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榨果汁 深宫艳妇

黄玥将景国华的表现看在眼中,冷声问:

“怎么,景院长对于这事有不同看法?”

 文学

景国华听后,脸上露出几分慌乱之色,急声道:

“没有,黄厅,您误会了!”

“我在考虑,怎么做,才能尽快将这事落到实处。”

黄玥是副厅.长,再怎么说,景国华也不敢不给其面子。

“哦,景院长真是高瞻远嘱!”

黄玥一脸阴沉道。

作为体制内的精英,景国华在想什么,黄玥心知肚明。

为顾及他一院之长的面子,才没有当面戳穿。

景国华见黄玥脸色不对,急声道:

“夏院,下午两点,组织召开中层正职以上干部的专项会议,商讨如何打击贩卖专家号的黄牛,制定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来。”

“好的,院长,我这就去安排办公室发通知。”

夏海泉应声说道。

景国华听后,轻点两下头。

从景国华的表现来看,他对于打击贩卖专家号的黄牛并不热心,但这番话也算给足黄玥面子了。

“我代表厅.长,谢谢景院的支持!”

黄玥沉声道。

景国华听后,连忙摆手,急声道:

“黄厅,您这话我可不敢当,这是我的分内事,理应竭尽所能!”

黄玥并未多言,冲着景国华等人道:

“景院,我过来主要是为了这事,先走了。”

“黄厅再见!”

景国华急声道。

夏海泉和洪正明紧随其后,向黄玥道别。

黄玥刚要走人,突见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闯进来,急声说:

“院长,不好了,出……出大事了!”

景国华面沉似水,两眼狠瞪着来人。

不等景国华发飙,夏海泉却已抢先道:

“褚主任,你没见黄厅在这吗,你慌什么?”

办公室主任褚勇抬眼轻扫黄玥一眼,脸上的慌乱之色更甚了。

黄玥见状,不动声色的问:

“褚主任,出什么事了?”

褚勇年过四旬,又是办公室主任,性格理应非常沉稳。

若非遇到特殊事件,他绝不会如此慌乱。

“这……,那……”

褚勇支吾着,抬眼看向院长景国华。

黄玥也抬眼看向景国华,但却并未出声。

景国华见黄玥的目光如同锋利的刀子一般,冲着褚勇沉声道:

“有事说事,慌什么!”

褚勇听到院长发话后,急声说:

“黄厅、院长,老书记不……不行了!”

“什么?”

景国华大惊失色,急声问,“早晨我特意让张主任过去的,怎么会出这事?”

褚勇不敢怠慢,连忙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前两天,老省·委副书记赵福宝觉得身体不太舒服,入院治疗。

昨天晚上,他觉得头疼的厉害。

医院不敢怠慢,立即让张主任过来帮他治疗。

早晨,景国华生怕出现意外,特意让张主任过去查看老书记的病情。

“院长,张主任早晨比较忙,没顾不上去老书记那。”

褚勇出声道,“得知老书记不舒服,其他医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谁知……”

黄玥从话中听出了不对劲,沉声问:

“夏院,你刚才不是说,张主任帮老书记治疗,才没去门诊的吗?”

“是……是的!”

夏海泉狠瞪褚勇一眼,怒喝道,“你不了解情况,在这胡说八道什么?”

褚勇郁闷不已,下意识出声争辩:

“夏院,我……”

“行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废话。”

夏海泉沉声道,“走,带我们过去看看!”

褚勇见夏院长发飙了,不敢再多说废话,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夏海泉和洪正明紧跟其后,快步向前。

“黄厅,您……”

景国华刚说到这,黄玥抢先说:

“一起过去看看!”

景国华虽有几分不乐意,但无法推辞,只得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黄玥满脸阴沉,快步向前走去。

老干部病房位于省人医后面一栋小楼里,不但环境优美,而且非常清净。

这栋小楼不对外开放,只有一定级别的干部和家属才可以住进来。

这些老干部为了安皖省的社会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到了晚年,理应在理疗服务上享受特殊照顾。

黄玥和景国华走进病房时,老书记赵福宝已停止了呼吸,老伴发出伤心欲绝的哭声。

一个长相酷似赵老书记的中年男子面若寒霜,冲夏海泉和洪正明道:

“夏院长、洪院长,你们医院要是不给我们家一个交代,我去找邵书记和吴省长,请两位领导帮着评评理。”

景国华听到这话,郁闷不已,顿觉一个头有两个大。

夏海泉阴沉着脸,出声道:

“赵总,节哀顺变!”

“老书记驾鹤西去,我们也很伤心,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没办法。”

夏海泉这话说的很有水平,既表达了悲伤的情绪,又将医院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赵元昌并不吃这套,冷声道:

“张主任是我爸的主治医生,我发现情况不对,今天一早就给他打电话了。”

“他接到电话后,说立即从家里出发,可是直到现在,我还没见到他的身影。”

“景院长,请你给我一个解释!”

赵元昌见到景国华后,不再搭理夏海泉,冲其冷声发问。

景国华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出声道:

“赵总,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我们还是先处理老爷子的后事。”

对于景国华而言,只要先将眼前之事糊弄过去就好办了。

赵元昌依仗父辈的余荫,在商海中混的风生水起,身家早已过千万。

“景院长,此言差矣!”

赵元昌一脸阴沉道,“我爸的后事当然要料想,但我首先要弄清他因何而死,否则,就算后事办的再怎么风光,他也不会瞑目。”

景国华想转移赵元昌的注意力,但他却不为所动。

虽说依靠父辈的关系,赵元昌要想成功,比其他人更容易,但如果没能力,再多关系也白搭。

赵元昌能成为千万富翁,绝不是景国华两句话就能打发的。

黄玥将两人的对话听在耳中,沉声问:

“夏院长,你刚才不是说,张主任帮老书记治病,才没去门诊的。”

“现在,这是怎么回事?请你给我一个解释!”

夏海泉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才黄玥很不快,满脸阴沉之色。

不等夏海泉出声,赵元昌试探着问:

“请问,您是黄厅.长?”

父亲上了年岁后,常年住院,赵元昌对医院和卫生厅的情况很是**。

黄玥问夏海泉话时,用的是质问的语气。

夏海泉是省人医的副院长,能质问他的人可不多。

联系黄玥的性别,赵元昌猜到她的身份并不足为奇。

“我是黄玥,赵总你好!”

黄玥伸手和赵元昌相握。

赵福宝一直在安皖任职,最终官至省·委副书记,门生遍布安皖官场。

虽年过八旬,但能量不可忽视。

这事如果传扬出去,对卫生系统绝不是好消息。

黄玥当众质问夏海泉,便是想借机插手此事。

朱立诚初来乍到,刚宋月娥闹出跳楼事件,如果这事再闹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黄玥此时只有一个念头: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黄厅,您好!”

赵元昌握着黄玥的手,沉声道:

“黄厅,您在这再好不过了。”

“他们医院太欺负人了,今天必须给我爸一个交代。”

黄玥一脸正色的说:

“赵总,您放心,我今天一定给老书记一个说法。”

事情既已出了,想要躲避,不现实。

黄玥的态度非常明确,这事发生在省人医,必须尽快解决,快刀斩乱麻,绝不能影响到卫生厅,尤其不能牵扯到一厅之长朱立诚。

“黄厅.长,您是卫生厅的领导,我听您的!”

赵元昌沉声说,“我爸去世,魏部长一定会过来,我不想给领导添麻烦!”

赵福宝在任时,对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魏正明有提携之恩,两家一直有来往。

赵元昌一脸阴沉,威胁的意味十足。

黄玥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出声道:

“赵总,这事没必要麻烦省领导,我今天一定给你个交代。”

这事如果惊动魏正明,势必会牵扯到朱立诚。

黄玥的态度很坚决,决不能让事情向那方面发展。

“行,那就麻烦黄厅.长了!”

赵元昌不动声色的说。

“赵总,我们先进去向老书记道个别,然后再说!”

黄玥出声提议。

“黄厅.长,请!”

赵元昌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黄玥走进病房,冲着赵福宝的遗体三鞠躬,随后又安慰了一下他的夫人。

景国华、夏海泉和洪正明紧随其后,但赵夫人拒绝和三人握手。

见此状况,景国华三人很是尴尬,快步出门而去。

黄玥冲着赵元昌道:

“赵总,我现在就去了解情况,今天一定给你个交代!”

赵元昌看出黄玥是真心想要帮他弄清这事,并非在忽悠人。

“黄厅,给您添麻烦了!”

赵元昌一脸正色道,“我代表家母向您道谢!”

说到这,赵元昌拱起双手向黄玥道谢。

“赵总客气了!”

黄玥沉声道,“由于我们的工作不到位,造成难以挽回的局面,抱歉!”

老书记赵福宝年事已高,就算张主任及时出手帮他治疗,也未必能化险为夷,但那样的话,医院就没有任何责任了。

现在这种情况,省人医难辞其咎。

“谢谢黄厅!”

赵元昌沉声道,“这事和其他人无关,我只找省人医。”

作为商场精英,赵元昌的态度非常明确。

这事和卫生厅无关,他只找省人医的领导理论。

黄玥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但她丝毫也没表露出来。

“谢谢赵总的体谅!”

黄玥出声道,“你先料理老书记的后事,我今天一定给你个交代!”

“谢谢黄厅!”

赵元昌诚声致谢。

黄玥与赵元昌轻道一声再见后,转身出门而去。

景国华一脸郁闷,上前一步,低声问:

“黄厅,去我办公室。”

黄玥抬头狠瞪景国华一眼,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这事的问题在省人医,黄玥自不会有好脸色给景国华。

景国华不敢怠慢,连忙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走到行政楼前,黄玥沉声道:

“你们先上去,我打个电话向厅.长汇报一下这事。”

“赵书记大半辈子都安皖省工作,德高望重,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一个副厅.长,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听到黄玥的话,景国华和夏海泉满脸苦色,互相对视一眼,上楼而去。

洪正明嘴角露出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一闪而过。

黄玥看着景国华和夏海泉的背影,脸上露出几分阴冷之色。

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她不会打电话给朱立诚。

这么说只不过为了给两人施加压力,让他们说出真实情况下。

作为副厅.长,黄玥玩起套路来,一点也不含糊。

景国华和夏海泉刻意加快脚步,和洪正明之间拉开一段距离。

洪正明看出两人的用意后,可以放慢脚步,给他们单独交流的机会。

在放慢脚步的同时,洪正明竖起耳朵,想要听听两人说什么。

“院长,怎么办?”

夏海泉压低声音问。

为防止洪正明听到两人对话,夏海泉特意转身向后扫了一眼。

洪正明见夏海泉的目光投射过来,连忙低下头,装出一副漠不关心之态。

景国华微微探过头,沉声道: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说出实情来。”

“实在不行,就说老张在半路上遇见一患者突发疾病,主动施以援手。”

“随后,楼下的患者闹了起来,黄厅发话,你只能让老张去门诊。”

景国华作为一院之长,沉稳、老辣至极,短短两、三分钟,不但想到了应对之策,而且还将黄玥给装了进去。

夏海泉听到这话,眼前一亮,悄悄冲其竖起大拇哥:

“院长,您这招真高!”

“行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拍马屁!”

景国华一脸阴沉道,“姓黄的不是省油的灯,你在说话时,一定要多留个心眼,千万不要说漏嘴,让她抓住把柄,可就麻烦了。”

“院长,您放心,不会的!”

夏海泉一脸笃定的说。

景国华轻点一下头,冲着身后轻努一下嘴,询问洪正明的表现。

“没事,他听不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榨果汁 深宫艳妇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