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不想等了现在就要 慕子期把凌妙妙做哭

 林瑜觉得她今年真的是跟孩子杠上了。
  她脑子一片空白,自顾自往前走着根本听不清裴既说了什么,等回过神时,只见到推着购物车横冲直撞地小孩,拐弯的时候撞到了堆迭两人高的礼盒。
 文学  层峦交错的礼盒哗啦一下如山倒般倒了下来,她站在原地不及,刚想背过身准备将受到的伤害最小化。
  礼盒不大但是砸下来密密麻麻还有尖锐的棱角肯定是痛的。在她下意识的瞬间,高大的身影在下意识之前挡在了林瑜的面前,她被笼罩在温暖的环抱里,萦绕在鼻间的是干净清爽夹杂着独有干燥的香气,构成了专属于裴既的味道。
  她被他拥进怀里,隔着一层层厚厚的衣服,透过皮肉血骨,听见了他强健有力的心跳,逐渐变快,和她同频。
  她曾经也这样近距离听见过裴既的心跳。
  和过去没有什么不同。
  关于和他的点点滴滴,林瑜都记得很清楚。
  大概是习惯了家里冷冷清清,偶尔有的时候裴瑜会想,是不是这个家只有自己一个人,因为真的是太冷清了。
  那时候裴瑜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所以裴瑜有时候会困惑,还会有比着更奇怪的关系吗?明明是有这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却淡漠到连眼神交流都没有,究竟是为什么啊?
  她记得,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们以前明明很好的。
  已经步入九月,早上没有那么炎热,还有丝丝沁人心脾的凉意,夹杂着小区门口标志性的老香樟股草木独有的气味,在夏天被无限放大在激发,清新干燥的味道充斥着鼻腔,树下的那片空白的水泥地被白漆分割成整齐的平行四边形,当做非机动车的停车位。
  大多也都是早上赶着上班上学的,为了吃口早饭,临时停放在这里。裴瑜匆匆扫过一眼,看见了一辆眼熟的山地自行车,车的整体框架线条流畅优美,唯一格格不入的便是被安上了后座。粗糙的焊接工艺,衔接处隆起的漆黑让原本轻逸的车变得笨重又丑陋,显得不伦不类。
  整个江宁找不出第二辆这样的自行车,这是裴父托朋友从春申特地买的,送给裴既考上二中的礼物,江宁没有这样的车型,因此也特别昂贵。
  早餐店老板穿着围裙熟练的起锅,热气袅袅遮挡着人的视线,手上麻利望各个瓷盘里分着锅贴。现在人并不多,老板娘端着锅贴往堂食的里面端去。
  裴既坐在早餐店的角落里,现在时间还早人不是特别的多,外面说话的声音一清二楚。
  周锐南扭头看了一眼外面不伦不类的自行车,回过头来对着裴既感叹,“裴既,你说说你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山地车焊上后座?”
  周锐南几乎每次看到裴既的自行车都会感慨。
  这个年纪大多数都爱臭显摆和攀比,会跟周围的人炫耀再从别人羡慕的眼神中来满足自己虚荣心。裴既就不是这样的,他拿到着辆自行车的当天就去找了自行车修理店花了二十五焊了一个后座。
  简直是暴殄天物!
  这组合简直是,村口王大爷和村花,简直格格不入。
  过道的周锐南侧身给端盘子的老板娘让了空,扭头随意一扫,瞥见了门外一抹熟悉的倩影。
  “哟呵,裴既。你妹!”周锐南眯了眯眼认出了裴瑜,感叹道:“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周锐南真的是很久没见到过裴瑜了,上次见面还是在火锅店,不是看的很清楚,想上去打招呼被裴既的一张臭脸给唬住了。
  步入青春期,裴瑜的脸蛋愈发娇俏精致,身材也纤细起来,在清晨的朝露下剔透的脸颊更显得清水芙蓉。这个时期少男少女对两性之间存着好奇与探究,班级里已经有不少人对裴瑜抱有好感。
  前半句语气吊儿郎当,听起来特别像是骂街。后半句又色心明显,裴既轻皱着眉掩下眸中的郁色,抬脚在桌底下踹了周锐南一脚。
  铁质的凳腿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周围的扭头看了一眼角落里发出的声源,周锐南差点摔下去,“你有病!裴既!”
  裴既垂下眼眸扭过头对老板娘道了声谢,又想起了什么,开口道:“老板娘……”
  老板听见声音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确认店里没发生什么,又转过来问摊前站了半天的小姑娘,“吃什么?”
  裴瑜循着声源看了过去,当即愣在了原地,裴既眼眸微垂,人坐的笔直,正对着店门口,头发稍微长了点,碎发垂下落在眼皮上,在处处充满烟火气的早餐店里,唯独他清冷淡漠。
  她站在原地拢了拢心神,当做没看见,“四个锅贴,一杯冰豆浆。”
  不巧的是端进去的锅贴是这一锅的最后一锅,老板擦擦额间的汗水,“这一锅没了,下一锅还有十分钟。”
  恰逢老板娘从里面出来,用边走边用围裙擦手,“小妹妹,冰豆浆也没了,还有热的豆浆。”
  老板又补了一句,“你要是着急吃点别的也行。”
  早餐店里不止卖锅贴,还有包子之类乱七八糟的,按照平时她肯定会将就着要一个奶黄包和一杯热豆浆,反正填饱肚子就行。
  可她今天就是想要吃锅贴和冰豆浆。
  大概是昨天自己生理期来了,体内的激素水平的变化,导致她心情烦闷,她连迁就都不想迁就,连声音都泛起了冷意,“谢谢,我不要了。”
  转身刚准备要离开,店里面传来一声高喝,“裴瑜!”
  裴瑜循声望去,看见了裴既身边那个皮肤黝黑的寸头。
  周锐南高举着手,怕她看不见还在空中挥一挥,“来一起吃啊!你哥也在。”
  坐在角落的裴既没说话,裴瑜也实在硬不下头皮和他一起吃。在家的时候,他们吃饭的时间都是错开,她和裴既已经很久没有在同一张桌子上吃过饭了。
  与其在压抑的氛围中带着惴惴不安的心,小心翼翼吃着早饭倒还不如饿着。
  思及至此,裴瑜刚要开口拒绝,裴既掀了眼皮看了过来,眸色幽暗的像是一口深井,古井无波。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短暂的交汇,裴瑜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周锐南适时站了起来挡住了他们交汇的视线,把裴瑜带了进来。
  早餐店人越来越多,裴瑜也不好拂了周锐南的面子拒绝他,毕竟那么多人看着。
  男生的饭量是比女生大很多,一大盘子锅贴在角落的方形小桌上,锅贴泛着油光堆在一起跟小山丘似的。
  对比之下,裴瑜那四个锅贴的量简直少得可怜,跟他们简直是微不足道。
  周锐南很自然的把人放在裴既旁边,一个人大咧咧地坐在他们对面。
  他们这一桌靠着墙壁,裴瑜坐在了裴既的外面,裴既这下真的坐在了角落里。
  带着肥皂又杂糅着阳光形成了清爽的香味,从身侧传入鼻腔,扫走了胸腔的积郁,裴瑜整个人心情稍微明朗了一点,没有那么躁郁了。
  裴既一米八几的身高在狭小的角落里显得捉襟见肘,裴瑜身体僵硬脊背绷得笔直,为了两人不挨得那么近,身体往过道倾斜。
  “咦?裴瑜也是二中的啊。”周锐南发现了裴瑜身上二中的校服,又看到她倾斜的坐姿,便起身查看,“这凳子是坏了吗?”
  “没没没……”本来想心里就惴惴不安,又被周锐南起身查看吓了一跳,屁股底下的凳子滑了出去。
  周锐南伸出手想要扶她,角落里伸出的手更快,紧实的手臂揽住了少女柔软纤瘦的细腰,把她提在了座位上。
  滑出的凳子紧紧贴着裴既身下的凳子,侧面看像是两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
  隔着单薄的面料,她感受到了裴既胸腔里心脏的跳动,隔着皮肉传来震感,渐渐和她的心跳重合,逐渐同频共震。 咚、咚、咚……
  心脏在胸腔里强而有力的跳动。
  温暖干燥的大手贴着夏日里薄薄的一层衣料,炙热的温度星星点点渗透皮肤,体内升起一阵奇异的感觉,隐有燎原之势。
  “有没有事?”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头顶放大的清俊的脸,裴既松开了揽着她腰的手。
  裴既变声期之前嗓音清朗,到了变声期到现在记忆里嗓音一直是低沉带有磁性。
  他那时候头发有些长,额间的碎发落在了眉心,眼眸漆黑暗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不想等了现在就要 慕子期把凌妙妙做哭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