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啊~嗯掀开短裙往里面去|李老头在瓜棚开二个嫩苞

 当那颗动荡的心平缓下来,窘迫的情绪散去,理智逐渐回归,林瑜平静了下来,抿着唇一言不发垂头走着。
  那些被尘封在脑海某处角落里,名为上辈子的记忆箱子在此刻翻涌而出,那些回忆一帧一帧逐渐填充进了颜色,从苍白变得鲜活雀跃,充满生命力。 文学
  裴既一向是这个样子。不对自己不关心的事情浪费时间。
  那个时候她还不叫林瑜,叫裴瑜。
  周若兰和裴华做生意,经常跑东走西,她从小迈着小短腿紧紧跟着裴既,哥哥去哪她就要去哪。什么都不懂,但是就知道要跟紧裴既。
  裴既没有推开她,也没有走向她。只是在原地驻足,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宛如神邸。
  大概是从小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怀,父母又总是东奔西走,没有足够的精力来照顾她。每次匆匆一面,半夜或者隔天就离开了,导致她一直没有什么安全感,每天总是惶惶不安,害怕一醒来,家里就她一个人,总是害怕自己没人要。
  裴既从小就冷冰冰,话不多。左邻右舍更喜欢逗年纪小一点的裴瑜。
  “鱼鱼啊!爸爸妈妈又走了?是不是不要你了?”
  这句话简直是她童年的魔咒,一听见眼睛就会变得水汪汪。
  那时候太小了,裴瑜信以为真,真的害怕父母不要自己,那段时间噩梦连连全都是她被父母丢弃流落街头。
  再从梦里惊醒的时候,裴瑜偷偷摸了一把眼泪,拖着自己的被子偷偷爬上哥哥的床,窝进裴既的怀里,紧紧攥着裴既的衣角,这样裴既就不会跑了,也不会不要她。
  她不希望裴既也不要她。
  每天早上看见裴既还在,她会松一口气再自己起来在偷偷地抱着自己的被子走,害怕裴既醒来看到她会生气。
  日子长了,裴既也没发现,她也就松懈了下来。
  一回生,二回熟。裴瑜趴在床上等着老时间,时间一到便偷偷潜入裴既的房间,顺理成章窝进他的怀里,安心捏着他的衣角睡觉。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日照叁竿了。裴瑜趴在床上有点懵,伸手揉了揉松懈地眼睛,发着呆。
  她以为是在自己的房间。
  等到醒神之后,看清楚房间的布局以后,心猛地一惊。这是裴既的房间。
  而身侧的被窝早已经凉了。
  客厅里静悄悄一片,偶有声音传出来。裴瑜伸出脑袋探了一下,没见到裴既便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
  “洗手,吃饭。”裴既从阳台走过来,出现在她的身后。
  整个期间,裴既没有说过一句话。虽然他平时也不说话,裴瑜心惊胆战,觉得这就是隐藏在平静之下的暴风雨,心惊胆战地吃早餐,就再也没有去过裴既房间了,再害怕都是自己忍着的。
  害怕连裴既也不要她。她只能乖一点,这样裴既就不会不要她了。
  慢慢也就那么长大了,裴瑜才恍然大悟,因为不在意,所以无所谓。  林瑜吸了吸鼻子,门口路过的人步伐紧快,头缩着双手在胸前交叉恨不得把整个人缩进羽绒服里。
  中雪转雨夹雪,温度又降了几度。
  冷风透过进出来往掀起的帘门吹了进来,冰冷彻骨,林瑜被吹得醍醐灌顶,清醒了不少。
  忽然之间,想起了拜伦的一首诗。
  如我再遇见你,在多年以后,我将何以致候?惟眼泪和沉默。
  惟眼泪和沉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啊~嗯掀开短裙往里面去|李老头在瓜棚开二个嫩苞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