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享受小丹稚嫩的身子|他缓慢而有力的

 她轻轻挣开了。
  时间赶得很紧,裴既的医学院是有附属医院的,他们暑假都要去医院见习一个月,他看着裴瑜从考场里出来,就走了。 文学
  他已经请了叁天的假了。
  裴既回到医学院和医院申请,他把见习一个月的时间全部压缩在一块,扣出了五天假提前回到了临北。
  再回去的时候,家里空荡荡的盘旋在上空的气压低沉,裴既没看到裴瑜。
  他推开裴瑜的房间。
  房间整洁,床也是平平整整的,裴既隐隐觉得不对,他打了电话给裴瑜,裴瑜总是在通话中。
  他在沙发上枯等了一天。
  心里的不安逐渐在扩散,他打了电话给顾昕,顾昕说:“裴瑜没跟我在一起,我最近找她她也不回我消息,跟消失了一样。”
  晚上,裴华回来开灯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裴既吓了一跳,裴既恍若未觉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裴华叹了一口气,说:“裴瑜…以后可能不会回来了。”
  听到这话,裴既稍微有了点反应,他慢慢扭过头,声音有些颤抖:“你…你说什么?”
  裴华:“裴瑜以后不会回来了。”
  裴既听见自己问:“为什么?”
  裴华的嘴巴一张一合,周若兰在抹眼泪,裴既没听进去,脑海里一直盘旋着,他说,裴瑜以后不会回来了……
  裴既站了起来,阔步朝外面走去。
  见他神色异常,裴华一把拉住了裴既,喝道:“你干什么去?”
  “放手。”
  裴华依旧是死死拽着他。
  裴既眼眶染了红圈,定定看着裴华,“我说,放手。”
  周若兰在哭,裴华在看着他。裴既直接挣脱了裴华,跑了出去。
  他疯找了一夜。
  几乎整个临北被他翻遍了,他都没能找到裴瑜。
  *
  裴既打了几个电话都是在通话中,他看了一眼才发现今天原来是周五了。
  周五…
  裴既坐在办公室里握着手机坐在那里跟凝固的雕塑一样,想起了两个人曾经并肩离开的画面。
  林瑜没多久就到了,远远的看到周琰在门口等她,朝他挥了挥手。
  一挥手周琰就看到了她手上的纱布,看着她的伤口,  “怎么回事?”
  林瑜手掌又痒又疼,她总是想挠,只能忍住,“没事,一不小心弄得。”
  周琰微微蹙起眉毛,“那日料不能吃了,换家店吧。”
  “啊?”林瑜透过玻璃窗看到同学已经进去了,摆摆手道:“没事,小伤不碍事的。”
  “真的?”
  林瑜点点头,“真的。”
  过了很久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他才过缓神来,不死心又打了一个电话给林瑜。
  好在这次她接了。
  裴既悬起来的心微微放下,轻柔的声音传来:“你好,哪位?”
  林瑜轻柔的声音如同羽毛一样轻轻落在了裴既的心上,他的心尖发颤,指尖有些颤栗。
  电话那头迟迟没说话,林瑜这里显示的是陌生号码,她觉得奇怪刚准备挂了,就听见他说:“是我。”
  听见裴既的声音,林瑜捏紧了手机。
  裴既的声音松了下来,他问:“在哪?”
  林瑜看了身旁的周琰还有桌上一圈的同学,侧过头小声说:“在印象城旁边的日式料理店,今天不回去吃了。”
  “好。”
  把手机收回口袋里,林瑜抬起头才发现大家都在看自己,她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男朋友查岗?”在座的都知道周琰追过林瑜,但是不知道他们在一起过。
  听到这话周琰的眼神直直望了过来。
  林瑜的眼神黯了下来,摇了摇头,“不是。”
  小插曲很快的过去,唯有两人心不在焉,周琰浅喝了一口清酒,苦涩慢慢滑入喉间。
  众人天南地北的聊着感慨着,在座的大多数都结了婚。
  服务员把餐食陆续端了上来,叁文鱼入口有些冰凉,林瑜吃不惯这样生冷的食物,只感觉口感有些黏腻,胃里翻滚着更不舒服了,吃了一口就没再吃了。
  “不过话说,这里最牛逼的也就是林瑜了,平时话不多成绩好,毕业了以后大家都下意识觉得林瑜要么找一家重点中学,要么考研,结果她闷声不响直接跑山里支教,大家都特别吃惊。”
  话头又转了回来,用着开玩笑的口吻试探道:“哎,林瑜这样说的话,你也没男朋友吧,干脆到叁十了,你跟我们老周凑一对得了。”
  席间哄笑,纷纷拍手叫好,“这主意不错啊!”
  林瑜脸上挂着恬淡的笑容,有些事情赌气了一次就不能赌气第二次,这样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周琰懂她,懂她微笑的意思。
  “不错个屁。”周琰笑骂,“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轻轻的提起,轻轻的翻篇。
  他们这一页也该翻篇了。
  林瑜和周琰在高朋满座里,互相笑着遥相祝望。一个带着感激和歉意,一个带着放下和祝福。
  两人面对面坐在靠窗的最里面,这是一面半落地的窗,裴既坐在车里握着方向盘,指尖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方向盘,看着两人相视一笑,指尖顿在半空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空调温度打得太高了,林瑜有些难受,胸口发闷头有些晕,胃里翻滚。
  一群人嬉笑,林瑜双颊微红,唇色有些发白,起身去了厕所。
  卫生间有些清冷,没那么多人。林瑜扶着厕所隔板,胃部带着喉管一阵痉挛,今天本来也没吃多少东西,全吐了出来,还夹杂着胃酸。
  吐完以后感觉头重脚轻,她按了冲水,颤颤巍巍扶着墙走了出去。
  周琰看到林瑜脸色不对跟着出来了,果然在女厕所门口听见了里面的声响,没过多久林瑜出来了。
  林瑜面色苍白了许多,扶着墙走了出来,眼前一阵阵发黑。周琰见了下意识想要上去扶住她,但有人比他更快。
  裴既越过他,一把扶住了林瑜。
  周琰收回了还没有伸出的手,向裴既打了声招呼。
  裴既停在了原地,冲着周琰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林瑜缓过神来,发现裴既在身侧开车,自己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她声音有些轻:“你怎么来了?”
  其实早就来了。
  裴既没回答她这个问题,岔开了话题,“有点发烧,我们去医院看看。”
  “好。”林瑜有点力不从心。
  到了医院,预检台量了体温叁十八度。
  今天是另一个医生值班,看到裴既打了个招呼,“回来值夜班?”
  林瑜浑浑噩噩跟在裴既后面,没听他们在说什么,等缓过神手上一凉,纱布被揭开了。
  触目惊心的伤口深长的伤疤红肿蜿蜒,伤口体表温度高于身体体表温度,魏兴看电脑里血的指标和报告,白细胞指标高了。
  他说:“伤口感染了。刚刚吐了吗?吐跟这个不是一个问题,是她本身就有慢性胃炎。”
  裴既神色一黯,自责道:“是我没弄好。”
  一般来说伤口感染有很多,医源性的话伤口消毒不彻底,或者是切口缝合没有达到无菌。要说裴既发生这样的低级错误,不会存在。
  大多数都是患者身体抵抗力差,或者是没有遵医嘱使用抗生素进行抗感染。
  林瑜脑子有些懵,听到这里,她才慢慢说:“是我那天洗澡纱布弄湿了,第二天没注意伤口有些渗血。”
  至于那个药,她都没吃过。
  她垂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小朋友。
  魏兴看着这一个两个像认错大会一样,安慰道:“没事的,没化脓。”
  魏兴开了两天消炎和保胃的盐水。
  药水滴答滴答的滴注到静脉里,林瑜的头轻轻靠着裴既肩膀睡着了。
  几袋盐水挂到了凌晨。
  裴既背着林瑜往停车场走去,林瑜被冷风一吹脑子清醒过来,还是有点懵。
  她俯趴在裴既的肩头,嘟囔着说:“哥哥,你为什么背我啊?我的腿又没受伤…”
  裴既把她往上挪了一下。
  裴瑜五岁的时候,家里有个高高的柜子,到大人的腰那里。裴既在房间里写作业,裴瑜想要拿柜子上的画笔,她不敢叫裴既。
  踮起脚尖去拿,拿不到。裴瑜想到了一个绝顶好的办法,她把底层的抽屉拉了出来,踩了上去,伸手去拿画笔。
  拿到的瞬间,脚一滑摔了下来,额头磕到了柜子的角,顿时血就流了一脸,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裴既听见哭声,放下了笔出来看。
  就看见裴瑜满脸血坐在地上,他吓得立马背起裴瑜,那时候家里还在老小区,出了小区就有个卫生院。
  医生看到吓坏了,立马止了血。还好伤口不大,也没缝针。
  回家的时候,裴既背着裴瑜,裴瑜趴在他的背上,小声的问:“哥哥,你为什么背我啊?我的腿又没受伤…”
  那时候裴既没回答她,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下颌线落了下来,他整个人害怕的发抖,害怕裴瑜有什么叁长两短……  林瑜晚上一会热一会冷,睡得不老实又不踏实,裴既给她擦了汗,贴上了降温贴已经是半夜两点半了。
  他站在床边看着林瑜秀眉紧蹙,潮红着脸,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腿从被子垂荡下来,无意识的晃动着。
  裴既伸出手把她露在外面的腿塞了回去,掀起被子的另一边躺了进去。>>>>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享受小丹稚嫩的身子|他缓慢而有力的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