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葡萄一个一个不要掉出来 腿张开我要出cao烂你

裴既那老破小的自行车下线的时候,学校那段颠簸的碎石子路也正式下线,终于铺上厚厚一层漆黑的柏油,刚开始的时候气味很难闻。
  裴瑜被刺激地打了好几个喷嚏,被激地过敏性鼻炎犯了。裴瑜从小就身体就弱,换季感冒发烧那都还是小事,最要命的那当属,过敏。 文学
  过敏真的是最要命,过敏性鼻炎都是轻的。每次因为各种各样的过敏,都能去了半条命。最严重的一次,直接进了抢救室,过敏引发喉头水肿导致窒息。
  原因是误食,对蛋制品过敏,直接进了抢救室。
  后来,那段时间裴既小心翼翼照顾着她,勒令裴瑜经过柏油路必须带上口罩,声音沉厉,吓得裴瑜每天都带着口罩。
  下午四点的太阳依旧毒辣,柏油路上热浪一阵接着一阵,捎带上那难闻的柏油味。鼻腔被刺激难受了起来,连嗓子都有一种噎住的感觉,裴瑜连忙从口袋里拿出口罩。
  隔开了难闻的气味,裴瑜觉得稍微好了点。今天周五,裴既早上送她上学的时候说了,让她今天自己回家,他学校里有事会晚点。
  柏油路上,裴瑜遮住口鼻只剩下一双水灵灵地杏眼露在外面。
  临水中学离家有一段距离,不像二中离得近。顾昕和她家是两个方向,早在校门口就分别了。石桥墩上,蹲着几个墨蓝校服的学生没个正经样。
  这校服,像是城南技校的。
  她今天听顾昕说了,四班的虞江鹤在大街上直接把城南技校的李越打骨折了,虞江鹤家里有钱,他爸是开厂的,花点钱这事也就私了了。
  可偏偏这个年纪的,都是最要面子的时候。李越觉得这是很丢人,被打了也就算了,还被自己年纪小的打了,这以后怎么混?
  今天特地来临水中学门口找回场子。
  李越蹲在桥墩上,单手夹着烟,墨蓝短袖上原本用叁颗纽扣扭起来的衣领散着,硬凹出放荡不羁的模样,他身后的人人都有样学样。
  一群不良学生。
  看见走来的少女眼神亮了亮,吹了几声口哨,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发出意味不明地笑声。
  裴瑜垂下眼帘目不斜视,假装没看到。
  “这小妹妹长得可真够水灵,口罩摘下来给学长们看看。”李越从石墩子上面跳下了,烟蒂被扔在了地上,被他用脚尖用力捻了捻。
  “戴着口罩看不清楚。”李越堵住了裴瑜的路,口气混杂着烟的味道喷洒出来,“给学长看看,看这模样你比二中的虞晚都带劲。”
  李越低头看见校服上别着的校园卡,念了出来:“初二一班,裴瑜。”
  “哟,还是一班的呢。”
  临水中学一向按成绩高低来分班,一班向来成绩都很好。这可算是捡着宝了,李越眯了眯眼,还没玩过成绩好的乖乖女。
  他身后的人发出参差不齐地笑声,几个人流里流气半蹲着看向裴瑜的眼神带着下流的色情。裴瑜被口气熏得皱起了眉头,往后倒退了几步。
  “你躲什么?让学长看看脸。”说完,伸手准备来揭开裴瑜脸上的口罩。
  李越的指甲有些长,里面附着厚厚一层黑色的污垢,裴瑜手紧紧捏住书包的背带,心里按捺不住得发慌,眼眶霎时红了一圈,不断地后退,觉得害怕和恶心。
  说时迟,那时快。在手要碰上来的瞬间,一个黑色的书包,从裴瑜脑袋后面扔了过来,很有准头,直接拍在了李越的脸上。
  书包里的书有些重量,李越被拍得人往后仰,没站稳,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裴瑜还没看清来人就被有力的大手拽得一个趔趄,被拖着往前跑。
  透过校服能看到少年宽阔的脊背,罡风透过衣袖把校服吹得鼓了起来。
  书包尖锐的角在脸上留下了一道红痕,李越从地上吃痛爬了起来,感觉鼻下有热液流了下来,一抹鲜红的血滴滴答答落在桥面上。
  李越愣了一下,赶忙手捂住鼻子仰起头,鲜血不断从指缝流出。
  妈的,又被虞江鹤摆了一道。
  黑色的书包安静横躺在地上,李越越想越气狠狠踢了一脚书包,又被那厚重的书本的尖角弹到了,倒吸了口冷气。
  “看什么看!不会去追吗?”李越怒吼着。
  裴瑜和虞江鹤早就跑得没影了。太阳西斜,商业街上高楼林立,地面瓷砖上的光有些晃眼,两人跑到了商业街,在一棵树下的铁艺的凳子上坐了下来,裴瑜背靠着椅背,粗喘着气轻声问:“同学,你…书包不要了吗?”
  “要…要个鬼,我再回去,他们七个人能打死我!他妈的!”
  虞江鹤仰躺着,整个人瘫在椅子上。他早知道那么麻烦,就把李越打得重点,索性让他在医院躺个十天半个月。
  两人沉默着,彼此只剩下喘息的声音。裴瑜脸上的口罩,早就在奔跑的途中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裴瑜白净的脸上红扑扑,眼睛是晶亮的,声音绵绵,“谢谢你。”
  要不是因为自己今天打扫卫生,大概也不会遇到李越他们了,要不是面前的同学,她大概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没事。”虞江鹤把手搭在身后的椅背上,无所谓说:“反正,他们也是来堵我的。”
  闻言,裴瑜震惊到睁大了眼睛。
  “你就是虞江鹤?”
  “怎么?你认识我?”虞江鹤扭过头看了一眼裴瑜。
  “不……不认识。”不过这下倒是认识了,裴瑜又看了他一眼,要不是他怎么来的无妄之灾?
  坐在凳子上的虞江鹤轻咳了一声,带着些许的不自然。
  “我拉你一把是顺手,不需要你的感激,你也不要借着报恩来…”他停了一下,没想出什么好词,“来接近我。”
  裴瑜:……?
  他还挺自信。
  一下子堵得裴瑜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今天什么样的人都给自己碰见了,到底是脾气好,裴瑜顺着他点了点头,没再搭话了。
  不过,她扭头仔细看了一眼他,能说出这样自信的话,到底是什么神颜?
  虞江鹤只活在裴瑜的耳朵里,她从来没见过他本人,从刚刚到现在她也没睁眼瞧过他。
  虞江鹤脸上白白净净,生得唇红齿白,学校里喜欢他的人很多,但是他脾气很臭,很多表白的女生都被他骂了回去。
  但是,相比裴既,裴瑜觉得根本不够看。在她心里,裴既虽然很凶,但五官深邃,双瞳幽深,看人的时候眸中漆黑的如同黑墨一样,充满吸引力,让人不由自主被吸引。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裴瑜在心里暗暗比较着。
  得出结论,裴既比虞江鹤好看多了。
  “咦?裴既妹妹?”
  周锐南穿着小马甲,手上拿着铁夹,站在不远处地垃圾桶旁边,试探地问道。
  “嗯?你是?”
  没想到还真是,周锐南刚刚还不是很确定,毕竟只见过裴瑜一面,还是在上次裴瑜来找裴既的时候。
  “裴既!裴既!你妹在这!你妹来看你捡垃圾了!”
  今天是裴既他们班级组织的志愿者活动,这些点位都是和二中合作的点位,他们只需要到固定的点位,完成分配的任务。
  裴既转过身来,一手拿着捡垃圾的铁夹子,另一手拿着垃圾袋,眼神扫了过来,剑眉微蹙。
  他把手上的垃圾袋和铁夹子放在了垃圾车上,走来过来。旁边看管的负责人也没说什么,毕竟真的不指望这些孩子能做什么。
  “怎么没回家?”裴既的嗓音低沉带着些许磁性。变声之前,裴既的声音清朗,宛若山间的一汪清泉;变声期到来的时候,他的声调就降了下去,就一直这样低沉又悦耳。
  总之,各般自有各般的滋味。
  听了这话,裴瑜就犯了难。她看了一眼身边的虞江鹤不知道该怎说。说自己路上被流氓骚扰?
  那也确实是。
  李越流里流气的,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角色,她又看了一眼虞江鹤,她还不想裴既被李越那个狗皮膏药缠上。
  裴既的黑瞳幽深,让人觉得他看谁都是很专注的模样。裴瑜还没想好怎么说,他敛下了眼帘,“那走吧,回家吧。”
  也没执着要一个答案。
  裴瑜松了一口气。
  大概又过了一周的时间,每周五都会都拓展课用来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这周都停了,因为市里来了领导,所有老师都要去开会,所以下午一点半裴瑜就放学了。
  放学的时间早,裴瑜只能自己回去,这么些年裴既接送她,几乎都裴瑜每天从学校里出来一眼就能看到裴既都成了习惯。
  裴瑜每天都在期盼着放学,看到挺拔如松的身姿直挺屹立在门口心里止不住的雀跃。
  纵使知道裴既还在上课,门口没人接她,她心头难免失落。
  熙攘的人群,嘈杂不堪,多少都是围绕着一件事,就是李越今天要去二中堵虞晚!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管从哪里传来的风声,在看见虞江鹤臭着张脸急匆匆拨开人群而过都成了即将真实发生的事。
  有人就说了,“不就是上次李越要泡虞晚,被虞江鹤打了一顿,不死心呗。”
  “据说虞晚还挺漂亮的。”
  “对,二中的裴既也很帅好吗?对了,贴吧上都在说他俩恋爱了。”
  什么恋爱?
  这时候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明晃晃让人睁不开眼,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如同平地起惊雷。
  周围叽叽喳喳全是讨论这件事的声音。
  裴瑜捏着书包绊子有些失神,她怎么不知道?
  衣袖被人轻轻扯动,裴瑜回过头看见顾昕一脸八卦,“是真的吗?你哥恋爱了?”
  裴瑜扯了扯嘴角,“我不知道。”
  裴既的事情从来不跟她说,他也不关心她发生了什么。裴瑜曾经还会兴高采烈跟裴既说自己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那时候是她表达欲最盛的时候。
  自行车的轮胎不停超前滚动着,迎面而来的劲风带着裴既不咸不淡的回应——嗯。
  她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看着宽阔的背影,她问:“哥哥,你学校里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没什么好说的。”裴既的声调很平,听不出什么情绪。“虞晚是真的漂亮,和你哥在一起好般配啊!”顾昕走在裴瑜的身侧兴冲冲说着。
  “是吗?”裴瑜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声音也缥缈了。
  “怪不得。”顾昕思索后一拍手,“怪不得你哥最近都没来接你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葡萄一个一个不要掉出来 腿张开我要出cao烂你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