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房间传出嗯哼声 小雪全文阅读第3部分

自蒋妥出道以来,身边没少黑粉,但很不幸的是,这些年黑粉门愣是没能在蒋妥身上挖出更多的东西,最多就是无伤大雅地攻击一番她的长相。

有时候,女明星长得没有死角反而成了一种罪过。因为在黑粉的眼中,人无完人,你那么美你就是整的。于是他们“不辞辛苦”地大量搜集明星出道前的各种在照片,但凡有点细微的不同,他们就会划上重点:这里开过刀。

巧的是,蒋妥小时候和现在长得还真的不像。

小时候塌鼻子,长大后高鼻梁;小时候单双眼皮,长大后双眼皮;小时候短下巴,长大后尖下巴。

看!小时候的照片就是蒋妥整容的最大证据,谁也别解释!因为解释也没用!黑粉捂着耳朵表示: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文学

因为多年的接触,王培凡对于蒋妥身边那几个黑粉也几乎是了若指掌。

在后台看到那个黑粉的时候,王培凡就特地提醒了蒋妥一句:“十点钟方向,就那个穿荧光绿衣服的,头发三七分,男的,等会儿他故意说刺激你的话你不要理会,只要面带微笑就可以了。”

蒋妥顺着王培凡提醒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荧光绿三七分男。

对方个头不高,甚至都没有她高。因为距离不算远,蒋妥甚至能够清楚看到对方化着妆。十年前,男生化妆还是一件稀奇事,绝对不像现在,不过现在大多数的直男也很少会化妆。

王培凡低头在蒋妥耳边说:“那人是你的黑粉,外号叫小师太。他是三年前加入黑你组织,现在但凡是你南州市的活动他一般都会出现。”

蒋妥算是听了个大概。

不过照王培凡这么算来,对方应该算是她的“真爱粉”吧?死忠粉都还不见得像黑粉一样,只要她在南州市出席的场合都会出现“加油支持”。

果然,一走近了,那个荧光绿男就大声对蒋妥嘶吼:“蒋妥蒋妥快看我,我是你最贴心的小师太。”

对方声音似公鸡叫,让蒋妥忍不住很想笑。

还贴心呢,不要她命都不错了。

小师太其实还是一个大学生,能成为蒋妥的黑粉也是因为机缘巧合。大一的时候,某天他闲着没事在网络上冲浪,无意间刷到了蒋妥的视频新闻就点了进去。蒋妥这张360度无死角的脸,即便没有看过她的作品,但她绝美的面庞都让人忍不住舔屏。

小师太本是抱着欣赏的态度看这则新闻,谁料这个采访蒋妥竟然全程黑着一张脸、对面记者们的问题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不说,还提前离场让一帮媒体人人干瞪眼。

本就是学新闻媒体出生的小师太当时就站在上帝的视角看不惯了。呸!你说你一个靠媒体吃饭的明星,用得着那么装清高吗?

于是当下!立刻!马上!小师太就成了蒋妥浩浩荡荡黑粉大军当中的一枚成员,随着这几年的不断发展,他也成了蒋妥黑粉大军里的中流砥柱人物,在黑蒋妥的道路上他任重道远,功不可没。

细数蒋妥的成名史,出道即是巅峰,不仅是著名导演万辉辉的万女郎,又凭借第一部电影拿下了国际影后的桂冠。

这些年,低调是蒋妥的代名词,她走不食人间烟火的人设。不接烂广告,不接烂电影,从来都是大制作大成本,而且又是清一色女主角。

这样的蒋妥能让人不黑吗?不黑她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小师太今天顶着零下一度的严寒前来捧蒋妥的场,还有一个最最最主要的原因:

听!说!蒋!妥!和!她!那!个!神!秘!金!主!分!手!了!

坊间早就盛传蒋妥背后有个神秘贵人,也就是包养她的金主。这些年,媒体们但凡是提到蒋妥背后的这个贵人都是不可言说,因为得罪不起,也不敢得罪。网友们更是凭借一些蛛丝马迹展开奇思妙想,但所有相关的消息贴和新闻总是活不过24个小时。

可最近传言愈演愈烈,都说金主和蒋妥真的分手了。

原因也很简单,两个多月不露面的蒋妥,就今天她身上穿的这件礼服便让人浮想联翩。

大部分艺人出席红毯或者盛典的礼服都是知名大牌赞助,这也不是什么鲜闻。但蒋妥每次出场,都是直接买下价值百万的高定礼服,眼皮都不带眨一下。

可今天,蒋妥身上这件礼服不知是什么十八线牌子不说,居然还特地在微博上发了一组全身照片,很明显就是为对方打广告。

蒋妥居然已经low到要为这种十八线礼服打广告了?和金主分手的传闻好像越来越真了呢。

此时蒋妥身上披着一件厚厚的外套,在经纪人王培凡的带领下步伐匆匆正准备离场。

小师太靠着自己蜘蛛网一般的关系圈,顺利挤入后台,终于找到机会近距离接触到蒋妥。

凭借自己娇小的身材,小师太几步追上去在蒋妥身边道:“蒋影后,今天穿得好像很有乡村气息啊,这衣服不便宜吧?”

蒋妥淡淡微笑不可置否。

便宜不便宜关你鸟事?

见蒋妥不回答,小师太又追着说:“那么冷的天您又是露大腿又是抛出胸器,真是太敬业啦?”

蒋妥不是听不出来对方话里的意思,心里有句麻麻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男人怕不是有病吧?羡慕她有胸就直接说。

一旁的王培凡见蒋妥脸色有点不太好,想到她17岁时敢怼天怼地的模样,连忙说:“别理他,故事刺激你的。”

蒋妥淡淡嗯了一声,扶着王培凡的手继续往前走。

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对于人体来说简直就是变态的设计,但为了腿部线条,女艺人恨不得直接踮着脚尖走红毯。

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蒋妥一直没有穿高跟鞋的习惯,所以走路难免有些别扭。但想要逃离眼前这个烦人精黑粉,蒋妥的步伐也不由加快了一些。

小师太却依旧穷追不舍:“小蒋蒋,你好像又变漂亮了诶,几个月不见是又去动刀了吗?”

蒋妥闻言,停下脚步。

说什么都可以,说她的脸?抱歉,不可以。

小师太因为追赶太猛,差点没有刹住,在即将撞到蒋妥的时候被她伸手用力按住了肩膀。

蒋妥身高一米六五本就比小师太高几公分,加上又穿了这么一双恨天高,几乎是居高临下看着小师太。

“你叫小师太?”蒋妥淡笑着问,她自带气场,这么一笑反倒气场全开。

小师太点点头,带着调侃又带着点嘲讽的语气说:“您记性可真好。”

“名字跟你本人的气质真搭。”蒋妥说着指了指小师太肩膀上的位置,说:“呐,你肩膀上有一条虫子。”

“虫子?”小师太顺着刚才蒋妥碰触过的肩膀位置看过去……

“啊啊啊啊啊!”

是一只超级无敌大的绿色虫子!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大虫子!像是一只涂了绿色颜料的蚕在慢慢蠕动着,简直和他那件荧光绿的衣服融为了一体。

救命啊!

小师太尖叫着疯狂抖动着自己的肩膀。

可这虫子的脚上不知是不是有吸力,竟然牢牢地锁定在他的肩膀上。

蒋妥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笑出了声。一个大男人怕虫子怕成了这样,也是没谁了。

一旁王培凡虽说也跟着笑,私底下却轻轻用手点了一下蒋妥示意她离开。别以为她不知道,这虫子就是蒋妥放上去的。

王培凡想起那些年还在读书的时候,蒋妥就总是喜欢在自己的铅笔盒里养蚕宝宝,没少恶心她。森林公园这一带植被茂密,随随便便一颗大树上找条虫子不是什么难事。

在离开之前,蒋妥好心地动手帮小师太拿走了他肩膀上的那只虫,顺便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安慰:“别怕,这虫子不咬人的。”

小师太松了一口大气,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了下来。

蒋妥顺势扶住了他,用小师太刚才同样调侃又嘲讽的语气说:“怎么那么不小心?”

后来一直到蒋妥和王培凡一同离开好一会儿了,小师太还有点没有回过神。

他是不是忘了问点什么?

什么情况,他刚才是被掰直了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蒋妥今晚的亮相其实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水花,一直到她低调从后台离开,也没有太多记者尾随。

倒是快上车的时候,有几家蹲点的狗仔突然蜂拥而上。

这帮狗仔一直让王培凡感觉头大,像是苍蝇似的总是阴魂不散。

为了这次的红毯,王培凡特地跟主办方吩咐不该问的不能问。却怎么也躲不过这群烦人的狗仔。

王培凡还来不及提醒蒋妥别说话,那帮人已经长.枪短炮指着她问:“您真的跟傅先生分手了吗?”

蒋妥满脸问号,下意识便问:“请问傅先生是谁?”

在场的媒体朋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也没有人敢反驳半句话。

后台。

傅尉斯穿着休闲装,双腿交叠放在前面的座位上,嘴里咬着烟一脸的冷漠和疏离。前一秒的百无聊赖在后一秒看到视频直播里的蒋妥后他动了动脖子。

孙洲在听到那句“傅先生是谁”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忍不住调侃道:“你说说你,养了快十年的小情人翻个脸就不认人了。”

“已经分手了。”傅尉斯将烟缓缓熄灭揉碎。

孙洲翻了翻白眼,“分手了?有本事您把手机屏保给换一个成吗?”

消息传得快,一时之间,整个节目组其他录制的嘉宾也都知道了蒋妥被沸水烫伤的消息。

所有人都暂时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纷纷跑来慰问关心蒋妥的情况。

“听说是一个工作人员绊了一跤,不小心拿保温杯里的水把蒋妥烫伤的。要不是蒋妥躲得快,怕是那杯热水直接泼到蒋妥脸上去了。”

“你是没看到,被烫成这样,这蒋妥愣是一滴眼泪没掉,所有人乱成一团的时候她自己跑去用冷水先泡着。”

“幸亏是冬天,不然整条手臂都要烫伤了。”

“不过手背上是真的都烫破皮了,我看了一眼,看着就觉得好疼啊。她竟然没哭。”

“我一直以为她是非常娇滴滴的女孩子,以前出来的时候排场多大你是不知道。”

“话说回来,她还真的是非常敬业了,我记得她出道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在极地拍摄完成的吧,听说很严峻的环境她都能忍下来。”

“果然成功的人各有各的相似。”

……

蒋妥今天来录制节目本就是一件大新闻,现在好了,因为烫伤的原因,话题更上一层楼。

然而八卦这种事情,聊着聊着,就扯远了。

几个工作人员聚在一起小声议论:“我看蒋妥就很普通的一个小女生啊,哪有传言又是保镖又是助理的,她今天身边就一个经纪人在吧,助理都没有。”

“那你是真不知道,前年的时候我亲眼看到的,蒋妥出门身边至少都是两个壮汉跟着的。”

“那有点夸张了吧?”

“一点都不夸张好不好呀,而且你还真的以为她那么单纯啊,哪有人一辈子都是好资源的,不是背后有贵人那又是什么。”

“我听说蒋妥就是农村出来的吧,还是个大专生,后来专升本又考了研,其实也很励志了呀。”

“那我还听说,蒋妥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还是个小太妹。不过她早期的那些东西都被人为给删了,现在你在网络上根本看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吃瓜使人兴奋,谁在乎你的烫伤到底是真的严重还是假的严重。

趁着医生给蒋妥处理伤处的时候,还有时间可以偷偷抽口烟。

但在意的人,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这些八卦。

甚至,暴跳如雷。

“一个个是不是吃屎的?”傅尉斯从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满是怒气。

坐在保姆车上的孙洲也是一脸我滴个乖乖隆地咚,他不过是闲得无聊过来陪大少爷出来转转,谁知道竟然给他带到了这穷乡僻壤不说,还要面临着被迁怒的危险。

本来今天这一整天下来也还算好,一直到两分钟前底下赵明过来说蒋妥被烫伤了。

孙洲这一听,心想着这个节目组是别想好过了。

两年前孙洲是亲眼所见,就蒋妥在别墅花园里不小心弄伤了手,傅尉斯这厮就能把一帮人辞退不说从此不让蒋妥再到花园。他宝贝蒋妥早已经是什么鲜闻,这是圈子里都知道的事情,但有时候是真的到了偏执的地步。

但凡是关于蒋妥的事情,不管是好事还是还是,反正明哲保身孙洲是要躲远一点的。

为了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孙洲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拉链一拉,整个脖子都缩到衣领里去。

一旁的赵明弯着腰低着头在傅大少爷耳边说:“医务人员已经去给蒋小姐处理伤口了,配备的是您的私人医生。”

傅尉斯的脸色并没有因这句话而好有所转,他直接推开车门,迈开长腿下车。

大概是因为怒气旺盛,傅尉斯根本来不及穿外套,身上仅穿着一件薄薄的休闲衬衫便匆匆走了。

夜里再怎么说还是凉,孙洲连忙狗腿子似的拿着大少爷的外套跟着下了车。

节目组的录制地点环境十分优美,因为没有光污染,满夜空的繁星看起来尤其壮观。

饶是孙洲嫌弃了一整天这里“穷乡僻壤”,也不得不感叹造物的神奇,他没拿天文望远镜过来还真是可惜了。

只是还不等孙洲继续感慨,就看到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一个大猪蹄子握着蒋仙女的玉手。

孙洲心想完了。

果不其然,站在门口的傅尉斯脸沉得像是能够喷射出冰渣子来。啧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房间传出嗯哼声 小雪全文阅读第3部分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