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小家伙,这才一根而已_转过去从后面来

楚雪湘冷哼了一声,坐在床上,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交叉着,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道:“你快点给我们讲个故事。”

“讲故事?讲什么故事?”我没想到楚雪湘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文学

“我们睡不着,只有听你讲故事了。你快讲!”楚雪湘命令般地道。

看楚雪湘那听不到故事绝不罢休的样子,看来,今天是非讲不可了。

不过,这倒是给了我一个机会。

我心中暗自窃喜,嘴上却不饶人:“这么晚了……你们咋了啊?听了故事,可能会更睡不着。”

“快点说,别废话!”林清清傲娇的抬了抬头说道。

女人是不是都是这样?越害怕的东西就越想触碰?

我看着林清清眼睛里明明怕的要死,却还是催促我赶紧讲个故事。

想了想,我便讲道:

在我十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尿急,就起床去厕所,我刚好解玩后,你们也知道,我家家是一个院子,后面是山,我一出茅房的门,就感觉有一股冷风,然后我山坡那一看,有一个红颜色的东西在空中飘。

我以为我看走眼了,我又看,居然不见了。

等我刚要回去睡觉,那红光又出现了,只不过这次比刚才的地方还要近。我捡了块石头就扔过去,结果居然像穿透了一样,直接从它身体里穿过去了。

我吓坏了,赶紧回屋钻到床上用被窝盖住我全身。

第二天,我发现我有一只鸡死了,身上无伤痕,不知道怎么死的,鸡旁边有一块红布。后来我跟长锋爷爷说起这事,长锋爷爷说,他也看见过那块红布,他很好奇,过去看了一眼,发现那红布上有一张人脸。

结果没几天,长锋爷爷就死了。

说到这儿,我停了下来。

大概沉默了五秒钟,林清清问:“后来呢?”

“没后来了,已经讲完了啊。”我说道。

“那你后来有再次见到过那块红布吗?”楚雪湘问。

“见到过。”我撒谎。

“什么时候?”林清清与楚雪湘异口同声地问。

“我不敢告诉你们。”我故弄玄虚。

“你说啊,有啥不敢的?”楚雪湘催促。

林清清也说道:“是啊,你快说,不然,今晚你别想睡觉。”

我只得装作很无奈地道:“就在前几天,我半夜起来去上厕所,结果发现那红布就在我后面。我一回头,它就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当时吓得裤子来不及拉就往屋里跑。后来回想起很久才想起那红布说了一句什么话。”

“什么话?”林清清与楚雪湘又不约而同地问。

我有意沉声道:“它好像说,等你下次晚上来上厕所我就要你永远来陪我。” 我试着轻轻扶了扶她们的肩膀,把她们搂在我的怀里。那种细腻的感觉深入骨髓,让人上瘾,温香软玉的身子都在我的怀里。

“别怕,已经被我赶跑了。”

她们这才缓过神,感受到我贴着身体那炽热的手掌,脸色变得有点不自然,荡漾着一种浅浅的红晕。

“还不快松手!”楚雪湘低声说道,脸色有点羞恼。

我砸了砸嘴,这才乖乖的把那手收了回来,心中还有点惋惜。

她们不让我靠的太近,我只好挤在床的边缘。想想两个秀色可餐的女人就在自己身边,彼此的呼吸都在空气中交替着,纠缠着。

时间过得很漫长,直到楚雪湘和林清清都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我才发现天都有些微亮了,这两个女人就这么放心的睡着呢。

夜越深,我就越睡不着,心里的小爪子就越挠的人心里痒痒。

深呼一口气,我在心里做出来一个决定。

借着明亮的月色,我缓缓的坐起身来,打量着楚雪湘和林清清的睡脸,一个妩媚娇艳,一个清纯可爱。我吞了吞口水,心里的鬼开始冒出头。

掀开被子的一角,我把手缓缓的伸入林清清的衣服里,林清清穿的还是布质的内衣,我的手很容易就穿过去,我不敢动作太大。

“嗯嗯……啊……”林清清突然发出低低的呻吟,吓得我差点收手。

我的手很大,指腹有点粗糙,带着薄茁,林清清的**很快就被我的手覆盖了,手下的柔软一下子击中了我的心。我缓缓的用指头在林清清的周围摩擦,一下轻,一下重的。

林清清发出难耐的声音,“嗯嗯啊……舒服……”她的身体也跟着扭动了一下。

再也忍不住了,我的手开始揉捏林清清的小馒头,我身上的火一下子被点燃了,林清清闭着眼,紧蹙眉头。变了个方法,我用食指扣着林清清的凸起,直到变得坚挺起来。

“啊啊啊……嗯嗯……”林清清叫的声音有点大,吓得我立马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幸好楚雪湘没有醒过来。

我不敢多用力了,林清清被我揉搓着娇喘连连,我稍微停了一下,林清清居然主动来摩擦我的手。

“啊啊啊……用力啊……”林清清不耐的低吼。

我的下身像是燃起了一团火,硬的发疼。

我又把捂着林清清的手抚摸着楚雪湘的双腿。楚雪湘的腿是真的又笔直有好看,摸起来的感觉也是十分光滑。

当我快要摸到楚雪湘的大腿内侧时,楚雪湘突然勾起了腿。

我掀开楚雪湘的衣服,楚雪湘的皮肤没有林清清的娇嫩,但是却格外的吸引我的手。相比起来,楚雪湘黑色的束胸下的**也比林清清的还让我火气上涨。

楚雪湘的胸型也很好看,雪白的圆润的双峰。我用手色情的勾勒着楚雪湘的胸型,楚雪湘的身体蹭了蹭我的手,我的胳膊火辣辣的麻起来。

楚雪湘的胸晶莹剔透,不禁让我看的非常着迷。

我伏下身体,将脸轻轻的放在楚雪湘的胸上,随着她的呼吸,**跌宕起伏,我似乎还可以闻到楚雪湘**的清香。

我伸出舌头,绕着**打转了一圈。

“啊啊啊嗯嗯……”楚雪湘甜腻的声音,让我舌头都要麻掉。

一只手揉搓着林清清可爱的小胸,左右交替。

“嗯嗯嗯啊啊啊……”我轻轻的咬了一口楚雪湘雪白的胸脯。

楚雪湘像是感觉到痛楚似得,竟然开始扭动躲闪。

两个人在我的控制下,发出截然不同却又同样使人血液喷张的娇喘。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决定今晚来一发,正如清水仙子所说,该是采撷的时候了。

林清清在外面,背对着我。我慢慢地摸到林清清的后臀,缓缓地去脱她的裤子。林清清似乎察觉了,抓住了我的手。

我另一只手握住林清清一只玉峰,轻轻握捏。

林清清的手渐渐松开了,我趁机将林清清的裤子脱了下去。

摸了摸林清清的屁股,又滑又嫩。从两臀间往前探,摸到了毛耸耸的水井处,里面已经水漫金山了。

林清清的身子不断在颤抖。

我全血血液喷张,麻利地脱掉我的裤子,持枪从两臀间往前刺。

林清清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甚至发出一丝呻吟。 我真想破口大骂,但一看到他一大把年纪了,又死了儿子,要骂出口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清清呢?怎么还没来?她昨晚去哪里了?”陈满光朝我身后看了看,问。

我懒洋洋答道:“不知道。恐怕去我表姐家里了吧。”

“这妮子,太懒了!”陈满光说,“你马上去收苞谷,我去叫清清。”

“别去了。”我忙说道,“她一个女孩子家能收得了多少?大不了我这两天帮你把苞谷全收回来得了。”

上午十点钟左右,太阳已出来得老高,火辣辣的阳光烤在身上,我浑身都是汗。

抹了抹脸上的汗水,我挑了块阴凉的地方准备休息一下。

才坐下没多久,只见一辆红色的小车徐徐从山下驶了上来。

待到了跟前,车子停下,车里的人朝我招呼道:“小北,你在干啥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小家伙,这才一根而已_转过去从后面来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