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好久|紧窄极品名器美妇灌满

 管栩还没有太反应过来,就被谢竹渊抓住搂在了怀里。
  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管栩很难描述是一种什么味道,大概像是洗衣液留下的淡淡香味混合着谢竹渊的气息,总之很好闻。 文学
  管栩被他按在胸膛前,感受到他胸膛前的心脏跳动,管栩的脸有些呆滞地抬头看他。
  谢竹渊手还捂着她的头部,见她看着自己,他不确定的开口问,“还好吗?”
  管栩摇了摇头。又转头看向推开自己的男子,他已经往下走了几个台阶。

老太太气急了,指着他气的直哆嗦,骂道:“姓陈的,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你当年要不是在外面乱搞、我怎么会被你戴了绿帽子?更过分的是你还把在外面的野种带回家来,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放?外面谁不戳我脊梁骨,我说没本事,自己男人都看不住,更没本事的,是我连自己家门口守不住、让一个野种进了家门!”

陈宏飞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

他就是老爷子在外面乱搞生出来的私生子,老爷子把他接回家抚养成人,成年之前的那些年,他确实没少被老太太嫌弃,但是,老太太当面说他是野种,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不过,陈宏飞虽然愤怒,但也只能忍着,我看得出,他此刻杀人的心都有,但他却不敢对老爷子的发妻有任何顶撞,只能低着头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老爷子这时候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又青又白的质问老太太:“你说这个干什么!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 陈老爷子最终还是向老太太屈服了。

老太太坚持要守着陈总、哪都不去,陈老爷子也不好拒绝,只好也留了下来。

林思佳和陈倩见老太太强硬的态度,心情都缓和了许多,她们现在最缺的就是安全感,而老太太的态度能给她们带去很多。

不过,太平间里的气氛,对我这个外人来说,一下子也有些尴尬,林思佳、陈倩、老爷子老太太,以及那个阴险狠毒的陈宏飞都是陈总的亲戚,我一个外人,在这里待着实在是不太合适。

这么想着,我就有点想离开,正想开口,陈宏飞看着我,皱眉问道:“你是我哥的司机吧?”

我急忙摇了摇头,说:“陈总之前就把我安排给陈副总开车了,我现在是陈副总的司机。”

陈宏飞嗯了一声,表情有些不耐烦的说:“不管你是谁的司机,这儿没你什么事,出去候着吧!”

陈宏飞说话的声音带着轻蔑与厌恶,让我心里很是不爽,但是这种时候,我也没法跟他对着来,只能点点头,悻悻地说:“那我先出去了,陈副总您有事尽管吩咐。”

陈倩轻轻点头,看着我的眼睛里满是愧疚,说:“王浩,那你先去车里等着我吧,有事情我会给你打电话。”

我应了一声,又看了林思佳一眼,想跟她也打个招呼,但现在实在是不太合适,于是我便急忙转身出了太平间。

从市局的法医科走出来,我想的就是去车里坐一会儿、休息一下,抽根烟好好消化消化这件事儿,顺便也仔细考虑考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刚出了法医科,我就听见有人叫我:“王浩!”

我一扭头,发现是市局的警花柳凤娇。

我急忙问柳凤娇:“凤娇,你还没回家啊?”

柳凤娇耸了耸肩膀,说:“突发事件,得等事情基本解决了再回去,不过现在也解决的差不多了。”

我低声问:“陈总是猝死吗?”

柳凤娇点了点头,说:“初步看是过渡激动、剧烈运动诱发了心梗,属于突发猝死。”

我想起陈宏飞那满脸藏不住的阴险,低声问:“会不会是被人暗害啊?”

柳凤娇四下看了看,说:“在这儿说话不方便,出去说吧。”

我急忙道:“走,咱们去车里聊。”

柳凤娇嗯了一声,跟我一起出了大楼,来到停车场。

我打开路虎车的车门,跟柳凤娇一左一右坐进车里,一上车,我就放下车窗,点燃一根香烟,问她:“凤娇,你跟我说实话,以你一个刑警的身份来看,你觉得这件事有没有什么蹊跷?”

我在心底暗暗盘算,如今我和林思佳、陈倩毕竟是一条船上的人,如果陈倩能够成为这场遗产争夺战的最大赢家,那对于我来说也是极为有利的。

不过一想起尸检,我的心底就有些患难了。

毕竟,对于陈老爷子夫妻两来说,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是一场悲剧了,还要对陈宏斌进行解剖,这无疑是对二老的二次伤害。

也许,关于尸检,考虑到陈老爷子夫妻的感受,陈倩内心也会有一些为难。

可我怎么也不相信,陈总的死会是一个意外,毕竟好好的一个大活人,他也年轻,大半夜的怎么能够说死就死了呢?

我曾经在部队里执行特别任务的时候听人说过有一种药叫‘苏必疯’,这种药其实就是一种春药,据说只要男人服用了这种‘苏必疯’以后,双眼圈就会变得通红,而且当激情过后,男人必死无疑。

根据我的推理判断,陈总很有可能是死于这种药物!是陈宏飞处心积虑偷偷用这种药物害死他亲哥哥,只要陈宏飞死了他就是老爷子财产最大的继承人。

一定要让嫂子和陈倩同意尸检,不然一旦让陈宏飞得了手,那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糟糕。

说不定,我都得离开公司,饱受打击。

“不过我看不说别人,只怕陈老太太就不会同意尸检的吧。”

我半饷没有说话,柳凤娇不知不觉间又念叨了一句,从她的这句话里,我听出别的意思来。

好像,柳凤娇也极其想要对陈宏斌进行尸检,她想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突然之间,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也许通过这个办法便可以不用去说服任何人,陈老太太都会坚持对他的儿子进行尸检。

不过,这个办法必须要得到柳凤娇的支持,不然公安局法医科的太平间可不是随便就能够闹腾的。

“凤娇,我想要弄清楚我们陈总的真正死因,你可不可以帮我?”

一旦想到办法,我便立马向柳凤娇提出我的意愿来。

“哎呀,王浩,毕竟这件事情,也只是我的推测而已,你可不要当真哦。”

听到我这么坚定的意愿,柳凤娇似乎也有些犹豫起来,毕竟说陈宏斌是他杀可没有任何证据啊。对于柳凤娇一个人民警察来说,这样的话要是真的传了出去,对她的形象可没有什么好处。

也是怕我被她误导了吧,她又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可能,肯定有问题,不然的话,我们没有通知陈宏飞,可是为什么陈宏飞会这么准时来到法医科呢?”

我抓住了其中的关键,市局的副局长和陈总关系好,当时陈总的尸体在法医科这件事情,他肯定只告诉了林思佳和陈倩。

我还记得很清楚,因为事情非常蹊跷,陈倩说连陈老爷子夫妻都没有告诉,陈宏飞究竟又是怎么知道陈总的尸体会在法医科的呢?除非,他事先就已经知道了,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便只有一个解释,陈宏飞一直在暗中跟踪陈总。

如果真的如我推测的那样,那这件事情真的就是陈宏飞干的。想起陈宏飞的阴狠歹毒,我的心底不由得一阵冷颤。

“真的?你没有搞错吧?”

当我将我的所有分析告诉柳凤娇以后,柳凤娇立马意识到这件事情的确有很多不妥的地方。

如果对一个人的死这么草草结案,将陈总的死因,糊里糊涂推给两个女孩,这样的作法显然有损人民警察的形象。

听到我这么说,柳凤娇果然来了劲,我知道她的心底其实是很想弄清楚陈宏斌的死因的。而对于我来说,陈宏斌对我有知遇之恩,不光为了报答他,就算是为了自保,也必须查清楚真相,扳倒陈宏飞。

陈宏飞走得很快,他的头颅高高抬起,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朝着我迎面走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好久|紧窄极品名器美妇灌满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