  于此同时,屋内男人幽冷的目光落了过来。

  秦母含泪道:‘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没良心的东西?

  秦可脸颊滚烫,一直强忍的泪,在这一刻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妈……”

  秦母红着眼,压低声音:

  “别叫我妈,你和他赶紧给我滚出去。”

  闻言,秦可咬了咬唇,声音很轻。

  “我再陪陪你们,再过些时间就走,好不好?”

  她不知道这次离开后,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二老。

  哪知秦母听后,却推搓着她:“你不走是不是,那我现在就把他轰出去。”

  秦可怕母亲犯错,忙拦住她:“我这就走,您别生气。”

  她洗过手,擦干眼泪。

  这才走到客厅,来到霍重楼面前,笑着说:“亲爱的,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霍重楼看着秦可脸上的指印,墨瞳闪过一丝异样。

  他起身,看向秦父秦母。‘叔叔、阿姨,下次见。

  话很礼貌,然而声音却很冷。

  两老听着这种语气,没有一个人回应。

  霍重楼却毫不在意,揽着秦可离开。

  上车后,一路无话。

  秦可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街景,脑海中一直回荡着母亲的话:“你知不知道,这三年你失踪,你爸爸出事后,到底是谁在照顾我们?”

  车行至洲际酒店停下。

  秦可浑浑噩噩地跟着霍重楼去到总统套房,下一秒“嘭!”得一声门被关上。

  她心一颤,仰头看着霍重楼强颜笑问:“怎么了?”

  霍重楼眸色幽深,白湛的指尖落在秦可脸上:“疼吗?”

  秦可听着霍重楼少有的温柔声音,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她知道这疼是谁带着自己的。

  她摇头:“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

  霍重楼目光暗了暗,低头想吻她。

  秦可看到男人俊逸的脸在自己面前渐渐放大,不自觉想起今日顾文旭失望的样她眼底一红,偏头躲过,霍重楼薄唇吻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刻,她明显感觉到四周气压低了起来。

  “看来我今天对你太好了。”霍重楼的声音顿时没了一丝温度。

  秦可不由后退。

  霍重楼见状,将她禁锢怀中。

  秦可根本抵抗不了。

  再次醒来,秦可只觉心很疼。

  她靠在霍重楼怀里,感受到男人的大掌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发。

  秦可再也忍不住哑声说:“霍先生,你放过我好不好,我求你。”

霍重楼的动作一顿,声音骤冷:“你说什么?”

  秦可从他的怀抱里出来,看着他一字一句回:“我只是个普通人,配不上你,求你放过我。”

  到现在,秦可都不知道霍重楼为什么把自己困在身边三年。

  霍重楼冷峻的脸看不清任何神色,他起身,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

  这漫长的等待,让秦可心里备受煎熬。

  半晌后。

  霍重楼弯腰指腹轻触着她的唇瓣,缓缓开口:“要不想你父母出事,就乖乖听舌。”

  秦可的心顿时凉了下来。

  她僵硬地看着霍重楼出门,整个人呆滞在原地。

  ……

  秦可一个人不知道在房间坐了多久,下午,她换了衣服,走出酒店。

  而她的身后,两个保镖紧跟着。

  她仿佛早已经习惯这种生活,漠然得走在街道上,这一刻,秦可第一次发现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事。

  眼前原本熟悉的街道,此刻全是陌主。

  秦可伫立在街头,不知该去往何处。她最终又走到了父母居住的小区外面,远远望着父母的楼层,秦可眼睛酸涩。

  “小星。”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秦可闻言,转过身,就看到顾文旭面色憔悴地站在不远处。

  她脚步微动,想朝顾文旭过去。

  然而身后一个保镖走。上前道:“夫人,老板说了,让您离男人远一些。”

  秦可闻言,脚步停在了原地,冷声回。

  “既然这样,你最好也不要靠我太近!”

  保镖身形一僵,低头连退数步。

  秦可这时只能当做没有看到顾文旭,转身往回走。

  顾文旭见状,眸色一紧,几步走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温声道:“小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好不好?”

  秦可看着被顾文旭抓着的手,又望向他那张熟悉的面孔,许久说不出话。

  她虽然不知道霍重楼是什么人,但这三年的相处,她知道霍重楼惹不起。

  她轻轻扯开顾文旭的手,强装平静:“没什么事,就是我不爱你了,你看不出来吗?”

  顾文旭目色怔住,不敢相信。

  秦可又说:“这些年谢谢你照顾我爸妈,我会让霍重楼给你转钱过去。”

  顾文旭眼底闪过一抹痛苦,良久,才扯出两句话。

  “你知道吗?我等了你三年。”

  秦可眼睫低垂,心如刀绞,却只能无情回:‘那都是你自愿的,关我什么事?

  说完,她快步往前走,生怕留在这里会控制不住自己。

  她和顾文旭从小青梅竹马,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顾文旭,做顾文旭的妻子,和他共度一生。

  然而,如今这一切都变成了看望……回到酒店。

  秦可刚打开门,就看到霍重楼手里拿着红酒,身材颀长站在落地窗前。

  霍重楼听到开门声,转身看着秦可,笑不达眼底:“和顾文旭聊得如何?”

  秦可身子一僵:“我只是跟他说,我和他再无关系,你别误会。”

  霍重楼将酒杯放下,走向秦可,大掌落在她的脸上。

  “我相信你,只不过像顾文旭这种纠缠不休的男人,就缺点教训!”

  闻言,秦可的脸霎时惨白一片。

  她哆哆嗦嗦抓着霍重楼的手,仰头望着他,笑得很艰难:“他只是询问我,没有纠缠不休,求你……”。

  霍重楼看着秦可为了别的男人向自己求情,面色冷得骇人。

  他一把将其推开:“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求我?我就要同意?”

  秦可没有防备,整个人磕到了桌角,她只觉肚子犹如刀绞一般,疼得说不出话。

  霍重楼目色一怔,就看着秦可从地上强撑着爬起来,鲜血顺着脚腕往外落……

“怎么回事?”霍重楼眸色一怔几步走过去,一把抱起秦可,急忙往外走。

  秦可面色苍白,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害怕至极。

  她费力的抓着霍重楼得衣角:“你可不可以不要伤害顾文旭,求你。”

  霍重楼阴沉着脸,没有拒绝,也没答应。

  秦可知道霍重楼是同意了,这才放下心,缓缓松开了手。

  霍重楼一路开车去到医院。一个小时后。

  VIP病房。

  医生看着检查单,严肃道:“幸好送来的及时,不然孩子就保不住了。”

  秦可躺在病床上听着医生的话,手轻轻地抚上小腹。

  在两个月前,月事停了后,她就知道自己可能怀了孕。

  霍重楼不喜欢小孩儿,她觉得他肯定不会留下这个孩子,但每当她想告诉霍重楼的时候,又不忍心。

  毕竟这是一条生命。

  现在他知道了,这孩子肯定是留不住了。

  等医生走后。

  霍重楼来到秦可身边,声音很冷:“什么时候的事?”

  秦可没有说实话,摇头:“我不知道。”

  闻言,霍重楼冷冽的侧脸稍稍柔和了些,他俯身将秦可揽在怀中。

  ‘如果你想要孩子,就留下来。

  秦可身子一僵,久久不敢相信。

  曾经,霍重楼亲口告诉过她,有些东西,她不配有。她知道这人阴晴不定,乖巧回:“我都听你的。”

  霍重楼显然很满意这个答案,摸了摸秦可的发,温声道:“再给你两天时间,过后,我们就回家。”

  秦可知道他说的家,是在罗曼海岛。她强忍着心塞,点头。

  等霍重楼走后,她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痴痴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现在的她有家不能回,有所爱,不能喜欢,她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意思。

  小腹忽然一阵疼,很快又恢复平静。

  秦可摸着小腹,自言自语:“宝宝,或许以后就只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好大 早晨被肉醒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