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鲤鱼乡尿太烫了 宝贝你想夹死我吗好爽

陈靖杰去找陶玥的时候,她正在拿着单子站在院子里,清点第二天回门要带的东西。陈靖杰过来给她捂了捂手,“冷不冷?”

“还行。”

“还缺什么吗?”

“不缺了。就是给我弟缝的荷包还没做好,给他个半成品糊nòng他,他应该也看不出来,不过还是对他好点儿吧,”陶玥jìn不住笑起来,“他原来总替我挨打挨骂的,特别可怜。”

陈靖杰捂了半天,觉得她手还是不热。陈靖杰替她收好了清单,又牵着陶玥的手伸到自己领口里。

“咱,为什么,不进屋呢?”

陈靖杰下巴点了点远处,“那边天挺好看的。发红。”

“要什么?”

 文学

“你给你弟沕弟做了什么样子的荷包?我也要。”

陶玥就笑了,“我手工活很差的!做这个是因为跟他约好了每年都做一个给他,他留着也是要预备着要曰后笑话我的!真的很难看,拿不出手。”

“那我也要。”

“你要了我命得了。”陶玥把手伸出来,对着有光的一边给陈靖杰看,“你看给我的扎的,我根本不会做这个。”

陈靖杰定睛一瞧,她左手的食指中指确实有不少zhēn扎的伤口。

陈靖杰苦笑——

“我跟小舅子这仇啊,结大了。”

一行人一早出发,晃晃荡荡大半天,终于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到了陶家。陶玥的一双父母一个弟沕弟,再加上回来的比她早些的一位姐姐,都早早地在门口等她。陈靖杰骑着马,看得远,他说似乎是到了——陶玥一听这话,还没等轿子停稳就飞速地跑了过去。

陈靖杰确实是没见过这样生动活泼的陶玥,她围着家人问东问西,满脸的喜气,就连随口说出的话,也是透着qīn近,与在陈家时候截然不同。陶老沕yé说你倒是没清减,还是那样,脸上有肉,陶玥说我再瘦只怕是睡觉时候要硌到自己,没什么好的,是绝对不会瘦的;陶夫人心疼女儿没了丈夫,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陶玥却大大方方地掏出手绢来给母qīn擦泪,“他活着也是摧折我,sǐ了我倒安心”;她姐姐姐夫过去安排卸车,弟沕弟陶晰一见了陶玥简直就是要高兴到天上去了,拉着她就不放手,左一个想她右一个想她,听着腻得很。

腻得很,当然是站在一旁的陈靖杰的想fǎ。

陶玥自己是很受用的。

陶老沕yé说这位是?

陈靖杰连忙过去行礼,“见过伯父。”

陶玥百忙之中拨冗介绍,“这是陈家的二公子,女儿的*,叫靖杰。”

陈靖杰跟她家里人一一见礼,这时候有个人路过,也过来打招呼。

“哟,二姑nǎinǎi回门子。”

来人二十四五的岁数,看来是个读书的,青衫磊落,气韵娴雅。

陶玥歪过头来,“liú,liú襄舟?”

liú襄舟笑她,“你可别不敢认啊,就是我。”

陶玥把手从她māmā弟沕弟那儿抽沕出来,立刻跑到liú襄舟那儿,拉着他跟陈靖杰介绍,“这位是我邻居家的哥沕哥,叫liú襄舟,特别出息的。这位是我婆家的*,陈靖杰。”

liú襄舟拱手,“陈兄。”

陈靖杰上下打量他一通,也笑着拱手,“liú兄。”

陶老沕yé说咱就别在这儿站着了,进屋吃饭吧。襄舟吃没吃?也过来就和一口。

liú襄舟说,好。

一行人说着就往院子里走,陶玥笑得跟朵huā似的也要跟着往里走,却被陈靖杰拉住。

陶玥睁大眼睛问他怎么了?

陈靖杰看了眼远处,“这人谁啊?”

“邻居哥沕哥啊。”

“他怎么这么不见外,随便走过来,就能在你家吃饭?”

陶晰耳朵灵得很,慢走几步凑到陈靖杰他俩身边,大咧咧地抖落旧事,“陈家哥沕哥这就不知道了,我们二姐当时可是很倾心liú家哥沕哥的,要不是liú家哥沕哥考沕试高中,娶了考guān的女儿呀,我们二姐估计现在就是住在隔壁了。”

噢,娶了,已婚。

还成。

“不过liú家哥沕哥命也是不大好,好容易调回家乡,也有了孩子,夫人却偏偏架不住舟车劳顿,殁在了半路。”

陶玥还不觉景儿,“他儿子今年该有,三岁?还是四岁?”

“四岁了吧。”

“欸要不要接过来一起吃饭?”

“对噢你还没见过,走,问问liú家哥沕哥去。”陶晰说着就跑到前面去问了,陶玥显然也想跟着去,却被脸sè铁青的陈靖杰再次拉住。

“你总拉我沕干嘛?你轻点儿我胳膊疼。”

陈靖杰就真的松开她。松开了,却也不看她,径直走到厅中去了。

陶晰又跑回来,“走啊,咱俩去隔壁抱孩子。”

陶玥还没来得及想陈靖杰为什么又生气了,就被这喜悦冲昏。

她能去抱小孩儿了!

陶晰拉着陶玥,跑得比兔子都快。

陈靖杰回头看看那个窜出去的背影。

当时就气得想回家了。

一家人落座,给陶玥和陶晰留好位置后,同为外姓人的大姐夫、陈靖杰、liú襄舟就被安排挨着坐。

大姐夫高高膀膀,性格也非常豪shuǎng,“陈……”

“靖杰。”

“噢好的,靖杰可娶qīn了?看你是一表人才的,我动了点歪心,想把我妹妹说给你。”

陈靖杰咧嘴笑了,“您妹妹,是我大嫂陶玥吗?”

“噢不是不是,是和我一个酿生的妹妹。今年十六岁。”

liú襄舟接话,“大姐夫那位妹妹可是素有贤名。”

陈靖杰心想,你为什么也能跟着叫大姐夫?

而且怎么哪儿都有你?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陈靖杰垂着眼帘,“那倒是位好姑酿了,只是家中近来接连办了丧事,就是要再纳新人,也要等着守丧结束。就是怕耽误了她的好青春。”

大姐夫当真了,mō沕着下巴说,“倒是可以先熟悉熟悉。”

这时候陶晰和陶玥带着liú襄舟的小孩儿进来了,那孩子被陶晰搂着,一双臂膀却一直扑着陶玥,叫着要姑姑抱。

陶玥说我怕抱不住你,咱们说好,姑姑抱你的话,你可不许动。

那小团子点点头,“田田不动。”

liú襄舟拍了拍陈靖杰,“田田,莲叶何田田。”

陈靖杰皱着眉,心说我才不在乎你儿子叫什么。

liú襄舟看着陶玥小心翼翼接过田田,眼里都是星星点点的光。田田赖在陶玥身上,搂着她脖子不撒手,“姑姑我们去坐,坐。”

说来也怪,这孩子在陶晰身上就扭来扭去,陶玥一抱他,他就乖得很。

陶玥抱着田田,觉得他香香沕软沕软的,喜欢得舍不得松手。

大姐夫招呼陈靖杰吃菜。

陈靖杰把菜夹过来,却一点吃的心思没有。

他觉得自己要气饱了。

陶老沕yé问陈靖杰,“靖杰是明天回去吗?”

陶玥这才好像想起来他也在似的,连忙答道,“他多住几曰,和女儿一起回去。陈家在这边有生意,他正好过来办事。”

“很辛苦,过年也不能歇歇。”

陈靖杰道,就是小本的mǎimài,得勤折腾。

陶夫人说小玥你也别光管孩子,吃口饭。陶晰喂陶玥一口,说酿您吃您的,不用管她。

大姐说陶晰你有点儿正事,顾一顾体统。

陶晰又给陶玥喂口饭,“我二姐不早说了嘛,就把我当你们三妹妹。大姐你可有点忘性太大了。跟我说什么体统,你瞧瞧这桌上也无外人不是?”

陶家大姐对陈靖杰说,*别见外。

陈靖杰:???

我是外人?

我是在场唯一的外人?

他看了一眼liú襄舟,liú襄舟神态怡然,眼睛钉在陶玥身上一样。

这饭吃得可,太憋气了。

就这么折折腾腾地,到了深夜,这饭jú才散。陶玥一眼都不看陈靖杰,忙着哄孩子,忙着和姐姐māmā叙旧,忙着打麻将。男人们这边就是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陈靖杰家几代经商,他在那个环境里浸沕yín多年,对付几个只会纸上谈bīng的书生老书生还是手到擒来。

陶老沕yé说靖杰长得和靖肖说像也像,说不像也不像,感觉比靖肖要清秀点儿。

liú襄舟说我是没见过靖肖的,见了靖杰,却也能理解为何当年小玥对他一见钟情了。

大姐夫摆了摆手,“靖杰比他哥沕哥靠谱点儿,我能看出来的。他哥沕哥有些太过张扬,哪里有靖杰好。”

“怕不是你相中了人家,要人家做你妹沕夫,这才一时不停地夸。”liú襄舟笑起来,大姐夫说襄舟你看破不能说破,给我们这cū人留点儿空间。

陈靖杰喝口茶,“liú兄的机灵劲儿是压不住的,一点就透。倒是适合在生意场上往来。”

“抬爱!”

“不必沕过谦。”

陶夫人过来叫liú襄舟,“田田睡了,你要不带着孩子先回去吧?”

陈靖杰心里放起了huā来。

可算是走了。

他可太烦人了。

陶玥这也抱着田田过来,刚交回给liú襄舟,还没碰到他爹肩膀他就一阵的哭闹,说什么都不肯从陶玥身上下来。

liú襄舟说二妹妹要是不嫌麻烦,就帮忙送他回去吧。

“行,反正也近。我就跟你走一趟。”她抓着陶夫人的手,十分认真,“酿,我的牌,务必给我留着,别让陶晰乱打。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陶夫人说谁等你,你一走我就让陶晰替你。

陶玥苦着脸招呼liú襄舟,走吧,你看你耽误我好大的事,我就等着这把翻身。

陈靖杰站起来,扶着陶夫人,“陶家māmā要是不介意,我就先替她一会儿,替她散散财。”

双方安排停当,liú襄舟陶玥带着孩子出门,陈靖杰往牌桌前一坐,跟陶夫人、陶家大姐还有临时抓来的一个丫鬟一同打牌。陶晰坐在陈靖杰身后,他和陶玥侧脸生得很像,于是他凑得极近时,陈靖杰好几次都错以为是陶玥在身边,下意识地就想qīn上去。

“二万你不要啊靖杰哥沕哥?”

陈靖杰回神,“要,我要,要吃的。”

老脸通红。

陶玥和liú襄舟到了家里,纠缠一阵,好容易把田田哄睡。liú襄舟送她到自家门口,陶玥说你家这孩子可是够沉的,小沕脸儿肉沕乎沕乎的,坠得我胳膊生疼。

liú襄舟说,那我帮你揉沕揉。说着就拉过她胳膊,真的揉了起来。liú襄舟盯着地面,“你鬓角那块疤还在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鲤鱼乡尿太烫了 宝贝你想夹死我吗好爽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