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强开穗禾嫩苞又嫩又紧不 粗大与女乱小目录伦

敲了两下门,里面很快传出男人不耐烦的声音。
  她推开门,抬眼就迎上了男人扫过来的视线,见是她黑眸里多了些不悦。
 文学  穗禾早就习以为常,她走进去,把燕窝放在他面前的书桌上。
  “不吃!”池羁的声音很冷,厌恶又疏离,“别以为你做这些我就会多看你几眼!”
  “是妈让我拿给你的。”
  穗禾知道他厌恶自己,自是不会自讨没趣的招惹他,只是婆婆的话她得听,能省去不必要的麻烦。
  “穗禾,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不会跟你发生关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池羁把目光从电脑上挪开,环着手臂高高在上的睨她,“我妈的话,不管用!”
  他自负的样子,穗禾看着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只点头应了声“好”,便转身离开了书房。
  回到房间,穗禾靠在床头看了会儿书,觉得热,就把空调温度往下调了些。
  只是见效甚微,小腹腾升起的那股燥热,让她有些口干舌燥。
  不知不觉的就把杯子里的水喝完了,还是觉得热。
  她艰难地从床上起来,在身上随意披了件外袍,打算去楼下接水。
  刚走到门口,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池羁的脸也透着不正常的红。
  “你怎么敢的?穗禾!”他咬牙切齿地朝着她逼近,大手掐上她的脖子将她推到墙上。
  猩红的眼里冒着熊熊怒火,手上渐渐收紧的力道大得像是要把她掐死。
  穗禾被掐得喘不上气,漂亮的鹅蛋脸憋得通红,见他真的是想要掐死自己,本能地去踹他的小腿。
  只是他跟没有知觉那般,掐着她脖子的手越收越紧,情急之下穗禾扬起手里的杯子狠狠地朝他的额头砸了过去。
  池羁眼前一晃,踉跄着退后了几步,手上的力道也跟着松了下来。
  穗禾趁机拉开他的大手,一边剧烈的咳嗽着一边同他拉开了安全距离。
  看着他额角蜿蜒着往下淌的血液,她心有余悸地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真的,她毫不怀疑,他刚才是真的想要把她掐死。
  池羁伸手摸了摸额角,阴沉着脸朝着她逼近,不怒反笑。
  “给我下药?嗯?谁给你的胆子?穗禾,你是活腻了吗?”
  穗禾吓得后退,更为要命的是体内翻腾的药性,她连连摇头,“我没有!”
  池羁靠近她,看到她变得格外娇媚可人的脸蛋,以及那泛上粉意的雪肤,哪还能不明白,她也中药了。
  他冷笑一声,用力的捏起她的下巴,“我倒是小看你了,你还真豁得出去!给自己也下药了!”
  穗禾身子狠狠一颤,事到如今,她哪能不明白,是那碗燕窝的问题。
  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打掉他的手,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并不太清明的眼警惕地盯着他,“离我远点!”
  池羁见鬼似的看着她蹲下来把紧紧抱住自己,一副活像是怕被他侵犯的样子,气的丢下一句“谁稀罕碰你!”,转身就出了房间。
  体内的药性扩散的很快,难以言喻的痒意迅速席卷了她的身体。
  自心底蔓延出的欲望,叫嚣着像是要把她的理智逐一瓦解。
  她往大腿上重重地掐了一把,挣扎着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进了浴室。
  穗禾把自己泡进放满冷水的浴缸里,难受的将脸都沉了进去,直到憋不过气才从水里钻出来。
  试图用这种快要窒息的刺激与体内霸道的酥痒作对抗。
  几次,她甚至都想,就这样死了也好,大抵她死了也没人会在乎。
  她生来就亲情缘浅,被亲生父母为保住养女推进火坑,夫家对她而言也无异于另一个深渊。
  只是真正快要窒息的时候,她还是从水里探出了头,觉得不值得。
  用旁人的错,来作践自己,着实过于蠢笨了些。穗禾在冷水里泡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等身上的那股燥热过去,才擦干身体出去。
  看了眼手机,一番折腾下来已然将近凌晨一点了。
  她拢了拢擦得半干的湿发,下楼去倒水喝。
  拿着水杯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正巧撞见了提着行李刚出差回来的池晏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强开穗禾嫩苞又嫩又紧不 粗大与女乱小目录伦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