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男生捏我的小兔兔描述|他的手掌在里面不断

 弄完以后已经很晚了,白天睡得太多,林瑜躺着翻来覆去睡不着,思绪就容易活跃。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复盘这个习惯,林瑜开始想着超市里的事。浅显易见让人难堪的试探,到现在她回想起来还是留有难堪的余温。
  她忽然觉得自己很没出息。
  为什么每次遇到裴既都会率先低下头?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错,就不能把头抬得高点,也学着他那样看人? 文学
  这是身体养成的条件反射。就好像……
  好像,她没有办法不喜欢裴既一样。所以她没有办法做到直视裴既的眼睛。
  所以,为什么他们还要再遇见?林瑜缓缓闭上了眼睛。
  早餐店那个兵荒马乱的拥抱,让裴瑜心慌意乱的很久。
  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在胸腔里化开,然后在慢慢滋生,最后化为了苦涩笼罩在心口,让人久久不能回神,乃至于课堂上老师叫了她好几遍。
  顾昕轻轻用手肘戳着裴瑜,她才惊觉全班的目光都在看向自己。
  讲台上的老师目光灼灼盯着自己,裴瑜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脸红了。
  “有什么问题吗?裴瑜同学?”老师问。
  “没……没什么问题。”
  “那就这么定了。”
  裴瑜听得云里雾里,定什么了?于是,偏头带着求助和疑问的目光,看着顾昕。
  杏眼袅袅又带着懵懂,顾昕一下就败下阵来了,把前因后果说了个清楚明白。
  学校举行了一场硬笔书法比赛,每个班都有名额。刚开学的时候,语文老师就夸奖过裴瑜的字写的很好,一撇一捺之间宛如游龙又遒劲有力。确实人不可貌相,裴瑜第一眼看上去就让人觉得文静温婉,只是没想到字体很大气。
  既然是要拿奖,语文老师对裴瑜很自信,其他同学也看过裴瑜的字,自然是没有意见的。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因为这件事情冲淡了早上的情绪,裴瑜的心情慢慢变得好了起来。放学的时候,顾昕并肩在裴瑜的身侧,一脸笑眯眯,有些不怀好意。
  裴瑜不明所以,刚准备开口问就到了校门口,两人家是两个方向,只得挥手告别。
  告别之前,顾昕叹道:“鱼妹真是长大了!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裴瑜:……?
  裴瑜回到家,刚掏出钥匙就闻到门缝里传来的香味,是红烧鱼的味道。她迫不及待地打开加家门,果然爸爸妈妈回来。
  周若兰刚把红烧鱼放在桌上,裴瑜扑进了她的怀里,嗓音带着哽咽:“妈妈,我好想你。”
  这么多年裴华和周若兰一直在外做生意,很少回来,心里对子女有所亏欠,听这话眼睛一热,“妈妈也想你。”
  裴华凑了上来,“哎呀,鱼鱼难道不想爸爸吗?”周若兰拍开裴华,看着女儿的手臂大大小小四五个为蚊子包,“你这手怎会回事?”
  不说还好,一说就痒。裴瑜伸出手去挠,被周兰拍掉爪子,拿来了花露水细细地喷着。
  一家叁口围做一团显得无比温馨,而站在门口的裴既和他们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裴既的瞳仁极黑,此刻更是黑到深不见底。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垂下眼帘把门上的要是拔了下来,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期间没有说一句话。
  客厅叁人齐齐望着紧闭的门。裴华和周若若兰脸上的表情称不上很好看,最后那些复杂婉转的情绪化作一句话,裴华皱着眉,“这孩子,怎么越长大脾气越怪?”
  听到这话,裴瑜挣开了周若兰的手。
  “我先回房间写作业了。”
  “嗯,去吧。待会叫你吃饭。”
  裴瑜把房间门关上,扑倒在软绵绵地被子里,心里闷得发慌,裴既怎么会怪呢?裴既一点都不怪。
  其实裴既在家里一句话都不说,裴瑜已经习惯了。她以为,今天也是如此。
  到晚上吃饭的时候,裴既端坐在椅子上,说:“这礼拜开始,我住校。”
  不是询问或是讨论而是通知。
  裴瑜握着筷子的手指尖泛白,低头敛下双眸,竭力平复着自己激荡的心绪,是不是她做错什么惹他不开心了?
  裴华却是满脸不悦,首先不说家里本身就离学校近,他们本身回来就是存了陪读的心思。这倒好,裴既直接住校。
  周若兰按住了裴华,“你长大了,你的事自己决定就好。”
  他们常年在外确实亏欠,怎么弥补都弥补不了。今天回来才才发现时间真的过的很快,两个孩子都已经长大了。
  席间,一家四口安安静静,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
  父母早已回到自己的房间,外间的浴室传出哗啦啦的声响。裴既才客厅接完水回来,看着对面少女的卧室,眼神一暗。
  裴瑜的房间干净整洁,没有那么多的东西,裴既走到窗边。
  果然,纱窗上破了一个洞。
  浴室氤氲着热气,遮挡住了视线,视野模糊不堪,裴瑜仍旧沉浸在裴既要住校的这件事情里。
  心底里那股异样的情绪又翻腾上来几乎把自己淹没,裴瑜按着自己心口企图压下这难以口述的情绪,酸胀又麻麻的感觉很陌生,眼眶涌起了酸涩。
  发梢还没干,打湿了衣襟,她拼命压住了那抹酸涩,走了出去。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窗帘也拉的严严实实的。
  缓过周末,又迎来了新的一周。裴瑜站在门口看着裴既推着自行车,垂着头不说话,默默跟在后面跟着,像个小尾巴。
  其实出了小区拐个弯等个红绿灯就是学校了,裴瑜想不明白,为什么裴既要去住校?骑自行车两叁分钟就到学校,还是因为不想看见自己?
  想到这里裴瑜眼里又冒出了热意,垂头丧气的,究竟自己为什么让裴既那么讨厌的?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一道清亮的女声响起。
  “裴既。”
  女孩突然出现在裴既的身旁,眉眼弯弯嫣然一笑,眼波流转在裴既的身上。
  是虞晚。
  虞晚长得漂亮,双眼皮,长长的卧蚕恰到好处托起了上挑的眼角,淡粉的樱唇笑容恰到好处。她的漂亮是那种明艳的美,一眼就让人惊羡的,属于久久不能忘怀。
  两个人站在一起,天生一对。
  裴既斜睨了她一眼,应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
  裴瑜看见这一幕眼睛酸涩,心慌地把头埋了下去,闷声不吭。
  她气恼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每当碰上这样,心里酸涩的就像坏掉了一样。
  可眼里还是弥漫起了水汽。
  虞晚身后慢悠悠跟了一个男生,眉眼之间带着痞气和凶相,看着两人的背影冷哼一声。
  “裴瑜同学,真巧。”
  闻声,裴瑜扭过头看见了自己的同班同学,虞江鹤。
  他手插着兜,满脸不以为意,语气吊儿郎当,“真巧,一起?”
  话是这么说着,但是丝毫没给裴瑜拒绝的权利,提着裴瑜的后领趁着绿灯,走了过去。
  裴瑜被他这一下提的差点摔了。
  到了校门口,虞江鹤看了他们一眼,声音有点闷,“对不起。”
  “啊?”裴瑜有点懵,立马反应过来,看了对面郎才女貌的两人,“没事。”
  她没生气,也没感受到他和虞晚的暗潮汹涌,相反她有些感谢他把她从那个场景里解脱出来。
  把她从自己的情绪里解脱出来。
  左肩冷不丁被拍了一下,裴瑜扭过头去,顾昕从右肩冒了出来,冲着裴瑜扮了一个鬼脸。
  不远处的裴既和虞晚并肩走了过来,顾昕挑眉,眼里满是暧昧,又扭头看向裴瑜。
  “鱼妹,好久都没看到你哥接送你了。”顾昕看着裴既身侧的虞晚,话锋一转,“不过,她好像上次火锅店你哥旁边的女生啊。”
  顾昕没注意到身旁脸色截然不同的两人,继续絮絮叨叨,“不对,我记得初二的那一年,你哥旁边的那个女生好像也是她。怪不得,从那以后你哥再也不来接送你了。”
  顾昕的一番话,一语惊醒梦中人。
  裴瑜脸色苍白钉在原地,直愣愣地瞧着两人远去的背影。
  同样,虞江鹤的脸色也不好看。
  裴瑜站在校门口,扯了一抹干涩地笑容,仓皇地收回了视线,步伐略显慌张往教室走着。
  “呵。”虞江鹤脸色不太好看,定定看着不远处的裴既与虞晚。
  一下子得罪了两个人。
  顾昕挠挠头,她又说错什么话吗?想不出个所以然,连忙追上走在前面的裴瑜。
  林荫道上清一色的纯白校服,来往间熙熙攘攘,像是无数密集的点,密密麻麻如潮水袭来。裴瑜混杂在人群中神情有些恍惚。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一直用橙瓜码字比较方便,我刚刚理回忆线的时候,发现丢了好几章……我现在有点人麻了,这一波回忆线结束了以后后面就穿插的少了,我的存稿本来有的,现在没了。虽然没了,但是我写的裴既甜甜的告白没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写到傻笑,嘿嘿嘿!看到宝贝们的猪猪了,我爱你们!有时候那个回复都不能回!

 小学的时候,裴瑜被几个不良少年堵在学校后巷里,敲诈了她所有的钱,裴既知道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那些钱都要了回来,自那以后,裴既每天上下学接送裴瑜。
  初二下学期已经步入暑假,课业没有那么繁杂,天气已经很热了,每天放学的时候,暴晒了一天的柏油路变得软趴趴,每走一步脚后跟感觉黏住了什么东西似的,怎么都甩不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男生捏我的小兔兔描述|他的手掌在里面不断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