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夹 紧 浪 好爽 乘乘把腿张开教室

院子里有灯光,并且有一丝丝的申银声,两个人对这声音早就熟悉了,相视一笑之后,各自找窟窿偷看。

王寡妇抓住一根四公分粗大的黄瓜,对着秘密部位正在深入。

一边深入,一边还一脸迷妄,那是很舒服的表情。

随着速度的加快,王寡妇的叫声也大了些。

接着她双腿夹紧了黄瓜,身子僵直,一声长叹,她旋即松开了双腿。

本以为王寡妇到此就结束了,没想到王寡妇来了第二弹。

王寡妇有个习惯,做那事的时候,穿裙子,将裙子高高捞起。

 文学

就此看来,她今天还是比较保守,以前她喜欢赤果果办事。

但,有一次,村长张军来这里办事,无意间撞见了玩寡妇使用黄瓜的场面……

至此以后,王寡妇就穿裙子办事,如果遇见突发情况,将裙子放下,神色装自然,别人不会发现什么。

她将黄瓜用抹布擦干净了,又开始拨弄。

柱子“咕哝”地吞咽了一口,他蒙古包早就搭建起来,邪恶的眼睛里带着炽烈的浴火。

荣志刚自然没有好到哪里去,不是柱子这小子在身边,恐怕他就冲进去,对王寡妇就地正法了。

王寡妇一遍一遍地折磨黄瓜,动作加快了……

她高高的将上腿张开,露出裙子里面白皙的双腿,在腿下面的地方,有一地的痕迹。

柱子感概地道:“活了这么多年,还不如一条黄瓜呢!”

荣志刚心里也非常感触,是啊,真是幸福的大黄瓜!

就在两人非常感慨的时候,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黄瓜断成了两截,一半留在了里面。

“我靠!”荣志刚心里想,“这下子舒服了吧?那东西没有医生可取不出来。”

王寡妇也急了,找来一根筷子,想把断在里面的黄瓜给掏出来。但努力了几次,都失败了。

“不会死人吧?”柱子小声地问荣志刚。

荣志刚道:“不会,又不是卡在喉咙里,那里面三天之内取出来,就不会发炎,走了……耽搁久了被王寡妇发现,我们就完蛋了!”

“好……”柱子心里犹豫不决,样子非常关心王寡妇似的。

荣志刚一把拧住柱子的耳朵,他疼得眼歪嘴斜,不敢大声喊疼。

在荣志刚强烈的态度下,他只好顺从了他的意思。

不过,荣志刚心里有谱。

他可是村子里唯一的医生,那王寡妇一定会来找自己取黄瓜的。

至于好基友柱子,他就凉快去吧,等自己有本事了,顺带着找个原装正版的好姑娘给他使用,他也算是对得起这个基友了。

这么的一想,愧疚感稍微的少了。

各自回家,荣志刚心里有小九九,到了家却并没有立马入睡。

过了不一会儿,就有人在敲他家的门。

“谁啊!”

“刚子,是我,你王婶,我找你看病。”门外传来王寡妇的犹豫的声音。

荣志刚顿时吞咽了一口口水,心里高兴呢,急急忙忙的去门外开门。

王寡妇赫然站在门外,双手在胸前不断地搓着,那样子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忽然王寡妇问道:“刚子,你爸睡了吗?”

“他身体虚,刚黑就睡觉了。”

“哦,婶子的病……”

“来吧,屋里我瞧瞧。”荣志刚装着一副医者仁心的样子。

看见荣志刚这副表情,王寡妇原本难以欺说出的事情,也稍稍的有了些放松,荣志刚直接地带到了他的卧室。

王寡妇皱眉道:“怎么是这里?”

“我家堂屋挨着父亲的卧室,我怕这大半夜的吵醒了他……”

“哦……”王寡妇的疑虑顿时打消了。

她还以为荣志刚会对她那啥了呢,至此,她不由得苦笑,自己多心了。他一个年轻小伙,怎么对自己这种残花败柳有意思呢?

荣志刚给王寡妇搬来一张凳子,让其坐下,然后开始号脉。

“婶子肚子里有硬物,如果不取出来,明天发炎的话,后果很严重。”荣志刚早就知道黄瓜的事情,号脉不过是个假象。

故意说得很重,就是想让王寡妇落入他的彀中。

“啊……”王寡妇惊讶极了,不过还是扭扭捏捏,不肯说。

“婶子,我是一个医生,男女都一样。不能讳疾忌医啊……”

“这,这……”

“您的隐私,我绝对不会外传。”荣志刚加大了王寡妇的信心。

“好吧,其实你也知道,我们这种孤独的女人,都喜欢那啥,我把黄瓜断在了那里,你能去取出来吗?”

王寡妇说完,脑袋低垂,羞红了一脸。

“能,李狗蛋家媳妇孩子难产,我不给都取出来了吗?”荣志刚炫耀地道。

“是呢,我这个事儿对你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那是当然。”荣志刚取出一个医药盒子,里面装的是钳子,镊子之类的西医物件。

现在中西医合并,即便是纯中医,也会摆上这些东西,有时候需要这些东西处理一些中医器械无法处理的疾病。

村子很穷,在上任赤脚医生死掉了之后,没有新的医生来,这个位置便一直空缺着。

在这里,懂得基础药理的他,完全地承担看病的角色,他成了这里唯一的医生。

其实,他这一手医术也是在书上学的,虽然以前他爷爷也懂点医术,但压根就没教过他什么。

镇上书店的那些医书,被他全部买回来了,加上勤奋好学,有病人看,自然磨炼几年就成了一个不错的医生。

这里只要不是动手术的病,都在荣志刚这里看。

在酒精灯上消毒完毕长号钳子和扩阴器,荣志刚对王寡妇道:“婶子您张开腿。”

荣志刚故意装得很生涩,代表他还是个纯洁的青年。

王寡妇看见他这样,心里道,真是个处男啊!要是被自己享用,那多么美好!

欲望让王寡妇心里荡漾起浴火。

如果男人的器物来代替黄瓜,那自然比冰冷没有感情的死物舒服多了……

想到这里,王寡妇的身体立马就出现了动情的痕迹。

荣志刚幸好是蹲着的,不然鼓起的蒙古包一定非常出卖他的本性。

王寡妇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骚变得羞涩,她还故意的把那神秘的一面给荣志刚看。

这代表了王寡妇很空虚,很火热,很想要某个东西去临幸。

“婶子,我开始了!”荣志刚压抑了一下心里的火焰,熟练地开始操作起来。

“嗯……吖……”

禁不住,王寡妇深深地申银了一声。

瞬间的快感,从冰凉的扩阴器上传递到了她的大脑神经。

这沉长的舒服感,顿时让她脑子一片空白,进入半游离状态……

扩阴器继续的深入,到达了葫芦口的位置,清晰地可以看见一根调皮的黄瓜卡在了关口。

荣志刚马上用长镊子夹住了,慢慢朝着外面托曳。

可是黄瓜是脆的,而卡住的位置也很尴尬,太紧了,镊子夹住的部分拉就立马断裂,大部分依旧在里面。

“不好搞呢!”荣志刚无奈地道,“只能手去拿出来了。”

“恩,志刚,尽管那么做吧,没事。”王寡妇给荣志刚打气。

实则是,她很享受这种感觉。

手有温度,比起那冰凉的扩阴器而言,这样的操作,更能让王寡妇舒服。

尽管,不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只是异性的手。

但这也让空虚了多年的她,第一次如此爽舒。

荣志刚丢下了手中工具,用清水再次消毒,毛巾揩干了手,就立马投入工作。

左手掰开,右手深入。

不一会就触摸到了一个硬物,灵巧的手指钳住了它,一口气呵成拽出。

一根五厘米长的半截黄瓜出来了。

“婶子,你好些了吗?”

“舒服多了,那东西在里面塞得慌,心里跟猫爪一样。”王寡妇道,“你小子真厉害,回头我抱只兔子给你吃。”

“不用了。”荣志刚知道,王寡妇家也不富裕,她全靠养兔子生活,自从她男人去世了,经济一直紧巴巴的。

一只成年兔子,要买二三十呢,可以够王寡妇支撑三四天的开销了。

“这可不行啊,你帮了我大忙。”王寡妇没有将裙子放下,大河沟由着它张开,调皮的地方,可爱至极。

“小事一桩,我靠卖草药还能维持,婶子还是留着自己卖吧。”荣志刚摆手道。

“不行啊,要么婶子让你舒服一次,当做酬劳?”

“这个……不好吧?”荣志刚半推半就。

实际上,他火冒得三尺高了,早就想发泄了。

王寡妇突然阴笑道:“你就跟我装,婶子年轻过,知道憋着很不好,身体会憋坏。”

“额……”荣志刚顿时无语了起来。

他木讷地杵着,不住地怎么开始。

但王寡妇是过来人,压根不需要荣志刚动手,她身体压了过去,沟槽正好压在了蒙古包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夹 紧 浪 好爽 乘乘把腿张开教室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