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污污的文章让人起反应的句子 他的昂扬对准她湿润的入口

“那你自己涂?”秦知樾将清凉油递到她眼下。
  她还是摇头,“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味道。” 文学
  不是不怕被蚊子咬,而是太讨厌清凉油的味道。
  以为他会在自己解释完之后不再管她,却发现他固执得要命,也不顾她反抗,将她摁在草坪上,拧住她挣扎的双手,压住她扭动的双腿,将身上大大小小十几个蚊子包全涂上清凉油。被他松开桎梏,捞起来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瓶行走的清凉油。
  从那天开始,清凉油和秦知樾就变成了她最讨厌的两样东西,且排名不分先后。
  可她不知道的是,那晚秦知樾少见的固执是因为跟蚊子杠上了。 夏晚沁将门打开,站在外面的秦知樾瞬间愣住。她红肿的眼睛,鼻尖和肿胀的唇都在告诉他,她有多难过有多不想理他。
  “对不起。”他一时慌了神,意识到自己下午在酒窖的确是吓到了她。
  “没事。”她压抑住情绪,冷冷地回。
  越是这样,他越觉得内疚,向前跨出一步,一手抓住她的手腕,一手准备抚上她的唇,在刚碰到她唇角的时候,手背被她抬手拍下。
  “你还要干什么?”晚沁怒视他,眼睛里又涌出泪水。
  她都这样难过了,他还想要捉弄她。
  “秦知樾,你真的很讨厌。”
  “嘭”的一声,眼前门无情被阖上,他被狠狠推出她房门,无力垂手立在门外。
  他只是想确认一下,她是否还好,问问她自己是不是吻疼了她。
  门外脚步声渐行渐远,晚沁的心才平静下来,她靠在门背后,滑坐下去,额头埋在膝盖间,长发落在肩头,所有孤单涌上心头。
  她以为,她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
  从记事开始就是:妈妈在上课,妈妈在实验室,沁沁你要乖,呆在办公室不要乱跑,自己看书,妈妈很快回来。可是直到天黑,校园里都寂静下来,妈妈还是没有回来,很快到底有多快,为什么她书都看完三遍还是没有见到妈妈。
  再大一些就是被送到幼儿园,她年纪最小的孩子,却是家长最晚来接的孩子。总是陪保育老师等到最后,她在小桌子上折纸画画看书,老师在一边不停给她妈妈拨电话。她习惯了,所以一点不焦急,反正答案都只有一个:很快。
  从小学到高中,过着中午在午托班晚上在妈妈大学食堂,假期去各种冬令营夏令营。
  后来,她渐渐长大也渐渐独立,学会不去计较很快到底有多快,独来独往,心事从不说出口,也渐渐变成别人口中不通人情世故,不爱与人交流的人。
  其实,人人心里都有一个豁口,期待有人填满。
  她不是不爱交流,只是心一直紧闭,不知道如何表达爱。
  直到晚上,她才从房间里出来。
  从二楼到客厅,一路漆黑一片,她一一打开所有的灯带,发现诺大空间只有她一个人。而自己隔壁的房间,也一直安静,她知道的他没在房间。
  来不及考虑诸如他到底在哪里这类问题,肚子空空如也,她必须先把自己填饱。打开冰箱,琳琅地格式食材,却让她瞬间犯愁,找不到一样可供速食,不用复杂处理的食材。
  她擅长很多事情,唯独与厨艺鸡同鸭讲。
  或许,去储藏室里看看?
  瞬间又看到些希望,她一转身发现身后站着的秦知樾,鬼一样悄无声息,她张口准备控诉,却闻到一阵酒气。
  话题就从“你是鬼吗”变成了“你喝酒了”。
  她刚说出来就觉得自己多嘴了,她哪有资格管他呢。
  他没回答,反而问她:“在找什么?”
  “吃的。”
  “想吃什么?”
  “你做?”
  他回她一个“不然还有谁”的眼神。
  那当然最好,她想。可是也不能表现得太雀跃,勉强点点头,坐到餐桌一侧刷起手机,等餐。
  秦知樾望着下巴搁在餐桌上的人,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比起下午对他横眉冷对,似乎要好一些了,心渐渐落了回去。
  “Pasta可以吗?”
  “嗯。”她点头。
  从意面下锅到端到她面前不到20分钟,晚沁看着蓝色唐草纹深盘里,精心摆盘的青酱佐虾仁意面,瞬间胃口打开。
  拿起手边的叉子卷起意面,连汁水配虾仁送入口中,罗勒的刺激,奶油的香醇和虾仁的鲜甜让平平无奇的意面瞬间升华,她眼睛亮起来,对餐桌对面的人点头称赞。
  秦知樾看着她,唇边沾染了一点淡绿色青酱,灵巧的舌尖探出来,卷过唇边,发现手指也沾上了些,她举到唇边,舌尖继续探出来,舔掉,似乎还嫌不够,她将指尖含入口中,一气呵成。
  下午喝的消愁酒在此时变成了助燃酒,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跟她共处一室,需要找个地方冷静一下,起身望泳池走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污污的文章让人起反应的句子 他的昂扬对准她湿润的入口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