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我赌输了被C一星期的作文(打赌输了被男生摆布故事)

  秦知樾听到对面房门阖上的声音,才落下一颗心,她到底还是来了。
  昨晚,他睡得并不好。 文学
  他将自己泡在泳池里,才好不容易稍微恢复了些理智,等进到二楼的浴室,浴室中弥漫着青柠罗勒味道又让他好不容易压抑住的燥热烧了起来。
  白瓷浴缸上残留她一缕发丝,他捻住缠在手中,细细揉捏,脑海中过电影一般放映着她胸乳在他手掌指尖颤动的画面。
  想要更多,想要看她在自己身下欢愉,想要将她拆入腹中。
  而今她说出宁可住酒店也不想跟他共处一室的话,挫败感、懊悔席卷而来,他无力仰躺在床上,想着要怎么办,要怎么样做才能让她在意自己,不那么害怕自己。
  再次醒来时,已是夜幕低垂。
  秦知樾走出房门,发现屋内暗着,只有窗外照进来的霓虹,一闪一闪映出屋内的落寞。
  没有声音,对面房间门大敞着,没有她。
  他意识逐渐回笼,心下一惊,不确定地喊一声:“夏晚沁?”
  半天没有回音。
  他慌忙打开屋内的灯,想要再次确认一下,果然屋内空荡荡的。
  到底,还是走了。
  他颓丧靠坐在沙发上,突然看见茶几上留下的一张字条,她清秀的字迹写着:我去买吃的。不知道你喜好,我就按我喜欢的买回来。
  他落下一口气,迭好纸条,转身走进卧室,在书桌抽屉里找出一个小小的盒子,将纸条小心放入盒中,出门寻人,猜想她一定是贪吃去了北门那边她喜欢的那家小店。
  放了暑假的大学城,没有往日的热闹,只有零落的几家小店在营业,霓虹招牌恹恹地闪烁,秦知樾一路走一路看,始终没有发现她的身影,开始有些心烦意乱。拨通她的手机,几声“嘟嘟”过后,被人掐断。
  他愣住在原地。
  北门与南门之间,有一条小道,穿过人际混杂的老旧居民楼,因为出过事被学校保安用铁丝网拦住,可还是有胆大的学生割开豁口,为节省那10分钟的路程。
  他这样想着就听到了有人喊“救命”的声音,那声音很熟悉,将他的心揪了起来。
  晚沁没想到,她真遇上了两个小混混。他们拿着酒瓶叼着烟,将她堵在路中间,她将手机钱包全给了他们,但他们似乎并不买账。
  直到有一个胆大的一步步逼近将手搭在她肩膀,钳子一般捏住她,眯起眼睛露出饿狼一般的眼神,她才意识到他们想要什么。
  “喊救命?你还是留点力气吧,到时候哥哥把你操得喊都喊不出来!看着人不大点,这胸可真够劲,让哥哥摸摸,再大一个杯。”他说着露出猥琐的笑,手就开始往下滑。
  她急中生智抬脚狠狠踢在那人的裆部。
  “操,小骚货!”那人的身子僵得像躬起的虾子,眼露凶光。
  晚沁刚想转身就跑,却又被另外一个钳住手腕,大力往后一扯,她跌倒在地,皮肤擦过粗糙的水泥地。
  “就跟你说不能跟她客气。你再缓缓,我先爽一把。”
  就在她觉得自己今天可能要交代在这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个声音在说:“晚沁,别害怕。”
  她睁开眼,看见秦知樾将她眼前那人撂倒在地,揪住他衣领,抡起拳头往那人脸上揍。而一旁虾子状的人也反应了过来,拿起放在一旁的酒瓶准备往秦知樾头上砸。
  “秦知樾,小心。”
  晚沁回过神来,不知从哪里蓄积出一股力量,用肩膀撞上了那人的腰,他手中的酒瓶落在了秦知樾的肩膀,玻璃碎成一片一片。
  他放开地上的人,不顾肩上的疼痛,回头看见身后的晚沁,她眼里蓄满泪水,颤动着嘴唇问:“疼不疼?”
  他摇头,扶她站起来,确认她没事之后,脱下身上的衬衫,罩住她的头,说:“捂住耳朵,背过身,不要听也不要看。”
  “你要干什么,你肩膀在流血,我们快回去吧。”
  他掰过她肩膀,让她背对自己。
  然后,看向躺在地上如蚕蛹蠕动的人,他抬脚狠狠踹向他们。晚沁听着,心一悸动,地上人的呻吟哀求声越来越大。
  “秦知樾,你快住手。”
  那边没有回应。
  “秦知樾,你再打下去会出问题的。”
  “秦知樾!”
  晚沁终于忍不住,转身跑过去抱住他的腰。他力气很大,往前挣脱拉扯时,她趔趄一步,差点跪在地上,扯动身上的伤口。
  “我疼。”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终于让他恢复清醒,抓住她的手将她扯到怀里,确认她伤到哪里了。
  “他们碰你哪了?”
  他声音颤抖,眼眶发红的。晚沁没有见过这样的他,仿佛杀红眼一般。
  “没有,没碰我,是我摔倒了……快走吧,我不想在呆在这。”她语无伦次地哀求。
  “好,我们现在就回去,别害怕。”他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抚。

  秦知樾听到对面房门阖上的声音,才落下一颗心,她到底还是来了。
  昨晚,他睡得并不好。
  他将自己泡在泳池里,才好不容易稍微恢复了些理智,等进到二楼的浴室,浴室中弥漫着青柠罗勒味道又让他好不容易压抑住的燥热烧了起来。
  白瓷浴缸上残留她一缕发丝,他捻住缠在手中,细细揉捏,脑海中过电影一般放映着她胸乳在他手掌指尖颤动的画面。
  想要更多,想要看她在自己身下欢愉,想要将她拆入腹中。
  而今她说出宁可住酒店也不想跟他共处一室的话,挫败感、懊悔席卷而来,他无力仰躺在床上,想着要怎么办,要怎么样做才能让她在意自己,不那么害怕自己。
  再次醒来时,已是夜幕低垂。
  秦知樾走出房门,发现屋内暗着,只有窗外照进来的霓虹,一闪一闪映出屋内的落寞。
  没有声音,对面房间门大敞着,没有她。
  他意识逐渐回笼,心下一惊,不确定地喊一声:“夏晚沁?”
  半天没有回音。
  他慌忙打开屋内的灯,想要再次确认一下,果然屋内空荡荡的。
  到底,还是走了。
  他颓丧靠坐在沙发上,突然看见茶几上留下的一张字条,她清秀的字迹写着:我去买吃的。不知道你喜好,我就按我喜欢的买回来。
  他落下一口气,迭好纸条,转身走进卧室,在书桌抽屉里找出一个小小的盒子,将纸条小心放入盒中,出门寻人,猜想她一定是贪吃去了北门那边她喜欢的那家小店。
  放了暑假的大学城,没有往日的热闹,只有零落的几家小店在营业,霓虹招牌恹恹地闪烁,秦知樾一路走一路看,始终没有发现她的身影,开始有些心烦意乱。拨通她的手机,几声“嘟嘟”过后,被人掐断。
  他愣住在原地。
  北门与南门之间,有一条小道,穿过人际混杂的老旧居民楼,因为出过事被学校保安用铁丝网拦住,可还是有胆大的学生割开豁口,为节省那10分钟的路程。
  他这样想着就听到了有人喊“救命”的声音,那声音很熟悉,将他的心揪了起来。
  晚沁没想到,她真遇上了两个小混混。他们拿着酒瓶叼着烟,将她堵在路中间,她将手机钱包全给了他们,但他们似乎并不买账。
  直到有一个胆大的一步步逼近将手搭在她肩膀,钳子一般捏住她,眯起眼睛露出饿狼一般的眼神,她才意识到他们想要什么。
  “喊救命?你还是留点力气吧,到时候哥哥把你操得喊都喊不出来!看着人不大点,这胸可真够劲,让哥哥摸摸,再大一个杯。”他说着露出猥琐的笑,手就开始往下滑。
  她急中生智抬脚狠狠踢在那人的裆部。
  “操,小骚货!”那人的身子僵得像躬起的虾子,眼露凶光。
  晚沁刚想转身就跑,却又被另外一个钳住手腕,大力往后一扯,她跌倒在地,皮肤擦过粗糙的水泥地。
  “就跟你说不能跟她客气。你再缓缓,我先爽一把。”
  就在她觉得自己今天可能要交代在这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个声音在说:“晚沁,别害怕。”
  她睁开眼,看见秦知樾将她眼前那人撂倒在地,揪住他衣领,抡起拳头往那人脸上揍。而一旁虾子状的人也反应了过来,拿起放在一旁的酒瓶准备往秦知樾头上砸。
  “秦知樾,小心。”
  晚沁回过神来,不知从哪里蓄积出一股力量,用肩膀撞上了那人的腰,他手中的酒瓶落在了秦知樾的肩膀,玻璃碎成一片一片。
  他放开地上的人,不顾肩上的疼痛,回头看见身后的晚沁,她眼里蓄满泪水,颤动着嘴唇问:“疼不疼?”
  他摇头,扶她站起来,确认她没事之后,脱下身上的衬衫,罩住她的头,说:“捂住耳朵,背过身,不要听也不要看。”
  “你要干什么,你肩膀在流血,我们快回去吧。”
  他掰过她肩膀,让她背对自己。
  然后,看向躺在地上如蚕蛹蠕动的人,他抬脚狠狠踹向他们。晚沁听着,心一悸动,地上人的呻吟哀求声越来越大。
  “秦知樾,你快住手。”
  那边没有回应。
  “秦知樾,你再打下去会出问题的。”
  “秦知樾!”
  晚沁终于忍不住,转身跑过去抱住他的腰。他力气很大,往前挣脱拉扯时,她趔趄一步,差点跪在地上,扯动身上的伤口。
  “我疼。”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终于让他恢复清醒,抓住她的手将她扯到怀里,确认她伤到哪里了。
  “他们碰你哪了?”
  他声音颤抖,眼眶发红的。晚沁没有见过这样的他,仿佛杀红眼一般。
  “没有,没碰我,是我摔倒了……快走吧,我不想在呆在这。”她语无伦次地哀求。
  “好,我们现在就回去,别害怕。”他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我赌输了被C一星期的作文(打赌输了被男生摆布故事)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