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sao货撅起你的贱屁股来(我征服了岳和芸七章)

林小明笑笑,“人嘛,总是要什么都试一下才不枉此生的。”

这话很有道理的样子,陈芝琳一时间竟然有点接不上了。

其实她不知道,这话是压缩版。

男人嘛,总是要什么样的女人都试一下才不枉此生!

不过这样说的话实在太渣了,林小明又不是渣男,所以他选择压缩版!

陈芝琳环顾他身后左右,没看到别人,不由纳闷的问,“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说你把二师兄从mss弄出来了,正跟他一起的吗?”

 文学    我一边大力揉捏着她的丰满,一边霸道的要分开她的双腿,口中冷冷道:“陈倩,不要总在我面前颐指气使,我知道你练过几年跆拳道,但是我在部队里练了好几年散打格斗,你知道我退伍之前是什么兵种吗?”

陈倩惊恐的看着我,脱口问道:“什么兵种?”

我哼笑几声,说:“西北军区蓝剑大队,专职反恐的特种部队,听说过没有?”

陈倩顿时慌了,语气也柔软了下来,说:“王浩,你先听我说,你现在喝多了,我也喝多了,我们两个人要做的不是争吵,也不是放纵,当务之急是要先清醒下来。”

我说:“清醒什么?你不是说老子怂吗?那老子就硬气一次给你看看!”

说着,我揉捏她丰满的手又加大了些许力度。

陈倩忍不住发出骄哼声,她的脸色泛起红潮,看得出她的身体已经有了很强烈的反应。

陈倩满脸红潮却又带着羞愤,努力想要挣脱,但她的体力哪是我的对手,这么被我压着,根本就无法阻挡我的动作。

而我也确实是要禽兽到底了,一把便从陈倩的领口处,将里面的乳罩一把撕开,这一下,两颗白晃晃的柔软忽然冲出,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面前。

陈倩吓的尖叫一声,想要阻拦,却发现我仅用一只手,便让她的双手都动弹不得,而我的双腿将她的双腿夹在中间,让她更是无法移动分毫。

陈倩的眼神可以看得出,她现在内心惊诧万分,她挣脱的力气很大,但是明显比我差了很多,所以只能任我宰割。

这时候,我已经迫不及待的低下头,张嘴含住了她的一团柔软,陈倩在这一瞬间发出一声娇喘,口中喃喃道:“王浩,求你……不要……”

陈倩口中喊着不要,我却含糊不清的说道:“现在求我?晚了!”

说到这里,我一伸手,便将陈倩的内内一把扯了下来。

我的力气很大,直接将那蕾丝内内两侧细带给拽断了!

这下陈倩可是吓的魂飞魄散,如此一来,她的私人领地,就完全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眼看这女人稀疏卷曲的毛发以及粉嫩的那里,心中浴火难忍,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干!

于是,我也本着直入正题的念头,直接拉开裤子拉链,释放出自己早已经蠢蠢欲动的凶器。

陈倩在看到我那里的这一刻,忽然吓的哭出声来,看着我梨花带雨的说:“王浩,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求你……”

听到陈倩忽然自我身后说话,我下意识的回过头,便见陈倩已经裹好了浴袍,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的眼睛依旧红肿,但表情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愤怒,相反,我看她的眼睛里,好像也有几分愧疚。

我心里更愧疚,叹了口气,说:“没事,再撒点烟灰就行了。”

陈倩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说:“得去医院消毒清创,再包扎……”

我抽了口烟,摆摆手道:“没事儿,止了血就好了。”

陈倩走到我身边,重新盘腿坐了下来,看着我,又看着我手臂上的伤口,轻咬嘴唇说:“对不起……”

我急忙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刚才的事儿,你别往心里去……”

陈倩叹了一声,说:“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忘了,不过你的伤,这么处理真的不行,得去医院好好做一做清创。”

我呵呵一笑,脱掉身上的衬衣,指着后肩胛骨一个圆形疤痕说:“你看这个疤。”

陈倩看了一眼,惊讶的问我:“这是怎么造成的?”

“子弹。”我笑着说:“我入伍第三年因为表现优异,被选入反恐部队,第五年在西北参加打击跨过贩毒罪犯的行动,一次围剿中,被毒贩一枪打中肩胛骨,当时我们正在国境线上,离最近的医院有一百多公里,当时我们连长用刺刀帮我把子弹从骨头里撬出来,全连的战友一起抽烟,把我的伤口当烟灰缸了,最后你猜怎么着?”

陈倩一脸不可思议的问我:“最后怎么了?”

我笑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在你面前吗?当然是没事儿了,子弹只要不打中大动脉以及重要器官,其实没什么太大的麻烦,把弹头弄出来,然后止血杀菌就行了,伤口慢慢就会长好。”

陈倩惊讶的问:“那你当时负伤,有没有立功啊?”

“有啊。”我说:“那次行动,我们缴获了大量毒品和武器,打掉了一个从阿富汗、巴基斯坦向中国走私毒品的境外组织,击毙毒贩二十多人,上级给了我们连队一个集体二等功,又给了我一个个人三等功。”

说着,我掏出自己的手机,从相册里找到奖章和证书的照片,递给她道:“你看,这是我们当时的奖章和证书。”

陈倩接过我的手机,翻看了几张照片,惊讶的说:“竟然是真的,这上面还有你的名字。”

我尴尬的说:“你还以为我跟你讲故事呢?”

说着,我又道:“要不是因为受了伤,肩胛骨多少受了些影响,我应该不会这么早复原,至少还会在特种部队里再干个几年。”

陈倩又翻动手机,看到了一张全连战士围着奖状和锦旗合影的照片,急忙问我:“这个就是你们连队?”

我点点头,说:“我们连队叫尖刀连,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就是英雄连队,番号一直被我们继承。”

陈倩忍不住放大照片,说:“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你。”

我笑道:“那你试试看,我当兵的时候,跟现在变化还是挺大的。”

陈倩找了片刻,便指着一个黑乎乎的年轻小伙子说:“这个就是你吧?”

我看了一眼,笑道:“你眼睛还挺准的。”

陈倩笑道:“那时候看着比现在稚嫩一点,皮肤黑了一点。”

我点了点头,道:“我们连队比较艰苦,本身就在西北边疆,还经常担任反恐作战任务,大家都晒得很黑。”

陈倩问我:“你特种兵出身,经过那么多大场面,怎么甘心做一个司机?”

我哈哈一笑:“大场面也没什么用,复员之后还是要找工作养家糊口啊。”

说着,我已经把两只烟都抽完了,随后我把烟头丢进烟灰缸,将烟盒里的烟灰均匀的撒在伤口上。

我搞不懂陈倩,总觉得这个女人的性格好像有些分裂。

或许,这样的女人,什么男人都不可能搞得懂吧。

也或许,这样的女人,只有搞过了之后才会懂。

不过,我心里也很庆幸,最起码,我不需要再为自己刚才的冲动买单。

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感觉到那剧痛的感觉,我心里竟然觉得这一波不算亏,不仅不算亏,几乎可以说是血赚了……

陈倩又拉着我喝了几杯酒,喝到整个人都开始有些打摆子,这才对我说道:“王浩,我不行了,回房睡了,你随便找个房间休息吧。”

我也有些头晕脑胀,站起来问她:“陈副总,我送你回屋吧?”

陈倩白了我一眼,问我:“你是刚才被咬的还不够?”

我急忙解释道:“我可没别的意思,就是怕你走不稳……”

陈倩摆了摆手,逞强道:“谁说我走不稳?我走给你看!”

说罢,她迈步就往刚才我俩险些激战的那间卧室走去,可是,刚迈出两步,脚底下就拌蒜了,我一看她脚步不稳、眼看要摔,急忙上前一把将她扶住。

刚好,陈倩脚底下没扭过来,整个人已经要倒,就在她尖叫的那一刻,我及时赶到,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娇躯入怀,我心里再度激情澎湃。

妈的,也不知道陈倩怎么就忽然有这么大魔力,让我时时刻刻都恨不能立刻把她就地正法。

可是再看看自己的右臂,我还是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美女虽好,可命更重要。

陈倩是真喝多了,被我这么一抱,整个人立刻便软了下去,我硬生生的把她架着进了卧室,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了床上。

看着俏脸通红、眼神迷离的陈倩,我心里仿佛着了火一般,但为了避免事端,我还是强迫着自己后退几步,对她说:“陈副总,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陈倩抬起眼皮来看了看我,轻轻摆了摆手。

我咬牙离开了陈倩的卧室,一出门,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妈的,真不容易。

真的不容易。

面对这样一个喝醉的女人,想保持定力真不容易。

我出了陈倩的房间,端着一个酒杯,叼着一根烟,在偌大的总统套房里来回行走,心烦意乱。

凌晨一两点钟的时候,我来到浴室,给自己放了一缸温水,泡了一个热水澡。

洗完这个热水澡之后,我整个人忽然感觉出奇的累,只想赶紧找一张舒适的大床好好睡上一觉。

我也闹不清这套总统套房里一共有多少个房间,反正只要不是陈倩睡的那个房间,其他哪个房间都没问题。

于是,我便光着身子,随便选了其中一个房间,然后一头倒在床上,立刻便进入了梦乡。

今天真的是太累了。

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到深圳,紧接着被打发到几十公里外的悦榕庄,结果到了之后一个人面对五个美女的轮番诱惑,最可气的是,什么都没机会干,立刻又折返回到这里陪陈倩喝酒,这一折腾,都已经后半夜了。

饶是我再像个铁打的,这时候也累的筋疲力尽,身体累,心里更累。

总统套房的床垫非常舒适,所以我睡得格外香甜,可是刚睡了没多久,我便感觉有一具火热的躯体钻进了我的被窝,在我身体上蹭来蹭去,最后蜷缩在了我的怀中。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定睛一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是陈倩…… 

在这一刻,我忽然觉得,陈倩是个很可怜的女人,也是个很需要男人呵护的女人。

只不过,她平时把自己伪装的浑身是刺,让人难以接近。

这一刻,我不敢再有他想,只把陈倩抱得紧紧的,这一刻,我想给她呵护、给她温暖,哪怕只是暂时的一个怀抱。

抱着陈倩沉沉睡去,梦中,我梦到我竟然要结婚了。

结婚的地方在我的老家,我从外面赚了点钱,回老家老宅子上盖了套三层小别墅,结婚那天,童年的玩伴将蒙着盖头的新娘子带到我的面前,这一刻,我心情激动,却也好奇,不知道我的老婆到底是谁。

揭开盖头前,我猜了一圈,有可能是林思佳林思佳,也有可能是服务员张娜,还有可能是我的美女房东赵静。

但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盖头解开,那个身穿红色传统秀禾向我微笑的女人、我的新娘,竟然是陈倩!

天哪,那一刻,我竟然没有觉得半点违和,我甚至在心底暗暗庆幸,陈倩竟然成了我的老婆……

酒席上,我因为开心,喝了很多酒,酒足饭饱,我在乡里乡亲的哄闹下,带着我的新婚妻子陈倩入了洞房,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我把陈倩脱了个精光,压在她的身上,对她说:“陈副总,我能进来吗?”

陈倩看着我羞涩一笑,说:“还叫我陈副总?我现在是你的老婆呀笨蛋!既然是你的老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sao货撅起你的贱屁股来(我征服了岳和芸七章)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