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身体的连接紧密 一次次的撞击

苏若离知道,叶辰当初向妈妈和外公提过要求,没他的允许,不得让苏守道离开别墅半步,想来妈妈和外公肯定不会忤逆叶辰的安排,估计这段时间爸爸在金陵确实闷得太久了。

何英秀这时候有些惊讶的看着若离,脱口道:“若离……你的修为是不是又提升了?妈怎么看不出你的境界了?”

因为叶辰之前给过何家些许散血救心丹,所以何英秀的修为在前段时间已经提升到了三星武者。

 文学

苏若离在来之前的修为也是三星,所以何英秀原本是可以看出苏若离修为的。

老刘并不知道刘家乡打虎一事给姐姐他们一家带来了另外的影响。

当天回到市区后,便将外甥女给安置了下来,他现在依然住在那个小窝。

刘曼薇过来之后,大小便显得不合适了。

但是眼下也没有办法,只能先让刘曼薇委屈一夜,至于自己,只能随便找个地方猫一夜。

这让他萌生了换一个大房子的想法,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依旧在思考着,是不是等第一批工程款到账之后,便拿着那钱去付个首付,购置一套别墅什么的,到时候要是女人多了,住着也方便,老刘流着哈喇子YY的想到了半夜,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生物钟一到,老刘就起来了,简单的洗漱一番后,在街边买了一点早餐,便开着玛莎拉蒂回到住处。

刘曼薇昨晚睡的并不好,或者说压根就没有睡着。

前半夜因为激动,一直没有睡意。

到了后半夜,因为昨天晚上也没睡好的关系,终于捱不住困意睡了一下,却总是半梦半醒的。

门打开时,老刘看着有点黑眼圈的刘曼薇,不禁哑然失笑:“曼薇,昨晚上没睡好吗?看你都快变成可爱的小国宝了!”

“啊!”

刘曼薇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急忙跑回房间,对着镜子一照,一张俏脸顿时耸拉了下来。

老刘见状一乐,笑道:“没事,拿着这个热鸡蛋敷一敷,黑眼圈马上便不见了。”

折腾了一会,老刘便带着忐忑不安的刘曼薇开车朝建安学院而去。

临行前,他想着是不是可以给陈晴晴打一个电话。

毕竟人家在建安学院,办起事来应该方便一点。

但是打了两个电话没打通,老刘便没了这个念头。

想着这会陈晴晴应该是在上课,还是别打扰的好。

可到了建安学院,老刘便两眼一抓瞎,分不清方向来了。

建安学院很大,老刘走过最远的路,也只不过是从校门口一路到了陈晴晴的宿舍楼下。

这应该去哪办入学,还真是一个问题。

老刘这回运气不佳,问了几个学生,这几个学生不知道是有仇富还是啥心理,看到玛莎拉蒂副驾驶座上的刘曼薇,一个个的摇头说不知道。

气的老刘差点下车揍人,建安学院的学生不知道学院办公楼在哪里,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

最后没有办法,老刘只得将车停在停车场。

这次刘曼薇出马,果然是马到成功。

一个脸上长着青春痘的男生热情的在前边带路,一路上口若悬河,对着老刘就是叔叔叔叔的叫个不停。

也不知道刘曼薇对男生怎么说的,老刘怀疑这丫头绝对说自己是她的父亲,这男孩子才一个劲的讨好他呢!

老刘看到对方一脸的青春痘和粉刺,内心已经将对方判了死刑,撸管撸多了的孩子是配不上我们家的曼薇的。

一路走到办公楼后,男生看着美丽的刘曼薇,依旧不舍得离去,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帮忙给两人引荐。

老刘直接朝对方屁股踹了一脚,方才赶走了这个烦人的小苍蝇。

刘曼薇吃吃的笑道:“舅舅,咱们这算不算是过河拆桥啊?”

老刘也是哈哈笑了,说道:“实在是这小子太能编了。”

这入学的事,应该是直接找校长还是找主任?

老刘也是傻傻的分不清楚,转眼看到主任办公室,于是便径直朝主任办公室走去。

主任是一个大肚子的地中海,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听到老刘的来意之后,便点头笑道:“好说,好说。”

但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好说法却又没有了下文。

主任眯着眼睛朝老刘问道:“你是这个学生的什么人啊?”

老刘说道:“我是她的舅舅。”

“哦,舅舅!”

主任点了点头,抬头看到紧张的刘曼薇,小眼睛里顿时放了光。

这主任叫郑宝根,是一个典型的色中老油条,平常占的职务之便,没少欺负女学生。

他是看见漂亮的就想上手,苦于现在一些长的漂亮的家里都是非富即贵。

因此在没打听清楚学生家里的情况之前,郑宝根是不敢动手的。

不过,有些学生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有姿色长的还不错的,家里又是农村的,无权无势,这郑宝根便起了狼子野心。

去年他就找了一借口将一个农村来的女学生给强上了。

那女学生也不敢声张,谁知道后来突然怀孕了,女学Y.B团队生没有办法,只好找到郑宝根。

哪知道这郑宝根当即就翻脸不认人,还说那个女学生思想道德有问题,要开除她的学籍。

女学生有苦无处申,最后留下一封遗书,从教学楼上跳了下去,闹的一尸两命。

学生的家长知道情况后便上学校讨要一个说法,这郑宝根和辖区派出所所长关系好,后来,扔了两个小钱便威逼利诱着对方回了老家。

这事虽然闹的风风雨雨,但是却没有损了郑宝根半分皮ròu。

这郑宝根盯着刘曼薇双眼发光的时候,老刘正紧紧的看着他呢,自然将对方的猪哥嘴脸全部看在了眼里。

但是碍于刘曼薇的学籍,他暂时没有说什么。

那郑宝根一听老刘是舅舅,便没有再理会他,朝刘曼薇问道:“同学,我问你啊,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刘曼薇看了眼老刘,见老刘似笑非笑,也不说话,便鼓起勇气回到道:“老师,我是建安县刘家乡的,我爸妈都是农民。”

连声音都如此好听!

郑宝根感觉自己已经醉了,笑眯眯的说道:“农民,农民好啊,农民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啊,没有农民伯伯们辛苦种地干活,我们就没有饭吃,没有菜吃,只有整天喝西北风咯!”

郑宝根小小的开了一个自认为很搞笑的玩笑话,随即正色看向老刘,说道:“这位是舅舅是吧!”

“哎,是舅舅!”老刘呵呵笑道。

这话听起来好像有些歧义,郑宝根也不恼,心想这要是真的能睡了刘曼薇,叫一声舅舅也没关系。

“这个舅舅啊,我们学校都是提倡学生们独立自主,曼薇的事情我知道了,她留在这里,我跟她讲一下关于在学校的注意事项,你先去把学费交一下吧!”郑宝根眯着眼睛说道。

“好嘞!”

这么一说,那刘曼薇入学的事情便算是搞定了,老刘心中也是高兴,答应了一声。

临走时,他看到郑宝根眼睛里的贪欲之色,嘴角勾了一下。

然后用老家的俚语跟刘曼薇说道:“留点神,这家伙有点不像好人,有什么事就大声叫我。”

说起这个俚语,有一句话形容建安县,十里山村不同音。

意思就是说两个隔着十里路的村庄说话音调都不相同,虽然这话看上去有些夸张,但也说明了建安县腔调的复杂。老刘并不知道刘家乡打虎一事给姐姐他们一家带来了另外的影响。


当天回到市区后,便将外甥女给安置了下来,他现在依然住在那个小窝。

刘曼薇过来之后,大小便显得不合适了。

但是眼下也没有办法,只能先让刘曼薇委屈一夜,至于自己,只能随便找个地方猫一夜。

这让他萌生了换一个大房子的想法,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依旧在思考着,是不是等第一批工程款到账之后,便拿着那钱去付个首付,购置一套别墅什么的,到时候要是女人多了,住着也方便,老刘流着哈喇子YY的想到了半夜,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生物钟一到,老刘就起来了,简单的洗漱一番后,在街边买了一点早餐,便开着玛莎拉蒂回到住处。

刘曼薇昨晚睡的并不好,或者说压根就没有睡着。

前半夜因为激动,一直没有睡意。

到了后半夜,因为昨天晚上也没睡好的关系,终于捱不住困意睡了一下,却总是半梦半醒的。

门打开时,老刘看着有点黑眼圈的刘曼薇,不禁哑然失笑:“曼薇,昨晚上没睡好吗?看你都快变成可爱的小国宝了!”

“啊!”

刘曼薇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急忙跑回房间,对着镜子一照,一张俏脸顿时耸拉了下来。

老刘见状一乐,笑道:“没事,拿着这个热鸡蛋敷一敷,黑眼圈马上便不见了。”

折腾了一会,老刘便带着忐忑不安的刘曼薇开车朝建安学院而去。

临行前,他想着是不是可以给陈晴晴打一个电话。

毕竟人家在建安学院,办起事来应该方便一点。

但是打了两个电话没打通,老刘便没了这个念头。

想着这会陈晴晴应该是在上课,还是别打扰的好。

可到了建安学院,老刘便两眼一抓瞎,分不清方向来了。

建安学院很大,老刘走过最远的路,也只不过是从校门口一路到了陈晴晴的宿舍楼下。

这应该去哪办入学,还真是一个问题。

老刘这回运气不佳,问了几个学生,这几个学生不知道是有仇富还是啥心理,看到玛莎拉蒂副驾驶座上的刘曼薇,一个个的摇头说不知道。

气的老刘差点下车揍人,建安学院的学生不知道学院办公楼在哪里,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

最后没有办法,老刘只得将车停在停车场。

这次刘曼薇出马,果然是马到成功。

一个脸上长着青春痘的男生热情的在前边带路,一路上口若悬河,对着老刘就是叔叔叔叔的叫个不停。

也不知道刘曼薇对男生怎么说的,老刘怀疑这丫头绝对说自己是她的父亲,这男孩子才一个劲的讨好他呢!

老刘看到对方一脸的青春痘和粉刺,内心已经将对方判了死刑,撸管撸多了的孩子是配不上我们家的曼薇的。

一路走到办公楼后,男生看着美丽的刘曼薇,依旧不舍得离去,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帮忙给两人引荐。

老刘直接朝对方屁股踹了一脚,方才赶走了这个烦人的小苍蝇。

刘曼薇吃吃的笑道:“舅舅,咱们这算不算是过河拆桥啊?”

老刘也是哈哈笑了,说道:“实在是这小子太能编了。”

这入学的事,应该是直接找校长还是找主任?

老刘也是傻傻的分不清楚,转眼看到主任办公室,于是便径直朝主任办公室走去。

主任是一个大肚子的地中海,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听到老刘的来意之后,便点头笑道:“好说,好说。”

但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好说法却又没有了下文。

主任眯着眼睛朝老刘问道:“你是这个学生的什么人啊?”

老刘说道:“我是她的舅舅。”

“哦,舅舅!”

主任点了点头,抬头看到紧张的刘曼薇,小眼睛里顿时放了光。

这主任叫郑宝根,是一个典型的色中老油条,平常占的职务之便,没少欺负女学生。

他是看见漂亮的就想上手,苦于现在一些长的漂亮的家里都是非富即贵。

因此在没打听清楚学生家里的情况之前,郑宝根是不敢动手的。

不过,有些学生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有姿色长的还不错的,家里又是农村的,无权无势,这郑宝根便起了狼子野心。

去年他就找了一借口将一个农村来的女学生给强上了。

那女学生也不敢声张,谁知道后来突然怀孕了,女学Y.B团队生没有办法,只好找到郑宝根。

哪知道这郑宝根当即就翻脸不认人,还说那个女学生思想道德有问题,要开除她的学籍。

女学生有苦无处申,最后留下一封遗书,从教学楼上跳了下去,闹的一尸两命。

学生的家长知道情况后便上学校讨要一个说法,这郑宝根和辖区派出所所长关系好,后来,扔了两个小钱便威逼利诱着对方回了老家。

这事虽然闹的风风雨雨,但是却没有损了郑宝根半分皮ròu。

这郑宝根盯着刘曼薇双眼发光的时候,老刘正紧紧的看着他呢,自然将对方的猪哥嘴脸全部看在了眼里。

但是碍于刘曼薇的学籍,他暂时没有说什么。

那郑宝根一听老刘是舅舅,便没有再理会他,朝刘曼薇问道:“同学,我问你啊,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刘曼薇看了眼老刘,见老刘似笑非笑,也不说话,便鼓起勇气回到道:“老师,我是建安县刘家乡的,我爸妈都是农民。”

连声音都如此好听!

郑宝根感觉自己已经醉了,笑眯眯的说道:“农民,农民好啊,农民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啊,没有农民伯伯们辛苦种地干活,我们就没有饭吃,没有菜吃,只有整天喝西北风咯!”

郑宝根小小的开了一个自认为很搞笑的玩笑话,随即正色看向老刘,说道:“这位是舅舅是吧!”

“哎,是舅舅!”老刘呵呵笑道。

这话听起来好像有些歧义,郑宝根也不恼,心想这要是真的能睡了刘曼薇,叫一声舅舅也没关系。

“这个舅舅啊,我们学校都是提倡学生们独立自主,曼薇的事情我知道了,她留在这里,我跟她讲一下关于在学校的注意事项,你先去把学费交一下吧!”郑宝根眯着眼睛说道。

“好嘞!”

这么一说,那刘曼薇入学的事情便算是搞定了,老刘心中也是高兴,答应了一声。

临走时,他看到郑宝根眼睛里的贪欲之色,嘴角勾了一下。

然后用老家的俚语跟刘曼薇说道:“留点神,这家伙有点不像好人,有什么事就大声叫我。”

说起这个俚语,有一句话形容建安县,十里山村不同音。

意思就是说两个隔着十里路的村庄说话音调都不相同,虽然这话看上去有些夸张,但也说明了建安县腔调的复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身体的连接紧密 一次次的撞击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