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高高的抬深深的埋 鲤鱼乡强迫

没想到他居然是从地心世界上来的,那么他感觉到的那一丝异界气息,很有可能就来自于那个什么神核,也就是地球意志散发出来的。

不过,这些他都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他只想知道眼前这个人跟玄阳仙帝是不是一路人。

如果是,那就直接一拳干掉算了。

“夏先生,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并没有答应。”

 文学

白袍男子发现夏天的目光浮现一丝杀气,不由得笑着摆了摆手:“只是他的这股怨念,却让我意识到了夏先生的强大,不免生出了想结交的心思,只可惜我不能擅离山海界,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想不到命运竟然将你送过来了。”

夏天懒洋洋地说道:“送我过来的不是什么命运,而是一个戴着白面具的白痴。”

“很可能是白无常大人。”

白诗晴在一旁悄声提醒道。

“哦?”

白袍男子来了些许兴趣,同时也有些疑惑:“白无常要离开山海界,是需要长老会或者五帝的许可,事情只怕并不简单。”

“五帝又是哪来的白痴?”

夏天随口问道。

白碧霄这时候抢着冲夏天解释起来:“五帝就是离地核最近的五族的族长,以五行为称号,就是金族的白帝,木族的青帝,水族的黑帝,火族的赤帝以及土族的黄帝。”

“黄帝?”

夏天撇了撇嘴,“好像就这个耳熟一点。”

白袍男子笑了起来,淡淡地说道:“其实你们地表人便是赤帝与黄帝留地表的部分族人的后裔,因为赤帝又称炎帝,所以叫炎黄子孙。”

“这只是你们的说法,不是我的。”

夏天懒得在这些方面计较,只是问道:“我只想知道那什么玄阳仙帝,有没有命魂残存在那什么神核当中。”

“没有。”

白袍男子一脸郑重,半点不带玩笑地强调道:“他本就是从我的命魂中分离出去的,只不过后来独立了,跟地表人的肉体融合了。

既然你杀了他,那他就是死了。

不过,如果他在地表的时候,还有其他的什么奇遇,那我就不清楚了。”

夏天心里瞬间有了判断:“那他就是死了。”

“不过,玄阳还告诉了我一件事情,算是让我替他报仇的酬劳。”

白袍男子接着冲夏天坦诚地说道:“我自然没兴趣替他报什么仇,但是这件事压在我心里,也确实让我有些不安,所以我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夏先生你。”

“什么事?”

夏天一副漫不经心地样子。

白袍男子倒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道:“玄阳他曾经似乎有过一番奇遇,然后得到了一枚神核碎片,不过,并不是地球的神核碎片,而是另一方世界的。

他说把碎片藏在了一个八音盒的刀客泥塑中。”

这么一说,夏天倒是想起来了。

当时干掉玄阳仙帝后,前往他的书房的时候,确实有个八音盒,盒里有个刀客的玩偶,可以听声辨位,然后斩出迅疾无比的刀影。

不过,这个八音盒前几天出了点问题,盒中的刀客不见了踪影,还漏出来一片金光。

至于盒子好像也被夜玉媚给处理了。

现在,连夜玉媚都不知去向了。

夏天立即把这些事都联系在了一起,基本上可以确定夜玉媚的失踪,多半跟那个八音盒有点关系。

只不过现在信息还是太少,推断不出来夜玉媚究竟去了哪里。

这些念头在夏天的脑海中闪过,几乎连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都没有。

“那破盒子已经没了。”

夏天也懒得向白袍男子解释什么,只是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白袍男子脸上露出意外的神情,不过瞬间收敛干净,点头道:“那也好,若是让心怀不轨的人知道了,只怕又会惹出一番血雨猩风。”

“我们这里的神核就已经惹出不少神族杀来杀去了。”

白诗晴摇了摇头,心中感概不已,徐徐叹息道:“再有别的神核,那估计山海界和地表都得天翻地覆了。”

“哎呀,你们都想太多了吧。”

白碧霄却是有些不耐烦了,她在边上一直没怎么听懂,抱怨道:“都什么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什么天翻地覆,还是担心一下,呆会儿巡卫还有监察司的人过来问责,我们怎么应付吧。”

“这倒是个麻烦。”

白袍男子微微皱起了眉头,“本来长老会就不如何信任我们飞叶族,现在倒是更有借口了。”

“什么不信任也是借口。”

白碧霄心直口快,仍旧毫不遮掩地吐槽起来:“他们就是看中了我们飞叶族的神核碎片,知道我们肯定不会交出来,所以才打压我们,逼我们交出去。”

白袍男子摇了摇头:“这其实就是一个谣传而已。

我们飞叶族并没有神核碎片。”

“爹,会不会……”白诗晴倒是想到了另一个角度,略有些迟疑地说:“会不会是长老会把你刚才说的那个玄阳仙帝的神核碎片,当成是我们族中所有的了?”

“不可能。”

白袍男子断然摇头,“这件事情,在今日之前,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他们怎么会知道。”

夏天撇了撇嘴,有些好笑地说道:“你是没有说过,但是你能保证玄阳仙帝那个白痴没有跟别人说过?”

“夏先生,你这话的意思是……”白袍男子顺着这个可能猜下去,心中悚然一惊,“这个王八蛋,竟然还玩了这一手。”

“确实够恶毒。”

白诗晴美眸转了转,也明白了过来。

“什么意思?”

白碧霄不明所以,感觉要本没办法加入这三个人的群聊当中,好像他们的话都加密了一样。

“这都想不明白,你的脑子应该可以捐了,估计没怎么用过。”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那个玄阳白痴一边让你爹帮他报仇,但是怕你爹不尽心帮忙,同时又向那什么长老会卖了你爹呗。”

白袍男子脸色变得铁青,冷冷地说道:“不对,他应该早就跟长老会暗中联系过,甚至偷偷暗示我手中的神核碎片,所以这些年长老会才一直针对我。”

“他一开始可能是想牵制父亲,这样他才能在地表安心修炼发展。”

白诗晴也看透了其中一层意思,“但是没想到遇到了夏先生,撞上了铁板,所以又想挑动父亲跟夏先生火并。

如果父亲不上当,又会继续受到长老会的针对,真是好恶毒的心思。”

夏天语带嘲讽地说道:“不用把那白痴脑补的那么聪明,其中一大半的事情,只是巧合而已。”

“不管怎么样,长老会那边确实越来越过份了。”

白诗晴不无后怕地说道:“连小小的巡卫都敢口出狂言,说要灭我们满族,他们心思之恶毒,可见一斑。”

白袍男子冷声道:“有为父在,他们还不敢乱来。”

“嘭!”

话还没有说完,蓦地一股巨力从天而降,直接把半座白府给轰塌了。

白府当中,不少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轰杀了。

“谁!”

白袍男子勃然大怒,整个人冲出了房间,张嘴怒叱道:“是谁,竟然对我飞叶族白家下如此毒手!”

不远处,响起了一声雷霆般的暴喝:“白阳玄,你个老匹夫,终于敢露面了!”

白袍男子抬眼一看,赫然看到了一个披散着满头黄发的老者掠空而至,落在了白府的院落当中。

“沙闻达,你要干什么!”

白袍男子冷喝道。

黄发老者恶狠狠地盯着白袍男子:“白阳玄不要装蒜了,快把杀了我好孙儿的凶手交出来,否则的话,老夫即日荡平你们飞叶族,灭你白家满门!”

“你孙子死了?”

白袍男子愣了一下,刚才两个女人只是说被巡卫刁难,然后被夏天救了,并没有提到杀人的事情。

不过,就算夏天真的失手杀了人,他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夏天救了他两个女儿的命。

“这白痴老头儿的孙子谁啊?”

夏天随口问道。

白诗晴奇怪地看夏天一眼,轻声道:“就是刚才的巡卫组长沙修竹。”

“沙修竹死了吗?”

白碧霄有些讶然,喃喃地说道:“之前只看到他被夏天给打回了河里,怎么就死了?”

白诗晴也有些奇怪:“确实有些奇怪,按理说不应该死了才对。”

“有什么应不应该的。”

夏天撇了撇嘴,“我本来就是把他们全部干掉了,才顺手扔进河里的。”

白诗晴:“……”“死了就死了呗。”

白碧霄倒是拍手叫好起来,“反正那个沙修竹也不是什么好人。”

“好哇!”

沙闻达听了房内白氏姐妹跟夏天的对话,当即勃然大怒:“你们白家不但跟外人一起袭击巡卫,还擅杀我孙儿,果然图谋不轨,本长老现在就将你们全族轰杀,以正山海界的法度!”

说完,只一抬手,半空中浓云滚滚,遮蔽了近百里的范围。

云层之中,似有数条金龙在游走,无尽的雷意在其中闪烁,显然有场雷暴即将到来。

“这是……金族的赤蟠雷霄阵!”

白诗晴美眸中满是惊愕之色,“他怎么敢的……”白碧霄更是吓得话也说不出来了。

“老匹夫,你敢!”

白袍男子也是惊怒交加,万万没想到这人上来就放杀招,而且还是真的是能够灭族的大招。

只有夏天神情有些玩味,因为他从这云层中的赤龙当中,看出了些许劫力的意味。

“这就有点意思了。”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

白碧霄原本被吓得小脸煞白,这会儿又被夏天这种没心没肺的话气得想打人:“夏天,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都别说了,快逃!”

白诗晴回过神来,伸出双手,分别抓住了夏天和妹妹,闪身便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高高的抬深深的埋 鲤鱼乡强迫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