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水都这么多了还装 cao我|乖女小喜和小云

外面雨夹雪簌簌下着,还带着呜咽地风声,入目全是白皑皑地一片。
  林瑜有片刻的茫然无措,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砸在手机屏幕上,指尖被冻得有些发麻,掏出手机拿也拿不稳。
 文学  手指不是那么灵敏,按了好几下都按错,手机屏幕上都是落下的泪水,更加反应不过来,林瑜把手机上的水擦了擦,手机碰到了受伤的左手,挂在左手的药袋子一滑,止痛药消炎药落了一地。
  习惯性无助。无助次数多了便生了恼怒,为什么那么没用?为什么那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为什么那么倒霉,楼底下放炮都能炸到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回来?
  恼怒了片刻,无力感泛上了心头席卷全身,偶尔吹进来的寒风凛凛,吹得她浑身麻木了起来,认命了一样沉默着把药一盒一盒捡起来。
  她拾起这一盒一盒药,拾起七零八落地自己拼凑完整。
  无论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没有什么属于她。做支教没什么钱,她就攒了那么一点点,这是真的属于她的,这一盒一盒的药也是属于她的。
  倏忽,一双修长的手在林瑜之前捡起了她腿边上的那个药。
  “谢…”…谢。
  人来人往的大厅,两人在来回穿梭的身影中对立。
  裴既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帽檐上的羽毛微微晃动,细碎的头发遮住额头,剑眉之下双目微敛,尖削的下巴冒出了些许乌黑的青茬,双眼皮褶出了叁层,整个人略显疲态。
  他下颌线绷得很紧,一言不发把药递给了她。
  林瑜垂下头,装作泰然自若接过那盒药,“谢谢。”
  她把药重新塞回袋子里,想要立马离开这里,心里越是着急手上越是慌乱,力气也就用的越大。
  越是担心出错的事情越容易出错。哗啦一声,袋子破了。药又散了一地。
  林瑜鼻子一酸,眼眶有热意涌现。
  “我来。”
  裴既蹲下,极快的把地上的药捡了起来,没有还给林瑜的意思。
  “走吧。”裴既瞥了林瑜一眼,把另一件黑色的羽绒服披在了林瑜的身上,拉链从底下拉上来,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双袖空荡荡。
  林瑜才注意到他手上还有另一件衣服。
  衣服也很大,柔顺剂的清香夹杂着干燥的温暖还带着衣服主人独有的气味。
  她攥着手心,指尖泛白跟在裴既后面。寒风呼啸,雨夹着雪噼里啪啦在衣服上发出声音。
  冷风一吹,脑袋也清醒了很多。许多问题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比如,裴既为什么在春申?什么时候来的?他不是在首都医学院的吗?他怎么在这家医院?
  对了,刚刚那个医生好像说,他去医疗支援,说明他待了有一段时间了。
  胡思乱想了好一会,直到帽子被人从身后带上,她才后知后觉,她怎么走到裴既前面了?
  林瑜只露出一双水灵灵地杏眼,滴溜溜地转着,四周一打量才发现刚刚出来那阵发呆被裴既引到了停车场。
  裴既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不远处传来滴滴两声,车灯闪了两下。
  等到裴既的车子开出医院,林瑜都还没反应过来,她局促不安地坐在裴既驾驶座后面的后座上,把自己隐没在黑暗之中。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淡化她局促不安的情绪。
  “哪里?”裴既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
  林瑜看了一眼手机才九点钟,还有公交车,大不了她待会打辆车总好比这样。
  “前面路口把我放下去,我坐公交车回去,谢谢。”“哪里?”裴既又问了一遍。
  静谧的车厢,两个人沉默着对峙着,谁也不低头。最终林瑜败下阵来,“中星小区。”
  她相信,裴既绝对会跟她耗到天亮。
  裴既话不多,但是认准的事情谁都拦不住他。
  车里的温度慢慢上来了,今天从云城回来,一天经历的事比她过去两年经历的都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水都这么多了还装 cao我|乖女小喜和小云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