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在学校教学楼里做了 好涨嗯太深了用力

他将她的手心往自己身下那根火热肿胀的地方带,刚一触到就立马松开,只是想要告诉她有些问题不能轻易说好奇。
  晚沁的手一触到立刻明白了过来,手心想被烫了一下。 文学
  很热,很硬,很……大……
  感谢周智巧昨晚上临时抱佛脚的补课让她多少对男生有些了解,知道在这种时候他一定很难耐,解决方法有那么两个,手和自己的身体……
  至于后者,她还没有准备好,那就只有一个选项。
  “你要…解决一下吗?”她不确定地开口。
  “在你面前吗?虽然我确实是想着你做,可是在你面前……”他摇头,“会吓到你的,再说,”他摊开自己的右手,“肩膀疼啊。”
  他如此直白地说出是想着她做,的确吓了她一下,“想着我是什么意思?
  “穿衣服的,不穿衣服的,在我身上的和在我身下的。”他抬手蒙住她眼睛,“别再这样看着我,我已经忍了一晚上,别挑战我的极限,沁沁。”
  “我没有,”她拉下蒙住自己眼睛的手,不接受这样平白无故的控诉,在天人交战的时刻突然说出,“我帮你。”
  对面的人愣住了,而后眼底闪过一抹亮色,不确定地问:“真的?”
  她微凉的指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
  手心握住他粗长的根时,还是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不敢用力,只虚虚地拢住,也不确定下一步要怎么做,只是看着它在自己手心越来越粗,越来越硬。
  “沁沁,”他压抑着声线,太折磨人了,“抓紧一点。”
  她照做,试着开始上下移动,湿滑的液体渐渐沾满手心。听见他克制的闷哼,手又停下。
  “别停。”他握住她的手,开始指导她,“再快一些。”
  “这样舒服吗?”
  “嗯。”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些。
  晚沁任由他手带着,握住他的,跟随他的速度时快时慢不规则的套弄,湿滑的皮肉和内里的结构分明是两样不同的东西,她用手指的关节摩挲着凸起,似乎也找到了节拍。看见他肩膀渗出些血迹,她扳开他的手,翻身坐在他双腿间,双手握住他高耸的粗长。
  秦知樾的心弦彻底崩掉,她的手上下翻动,隔着一层布料的胸乳时不时擦撞到顶端,他克制不住迸出一股热流,流进她手心。她的手握不住,从指缝间溢出。
  他起身,扣住她腰臂将她往自己身上带,侧脸贴住他胸口,安抚似的拍着她后背。她还在发懵,手心手腕都是湿腻腻的液体,酸软得抬不起来。

 晚沁揉着酸软的手腕,睡眼惺忪往浴室走的时候才想起来这房间里不止她一个人,等到回过神来,已经来不及了。
  完了,早知今日何必当晚。
  对面走出来一位长卷发,一双洋娃娃般大眼睛的女生正倚住门框,看着她。
  鲜红欲滴的唇,颈肩锁骨细细密密的红痕,迷蒙的眼,她身体每一寸风情让晚沁这个女孩子看了都觉得好美,以及自愧不如。
  她突然反手关掉门,不想让房间里此刻还沉睡的某人看到这一幕,一点都不想。
  对面的女孩子看到她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缓缓开口:“原来对面还真有人啊。那昨天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晚沁还在斟酌怎么回答,这种事情应该谁都不想被撞破吧,多尴尬啊,但说没听见什么动静也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谁知她还没开口,她率先走过来,问她:“怎么样,听着是不是很刺激,我好久没有高潮了。”
  晚沁直接愣住,看她摇曳生姿出了门,好半天都没回神。
  直到对面又一个人走出来,看见她掉下了下巴。
  对嘛,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刚刚那女生太过淡定。
  身后,秦知樾也走出来,见状,径自越过她,走到对面将那男生,将他下巴收起来,拎起后衣领带出了大门外。
  瞬间,屋内安静下来,只剩她一人。
  魔幻的开头,她闭眼冷静片刻,才想起来该干什么。
  半小时之后,秦知樾独自拎一袋早餐回来。
  “他们都走了?”
  “嗯。”他把白粥推到她面前,“密码也换了。”
  晚沁默默喝粥,可是这人怎么看起来脸比昨天晚上还臭呢?
  “他们为了赔罪,请我们去露营,你想去吗?”
  “可以啊?”她爽快答应。
  他挑眉,有点不可置信地看她。
  “我没去过露营,好奇,这个不会害死猫吧。”
  “好,”他挑眉一笑,“我跟他们说。”
  露营定在明天,下午四个人在商场汇合采购。晚沁才知道早上见到的女生叫钟佳奕,艺术学院的大一生。
  “佳奕,食品区不是在楼下吗?”晚沁跟着她却往楼上走。
  “男生去买就好了啊,我们逛逛街。”
  “哦。”晚沁应声,跟她走进一家内衣店。
  琳琅满目的蕾丝,繁复细腻的刺绣,闪烁光泽的丝绸和似有若无的馨香,佳奕举起一件件内衣、睡袍在晚沁身上比划。
  “每一件都好合适,我选不出来了。”
  “我不缺内衣啊。”
  “缺,”佳奕斩钉截铁,“吴晟跟我说昨天晚上你和秦知樾就呆在对面房间,我们都激烈成那样了,你们就没点反应?他没对你干些什么?”
  “我们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晚沁小声说,觉得店员频频看向她们这边。
  “就算不是那种关系,孤男寡女呆在一起,除非取向不正常,总要发生些什么嘛?”
  “那不就成了……动物了么?”
  佳奕戳了戳她眉心,恨铁不成钢,“思想太保守了!你的女性解放意识呢?凭什么就男生以采花多为荣,我们女生就不能取悦自己?面前放着这么一个大帅比不用,多亏啊。”
  “而且,如果你想和他进一步发展,提前试用绝对不会错的,这种事情如果不合适很影响感觉的好吧。”
  她边说着边让店员将手里的衣服包好,一边刷卡。
  晚沁拦下她说自己来付,而她眨眨眼神秘地说:“有人会报销的。”
  -
  山间的空气,显然比城市清凉了许多。
  晚沁坐在户外椅上,脚浸泡在小溪里,觉得整个夏天蓄积的燥热都快被赶跑。
  眼前递过来一串彩椒肉串,香气袭人,她抬手刚要接过,又被拿开一些,“一个人坐在这干嘛呢?”
  她回头看见是佳奕,笑着夺过她手里的肉串,说:“发呆。”
  “我和吴晟干大事去了,不当你们的电灯泡,你也赶紧回去,秦知樾看我们的脸都快要拉下来了,跟欠他白米似的。”
  一下午,晚沁已经习惯了佳奕的直白,在她耳边絮絮叨叨说这个姿势女生舒服哪个姿势男生更爽,她都快免疫了,想着等开学一定介绍她跟智巧认识认识,看看谁是金角大王谁是银角大王,于是也没脸没皮地问:“你们来露营就是为了干这事?”
  “不然呢?你别说是来看大好河山的。”
  “不然呢?”晚沁反唇相讥。
  “浪费了浪费了,那边一片无人的林子就这么被糟践了。”她拍拍屁股站起来,“see you tomorrow,我先去看河山了。”
  “对了,”她走到一半又折回来,“给你酒,别怂了宝贝,上吧。”
  晚沁抬手拍掉她摸在自己胸上的爪子,听见她朝那边喊,“长夜漫漫,要找到乐子呀!”
  她握住手中冰冷的酒瓶,水汽蔓延在手心,突然想起昨晚,手心里也曾握起一样东西,身上一阵燥热,想要被什么东西填满。
  往杯子里倒一些,大口灌进去。
  又涩又辣的味道弥漫唇齿,好难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在学校教学楼里做了 好涨嗯太深了用力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